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311章 搏美人一笑

  “算是。∠雜±誌±蟲∠”李七夜應了一聲,手上依然忙碌起來。
  “挖藥木嗎?”聽到這樣的話,船上的不少青年都一下子有興趣,對於他們來說,藥木也是十分珍貴罕見的東西。
  “如果你真能挖出一塊藥木,那就真的是發大財了,翻身致富了,說不定能拜個好的門派。”有年輕的修士開玩笑對李七夜說道。
  當然他們都沒有見過李七夜,根本就不知道眼前這個平凡的男子就是他們剛剛所談到的那個姓李的男子。
  “一塊藥木而已,值得幾許。”高傲冷漠的胡青牛隻是看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說道:“曾有一位真神抱一箱藥木來向我求醫,我都看不上眼。”說到這,他偷偷地瞄了秦芍藥一眼。
  在秦芍藥麵前,平時連話都懶得說的胡青牛都是十分想表現自己,話也多起來了。同時他也想在秦芍藥麵前炫耀一下自己,讓秦芍藥知道自己是多麼的了不得,擁多少的寶物,擁有多麼高貴的地位。
  但是,對於胡青牛這樣牛氣衝天的話,秦芍藥一點都沒有留意,隻是看著李七夜專注塑泥洞而已。
  胡青牛這十分牛氣的話,讓船上的一些青年心麵不爽,好像就隻有他會在秦仙子麵前顯擺一樣,但他們不爽也沒辦法,胡青牛的確是有狂傲的資本,他的醫術的確是了不得,不知道多少人用重寶向他求醫,他都是不屑一顧。
  張岩不由摸了一下頭額,覺得都徹底無語了,胡青牛還真是隨時都能把聊天聊死的人,這樣的冷場本事,那都沒有誰了,如果不是他早就認識胡青牛了,他都想一腳把他踹入湖,這簡直就是攪壞了他追求女神醫的大好機會。
  “這樣的地方想挖藥木不容易。”張岩隻好把氣氛調轉一下,笑著說道:“藥木多沉於深潭幽溪之中,你這樣的一個爛泥灘,不可能有藥木了。因為藥木重如鐵,這是藥湖,就算真的有藥木,一下子就沉湖底了,怎麼可能浮上來泥,更不可能留在泥灘之中了。”
  “我們這的穆神醫和秦仙子都是這領域的大宗師,如果能得到她們指點一二句,說不定你還真能挖到藥木呢。穆神醫可是常以藥木入藥,她隻要輕輕一聞,便知道哪有藥木,這樣的一尊真佛在麵前,你倒可以求上一求。”
  在這個時候,張岩是不著痕跡地誇捧穆雅蘭,想討得美人的歡心。
  當然,張岩也並非是好心去指點李七夜,無非是借著這個機會去討美人的歡心而言,把話題扯開,讓氣氛活躍起來,隻有這樣才能更有機會去親近美人,否則的話,大家都冷場,氣氛活躍不起來,根本就是沒有親近的機會。
  隻不過,穆雅蘭的反應那是十分的冷淡,依然是疏離地站在那,看著李七夜。
  “原來是如此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抬頭看了一眼穆雅蘭和秦芍藥,笑著說道:“看來我還真的是求一求真佛了。”
  “想得到穆神醫、秦仙子的指點,那也不看是誰。”胡青牛冷冷地說道:“像你這種朽木不可雕的凡人,就算指點你也聽不懂。”
  又是一盆冷水潑了下來,張岩撫著頭額有些痛苦呻吟,遇到這樣的冷場王,他徹底地疑了。
  “有事者事竟成,隻要你努力不懈,說不定還能挖到一點藥木。”最後張岩隻好這樣說道。
  此時他已經沒有話可說了,每次他好不容易把話題扯起來了,胡青牛一句牛氣衝天的話就把氣氛冷了下去。
  張岩十分想說,大哥,就算你想炫耀,那也是看準機會看準時機,每次都把話堵死,大家還能愉快聊天嗎?還能讓氣氛活躍起來嗎?
