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265章 協定

  “我萬壽國也願意接受調停。雜誌蟲”此時另外一位老祖忙是說道。
  “我也願意。”連明陽須陀和朱襄武庭的老祖都願意服軟了,現在他們都成為了李七夜的階下囚,那麼其他的老祖也沒有必要硬到底。
  “就算我們願意接受調停了,但我們數萬之眾的弟子也不能白白犧牲。”最後萬臂天王輕輕地冷哼一聲說道。
  “這麼說來,我們狂庭道統的弟子就可以白白的死在你們刀下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這,這至少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吧。”此時萬臂天王想硬也硬不下去,他的脖子也硬不過刀呀,再惹怒李七夜,他就是直接把自己的頭顱砍了,但他也不甘心這就樣罷休。
  他說道:“我們就這樣回去,好歹你們狂庭道統也得給諸多道統一個說法。”
  萬臂天王的話也引起了不少共鳴,大家都望著李七夜,雖然說,他們願意服軟、願意調停了,但狂庭道統好歹也有個官方的說法,不然他們回去也不好交待。
  “這,這可以向諸位道統發個照會。”伏牛明祖猶豫了一下,建議說道。
  畢竟陽明須陀他們這樣回去,顏臉上也有點過不去,狂庭道統不管是怎麼樣,也應該給一個比較正式的表態,至少讓人知道狂庭道統已經鏟除了血噬狂潮的餘孽。
  “要說話是吧?”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行,沒事,我到時候去你們道統一趟,我也正好去散散步。”
  “這,這事何需勞煩先祖。”聽到李七夜要親自去一趟,李謙突然有點心驚肉跳,忙是開口說道:“這等事情,弟子親自去跑一趟便可,不用老祖宗你勞神。”
  李謙並不擔心李七夜的安危,因為在他看來是沒有人能擋得住李七夜的,他反而是為朱襄武庭這些道統擔心,萬一李七夜去到陽明教、朱襄道統,一言不合,他就大開殺戒,那還得來,那簡直就是血流萬。
  “反正我左右也無事,去了也就去了唄。”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放心吧,我會給你們一個交待,會親自去一趟的,我這是足夠誠意了吧。”
  李七夜越是這樣說,李謙就是越心驚肉跳,但此時他也不敢說什麼,李七夜決定的事情,他不敢去反對。
  一時之間,在場的老祖們是相視了一眼,他們心麵有點不是特別的相信,他們也看得出來,李七夜是掌握狂庭道統大局的人,他對於狂庭道統來說是十分重要。
  這樣的一個人,他能掌禦狂庭道統的道源,他留在自己的道統之中那是擁有著絕對的優勢,試想一下,一個人能完全的掌握了始祖道源,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這簡直就是把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換作任何一個人,在主場擁有著如此絕對的優勢,他怎麼可能跑到其他道統去,他去了其他的道統,不止是失去了自己主場絕對優勢,而且其他道統的老祖也有機會用自己道統的道源來鎮壓李七夜。
  這樣的事情,可以說不需要李七夜親自去一趟,就如李謙所說的那樣,李謙去了就行了,這也算是給各個道統一個說法了,畢竟作為守護者的領袖,李謙也是絕對有著足夠的份量了。
  現在李七夜說要去他們的道統一趟,反而讓不少老祖不是特別的相信,這也不怪他們懷疑,李七夜的做法完全不符合常情。
  “我可以為狂庭道統作擔保。”見到有些老祖不相信,伏牛明祖也是十分有仗義,拍了拍胸膛,忙是說道。
  “如果需要,我也願意擔保。”丹王立即說道。
  連伏牛明祖和丹王都願意站出來擔保,大家還能說什麼,如果李七夜沒有去,那就真的是讓狂庭道統信譽盡失。
  “我也沒什麼話可說了。”萬臂天王也隻好悻悻地說道,他也沒辦法去談條件,現在李七夜擁有著絕對的優勢,當然了。如果李七夜真的離開了狂庭道統,這對於他們來說,未來依然是充滿著機會。
  “那你們給我怎麼樣的一個擔保呢?”李七夜隨意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樣說,讓陽明須陀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此時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說好,伏牛明祖也不敢為他們作主。
  ”我們可以保證雙方沒有進一步衝突的情況之下,繼續執行當年的協議,像這種突然攻打狂庭道統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如果你不相信,我願押下來做人質,但,你必須放他們所有人走,不能為難他們任何人。“猶豫了一下,最後陽明須陀一咬牙,鄭重地說道。
