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321章 殺伐

  看著胡青牛那落寞遠去的背影,不少人心麵也有所籲噓,胡青牛為人就是太過於高傲,冷漠孤傲的臭脾氣往往讓人受不了,不怎麼讓人待見,但是不能否認的是,他的醫術的確是十分的了不得,而且也算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雜誌蟲』
  胡青牛走了之後,李七夜往黃權威走去,黃權威在剛經曆生死,一見李七夜走了過來,毛骨悚然,魂都被嚇得飛了起來,連滾帶爬,往後麵逃走。
  但是黃權威還沒有能逃走兩步,便被李七夜堵住了,這一下子把黃權威嚇得臉色煞白,連退了好幾步。
  “你,你想幹什麼?”看著近在咫尺的李七夜,黃權威感覺自己頭皮都要炸了,雙腿不爭氣地直打哆嗦。
  “你說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一旦有人站與我對敵麵,我這個人就喜歡趕盡殺絕,你說是吧。”
  “你,你,你不要亂來呀,不要亂來,我,我可是萬壽國的弟子,受陛下的器重。”黃權威嚇得臉色發白,連連後退。
  “比你們的國師如何?”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我沒記錯的話,你們的國師也是深受你們的皇帝器重吧。”
  這樣的話頓時讓黃權威毛骨悚然,頭皮都炸了,魂都飛了起來。
  大家都靜靜地看著這一幕,此時沒有外人敢橫加阻攔,也沒有人敢幹涉。大家都明白,長生穀與萬壽國之間隻怕是不死不休的局麵,現在李七夜這個長生穀女的首席大弟子,要取毒王黃權威的性命,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我們銀龍軍團就在藥廬,我,我們陛下也已經來到藥廬了,還有很多的老祖宗都來了。這,這,這是我們陛下禦駕親臨,你,你若是敢亂來,隻怕,隻怕是不能活著離開藥廬了。”黃權威聲厲內荏。
  黃權威的話一下子透露了太多的消息了,讓在場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萬壽國的皇帝這是禦駕親征呀,而且還是很多的老祖隨行,萬壽國這真的是要大幹一場,這隻怕是的的確確的一場奪權。
  ”那又如何,他們也救不了你。”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去”就在這生命懸於一線的時候,黃權威也不會束手待斃,在這石火電光之間一下子打開了乾坤袋。
  “吼”乾坤袋一打開,蛟龍咆哮聲響起,隻見一條蛟龍一下子衝了出來,這條蛟龍通體墨黑,頜下有一隻毒囊。
  這樣的一條蛟龍一下子飛了出來的時候,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四周的花草樹木一下子就枯死,毒劇無比。
  “毒蟒龍”看到這樣的一條巨大毒蛟龍,有世家的長老臉色大變,大叫道:“小心點,此蛟劇毒無比。”說著立即後退。
  不少人一聽到“毒蟒龍”的時候,都嚇得一大跳,都紛紛後退,拉遠了距離。
  這條毒蟒龍乃是黃權威所飼養的一條毒物,它不止是全身有劇毒,而且實力很強悍,這也是彌漫了黃權威道行不足的缺陷,讓黃權威擁有了可以對決比自己更強大敵人的底氣。
  聽到“呼”的一聲響起,毒蟒龍張嘴噴出了毒霧,毒霧噴出的時候,瞬間聽到“滋、滋、滋”的融化聲,隻要毒霧掠過,連泥土都融化掉,金屬刀劍也一下子融化腐蝕,十分的恐怖。
  毒霧滾滾,瞬間把李七夜籠罩住,一下子把他整個人給淹沒了,看到李七夜被毒霧淹沒,黃權威不由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的毒蟒龍劇毒十分的凶猛,很多修士都會被毒死。
  但在眨眼之間,毒霧中有一個人影走出來,這正是李七夜,他行走在毒霧之中,絲毫不損,一點都不受影響。
  李七夜連劫海之中都能活下來,區區這點毒霧對於他來說根本就起不了作用。
  “嗚”見李七夜走來,毒蟒龍吼咆一聲,大爪如山一樣向李七夜拍了下來,欲一爪把李七夜拍成肉醬。
  “趴下!”李七夜雙目光芒一寒,雙眼深處瞬間綻放了一縷縷的光芒。
  聽到了“砰”的一聲響起,隻見本是一爪拍向李七夜的毒蟒龍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就像是一條溫馴的小蛇趴在了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見到如此凶猛的毒蟒龍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很多人都莫明其妙,包括了黃權威,他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飼養的毒蟒龍會如此的溫馴,會如此的聽從李七夜的話。
