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930章 我出一個億

  李七夜看了白金寧一眼,笑著說道:“為什麼不要和他們爭?難道他們會吃人不成?”?李七夜把話說得那麼響亮,白金寧忙是向他使了一個眼色,然後低聲地說道:“他們是明王佛座下的童子,你隻怕是爭不過他們的。*雜■誌■蟲*”
  “明王佛座下的童子又怎麼了。”李七夜不以為然,說道:“就算是明王佛來了,我也沒放在心上。”
  李七夜這話一出,把白金寧嚇得一大跳,拚命向他使眼色,她都怕李七夜招來殺身之禍。
  李七夜這樣的話,也頓時使得這兩個沙彌臉色不由為之一變。
  這兩個沙彌,正是明王佛座下的兩個童子,又被人稱之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
  手臂比較長就是明王左童,手掌比較大的是明王右童,他們一直以來都侍候在明王佛的左右。
  明王佛,在當今的仙統界,那是何等的威風凜凜,他道行深不可測,有人說他是大成長存,也有人說他是巔峰長存,總之,他的實力是讓天下強者都之忌憚。
  明王佛不僅僅是拜入光明聖院,是聖陀西部最強大的學生,最了不起的天才,他更是愣枷寺的方丈。
  要知道,楞枷寺乃是仙統界第一大寺,明王佛作為楞枷寺的第一方丈,他這個身份比聖陀西部最了不起的學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明王佛,威震天下,地位崇高無比,在仙統界不知道多少人、多少道統對他是敬之三分。
  而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作為明王佛座下的沙彌,一直侍候在明王佛的左右,也一樣倍受人的尊敬,不論他們走到哪,都會被人尊稱一聲,可謂是地位尊崇。
  現在李七夜竟然大言不慚,口出狂言,不僅僅不把他們放在眼中,連他們的明王佛也不放在眼中,如此大言不慚的羞辱明王佛,這怎麼不讓他們兩個人臉色一變呢。
  “阿彌陀佛。”明王右童合什,明王左童也合什,道:“善哉,善哉。”
  此時,明王右童與明王左童都沒有立即動怒,明王左童合什,說道:“施主,此木佛,乃是我們始祖的塑像,與我們有緣,我們欲化之,迎回楞枷寺,還望施主能成全。”
  明王右童這話說得在理,這尊木佛乃是楞枷佛的塑像,他們跟著明王佛出身於楞枷寺,他們把始祖的塑像迎回寺中,那也是在情在理。
  在這個時候,白金寧也不由忙是向李七夜使了幾個眼色,示意李七夜放棄這一尊木佛,畢竟,他們沒有必要與明王佛過不去,更沒有必要與楞枷寺過不去。
  要知道,楞枷寺在仙統界有著無數的信徒,明王佛作為楞枷寺的方丈,他一聲佛號,不知道有多少人為楞枷寺效力呢。
  “關我什麼事。”李七夜完全沒看到白金寧的眼色,說道:“買賣而已,哪來什麼佛緣,這忽悠善男信女的話,去跟別人說去。”
  被李七夜如此的不屑一顧,這讓明王右童、明王左童不由臉色一變,他們出道以來,誰人不敬他們三分,多少人不看僧麵也看佛麵。
  “夥計,此佛如何賣?”此時明王左童使對店夥計說道。
  店夥計忙是說道:“三十萬不朽真石,當然,,,,價高者得,價高者得。”這位夥計也是會做買賣的人,一看到明王左、右童和李七夜都對這隻木佛誌在必得,他當然是立即讓他們兩個人出價爭奪了。
  “貧僧出四十萬。”明王右童立即說道。
  “這個可以,可以。”一見明王右童出價如此的豪爽,店夥計立即來精神,幹笑一聲,看著李七夜手中的木佛,笑地說道:“官人,你看,你看,這位佛爺出了四十萬,不知,不知官人你要嗎?”