  “萬事皆有可能。”李七夜淡淡笑著說道。
  “哼,這樣的爛泥灘都能挖得出藥木,那就是天大的奇跡。”胡青牛越看李七夜越不順眼。
  原因很簡單,他如何討好秦芍藥,她對自己都是沒有多看一眼,而這樣的平凡男子就如此輕易地吸引了她的注意,這怎麼不讓胡青牛心麵對於眼前這個平凡男子特別的不順眼呢。
  “是嗎?”李七夜也沒在意,隻是隨意地應了一聲。
  “哼,如果都能挖得出藥木,那就是奇跡,我就送你一個造化。”胡青牛不屑,氣勢淩人,冷冷地說道。
  “既然是如此,那不妨賭一下了。”胡青牛這樣的話,讓張岩雙眼一亮,一下子有了更好的想法。
  “胡兄乃是長生道統的人傑,出手非凡,如果你能贏得了他,那將會讓你受益匪淺。”張岩立即笑著對李七夜說道。
  胡青牛冷哼一聲,說道:“賭就賭,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這有一瓶虎筋天脂膏,你若能挖得了一塊藥木,它就屬於你的了。”
  “虎筋天脂膏,聖藥呀。”一見到胡青牛隨手把一瓶膏藥放在那,引起不小的騷動,不少人為之驚歎了一聲。
  “聽說胡神醫此藥乃是取聖虎之筋熬取而成,可療百傷,膏到傷除,甚至是白骨生肉,十分的神奇。”有青年修士不由驚歎一聲。
  被人如此一讚,胡青牛不由臉露得意之色,冷傲地說道:“此膏乃是我私密所配,可謂無價,曾經有大教以天價購買我這秘方,我一口拒絕了。”說到這,他是偷偷地瞄了秦芍藥一眼。
  “看來你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了,出手如此的奢侈。”李七夜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裝愣賣傻的模樣,讓穆雅蘭和秦芍藥都覺得好笑,他這是又在戲弄人了,她們也不去點破。
  “那是當然。”張岩觀顏察色,笑著說道:“如果胡神醫的大名你都沒聽過,那就是太孤陋寡聞了。胡兄,既然都出手了,那就再加加砝,讓大家都知道胡兄的闊綽。”
  此時張岩也看得出來穆雅蘭和秦芍藥她們都一下子來興趣了,毫無疑問,穆雅蘭和秦芍藥對於這樣的賭局是有興趣了,張岩又怎麼會錯過如此討好美人芳心的好機會呢,所以,立即慫恿起胡青牛來。
  胡青牛根本就是對於眼前這個平凡的男子不屑一顧,對於他來說,拿出這麼一瓶的聖虎天脂膏已經讓他有點小肉痛了,但此時見秦芍藥明顯對這賭注感興趣的模樣,他也是一下子豪氣衝天了。
  “我這有一枝離山參,價值不用多說,三十萬年的參齡。如果你能挖得出一塊藥木,這枝離山參和這瓶聖虎天脂膏就是你的。”胡青牛頓時豪氣無比,拿出一個木盒,木盒還沒有打開,便能讓人聞到一股濃濃的參味了,一聞這樣的參味,就讓人感覺舒暢。
  “三十萬年的離山參呀。”胡青牛出手如此的豪氣,都不由讓船上的其他人驚呼了一聲。
  胡青牛也有些小得意,畢竟他寶物很多,能在秦芍藥麵前炫耀一把,那也是十分值得的事情。
  “那我也是添一點。”張岩笑著說道:“我就比不上胡兄了,不過,我這有一袋真幣,為胡兄的賭注綿上添花吧。”
  雖然張岩出手比不上胡青牛那麼的豪氣,但他沉甸甸的一袋真幣,隻怕數目也是不小了。
  “我也添一些,這有一盒寶鹿之茸。”有青年立即取出一個盒子,放在上麵。
  “那我也添一點。”其他人都紛紛附和,這既能討好美人的芳心,也能交結上胡青牛和張岩,這是何樂不為呢?
  一時之間胡青牛麵前是堆滿了如小山高的賭資,大家都跟隨著胡青牛壓李七夜挖不了一塊藥木。
  “如桌你挖不出來,那就沒有那麼容易下場了。”此時胡青牛冷冷地說道。
  “挖不出來會怎麼樣?要我命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張岩目光一轉,笑著說道:“要你的命倒不至於,這多麼的大煞風景。如果你沒挖出一塊藥木,那就一口一口地把泥巴吃了,你挖幾個洞,就吃幾口泥巴。”
  張岩無非是把眼前的平凡男子當作猴耍,以搏美人一笑而已。
  “這是有點困難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現在想退縮,那就已經遲了。”胡青牛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在這個時候伸了伸懶腰,看著穆雅蘭和秦芍藥,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說道:“喂,兩位美女,你說我賭好,還是不賭好?”
  “放肆”見李七夜如此調戲穆雅蘭和秦芍藥,胡青牛立即冷喝道。
  ”那就看你有沒有興趣了。“在胡青牛斥喝的時候,秦芍藥抿嘴輕笑,知道大師句子又想捉弄人了。
  就是連穆雅蘭這樣疏離冷漠的人,也都不由為之莞爾一笑。
  “寶物動人心呀。”李七夜笑嘻嘻地說道:“這麼多的寶物,說不心動那是假的,萬一我真的挖出一塊藥木,好豈不是發大財了。”
  “哼,未免得意得太早了吧。”胡青牛冷冷地說道:“等你能挖出藥木再說吧,否則,就給我啃泥巴吧。”
  對於李七夜竟然能輕而易舉地逗笑秦芍藥,胡青牛嫉妒得眼紅,他怎麼樣討美女芳心,都難搏美女一笑,現在這個平凡的男子隨便幾句話,便讓秦芍藥開顏而笑,這怎麼不讓胡青牛嫉妒得雙眼發紅呢。
  

Snap Time:2018-11-18 15:58:0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