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106章 劫天之力

  在高峰之上,飛劍天驕已經準備好了,她與整支小隊拉緊了弩弦,強大的血氣灌注入了其中,把弩弦的威力發揮到了極限。の雜ζ誌ζ蟲の
  在這個時候,龍牙轟天弩已經是箭在弦,隨時都可以發射。
  此時飛劍天驕也瞄準了方向,隨時都可以給目標致命一擊,不過,飛劍天驕並沒有現在就發射,而是靜靜地等待著。
  飛劍天驕不急著動手,她是要等到李七夜最虛弱的時候再出手,在那個時候給李七夜致命一擊,一箭送他歸西。
  女人,是最記仇的動物,飛劍天驕就是如此,她被李七夜打成了血霧,懷恨在心,恨不得把李七夜粉身碎骨。
  雖然上次逃生之後,溪皇已經警告過她,不要再去招惹第一凶人,否則,誰都保不了她。
  但是,被李七夜轟成了血霧,差點喪命,這讓飛劍天驕又怎麼善罷甘休呢,所以,這一次她是動用了不少的資源,借出了這架龍牙轟天弩,就是希望有機會偷襲李七夜。
  皇天不負有心人,沒有想到,這一次第一凶人竟然自尋死路,竟然招來天罰,這對於飛劍天驕而言,那是萬載難逢的時機。
  所以,飛劍天驕又怎麼會錯過這樣的萬載難逢的時機呢?所以她瞞著溪皇,私下偷偷地帶來了一支小隊,把龍牙轟天弩架在了山峰之上,準備偷襲李七夜,欲一箭致命。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天空上那個蔚藍的窗口如同被撕裂了一樣,漩渦瘋狂地衝擊而下,漩渦猶如掀翻了整個世界一樣,這似乎是蒼天的憤怒。
  在這漩渦瘋狂衝擊而下的時候,所有人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顫,在這一刻,大家都感覺這是蒼天的憤怒,在這樣的憤怒之下,任何生靈、任何存在,都隻不過是蟻螻而已,在蒼天的意誌之下,瞬間可以被碾成粉末。
  當如此恐怖的漩渦衝擊而下的時候,李七夜徹底的被淹沒了,在如此的漩渦衝擊之下,所有人都認為李七夜這必定是灰飛煙滅。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漩渦瘋狂地衝擊而下的那之間,本是從天墟最深處衝擊而起的光柱一下子熄滅,這就好像深夜之中的燈光一下子熄滅一樣,在那之間,整個天墟猶如陷入了黑暗一樣。
  就在這樣黑暗的大背景之下,把瘋狂的漩渦與電流看得一清二楚,漩渦與電流所散發出來的光芒把四周照亮了。
  但是,隨著這樣衝天而起的光柱一消失的時候,也聽到“嗡”的聲音響起,天空上那個蔚藍的窗口一下子消失了。
  這就好像打開通往蒼天的窗口一下子被關閉了一樣。
  而這個蔚藍的窗口一下子關閉之後,瘋狂的漩渦就一下子成為了無根浮萍一樣,瘋狂搖擺起來。
  “轟、轟、轟”天搖地晃,隨著這瘋狂的漩渦搖晃起來的時候,不僅僅是整個天墟隨之搖晃起來,而且整個仙統界都隨之搖晃不止,搖得所有生靈都頭昏目眩。
  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怕害這瘋狂的漩渦會把整個天墟和仙統界卷入其中,一下子把整個世界絞得粉碎。
  就在漩渦搖擺不定的時候,與漩渦交合的電流竟然拖動著漩渦,慢慢地把這瘋狂的漩渦拖入兵器麵。
  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了。
  如果說,李七夜手中這件兵器是一隻魚簍的話,而衝出來與漩渦交合的電流就是魚餌,而瘋狂的漩渦,則是上鉤的魚兒。
  現在瘋狂漩渦這條魚兒上鉤了,當天空上蔚藍的窗口被關閉的時候,就好像魚兒遊開了大海,被魚鉤釣了起來。
  此時,瘋狂漩渦被拖拽入兵器中的時候,這就好像把上鉤的魚兒裝入魚簍之中。
  “砰、砰、砰”天空之上,傳來一陣又一陣沉重的聲音,好像九天之上有什麼東西在重重地撞擊著天穹一樣,但是,卻無法破牆而入。
  似乎,蒼天之上,被劫走了自己的力量,所以也不由憤怒起來,可惜,當窗口被封閉,三仙界已經完全隔絕了一切,九天之上,再怎麼樣的轟擊,那也是無濟於事!
