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3090章 鳳凰啟世

  火祖的坦然,卻讓劍聖他們沉默了,一時之間,他們未開口。∩雜Ψ誌Ψ蟲∩
  “讓我們來結束吧。”火祖徐徐地說道:“千百萬年的執念,也該散去了,從此之後,塵歸塵、土歸土,人世間種種,皆遠離我們。”
  “殺——”開天刀祖長嘯一聲,十分的直接,一步踏至,長刀臨身。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長刀已經劈向了火祖脖子,要一刀把火祖的頭顱斬下來。
  一刀斬落,有去無回,門戶大開,開天刀祖的如此一刀,有著玉石皆焚之勢,一刀傾注了他的所有力量,此一刀唯有絕殺,不見血不回鞘。
  試想一下,始祖舍命的一刀,那是多麼的可怕,如此一刀,何止是斬落天宇星辰,何止是斬斷了萬世,一刀斬落,唯有絕殺,不是敵死便是我亡。
  這一刀充滿了開天刀祖那不可磨滅的意誌,這是有去無回的意誌,這一刀不成功便成仁,所以一刀斬落,天開刀祖根本就沒有防禦,門戶大開,他的所有力量、所有意誌,都凝集在了這一刀絕殺之上
  “嗤——”的一聲破空,劍芒一閃而過,雖然開天刀祖率先動手,一刀絕殺,但是,劍聖出劍的瞬間,他的速度就更快了,一劍掠過,超越時光,跨越了萬古,一劍掠過,擦過時光之時,便是留下了萬古不可磨滅的劍痕。
  如此恐怖的一劍一掠而過,威力之可怕,讓人不寒而栗,這樣的劍痕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了時光之中,千百萬過去,這樣的一道劍痕依然會在時光長河之中流淌著,千百萬年之後,後人也能看得到這一道劍痕,甚至依然會被這一道劍痕所傷。
  在“嗤”的破空聲中,劍芒一掠而過,瞬間猶如擊穿了火祖的眉心,如此絕倫的一劍,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快過它了,一劍致命,不管你是多麼強大的存在,都是躲不過這一劍,不管你多麼堅硬的寶物,都會被這一劍所擊穿。
  一刀絕殺,一劍極限,一刀一劍,可謂是致命一擊,這樣的配合,足可以橫掃九天十地,萬古無敵。
  而在這那之間,“嗡”的一聲響起,神月始祖的神月一下子變得現加的璀璨,比起剛才,還要璀璨一倍不止,在這一刻,神月始祖變得更加的蒼老,白發蒼蒼,身體都佝僂。
  為了困住火祖,神月始祖把自己的所有真血都注入了神月之中,他們欲在這一擊之下把火祖斬殺。
  在這“嗡”的聲中,月光灑下,時光一下子猶如成為了泥潭了一樣,被月光所籠罩住的火祖,一下子就猶如困在了泥潭之中,一下子變得舉步維艱,一舉一動都變得十分的困難。
  可以說,這已經是火祖強大無匹了,換作其他人,一旦被神月始祖的神月鎖定困住的話,隻怕從此之後便成了一幅畫,根本就無法在這鎖定的時光之中逃出來,甚至會永遠的被固定在那。
  如此強大的月光雖然是鎖不住火祖,但是,在這樣的時光泥潭之中,的確是可以讓火祖舉步難艱。
  在這那之間,火祖被困於時光泥潭,動彈困難,而刀劍臨體,一招絕殺,足可致命,如此的困境,換作是其他的人,唯有一死。
  但是,火祖在這生死的那之間,他依然是那麼的從容,手持鳳凰爐。
  “蓬——”的一聲巨響,就在這生死的那之間,鳳凰爐瞬間噴湧了滔天的邪火,當鳳凰爐的邪火噴湧而出的時候,又是與眾不同,邪火帶著金屬的光澤,噴湧出來的火焰,好像是以金泥鑄塑而成,充滿了無上的力量。
  這樣的邪火衝天而起,不僅僅是可以瞬間把天地焚燒得一幹二淨,而且在把天地焚燒得一幹二淨之時又在那之間,把天地重塑,這是十分不可思議的威力。
  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在鳳凰爐衝出無盡邪火之時,一下子撼動了亙古的時間長河,就在這那之間,把如泥潭一般的時光焚燒得一幹二淨。
  這簡直就猶神話一樣,在那之間,把時光焚燒得一幹二淨,一下子讓火祖處於空白地帶,不在因果之中,不在輪回之內,更是沒有空間與時光,他跳出了這個世界。
  “啾——”的一聲鳳凰長鳴,隻風鳳凰爐雙翅一張,已經化作了一隻鳳凰,這是一隻比天地還要巨大的鳳凰。
  當這樣的鳳凰一張開雙翅之時,空間會“喀嚓”的一聲徹底的崩碎,整隻鳳凰撐破了整個時光。
