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306章 祭祀

  過了好一會兒,梵妙真抬起頭來看著李七夜,目光十分認真。『雜-誌-蟲『
  “萬一,萬一師尊有事,你,你會出任穀主的位置嗎?”梵妙真說到這話的時候都不由猶豫了一下。
  雖然梵妙真在心麵是渴望師尊平安無事,但,她必須為萬一作準備,她必須看得更遠,一旦她師尊出事,必須要有人來接任這個位置,按道理來說,穀主這個位置是由首席大弟子來擔任,那也就是李七夜。
  “放心吧,長生真人會安然無恙的。”李七夜笑了笑,安慰地說道。
  “我說萬一。”梵妙真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神態鄭重。這就是梵妙真和秦芍藥、穆雅蘭不同的地方,秦芍藥和穆雅蘭專注於自己的領域,專注於眼前,而梵妙真她看得更遠,所以她是她們之中的大師姐。
  “就算真的有萬一,也不見得輪得到我來去做。”李七夜笑了笑,看著遠處,當然他也不會去稀罕長生穀這麼一個穀主之位。
  “如果你能坐呢?”梵妙真十分認真,目不轉睛是望著李七夜。
  “丫頭,你這想法可不一定是好事。”李七夜輕輕地彈了一下她的小瑤鼻,淡淡地說道:“我這個便宜的大師兄,來你長生穀可沒多久,如果你真的對我托於希望,那不一定是希望,說不定是萬丈深淵,就如我以前所說的那樣,說不定你是把長生道統交給一個惡魔。”
  “萬事都有可能。”梵妙真看著李七夜,認真而坦然,徐徐地說道:“但,我更相信師尊的眼光,也更相信你,我相信這絕對是不會錯的。”
  看著梵妙真那認真的模樣,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說道:“放心吧,有那麼熱鬧的事情,我不去湊上一湊,不開開殺戒,那又有什麼意思呢。”
  毫無疑問,李七夜這樣的話已經是給了梵妙真某一種的承諾了。
  “那就好。”梵妙真展顏而笑,是那麼的美麗動人,是那麼的迷人。雖然說李七夜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但直覺告訴她自己,李七夜根本就沒把這個首席大弟子的身份放在心上,他雖然留在了長生穀,但他更像是一個過客,隨時都有可能離開長生穀。
  但現在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變得不一樣了,這讓梵妙真對於李七夜抱著很大的希望。
  “過些日子便是藥廬祭祀,一直以來都是我們長生穀主持,這次本來是由師尊主持。現在師尊不能親臨,我隻好大諸位師兄妹前去,諸多瑣事我和師姐妹處理便是,但大局那還必須由大師兄你來主持,也需要大師兄你來坐鎮這樣的大局。”梵妙真露出笑容,十分雀躍。
  “說了大半天,還是拿我來當炮灰。”李七夜狠狠地拍了一下她的香臀,說道:“以後再敢在我麵前耍小聰明,那就沒有那麼好下場的了。”
  梵妙真急忙跳開,粉臉通紅,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啐聲說道:“大色狼!”
  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而已。
  “諸位老祖隻怕是不能離開長生穀,若是一般的局麵,我與諸位師兄妹以及長老,還能應付得來,但是隻怕萬壽國不會善罷甘休,所以還是需要大師兄你來主持大局。”梵妙真說道。
  “也罷,我會的。”李七夜隨意地說道:“既然都大開殺戒了,那就做幹脆一點吧,正好把他們一窩端了。”
  李七夜說得是風輕雲淡,似乎他端掉的那隻不過是一隻螞蟻窩而已,而是不像是一個道統的第一大教。
  李七夜如此霸氣十足的話,讓梵妙真吃了安心丸一樣,這讓她對於祭祀更有信心,不怕萬壽國從中作梗。
  祭祀的日子很快就到來,梵妙真帶著秦芍藥、穆雅蘭他們啟程前往藥爐,李七夜也當然是與之同行。
  一直以來,祭祀這樣的一個大典,都是由長生穀的老一輩主持,但這一次梵妙真可謂是臨危受命,肩負起了如此大的重任。
  因為長生真人生死不詳,長生穀的諸位老祖全力搶救!而且發生了萬壽國上門提親這件事情,這徹底讓長生穀警惕,在這個時候長生穀也一樣擔心萬壽國會趁著這個機會向長生穀發動攻擊。
  如果說,在這個時候長生穀還把剩餘的老祖都派往藥廬去主持祭祀大典,那麼整個長生穀就是不設防備,是最為虛弱的時候,整個長生穀都有可能會被敵人攻下。
  所以,長生穀也不得不把這樣一個大典交給了年輕人去主持,交給了梵妙真他們去打理。
  可以說,長生真人被襲擊,那真是一個最適合的時候,她什麼時候都沒有被襲擊,便便是即將在祭祀大典之前被襲擊,這也實在是太過於巧合了。