  “一百萬”李七夜手拿著木佛,摩挲了一下,風輕雲淡地說道。
  李七夜一開口就是一百萬,這把明王右童、明王左童氣得不輕,他們兩個人臉色都變了一下。
  “一百一十萬。”明王右童立即說道。
  當然,他們可不想李七夜那樣,一開口就是漲了一倍都不止,那怕他們身份崇高,手頭也闊綽,但是,一百萬不朽真石,對於他們而言,也不是小數目。
  “五百萬”李七夜不動聲色,隨便說了一句。
  “五百萬”白金寧都嚇得跳了起來,她都像被踩到尾巴的貓咪一樣。
  “五百萬!”就是店夥計都被嚇了一大跳,他見過的客人多了,但是,沒有見過漲價如此瘋狂的客人,李七夜這副模樣,那簡直就是告訴所有人“錢,不是問題”!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頓時臉色大變,李七夜這一口就漲了十倍,這存心就是與他們過不去,有意刁難他們。
  “我們,我們出五百……”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相視了一眼,猶豫了一下,但是,他們依然一咬牙,報價。
  “一千萬”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都還沒有把價格報出來,李七夜就十分隨意地說道,隨意地報了一個價。
  一千萬出口,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剛到嘴邊的價格,就一下子咽了下去了。
  一時之間,這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臉色漲紅,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你瘋了嗎?”李七夜一開口就是報了一千萬,這把白金寧嚇住了,她都不由臉色發白,明明是三十萬的東西,現在一下子漲到了一千萬,這簡直就是太離譜了,這是她見過最離譜的人。
  就是見多識廣的店夥計都被嚇了一大跳,李七夜這樣報價的方式,那實在是太離譜了,一倍一倍地報價的,那都已經是土豪了,這樣的客人,那是百年難得一見了,現在李七夜倒好,直接就是十倍甚至是百倍飆升報價。
  他這樣的報價方式,好像就怕價格太低了一樣,恨不得報出一個天價。
  怕東西還不夠高價,這樣的客人,店夥計還是前所未聞,前所未見,這讓他都有些傻了眼。
  在這個時候,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相視了一眼,一千萬對於他們來說,那也的的確確是一筆大數目,他們一下子掏出來,那也是有些困難。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由再多看了一眼李七夜手中的木佛,不由猶豫了一下,但是,這隻木佛,他們看得出來,不簡單,他們跟隨了明王佛這麼久,眼力是很強,而且,他們本身就是擁有大神通。
  在他們仔細看來,這尊木佛佛性極強,甚至有可能出自於他們始祖之手,但,是不是真的出自於楞枷佛之手,他們不敢肯定。
  不過,他們可以肯定的是,這隻木佛,絕對不止三十萬,如果說,一千萬,這個價格,就難於有些接受了。
  在這個時候,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都不由猶豫,要不要把這隻木佛拿下來,如果說,是出自於楞枷佛之手,一千萬,絕對值,如果不是,那就虧大了。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心麵掙紮了一下,最後他們一咬牙,準備賭一把。
  “五千萬。”就在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要準備報價的時候,琢磨著手中木佛的李七夜便已經輕飄飄地報出了一個全新的價格。
  “五千萬”當李七夜話一落下之時,不要說是白金寧,就是店夥計都被嚇住了,聲音一下子飆高了。
  店夥計一下子被嚇住了,連店麵的掌櫃都趕過來了。
  “你,你,你……”白金寧徹底是傻在了那,雙腿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她嚇蒙了,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聲地說道:“這,這,這可不是數字遊戲!”
  “一個億。”在白金寧的話剛說完,李七夜輕飄飄地報出了一個價格。
  “我,我,我……”此時,白金寧已經是語無倫自了,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旁邊的店夥計都嚇得站不穩了,掌櫃忙是接過了這樣的一個場麵。
  這樣的情況,連見多識廣的掌櫃都傻了眼,三十萬的東西,李七夜最後報到了一千萬,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還沒有開價叫呢,李七夜自己先漲到五千萬,最後漲到了一個億。
  自己與自己竟價,這樣的人,不論是誰,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簡直就是太離譜了。
  世間,有幾個人是自己與自己竟價的,沒有。
  自己和自己竟價,隻怕唯有傻子才能做得出來,但,今天他們卻偏偏遇到了這樣的一個傻子。
  三十萬的東西,飆到了一個億,這樣離譜的價格,不論是誰,都會雙腿直打哆嗦。
  至於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們兩個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一個億的價格,先不說他們能不能拿得出來,就算他們真的能拿得出來,他們也不可能花一個億的不朽真石,去買這樣的一尊木佛,這又不是什麼絕世寶物,僅僅是一尊木佛而已。
  “咳,咳,那個,那個。”此時,掌櫃清了清喉嚨,說道:“那個,官人,你,你,你確定要這尊木佛了嗎?”
  在這個時候,掌櫃都不是很相信。
  

Snap Time:2018-11-19 22:24:1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