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01章 你們的滾吧

  萬壽親王坐於大座之中,神態冷漠,他的弟子垂手站於左右兩邊,而且他的弟子都是手按劍柄,目光冷厲,頗有一副磨刀霍霍的模樣,神態不善。∞雜誌蟲∞
  要知道,這可是長生穀,長生穀可是掌執著長生道統的正統傳承。在一個道統之中,其他門派的弟子強者若是在正統之內,隻怕都會乖乖地夾著尾巴做人,在正統的地盤之上,甚至是兢兢業業。
  但萬壽親王乃至是他身邊的弟子,都沒有這種覺悟,甚至宛如這是他們的後花院一樣,特別是萬壽親王的弟子們手按劍柄,頗有一副一言不合便動手的模樣,這是來者不善,也是未把萬壽國放入眼中。
  隨著時間一刻又一刻過去,長生穀依然是沒有大人物出麵來接待萬壽親王,似乎有意給萬壽親王冷凳板坐一樣。
  萬壽親王雙目中露出了冷笑,用不了多久,將會能親眼看到長生穀在戰火中哀嚎的那麼一天,他會有揚威於此地的那麼一天!
  “大師兄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沉喝響起,李七夜走了進來,身邊有梵妙真隨行,除了梵妙真之後,還有一些弟子隨行,以壯李七夜的仗陣。
  走入大堂之後,李七夜看了萬壽親王一眼,慢吞吞地說道:“來者何事。”
  李七夜如此高高在上的態度,這頓時是觸怒了萬壽親王身邊的弟子,要知道,他們師尊曾橫掃八方,手握兵權,是長生道統中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乃是一尊小境真神。
  萬壽親王頓時目光一冷,但他沒有發怒,隻是冷冷地說道:“你是何人!”
  “親王,此乃是我們長生穀首席大弟子,也是我們的大師兄。”梵妙真徐徐地說道。
  “梵姑娘,本座來此,乃是要見長生真人。”萬壽親王冷冷地說道。
  “長生真人,焉是你說見就要見的。”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有什麼事,就盡管說吧,莫浪費我的時間。”
  “你”萬壽親王頓時雙目一厲,目光冷厲,冷冷地說道:“我所要談之事,不是你一個無名小輩所能作主的!”
  “親王,現由我們大師兄當家作主,長生道統之事,皆可由我大師兄作主。”梵妙真說道。
  在別人眼中,李七夜或許是一個無名小輩,但梵妙真就不一樣了,她是長生真人座下大弟子,百花穀大師姐,她的話在長生道統都是有著不小的份量。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李七夜不耐煩地擺手,說道:“抽時間見你,已經是你的榮幸了,速說!”
  “狂妄”萬壽親王身邊的弟子立即大聲喝道發,手按劍柄。
  “掌嘴”李七夜連看都懶得去多看一眼,吩咐說道。
  “啪、啪”的兩個耳光響起,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梵妙真親自出手,兩個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這個弟子的臉上,抽得他嘴角直流鮮血。
  萬壽親王的弟子雖然不俗,但是比起梵妙真這個大師姐來,那就顯差得遠了。
  “你”這個弟子狂怒,但卻被萬壽親王攔住了。
  “長生穀是何等之地,掌無上權柄,就算你等皇帝在此,也休得狂言。”梵妙真目光冰冷,殺意盎然。
  梵妙真這個大師姐可沒有穆雅蘭、秦芍藥那麼好說話,一旦碰上大事,她絕對是殺伐果斷。
  “好,算是我教導無方。”萬壽親王攔住自己弟子之後,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在還沒有摸清楚長生穀虛實之前,他們也不急於一時,最終,他徐徐地說道:“既然大師兄可以作主,那是再好不過,今日我來乃是帶著喜訊而來的,長生穀和萬壽國本是親如一家,何必動幹戈呢。”
  說完萬壽親王拍了拍手掌,他的掌聲落下之後,門外的弟子是一個又一個的箱子抬了進來,緊接著是一個又一個箱子打開。
  “火晴玉眼一箱”、“百靈寶珠一對”、“鐵丹礦石百斤”、“靈希泉水一瓶”、“魂樹釵一隻”、“石斛聖葩一盒”…………
  這些弟子一一報唱著這一箱箱寶物的名稱,最後齊聲說道:“共珍寶十八箱!”
