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318章 丹王風笑塵

  見胡青牛站出來挑戰李七夜,有人立即起哄地說道:“沒錯,既然是丹、藥、醫、毒四大領域無雙,那就比一比吧,看誰更強大。∪雜Ψ誌Ψ蟲∪”
  張岩也點頭說道:“我也讚同,今天我們長生三傑也在自,我等也不自量力,為大家把把關如何。我們各自精通丹、醫、毒三大領域,那麼李大師兄敢不敢在這方麵與我們一決高下呢?”
  “憑什麼我就接受你們的挑戰?”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
  “若是不挑戰,又焉能服眾,又焉有資格點燃第一柱香,你敢不敢一決高下?”胡青牛傲然,冷冷地說道。
  “憑長生穀足矣!”胡青牛話一落下,平時溫婉寬厚的秦芍藥也出聲了,此時的她說話鏗鏘有力,長生穀弟子,沒有一個是弱者。
  秦芍藥目光一寒,逼視胡青牛,冷冷地說道:“除了長生穀,還有誰有資格點燃第一柱香!大師兄乃是席弟子,憑這一點足矣,餘者皆沒有資格!”
  秦芍藥平日溫婉寬厚,但是在這樣的節骨眼上,她說話一樣是咄咄逼人,作為長生真人的弟子,她又焉是隨便被人欺負的人。
  “這未免太專橫獨斷了吧。”在這個時候與毒王黃權威同行的年輕人伍賢毅冷笑地說道:“能者為上,這樣的事情,並不是排資論輩。”
  “伍賢毅,你已不是長生道統的弟子,此事你就閉嘴吧。”如寒梅傲雪的穆雅蘭絲毫不給情麵,冷聲斥喝。
  這個叫伍賢毅的青年頓時臉色一張,但他想到自己的身份和靠山,膽氣大壯,一挺胸膛,冷傲地說道:“穆神醫,我此番話乃是為長生道統好,也是為了長生道統謀未來。若是長生穀一日孤行,必將會沒落!”
  這個叫伍賢毅的青年乃是長生道統之下一個宗門的弟子,隻不過他師兄周誌坤為一位來曆十分驚天的人效力之後,他也跟了過去,從此脫離了長生道統,離開了長生道統。
  在以前,這個伍賢毅隻不過是長生道統的普通弟子而已,在長生穀弟子麵前不知道要矮多少輩,更別說是在穆雅蘭的麵前了。
  在以前他在穆雅蘭麵前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不敢靠近,隻能是遠觀。現在不一樣了,他背後的主子來曆驚天,在萬統界誰不忌憚三分?哪個道統不給情麵?
  所以回來長生道統,他也算是衣錦還鄉,甚至在萬壽國與黃權威稱號道弟,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今天在穆雅蘭的麵前,底氣不由足了很多,整個人都張揚了許多。
  “是嗎?”穆雅蘭冷冷地說道。
  伍賢毅一挺胸膛,說道:“沒錯,長生道統乃是我們列祖列宗的心血,任何一個長生道統的弟子都不願意看到長生道統沒落,更不願意看到長生道統因為長生穀的專橫獨斷而跌入崩毀的邊緣。所以,在這個時候,長生道統的任何一個弟子都有資格去監督,都有資格去幹涉,讓大家都明白,長生道統不僅僅是長生穀獨自擁有的,是屬於所有人的。如果長生穀若真的一意孤行,那應該有人來阻止,比如說萬壽國或者其他的門派傳承!”
  伍賢毅這話一說出來,年輕一輩還沒有反應過來,但不少老一輩就頓時抽了一口冷氣,一下子回過神來了。
  老一輩的強者在這一刻一下子聽明白了一些東西,伍賢毅毫無疑問是站在了萬壽國這一邊,他們再想到伍賢毅身後的靠山,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
  ”我也讚同這樣的話。”張岩立即說道:“不論如何說,憑憑評資論輩,這算得了什麼,應該能者居上,不能說憑一個大師兄的身份就壓倒我們所有人,更不能說長生穀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如果就憑一個大師兄的身份就壓了我們,那我們算得了什麼?那怕是長生穀,那也必須拿出一些實力來,那才能服眾!”
  張岩並非是說要反長生穀,他隻是有心與李七夜作對而已,他隻是借題揮而已,但卻正好如了伍賢毅的意。
  張岩話一說出來,在場的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張岩這話一說出來,在某種程度上是代表著他們百丹門了,他畢竟是百丹門的弟子。
  “蠢貨。”李七夜隻是淡淡地說道,都懶得去多看他一眼。
  被李七夜罵了一句“蠢貨”,這頓時讓張岩怒火高漲,他本來就與李七夜結下了恩怨,在爛泥中打滾已經夠丟人了,現在還被李七夜直罵蠢貨,這怎麼能讓他咽得下這口怨氣?
