《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110章 自作孽不可活

  “姐姐——”最後,飛劍天驕悲呼一聲,但是,馬車麵一片的寂靜,溪皇沒有再回複已經不為所動。√雜々誌々蟲√
  見馬車麵一片寂靜,大家都明白,溪皇不會再出手相救,飛劍天驕最後隻能靠自己了。
  “姐姐——”飛劍天驕又是悲呼了幾聲,但是,馬車麵已經沒有了任何聲息,溪皇已經是對她不聞不問了。
  最後,飛劍天驕也終於明白,這一次溪皇真的不會再出手救她了,那怕任何哭破嗓子也沒有用。
  馬車一片寂靜,飛劍天驕抹幹了臉頰上的淚水,默默地站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飛劍天驕也不再哭泣,也不再求救,因為不論她如何哭泣,如何去求救,都無濟於事,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去麵對死亡了。
  見飛劍天驕默默地擦幹眼淚,大家都不由沉默著,也有一些人不由可憐她,畢竟,飛劍天驕曾是絕世美女,她曾縱橫八方,十分的驕傲高貴,今天卻淪落到了這樣的田地,那是多麼的可憐。
  也有很多人隻是看著而已,在他們看來,飛劍天驕落得如此田地,那是咎由自取,否則,若是她有自知之明,不會去作死,也不會落得如此的下場。
  “就算姐夫是始祖也無濟於事呀。”看到這樣的一幕,有年輕的修士輕輕地感慨地說道。
  飛劍天驕乃是金光上師的小姨子了,但,可惜,最後這樣的身份一點都沒有派上用場。
  對於年輕人這樣的話,有長輩就瞪了他們一眼,斥喝地說道:“有多少本事,就做多大的事情,自己闖的禍,就自己兜著,別想依靠長輩,這是想把自己的宗門害死嗎?”?被長輩這樣一斥喝,嚇得年輕修士都不敢吭聲。
  當然,換作任何一個道統、任何一個長輩都會這樣做,惹上了第一凶人這樣的存在,任何道統都會麵臨著滅頂之災,又有幾個人道統願意為了一個弟子的私人恩怨,把自己的整個道統搭進去,這樣會成為自己道統的罪人,愧對列祖列宗。
  在這個時候,飛劍天驕抹幹了淚水,整理了自己的衣裳,整個人恢複了不少光采。
  在剛才的時候,飛劍天驕如喪家之犬逃走,整個人說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哪還有一代天驕的風采,哪還像是洗溪的絕世天才,一切風采,一切榮光都隨之破滅。
  但,在這一刻,溪皇不出手相救,飛劍天驕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了,她自己知道是必死無疑了。
  不論是因為她姐姐溪皇的一句話,還是為了她自己,她都讓自己死得更體麵一些。
  她是洗溪的天才,如她姐姐溪皇所說那樣,她不能辱沒了自己的宗門。
  她是飛劍天驕,是那個驕傲高貴的絕世美女,她不能讓自己死得那麼的狼狽,像一條死狗那樣。
  那怕是死,在臨死之前,她也想要一點風采,她是飛劍天驕!不是默默無名的小輩,她需要光彩一點死去。
  此時,飛劍天驕也不去求饒,她知道是無濟於事,她也想在臨死之前,給自己保持一點光采,別讓自己在臨死最後一刻都沒有尊嚴!
  她,飛劍天驕,就算死,也死得高貴一點,那怕是一點點,這對於她來說,都是難能可貴。
  此時,飛劍天驕也不去後悔,人都要死了,還要去後悔幹什麼,這根本就沒有意義的事情。
  既然都要死亡了,就不要去後悔,不要去憾遺,對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沒有任何好去後悔,沒有什麼值不值得的。
  她,就是她,她就是飛劍天驕,那個驕傲自負的少女!
  李七夜負手而立,靜靜地站在那,等待著飛劍天驕整理衣冠,抹去淚水,並不著急動手。
  大家都默默地看著飛劍天驕,大家都知道,飛劍天驕必死無疑,隻不過是死得光采一點,死得更有尊嚴一點而已。
  山窮水盡,到了這一步,很多人都能理解為什麼剛才悲淒哭泣的飛劍天驕,一下子變得更堅強起來了。
  等飛劍天驕整理好衣冠之後,李七夜這才淡淡地說道:“想要怎麼樣的一個死法呢?”