  如此的鳳凰,張翅而飛,聽到了金粉灑落的聲音,清脆悅耳,它所灑下的金粉在這那之間又是灑落了無數的生命。在鳳凰撕毀整個世界的時候,似乎它又是開創了全新的世界,塑造了無數的生命。
  在鳳凰飛出的那之間,它猶如來自於世界的起源,它不僅僅是所有物質的起源,他甚至是時光、空間、因果、輪回……等等所有的一切輪回。
  這隻鳳凰飛出的時候,那就是意味著一個全新的時代開始,一個全新的紀元開啟,這是屬於火祖的世界,也是屬於火祖的時代。
  鳳凰爐一擊而出,這便是葬送了舊的時代,重新塑造了全新的時代。
  一招之下,便是葬送一個舊的時代,開啟一個新的時代,這是多麼恐怖的絕殺。
  “鳳凰啟世——”看到這樣的絕世一招,皇尊真帝他們都臉色大變,抽了一口冷氣,他們曾經聽說過火祖這麼傳奇的一招,在他的時代,這一招曾經威懾整個時代,不知道多少無敵之輩聞風喪膽。
  鳳凰啟世,一招擊出,在這那之間,猶如重啟了一切,時光,空間,因果……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而且這的所有一切都由火祖主宰,都由他親手鑄造。
  “轟——”的一聲巨響,天地被撕裂,萬道被重塑,在這巨響之下,鮮血濺飛,在光芒收斂的時候,大家都看到,劍聖、開天刀祖、神月始祖他們三個人都被轟飛,而且都受了極重的傷勢。
  開天刀祖的傷勢最重,他的身體被鳳凰之翅掃中,門戶大開的他,胸膛一下子粉碎,一個可怕的血洞出現在胸膛之上,整個胸膛完全崩碎。
  在這樣的一擊之下,可以說,開天刀祖的上半身都支離破碎,他還能支撐著身體站起來,那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劍聖整個人橫飛出去,他全身是傷痕,他的身體被鳳凰羽翎掃過,留下的千百道傷口如劍痕一樣,這就好像劍聖的身體被千百把劍斬過一樣,若不是他的劍道足夠強橫,擋住如此可怕的斬殺,隻怕他都被剁成肉醬了。
  在他們三個人中,傷勢最輕的就是要數神月始祖了,但是,神月始祖被轟飛之後,他咳血不停,身體佝僂,此時他就像風中殘燭一般,似乎連站都站不穩。
  神月始祖損耗了太多的真血了,此時他的身體都快要枯死,他的神月再來一擊,就算火祖不殺他,他也會耗盡真血,而成為幹屍。
  一擊之下,劍聖三個盡敗,那怕他們三個人傾盡了全力了,依然不是火祖的對手,火祖實在是太強大了,作為十大始祖之一的他,的確是可以橫掃仙統級別的始祖。
  “一切都消散吧。”在劍聖他們被擊飛的瞬間,火祖再一次出手,鳳凰爐打開,烈焰瞬間衝擊出來。
  “轟、轟、轟”一陣陣轟鳴,天地咆哮,在這那之間,衝出來的烈火就好像是從洪荒巨牢之中放出來的吞天巨獸一樣,咆哮著衝擊而來,可怕的烈焰掀起了億萬丈,如巨浪一般滔滔不絕,瞬間毀滅一切。
  “鐺——”麵對衝擊而來的烈焰,劍聖他們長嘯一聲,劍道亙橫,刀芒滔天,欲擋住如此咆哮凶猛的烈焰。
  但是,不管是劍聖、開天刀祖他們如何的防禦,在咆哮的烈焰之下,都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好——”看到劍聖、天開刀祖他們都會被咆哮的烈焰所吞噬,聖霜真帝他們不由為之臉色大變,不由大叫一聲,他們都知道,劍聖、開天刀祖他們擋不住這樣咆哮的烈焰,就會被一下子燒得灰飛煙滅。
  但是,聖霜真帝他們也無能為力,就算他們衝上去,願意助劍聖他們一臂之力了,那也是無濟於事,都會在這那之間被焚燒成灰。
  “錚、錚、錚……”在生死的那之間,突然一陣陣琴聲傳來。
  琴聲錚錚響起,如大珠小珠滾玉盤,十分的急促,又是十分的清脆。“錚、錚、錚”的琴聲衝擊而來的時候,猶如是清涼無比的巨浪衝了過來。
  在這琴聲衝擊而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清涼,好像有水氣撲麵而來。
  正是有了這樣清涼的琴聲衝擊而來,給人一下子消了咆哮烈焰所帶來的熾熱。
  “轟——”的一聲巨響,最後琴聲的聲浪與咆哮的烈焰重重地撞擊在了一起,雙雙衝擊上了天空,把天空轟出了一個可怕無比的黑洞,所有的烈焰、琴聲,都瞬間衝擊入了黑洞之中,消於無形。
  

Snap Time:2018-11-14 19:09:01  ExecTime: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