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267章 針鋒相對

  武冰凝作為人質被押在了狂庭道統,但是她卻沒有覺得這像是一個人質那般被押在了狂庭道統。∮雜∞誌∞蟲∮
  事實上,她被留在了狂庭道統的第一天起,她就沒有受到絲毫虐待或者是不好的對待。
  這些日子武冰疑留在狂庭道統,她身上既沒有戴著鐐鎖,也沒有把她作為階下囚關了起來。
  甚至可以說,她留在了狂庭道統有著絕對的人身自由,自從她留下來的那一天起,就沒有任何人監視過她,也沒有任何人為難過她。
  她留在狂庭道統更像是留下來做客人的,而不是人質。
  武冰凝留在狂庭道統,完全是可以做到出入自由,而且她想去哪身邊都沒有任何人跟隨,這都讓她有點懷疑李七夜是不是對她有所圖謀。
  但仔細想想,又覺得不是很有可能,現在她都完全落入狂庭道統的手中了,如果說李七夜對她有所圖謀的話,隻怕早就動手了,何必如此的放長線呢。
  所以,武冰凝留在狂庭道統,完全像是作客一樣,自由自在,甚至她想幹什麼都沒有人幹涉她,這就讓武冰凝心麵十分的奇怪。
  同時武冰凝也覺得李七夜這未免是太自信了吧,竟然把她這樣的一個敵人留在自己道統之中,放任她,根本就不去管製她做任何事情。
  正是因為在這狂庭道統自由自在,甚至可以說她這個人質呆在狂庭道統連一點煩惱都沒有,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過著的日子就像是一個米蟲一樣,十分的享受,無憂無慮。
  這就讓武冰凝在想,在狂庭道統的日子,一點都不比在朱襄武庭差嘛,她都不由覺得,在狂庭道統呆下去那還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武冰凝她是朱襄武庭的傳人,也是朱襄武庭的天才弟子,可以說是千寵萬愛集於一身,但是最近對於她來說,日子也並不是那麼的如意,所以現在她想想,呆在狂庭道統做人質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雖然說,武冰凝留在狂庭道統做人質,沒有任何人限製她,她來去自由,沒有任何人管製,不過她冰沒有想過逃走。
  武冰凝也不笨,她知道,李七夜作為可以掌執狂庭道統道源的人,在狂庭道統的疆土之內他是擁有著絕對的掌控能力,如果說在李七夜眼皮底下逃走或搞一些小動作,那絕對不是明智之舉。說不定真的是惹怒了他,這個變態真的會做出什麼變態的事情了。
  再說了,武冰凝她覺得現在呆在狂庭道統的日子沒有什麼不好,無憂無慮,也沒有必要逃走。
  不過,好些日子過去,武冰凝依然是在狂庭道統自由自在地呆著,這對於她來說是一件好事,但她卻有些不樂意了。
  因為這些日子過去,連李七夜的影子都沒有看到,狂庭道統也沒有任何人來過問過她,似乎徹底地把她給遺忘了一樣。
  武冰凝,她被人稱之上“朱襄女武神”,就算她自己再有胸懷,但在心麵多多少少也有點小驕傲。
  現在她留在狂庭道統雖然是有好吃好喝地侍候著,但卻好像被李七夜徹底遺忘了一樣,沒有任何人過問她的存在,這當然讓心麵有點小小驕傲的她不是很痛快了,好歹她也算是一個人物。
  就在武冰凝心麵有著一點小小的怨氣之時,她也是終於等來了李七夜召見她了。
  當武冰凝聽到李七夜要見她的時候,雖然是冷哼了一聲,擺了一下小姿態,但是她心麵也是舒坦了不少。
  李七夜在大殿之召見武冰凝,當武冰凝見到李七夜的時候,隻見李七夜是半躺在臥床之上,有著說不出來的舒服,十分的愜意。
  此時隻見李七夜半躺於王涵身上,頭枕著**,十分的享受,王涵素手剝好果子,輕輕俯身喂於他的口中,每每俯身之際,乃是酥胸緊貼著臉頰,臉頰是深深地陷入了那飽滿豐腴的玉峰之間。
  而在另一旁,朱思靜為他捶腿鬆筋,動作十分的溫柔,也是十分的體貼。
  除此之外,楚青淩也在,隻見楚青淩手握一本古史,輕言慢語,細細地讀給李七夜聽,每讀一頁,都緩了一會兒,十分有節奏,讓人都不願意打破這種享受愜意的氣氛。
  李七夜臥在那,閉目養神,吃著喂來的水果,聽著古史,好像是神遊太虛一樣。
  王涵乃是當今狂庭道統的皇帝,楚青淩則是兵馬大元帥,能得如此的侍候,在狂庭道統也唯有他一人耳。
  看到李七夜那十分享受的模樣,武冰凝心麵不由輕輕地哼了一聲,暗暗咕嘀道:“騷包”
  雖然武冰凝來了,但李七夜卻好像睡著一樣,沒有人敢打擾他,武冰凝也隻得是乖乖地坐在那,讓她心麵有些惱氣,但又無可奈何。
  此時躺在那的李七夜就像是無上至尊一樣,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任何人在他麵前都如同蟻螻一般。
  當楚青淩讀完了一頁古史之後,李七夜這才緩緩地張開了雙眼,看著武冰凝。
  “小丫頭,在我們狂庭道統住得怎麼樣?”李七夜笑著說道:“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說來聽聽。”