  “就算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呢的!”此時,飛劍天驕直視李七夜,不再像剛才逃走時那樣驚恐,不再像剛才那樣惶惶不得終日,麵對死亡,她坦然了不少。
  “可惜,輪不到你。”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笑著說道:“如果人死了還有鬼,那麼找我報仇的人能擠滿整個仙統界,至於你,還排不上名號。”?“殺——”在李七夜話一落下,飛劍天驕厲喝一聲,聽到“鐺”的一聲響起,身化長劍,劍光璀璨。
  就在這那之間,劍氣浩蕩,瞬間浮現千百萬把神劍,在“鐺”的劍鳴之聲中轟向了李七夜。
  劍勢森羅,絞碎萬法,如此一劍轟來,虛空瞬間崩碎。
  一劍之威,依然驚人。在這一刻,飛劍天驕依然是飛劍天驕,她的劍道依然是那麼的強大,依然是值得去驕橫。
  見如此一劍轟來,攪動風雲,這也不由讓人感慨一聲。
  雖然在剛才飛劍天驕如喪家之犬般逃走,但,她依然是飛劍天驕,她手中的神劍,不知道比世間多少人強大,年輕一輩,更是少有人能與之為敵。
  飛劍天驕,劍道強橫,不能因為剛才的狼狽而忘記了她的實力!
  但,那怕飛劍天驕的劍道再強橫,那都改變不了什麼,那依然是無濟於事。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隻見李七夜一掌拍出,橫天轟來的一劍瞬間崩碎,神劍一下子化作無數的碎片紛飛。
  聽到“啵”的一聲響起,在恐怖無匹的掌力衝擊之下,飛劍天驕整個人猶如推朽拉枯一樣,瞬間崩滅,一下子被轟成了血霧。
  看著神劍崩碎,飛劍天驕整個人被轟成了血霧,所有人都沉默,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
  對於這樣的結局,所有人都並不意外,畢竟第一凶人已經擁有了始祖的實力,飛劍天驕向第一凶人出手,那隻不過是螢火之光而已,根本就無法與之匹敵。
  當血霧消散之後,不少人相視了一眼,飛劍天驕已經死了,過去的恩怨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大家都明白,溪皇這樣的做法是十分的明智,如果溪皇真的是要護短,或許金光上師有那個能力去擋得住第一凶人。
  但是,真的到了那一步,不僅僅是洗溪拖入了這一場恐怖的戰爭之中,整個仙銅山也拖入了這一場戰爭之中,到時候,不論是洗溪還是仙銅山,又或者是整個仙統界,都會被戰火波及,生靈塗炭。
  而,溪皇袖手旁觀,並不出手相救,隨著飛劍天驕的戰死,這使得這一樁恩怨也煙消雲散。
  在這個時候,沒有誰人會指責溪皇見死不救,畢竟,坐在溪皇這個位置之上,必須是以大局為敵。
  更何況,這樣的禍是飛劍天驕自己闖下的,那她自己就必須去扛下來。
  “溪皇終究是溪皇。”有老一輩大人物也不由讚了一聲,輕輕地說道:“隻有此般智慧的女子,才配得上始祖。”
  對於這樣的話,不少強者大人物都暗暗點頭,他們也明白,金光上師會娶溪皇,不是因為她的美貌,也不是因為她的強大,或許,更多是因為她的智慧。
  對於一名始祖而言,或許也唯有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他了。
  斬殺了飛劍天驕之後,李七夜隻是輕輕地拍了拍手而已,風輕雲淡,就猶如踩死一隻螞蟻而已。
  “此間種種,我是很抱歉。”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溪皇的聲音從馬車麵傳來,沒有絲毫的生氣,聲音顯得真誠,說道:“釀是這樣的錯誤,乃是我管教無方,愧然。”
  溪皇這樣的話,讓不少人聽了之後,為之肅然起敬。
  溪皇乃是洗溪的掌權人,此時不僅是沒有憤怒,也沒有推卸責任,反而坦然去承認,這樣的女子,實在是一代奇女子也。
  “小事而已。”李七夜風輕雲淡地笑了一下,收回了目光,然後望著這片大陸的深處,說道:“我還不至於因為這種小事去遷怒於你們洗溪。”
  此時,李七夜話說得很隨意,但是,卻讓不少人聽得鬆了一口氣。
  大家都明白,這樣的一樁恩怨就揭過了,大家所擔心的始祖之戰,隻怕也不會就此爆發。
  “多謝李公子。”溪皇向李七夜道謝,聲音中充滿了誠意。
  “不急著謝我。”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徐徐地說道:“你能保得住在場的人之後,再來謝我也不及。”
  “公子此話何意?”李七夜突然冒出這句話,連溪皇都愕了一下。
  何止是溪皇,大家都愕了一下,因為在剛才的對話中,大家都知道,飛劍天驕的恩怨都已經過去了,都隨風飄去了。
  現在李七夜冒出這樣的一句話了,頓時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因為,我看上了這塊地方。”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說得很隨意,說得很風輕雲淡:“所以,你們滾!”
  這話一說出來,十分的震撼人心,讓所有人都呆了一下。
  

Snap Time:2018-11-17 16:42:38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