  隻有丹王風笑塵明白,這是至高的力量,當一個修士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後,一言一行都可以鎮懾住凶物,這頭毒蟒龍就是在這那之間被鎮懾的,這不是毒蟒龍太弱,而是李七夜太強大,太恐怖了。
  黃權威被嚇得轉身就逃,但是他剛逃走,雙腳懸空,一下子被李七夜卡著脖子,高高地提了起來。
  “賢毅兄,救,救命呀。”此時被嚇破膽的黃權威不由尖叫一聲,急病亂投醫,向伍賢毅求救。
  換作以前,像伍賢毅這樣的存在連在黃權威麵前說話的資格都沒有,現在卻與他平起平坐,而且黃權威在生死關頭都想到了向他救援。
  “住手”終於站在旁邊的伍賢毅站出來厲叫一聲了。
  在以前伍賢毅隻不過是長生道統宗門下的一個普通弟子而已,但自從跟隨著他師兄抱上大腿之後,有了大靠山之後,一切都改變了,甚至進入萬壽國的皇室,萬壽國的很多親王都對他客客氣氣,顯得尊敬。
  在以前他連見這些親王的機會都沒有,就算是見到了,隻怕雙腿都會打哆嗦。
  有了這樣的待遇之後,這讓伍賢毅的信心是前所未有的澎漲,在他看來,他背後的靠山是舉世無敵的,在萬統界任何一個門派傳承,任何一個強者,都必須給他們情麵,所以他們抱上了這樣的大腿之後,足夠可以讓他們橫行四方。
  在這個時候,伍賢毅本來是心麵被嚇了一跳,但是一想到自己背後的靠山,一想到這些日子來誰不給自己三分情麵,誰不尊自己三分?這一下子讓伍賢毅膽子就更大了,畢竟他是有靠山的人,他就不信長生穀不給他三分情麵。
  “有話要說嗎?”被伍賢毅喝止了之後,李七夜依然是卡著黃權威的脖子,笑吟吟地說道。
  “我命令你,立即把黃兄放下來!”伍賢毅臉色一板,拿出了自認為很有腔調的姿態,昂首揚趾,一副氣勢淩人的模樣。
  “如果我不放呢?”李七夜不由為之一笑。
  “不放?”伍賢毅雙目一厲,冷冷地說道:“不給我情麵,隻怕以後有你好看的,到時候就算是長生穀都保不了你!”
  想到以前自己在長生穀麵前那隻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弟子,現在有機會淩駕在長生穀之上,這頓時讓伍賢毅信心和虛榮一下子無限澎漲了。
  “這麼說來,你是本事通天了?”李七夜打量了伍賢毅一眼,笑著說道:“我怎麼就沒有看出來你本事通天呢?以我看,那也隻不過是無名小卒而已,道行之淺,連長生穀的普通弟子都不如。”
  李七夜這話是一下子戳中了伍賢毅心中的痛處,他隻不過是一個普通弟子而已,並非是什麼天才,道行本來就淺,現在他能揚威耀武,那無非是抱上了大腿而已。
  現在當著眾人的麵如此被揭穿,這就好像是他最醜陋的一麵暴露在所有人麵前一樣,頓時讓他十分難堪。
  見李七夜一下子揭穿了伍賢毅的揚威耀武,不少人心麵暗爽,因為在以前的時候,伍賢毅跟他們這些普通弟子沒有什麼區別,隻不過後來他抱上了大腿之後,就高高在上了,也看不起他們這些曾經的老朋友了,所以很多人在心麵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伍賢毅頓時臉色漲紅,他被氣得有些哆嗦,他板著臉,冷哼一聲,厲聲地說道:“就算是我道行淺,但有些人你也是永遠惹不起的,不要說是你,就算是整個長生道統都惹不起。”
  “我惹不起的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說道:“舉世之間,我惹不起的人,那還真的是很難找得出來,這就讓我有興趣了,我就更想惹一惹了。”
  “勸你不要惹為最好,否則……”伍賢毅板著臉說道。
  但伍賢毅的話還沒有說完,聽到“啵”的一聲響起,黃權威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一下子被捏成了血霧了,一下子就這樣一命鳴呼了,黃權威死得還真枉,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這樣死了,甚至都有點莫明其妙。
  看著黃權威成為了血霧,伍賢毅一下子嘴巴長得大大的,就算是萬壽國的皇帝見到他的時候,都是走下龍椅,親自相迎,現在李七夜卻一點情麵都不給他,一下子讓他懵掉了,傻傻地站在了那。
  “世間如果真的是有我惹不起的人,那我正好想惹一惹。”李七夜把黃權威捏成血霧之後,拍了拍手掌,風輕雲淡地說道。
  此時帶著淡淡笑容的李七夜往伍賢毅走去。
  

Snap Time:2018-11-14 07:03:26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