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941章 留個種吧

  當李七夜回到住處之後,白金寧也剛好回來了。※雜ミ誌ミ蟲※
  白金寧剛回來,看到屋子竟然有著這麼一頭大黑牛,她也十分意外,不知道這麼一頭大黑牛是從哪跑來的。
  “喲”大黑牛一看到白金寧,就圍著她轉了一圈,怪笑,說道:“還真想不到喲,大聖人你也會金屋藏嬌,嘿,嘿,嘿,難怪大聖人會跑天雄關來,原來是來幽會小情人喲。”說著就是一陣怪笑。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頭大黑牛,口吐人言那也就罷了,更重要的是,這頭大黑牛還是滿嘴的胡說八道,更離譜的是,它一嘴怪笑,讓人覺得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被大黑牛這麼一嘲笑,這讓白金寧十分的尷尬,粉臉通紅,不知所措。
  不過,大黑牛瞅了瞅白金寧,向李七夜伸起了蹄子,做出豎起拇指的模樣,說道:“大聖人目光就是不一樣,看得深遠,不像那些凡夫俗子,隻看皮囊,看漂不漂亮。我看這妞兒,雖然長得不漂亮,但,根子骨還是不錯的,祖上血統了不得,了不得呀,有大佛之脈。”
  大黑牛雖然嘴巴賤,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一雙牛眼卻是很毒辣,別人看不出來的東西,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像白金寧祖上這樣的大脈,不要說是一般人,就算是多少真帝也無法看得出來,但是,大黑牛這一點就是很逆天,他仔細一瞅,就能追溯出來。
  “嘿,不錯喲,不錯喲。”大黑牛一嘴怪笑,那模樣十分的賤,說道:“這樣的大佛之脈,嘿,如果和大聖人結合,再生一個胖娃娃,那必定就是聖佛之脈了,了不得,了不得。大聖人喲,你們真的是生個小胖子,長大了,那一定能幹掉什麼楞枷佛的,一定會成為大慈大悲的存在……”
  大黑牛一陣怪笑,那模樣就是賤格,活脫脫的是一頭賤牛。
  被大黑牛這麼一說,頓時讓白金寧粉臉漲紅,她久久說不出話來,羞得無地從容,恨不得地上裂開一條大縫,立即就鑽進去。
  李七夜隻是悠悠地看了大黑牛一眼,說道:“你信不信,我今晚打火鍋,什麼都不缺,就缺牛肉了。”
  “呃”大黑牛幹笑了一聲,幹笑說道:“本帥牛開玩笑了,開玩笑了,不過嘛,大聖人,其實本帥牛的話雖然不中聽,但是,你有沒有考慮過,要不要在三仙界留下種呢。嘿,說真的,就算你老人家不打算留在三仙界,但是,你留個種,在這三仙界把你的道統發揚光大,那也是不錯的做法嘛……”?大黑牛這話雖然有點開玩笑,但,他也的確是有幾分認真。在他看來,像李七夜這樣絕世無雙的存在,在三仙界沒有留下任何道統或者留下任何繼承認,那實在是太可惜了。
  “……如果大聖人你要離開,你覺得不放心,我大黑牛向你保證,我給娃娃當師父,一定把他教成絕世無敵的天才來。如果大聖人你還覺得不放心,再拉上老樹妖怎麼樣?我大黑牛信不過,老樹妖總算能信得過吧。”大黑牛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蹄子拍在胸膛上,拍得砰砰響,向李七夜保證。
  大黑牛越說越激動,那是唾沫橫飛,他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李七夜真的在三仙界留下一個小胖子,他大黑牛馱著這麼一個小胖子,那可是橫行天下,帶著這個小胖子把三仙界攪得雞飛狗跳。
  想想未來那好玩而刺激的當奶爸生活,不,當奶牛生活,大黑牛都不由激動無比,雙眼發亮。
  看到大黑牛這模樣,李七夜不由笑著搖了搖頭,他還能不知道這頭大黑牛想什麼東西嗎?他能有什麼好的主意。
  至於白金寧,看得是目瞪口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誇張的一幕,大黑牛那神態,真的是惟妙惟肖,但是她又不敢去笑。
  “嘿,如果大聖人覺得血統還不夠好,那讓本帥牛給你物色物色怎麼樣?”大黑牛越說越激動,越說越來精神,說道:“北院的那丫頭怎麼樣?那丫頭,我見過,血統純粹,光明正大,嘿,如果和大聖人來一發,生下來的胖小子,那絕對是超越遠荒聖人這樣的存……”
  大黑牛所說的北院那丫頭,指的就是聖霜真帝。
  “……要不,真龍庭的那丫頭也可以,我看她身上的真龍血統,那是不得了。”大黑牛忙是給李七夜做媒婆,說道:“再配上大聖人你的血統,那就絕配了,生下來的小胖娃,那絕對是力大無窮,手撕天地,拳崩萬道……”?說著,大黑牛都興奮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即就為李七夜張羅,給李七夜找一個適合的女人去配種。