  “這太瘋狂了吧。”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在這一刻,傻子也能看得出來李七夜這是要做什麼。
  “這是要劫天之力呀。”有長存不由臉色大變,打了一個激靈。
  截劫蒼天之力,這樣的事情,任何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算是始祖,也不敢輕言,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而且也是大禁忌,稍有差池,不僅僅會招來殺身之禍,甚至會為整個世界招來滅頂之災。
  可以說,萬古以來,就算是再驚豔的始祖,都不敢輕言去做這等劫天之事。
  但是,李七夜卻做了,把蒼天的力量搶劫過來,鑄入自己的兵器之中,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瘋狂了,瘋狂到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瘋子,徹頭徹尾是瘋子。”有一位老祖不由臉色發白,喃喃地說道:“隻有瘋子才做得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位老祖的話又何嚐不是有道理呢?劫天之力,又有誰敢去做,李七夜卻去做了。
  而且,李七夜劫走蒼天之力,那僅僅是為了鑄造自己的兵器而已,世間還有比李七夜更加瘋狂的人嗎?還有比李七夜更加囂張的人嗎?
  “第一凶人——”最終,有大人物不由歎息一聲,說道:“也唯有他,稱得上第一,第一,他是名至實歸!”
  第一凶人,以“第一”而稱之,多少人都覺得這樣的稱號,實在是有些猖狂,但是,現在任何人都覺得,李七夜是配得上“第一”這樣的稱號。
  “第一凶人,還不如叫他‘第一瘋子’算了,萬古以來,還有誰比他更瘋狂的?”有一位老祖不由苦笑,搖了搖頭。
  第一瘋子,這樣的稱號,很多人也覺得太適合李七夜了,比起第一凶人來更加的適合。
  不少人相視了一眼,都不由苦笑,大家都希望,這樣的一個瘋子,能正常起來,一旦他發起瘋來,誰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麼瘋狂之舉來,一不小心,說不定他的瘋狂之舉可以把整個仙統界給葬送了。
  “劈啪——”在這個時候,電流閃動著,當大家再一次望去的時候,隻見從兵器中竄出來的電流徹底的把漩渦拖拽入了兵器之中了。
  在這個時候,甚至有人好像聽到了兵器打了一個飽隔一樣。
  這一刻,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不論是剛才閃電在鞭打著李七夜,還是電流瘋狂與漩渦交合,如同一家親一般,那都隻不過是做戲而已,最終的目的都是在引誘著蒼天之力降下。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感覺這是李七夜與他的兵器在上演了這麼一場苦肉計,最後把蒼天之力引誘過來,劫走了蒼天之力。
  這樣的想法,大家都覺得太過於荒誕,但是,仔細去想,又不是沒有可能。在神光打開了天穹上的蔚藍窗口之時,隻怕李七夜就是等著這樣的結果了。
  此時,大家向李七夜望去,隻見李七夜全身鮮血淋漓,身上是千瘡百孔,好像是被千萬支的利箭掃射過一樣,全身都被打成了篩子了。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都咳著鮮血,站在天穹之上,好像站都站不穩。
  但是,再去看李七夜手中握著的那件兵器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由為之發怵,那怕這件兵器僅僅是剛成雛形,但是,它已經飽滿了滅世的力量了,這樣的兵器,那怕輕輕地擊下,似乎都可以毀滅整個三仙界。
  “太恐怖了,重器中的重器。”看到這件兵器飽飲蒼天之力,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身體搖晃了一下,他看起來是受傷太重,已經有此支撐不住了。
  “噗——”的一聲破空,當牙白的光芒掠過甚久之後,才響起了這破空之聲,甚至是所有人看到血光一閃之後,才聽到破空之聲。
  就在李七夜最虛弱的時候,飛劍天驕瞬間給了李七夜致命一擊,她的龍牙轟天弩一箭射出。
  這一箭太快了,快到連長存都還沒有看清楚,就瞬間鮮血濺射,一箭射穿了李七夜的身體。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時光如同停滯了一樣,隨之所有人都看到李七夜的身體從高空墜落,久久之後,好像聽到“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的身體墜落在了一顆隕星之上。
  “不好——”看到這一幕,不少人為之大叫一聲。
  但是,這一切都太遲了,因為龍牙轟天弩的這一箭太快了,那是絕殺,瞬間就射穿了李七夜的身體。
  在這一箭射過之後,大家才聽到了破空之聲,大家這才明白怎麼一回事。
  在這個過程中,就算有人想提醒李七夜,那一切都已經遲了,這一箭,實在是太快了,甚至是很多人一輩子中見過最快最致命的一箭。
  “不好——”看到這一幕,柳燕白嚇得花容失色,大叫了一聲。
  聖霜真帝他們也不由臉色大變,唯有大黑牛神態自然。
  

Snap Time:2018-11-19 00:18:28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