  要知道,長生道統的每一次祭祀大典都是十分重要的,可以說長生道統之內的多數大教疆國、宗門世家都會出席這樣的一場祭祀大典。
  這樣的一場祭祀大典雖然說是拜祭先祖,但在某種意義上來講是長生穀向長生道統內的所有門派宣示他們的地位與權柄。
  在這樣的祭祀大典之上,也就隻有作為正統的長生穀才能主持,才能執耳牛,所以在這樣的大典之上,長生穀是既是向長生道統的所有門派展示,也是向萬統界的所有道統宣誓,長生道統的權柄依然是握在長生穀的手中,他們才是長生道統的合法掌權人。
  但,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主持大典的長生真人被襲擊了,這是多麼巧的事情。如果說萬壽國想要取代長生穀,那麼從祭祀大典開始,那無端是一個很好的一個切入點。
  在祭祀大典之上,如果長生穀是無法主持大局的話,那就必將會由萬壽國主持大局,以他們萬壽國的實力,隻怕長生道統內的任何門派都不敢去反對,到了那個時候,他們萬壽國通往權柄的合法道路就更進一步了,至於取代長生穀,那未來是遲早的事情。
  所以,這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太巧了,就如梵妙真所說的那樣,在這件事背後早就有人策劃好了這一切。
  藥廬,乃是長生道統的一大聖地,也是長生道統所有修士的朝聖之地。藥廬在某種意義上不屬於任何人,它既不屬於長生穀,也不屬於其他的任何一個門派,藥廬是屬於整個長生道統,任何人都有份。
  因為藥廬乃是長生道經始祖藥仙的出生之地,也是後來的悟道之地,煉丹之地,傳言說,藥仙一生中有很多時間是在藥廬中度過。
  所以說,在長生道統中也有人把藥廬稱之為祖地,曆年都有著無數的長生道統修士或藥師前來藥廬朝聖。
  藥廬當然不是一座茅廬什麼的,藥廬是條連綿不斷的山脈,在這是山巒起伏,百峰擁翠,有飛泉瀑布,有寶樹奇葩。
  更為壯觀的是,在藥廬山脈的深處,竟然有著一座座山峰懸浮在天空上,這一座座山峰高低不一,有石階迤邐而上,直通天宇。
  如此一座座山峰沉浮於天空之上,雲鎖霧繞,宛如是傳說中的神山。這一座座山峰拱護著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峰,這座山峰直入天宇,宛如是天柱一樣,日月出於其中,更是有飛瀑從天而起,白練能在千之外都能看得清楚。
  有人說,藥廬指的不是這一條山脈,而是指眼前這一座座懸浮於天空上的山峰,特別是這座直入天宇的主峰,它才是整條山脈的核心。
  關於藥廬,有著一首特別有名的詩,全詩曰:鬆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隻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這首詩所指的“此山”就是指眼前這座直入天宇的主峰。
  傳言說,在遙遠的時代,藥仙曾在這修行,在這煉丹,更在這采藥。藥仙的大名響徹三仙界,甚至有真帝、始祖從仙統界下來,向藥仙求藥。
  但是,求藥的人不僅僅隻有真帝、始祖,還有很多的真神不朽或者同道中人,所以往往很多時候藥仙是避而不見,說是出門采藥,讓求藥者無功而返。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首詩在藥仙的那個時代是十分的有名氣,想來藥廬向藥仙求藥的人都知道這一首詩。
  時間苒荏,當年的風光已經不再,藥廬沒有藥仙居住,也再也沒有真帝、始祖前來求藥,藥廬比起那個時代來,是冷清了很多。
  盡管是如此,在長生道統的修士心目中,藥廬依然是他們心目中的祖地,特別是對於藥師來說,這更是他們心目中的聖地,很多藥師一生中都會來一次藥廬朝聖,畢竟萬古以來,在藥道上能超越藥仙的人那隻怕是很難找得出來了。
  平日藥廬顯得冷清,但是祭祀即將開始,藥廬又熱鬧起來,長生道統的不少大教疆國、宗門世家的弟子早早就趕來了藥廬了。
  在祭祀開始之前,長生穀也有所準備,也早有長生穀的弟子在藥廬侍候著,迎接來自於各方的修士強者。
  當梵妙真他們一行人來到了藥廬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已經是井井有條了,畢竟長生穀不是第一次主持這樣的大典,現在再一次主持祭祀大典,對於長生穀的弟子來說,那是輕車熟駕。
  

Snap Time:2018-11-15 08:48:32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