  “姓李的,你敢不敢跟我一比丹術。”張岩怒喝道:“否則,你沒資格代表長生道統點燃這第一柱香!”
  “這就是你們百丹門的立場嗎?”穆雅蘭秀目一寒,冷冷地說道。
  張岩一下子臉色漲紅,頭皮麻,但是他騎虎難下,在這個時候他不能服軟,特別是這麼多人在場,如果他服軟的話,那就權威受到很大的打擊了。
  “沒錯!”張岩一受激,頭腦一熱,大聲地說道:“如果不拿出半點本事來,就憑一個頭銜想壓倒我們所有人,沒門,沒有半點本事,休想代表著長生道統點第一柱香,就算是長生穀的大弟子也不行。”
  張岩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所有人都臉色一凜,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
  “蠢貨”張岩話一落下,一聲厲喝響起,這一次並非是李七夜出聲,緊接著聽到“啪”的一聲響起,一個耳光重重地抽在了張岩的臉上,抽得張岩昏頭轉向,嘴角鮮血直流。
  無緣無故被人狠狠地抽了一個耳光,這讓張岩狂怒,正欲飆,抬起頭來一看之時,頓時把他魂都嚇得飛了起來。
  此時隻見有一群人走了上來,為的是一個老者,穿一身麻衣,童顏白,他身邊還有一個老人陪同,這個老人十分的威嚴。
  “師尊,老祖宗”一看到這兩個老人,張岩被嚇得魂都飛起來。
  “丹王和百丹門的門主。”看到這一行人,不少人都嚇了一大跳,因為百丹門在長生道統也是一個十分強大的門派。
  看到這一行人,特別是丹王風笑塵,更是讓很多人心麵為之一震,在場的許多老一輩強者見到丹王風笑塵都紛紛鞠行禮。
  丹王,不要說是長生道統,就算是整個萬統界都是聲名響徹天地的存在,他是長生道統的兩大老祖之一。
  在長生道統、在萬統界,丹王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知道有多少登天真神欲求他一顆長生丹而不得,連不朽的存在都有向他求丹的時候,而且也不一定能求得。
  “老祖宗,師尊。”張岩在這一刻雙腿直打哆嗦,心麵毛。
  “哼”此時百丹門主也是臉如冰霜,冷冷一哼,此時作為師父的他也無法包庇自己的徒弟了,那怕是再寵愛都不行。因為這已經是犯了大忌。
  丹王風笑塵到來,本是笑容可掬的他也臉色冰冷,因為張岩一步跨越了界線了,把百丹門拖了進去,一旦是對抗長生穀,那是捅破天的事情。
  丹王風笑塵一走過來,正欲向李七夜他們開口的時候,一看到李七夜的時候,他一下子目瞪口呆,心麵一下子被震撼住了。
  因為風笑塵認識李七夜,別人不知道李七夜這位大師兄的來曆,但他卻知道!
  當時攻打狂庭的時候,丹王風笑塵就是那幾位老祖之一,他也是主和的老祖,他當然知道李七夜是狂庭的最高掌權者。
  現在李七夜竟然搖身一邊,成了長生穀的席大弟子,這怎麼不讓他一下子傻了眼呢。
  最終,丹王風笑塵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向李七夜鞠身,拜了拜,徐徐地說道:“公子蒞臨,蓬蓽生輝。願長生穀在公子手中能揚光大,舉世瞻目。”
  丹王風笑塵這話可是有弦外之音,這話也算是對李七夜旁敲側擊了。
  “我乃是縱橫三仙界,傲立萬世之巔,這隻不過是歇足而已,何需我揚。”李七夜風輕雲淡,話語霸氣十足。
  “甚是,今日能再見公子,乃是三生有幸,也是老頭子的榮幸,公子丹道無上,吾輩不能及也,他日老頭一定入長生穀,拜謁公子,以請教丹道。”丹王風笑塵頓再拜。
  風笑塵這話並非是承奉之話,在狂庭的時候他甚至願意做人質留在狂庭道統,無非就是想親眼再看看李七夜絕世無上的丹道。
  隻見丹王風笑塵如此的恭敬,這一下子讓在場的人都傻了眼,都一下子目瞪口呆,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丹王,是何許人也,長生道統的兩大老祖之一,更是萬統界最強最了不起的藥師,丹道無上,連真帝都向他求過長生丹,他的地位之尊崇是何想而知了。
  莫說是一般的真神,就算是登天真神,見到了丹王之後,都要行大禮,以示尊敬,畢竟多少人想求得他手中的長生丹呢。
  現在尊崇無比的丹王都在李七夜麵前如此恭敬地執大禮,這是何等震撼人心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18 03:17:4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