  當弟子都報完數之後,萬壽親王站了起來,露出笑容,說道:“本座今日來,乃是為喜事而來。長生穀的穆神醫乃是醫術了得,美貌動人,已是婚嫁的年紀。我們萬壽國的黃賢侄,乃是當今棟梁之材,不可多得的天才。他與穆神醫乃情投意合……”
  “親王,謹言。”在萬壽親王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梵妙真打斷了他的話,冷淡地說道:“我師妹乃是清白閨女,休得胡言。”
  一旦做起事情來,梵妙真絕對不會含糊,絕對是一個冷厲果斷的人,所以萬壽親王一句之差,她就毫不絕情麵。
  “咳”萬壽親王咳嗽一聲,說道:“總之呢,穆神醫與我們的黃賢侄乃是郎才女貌,天造一對,地設一雙,所以本座受陛下之托,前來說媒,特送上聘禮一份,小小薄禮,莫見怪……”
  八字都還沒有一撇,也不管長生穀同不同間,萬壽親王直接是說聘禮了,這何止是咄咄逼人,那簡直就是強娶。
  “的確是薄禮”李七夜打斷了萬壽親王的話,隨意地說道:“什麼十八箱珍寶,十八箱破銅爛鐵而已,拿去吧,從哪來,就回哪去吧。”
  聽到“鐺”的一聲響起,隻見李七夜隨手一扔,便是一枚真幣滾落在地上。當這枚真幣滾落在地上的時候,瞬間散發出了帝威,真氣一下子彌漫了整個大堂,這樣的帝威彌漫之時,頓時讓在場的人都不由感到窒息。
  “帝幣”看到這滾落在地上的真幣,連梵妙真都一下子傻眼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愣在了那,一枚真帝之幣!這是多麼珍貴的東西,真帝級別的真石都已經是極少極少,以真帝級別的真帝切鑄而成的真幣,它的價值就不用多說了,有資格切鑄這級別真幣的傳承或個人,那並不多。
  現在李七夜隨手一扔,就是一枚真帝級別的真幣,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帝幣呀,在任何一個門派傳承之中,不是誰都能用帝幣的,那怕是長生俗這種可以掌執道統的正統了,也不是誰都能用帝幣的,一般也必須是老祖級別,而且是位置很高的老祖才能用帝幣。
  對於任何一個門派傳承乃至是道統而言,帝幣那是極為寶貴的資源。
  現在李七夜隨手一扔就是一枚帝幣,而且那就像是扔垃圾一樣,或者說是像扔一文錢的銅錢那樣,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那是多麼霸氣的做法。
  李七夜拿到了狂祖的私藏,區區帝幣對於他來說那算得了什麼,他手中握有的帝幣,那是讓人無法想象的。
  雖然說萬壽親王所帶來的十八箱珍寶聽起來是十分的唬人,但那也隻不過是普通珍寶而已,那怕是十八箱之多珍寶,也遠遠比不上李七夜這樣的一枚帝幣。
  不要說是萬壽親王,連梵妙真都被嚇了一大跳,隨手就扔一枚帝幣打發人,這樣的奢侈派頭,那簡就是超級的敗家子。
  就算是萬壽親王一下子也都蒙在那了,他也沒有想過李七夜如此不按理出牌,那怕長生穀是拒絕這一樁親事,但也不是這樣的套路。李七夜這簡直就是一言不和,直接用錢把他們砸死了。
  “一群窮逼而已,窮到掉渣,也想娶我師妹,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李七夜揮手,說道:“這枚帝幣就打賞你們了,回去買點肉吃吧。”
  梵妙真都苦笑了一下,她都直接說不出話來了。一枚帝幣拿去買肉吃,那是吃不完的肉山!
  李七夜隨手就扔出一枚帝幣打發他們,這一下子說萬壽親王都不由為之尷尬,這一刻他自己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窮到掉渣了。
  畢竟比起這種動不動就扔出帝幣打發別人的奢侈土豪來,他們的確是窮得寒磣。
  萬壽親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徐徐地說道:“我們乃是禮薄情義重,重要的是男女雙方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
  “一群窮逼,也敢跟我說個屁的門當戶對。”李七夜打斷了萬壽親王的話,說道:“從哪來,回哪去,我門下的師妹,又焉是你們能高攀的!”
  在這個卓越候,梵妙真除了苦笑還是苦笑,他們長生穀當然是不會跟萬壽國搞這樣的聯姻,穆雅蘭也不會嫁到萬壽國去,這樣的一樁婚事是絕對拒絕的。
  但,李七夜這樣拒絕的方式,那實在是太過於簡單粗暴了,那簡直就是一腳踩在別人的臉上,啪啪啪地狠抽耳光,根本就不給對方情麵。
  梵妙真覺得自己做事情已經夠淩厲霸道了,但與李七夜一比,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的淩厲霸道,那簡直就是不值得一提。
  “你可要注意你的言辭了。”在這個時候,萬壽親王頓時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我們萬壽國又焉是你能出言相辱的!”
  不管這一樁親事成不成,李七夜這樣的態度立即給了他們萬壽國抓住了把柄,這可是長生穀失禮在先,莫怪他們萬壽國無禮!
  

Snap Time:2018-11-16 20:11:55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