  “我有名有姓,並不叫小丫頭。”武冰凝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不滿,冷冷地說道。
  “哦,那是我失態了。”李七夜從善如流,笑吟吟地說道:“還沒有請教姑娘芳姓大名呢。”
  “哼,朱襄武庭弟子,武冰凝!”武冰凝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
  “原來是武姑娘呀,大名如雷貫耳,失敬,失敬。”李七夜笑著說道,完全沒有失敬的意思。
  李七夜這調侃的話,頓時把武冰凝氣得牙癢癢的,不由握了握粉拳,如果這不是狂庭道統的地盤,她一定會把這臭變態那張燦爛的笑臉打扁!
  對於李七夜調侃武冰凝,在一旁的楚青淩都不由抿嘴輕笑,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她們也了解李七夜的個性了。
  “我們親愛美麗的武姑娘,這些日子是委屈你了,現在呢,我是鄭重地告訴你一個喜訊,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明天你就能跟我離開狂講究道統了,到時候隨時都可以回家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哼,知道了。”聽到這樣的消息,武冰凝隻是冷哼了一聲。按道理來說,作為人質的她,終於恢複自由,終於可以回去了,她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樣的一個消息之後,武冰凝心麵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了,因為回到了朱襄武庭之後,有著更多的煩惱襲卷而來,還不由留在狂庭道統自由自在。
  “不過,我倒有一個問題想問問我們親愛美麗的武姑娘。”李七夜笑著說道。
  “哼,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武冰凝有點小驕傲,冷哼一聲。總之,此時她心麵不痛快,看李七夜也不順眼。
  李七夜雙目中露出笑意,看著武冰凝,徐徐地說道:“你在逃避什麼?”
  “我,我有什麼逃避的。”李七夜這話突然冒了出來,讓武冰凝心麵嚇了一大跳,她不由後退一步,一下子警惕地看著李七夜。
  這些日子自由自在地呆在了狂庭道統,讓她都放鬆了警惕。
  “沒有嗎?”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沒有的話,你為何要搶著來做人質。”
  “為道統分憂,乃是我們作為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武冰凝警惕起來之後,說話也一下子變得更謹慎了。
  “是嗎?”李七夜笑著說道:“我看不是那麼一回事吧,我拿你做人質,看來你們的老祖是很緊張,這麼說來,你的價值是不小了,遠遠超過你作為朱襄武庭傳人的價值。”
  “子虛烏有。”武冰凝冷冷地否認了李七夜的話。
  “一個道統嘛,就算你天賦很高,就算你是傳人,但後麵有著大把的備用傳人,就算死了一個傳人,後麵依然有人頂上。”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不過,以我看,你的價值不僅僅是傳人這麼簡單。”說到這,他露出了濃濃的笑意。
  “你想幹什麼?”武冰凝心麵一凜,感覺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也沒打算幹什麼,隻不過你作為人質,聽到可以回家,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我看你並不高興,這麼說來,你是不想回朱襄武庭了。也罷,如果你不想回朱襄武庭,那就我收了你吧。”
  “誰說我不想回朱襄武庭。”武冰凝不由臉色一變,說道:“我能回朱襄武庭高興都來不及呢。”
  被李七夜一下看穿了心事,這把武冰凝嚇了一大跳,似乎在李七夜麵前她一點**都沒有,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逃得過李七夜的雙眼。
  “真的是如此嗎?”李七夜露出笑容,徐徐地說道:“也好,那我就做護花使者,先送你回朱襄武庭,誰叫我這個人為人心軟呢,見不得美人受委屈。”
  李七夜這話反而是殺得武冰凝有點措手不及,因為突然一下子回朱襄武庭,讓這些日子都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她一下子有點不習慣,因為她心麵還沒有準備好回朱襄武庭。
  請大家關注蕭生公眾號“蕭府軍團”,將會不定時推出排名榜。
  

Snap Time:2018-11-14 11:10:57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