  陽明須陀也是一個漢子,他作為聯軍的統帥,為了能讓其他人都活著離開,他願意留下來做人質。
  “留我,留我,留我,我來做人質吧。”陽明須陀剛說完,丹王立即跳了起來,自告奮勇地說道:“我願意留在狂庭道統做人質。”
  丹王這興奮的態度,讓大家都無語了,似乎留下來做人質是什麼天大的好事情一樣,大家也明白,丹王這是對李七夜的丹道很沉迷,想留下來看看。
  “你倒想得美。”見丹王那興奮勁,李七夜笑著說道:“給你留下來偷學我的丹道不成,你還是滾回去吧。”
  “我吧。”此時朱襄武庭的老祖沉聲地說道:“須陀乃是聯軍的統帥,也是這一次行動的靈魂人物,若是把你押下來做人質,這實為不妥,我留下吧,如果他日聯軍攻打狂庭道統,那就先斬我這個人質。”
  這個朱襄武庭的老祖也講義氣,畢竟如果陽明須陀這樣的統帥押下來給人做人質,那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
  朱襄武庭的老祖願意留下來,其他的老祖就不說話了,畢竟押下來做人質,不是一件什麼光彩的事情,再說了,萬一真的有一天聯軍再一次攻打狂庭道統,那豈不是第一個斬了人質。
  “留我吧。”在朱襄老祖願意代替陽明須陀的時候,剛才那個偷襲的女子立即說道:“我願意替我們朱襄武庭的老祖受過,留下來做人質。”
  “不行”一見到這個女子替自己留下來做人質,朱襄武庭的老祖立即否了她的話,說道:“你還年輕,先回去……”
  “老祖,你們都受了重傷,應該及時閉關療傷,否則會留下後患。”這個女子忙是說道。
  這個女子的話不少老祖都暗暗讚同,他們受到李七夜的重擊,都不同程度受了重傷,如果不回去及時閉關療傷的話,這必將會成為頑疾,這對他們影響極大。
  “不行。”朱襄武庭的老祖立即說道:“你還沒到代替武庭的時候,你回去便是。”
  “那就她吧。”就在朱襄武庭老祖不同意的時候,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就留她做人質吧。”說著往這個女子一指。
  “這……”李七夜一口指定了女子做人質,一下子讓朱襄武庭的老祖為難起來。
  “放心,我還能吃掉她不成?等我去你們道統走一走的時候,一定會帶上她的,把她送回你們的朱襄武庭。”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當然了,如果說你們想來攻打狂庭道統,那我也是十分歡迎的,唯一遺憾的是隻怕到時候我就是要斬她來祭旗了。這麼多道統,竟然辜負一個晚輩,那就讓人覺得可笑了。”
  “我相信狂庭道統不會為難一個小姑娘的。”見到這樣,已成了定局,伏牛明祖忙是對所有老祖說道:“那我們就這樣決定吧。”
  他也希望就這樣定下來,以免得李七夜再改變主意,萬一李七夜再改變主意,到時候一切都麻煩了,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水。
  “好吧。”大勢已定,最後朱襄武庭也沒有辦法,也隻好同意了。
  “好了,李謙,送客。”李七夜隻是輕輕一揮手,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鎖在陽明須陀他們身上的始祖法則一一解開,他們都紛紛恢複了自由。
  雖然說此時陽明須陀他們都已經恢複了自由,但沒有任何人敢對李七夜出手,這局勢已經是很明顯了,李七夜掌握了道源,在狂庭道統之中,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在這個時候再向李七夜出手,那就是自尋死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嘻,嘻,嘻,前輩,我也是願意留下來做人質的,要不要再多留一個人質,為狂庭道統加加籌碼?”在這個時候丹王貼上前來,自願留下來做人質。
  “滾蛋吧,你。”李七夜不由笑罵地說道:“你倒想得美,狂庭道統不養吃白飯的。”
  對於丹王的做法,大家都無語了,大家都恨不得離開這慘敗之地,他倒好,十分的樂意留下。
  “諸位,隨我來吧。”見到李七夜同意放人,李謙也不由鬆了一口氣,這一場風波也盡早過去為好。
  見李七夜沒有為難他們,萬臂天王他們是鬆了一口氣,快步地跟著李謙離開。
  倒是丹王,他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他倒是想留下來,找個機會看看李七夜的煉丹手法,琢磨琢磨一下李七夜的丹道。
  

Snap Time:2018-11-17 04:08:44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