  “你信不信,我今晚就打牛肉火鍋。”李七夜乜了一眼滔滔不絕的大黑牛。
  “好吧。”李七夜一個淩厲的眼神乜了過來,大黑牛也隻好慫了,無可奈何,說道:“既然大聖人不願意,那就算了。”
  “如果大聖人,真的想留下種子,隨時可以說一聲的,我給你物色去。”最後,大黑牛還是不死心,搭上了這麼一句。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有時候都想一腳把這頭大黑牛踹回聖山。
  好一會兒,白金寧回過神來,她輕輕地向李七夜說了一聲,說道:“公子,我,我已經弄到了一個名額,到時候,公子可以進去,我們關守也一定會露麵。”
  可以說,為了弄到參加盛宴這個名額,白金寧那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功夫。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當時他也隻是隨口說說而已,雖然他的確是要見太尹喜,他想要見,也不需要這樣的名額,誰都擋他不住。
  “你們關守有什麼好見的。”對於這等事,大黑牛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找個機會讓李七夜去配種更好玩。
  大黑牛興趣缺缺,說道:“太尹喜那小子,不就是在五行山混了幾年,又跑到光明聖院鍍了鍍金嘛,後來大家都把他抬上去了,混個什麼軍團長當當,無趣。當年倒是一個很精靈的小子,沒想到長著長著就歪了。”
  “你,你認識我們的關守?”聽到大黑牛這樣的話,白金寧不由呆了呆,十分好奇。
  “見過。”大黑牛興趣缺缺,說道:“不就是一個機靈的小子嘛,當年機靈,第一個服軟,不然就撒泡尿淹死他。”
  “呃”白金寧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她不由呆了呆,要知道,他們軍團長乃是當今最強大的長存不朽之一,手握大權,在仙統界擁有著很高的地位,多少人見到他們軍團長,那都是恭恭敬敬的。
  像大黑牛這種不以為然的人,不,牛,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們軍團長,是一尊長存。”回過神來,白金寧聽到大黑牛說“撒泡尿淹死他”,她都不是很相信,小聲提醒一下大黑牛。
  畢竟,他們軍團長可是長存不朽,怎麼可能被淹死呢。
  “長存又如何。”大黑牛不以為然,說道:“當今世上,比他強大的人,又不是沒有。這小子倒是機靈,當年在五行山呆了幾年,學到了不少本事,天賦也可以,又跑到光明聖院鍍了幾年金,實力增了不少,人脈也拓展了,所以混了個軍團長當當。”
  大黑牛這話說得倒不離譜,天雄關的關守太尹喜當年的的確確是五行山的弟子,不過,傳言說,不是五行山的嫡係弟子,也有人說是旁支出身,也有人說是外山弟子。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太尹喜出身於五行山,這個身份是得到了五行山的承認。
  要知道,五行山,號稱仙統界最神秘最強大的道統,單憑這樣的出身,太尹喜就顯得不凡了。
  後來太尹喜的的確確是又拜入了光明聖院,成為了光明聖院的學生,他在光明聖院的時候,太尹喜表現十分出色,在那個時代,是極為了不得的天才。
  也正是因為有了光明聖院的求學經曆,這為太尹喜打下了紮實的基礎,不論是在道行上,還是人脈上,都讓他有了很深的積累,這也為他在後來成為天雄關的關守打下了基礎。
  大黑牛這樣的姿態,讓白金寧不由呆了呆,要知道,天塹軍團的軍團長,天雄關的關守,不論哪一個身份,都顯得特別的尊貴,多少人想坐在這個位置上,都沒有資格。
  但是,大黑牛卻完全不以為然,似乎他們天塹軍團的軍團長,到了他口中遇得那麼微不足道一樣,好像他們天塹軍團成了三流的小軍團一樣。
  “我會去的。”在白金寧發呆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唉,大聖人,你這是葫蘆賣什麼藥?”大黑牛說道:“何必浪費時間呢,如果大聖人真的要去見太尹喜,我現在就去,把他那小子拉過來,讓他來見大聖人,他敢有半絲猶豫,我拆了他的老巢。”
  大黑牛這樣的話,頓時讓白金寧瞪目結舌,她第一次聽到有人敢叫囂拆他們天雄府的人。
  ”不急,我還有點事。“李七夜笑了笑。
  

Snap Time:2018-11-17 04:07:5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