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255章 地下石室

  王涵登上了皇位,這就意味著整個狂庭道統大勢已定,狂庭道統不再陷入了權力之爭,隻要王涵能凝集狂庭道統的力量,未來中興在望。♀雜$誌$蟲♀
  “楚青淩。”李七夜徐徐地點名。
  楚青淩也為之愕了一下,沒有想到會點到自己,上前,伏拜於地,說道:“弟子在。”
  “這把狂帝槍,歸狂庭道統所有,今日賜於你使用,望你能登臨巔峰,橫掃三仙界。”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被賜於狂帝槍,楚青淩雙手捧著狂帝槍的時候,一下子呆在了那,她都回不過神來。
  這樣的恩賜來得太突然了,一時之間她都呆在了那,久久回不過神來。
  狂帝槍,這可是狂庭道統的祖兵,就算比不上怒仙劍,但也是至高無上,萬古以來狂庭道統真正獨自掌執狂帝槍的人是寥寥無幾。
  今天李七夜把狂帝槍賜給了楚青淩使用,毫無疑問是確立了她在狂庭道統的地位,也是對她寄於厚望。
  “謝公子恩賜——”楚青淩伏拜於地,恭恭敬敬,心服口服,完全臣伏於李七夜。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沒有任何人會對李七夜的安排有絲毫的不服,反而都覺得李七夜這樣的安排是再妙不過了。
  李謙和他們守護者一脈,擁有怒仙劍,守護道源,守護狂庭道統。
  王涵被扶上皇位,這確定了她手中的柄權是無毋置疑,這將會為她中興狂庭道統掃平了道路,讓她擁有著足夠的權力去凝集狂庭道統的力量。
  楚青淩作為狂庭道統的絕世天才,作為狂庭道統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她被賜於使用狂帝槍的資格,這就意味著李七夜對她寄於厚望,希望她未來能登臨真帝。
  如果一來,有王涵掌管狂庭道統的俗事,那麼楚青淩就能更全心全力地放在修練上,如果有一天她證道成帝,那麼她也將會成為狂庭道統的強大後盾,這將會為狂庭道統的中興提供了更加強有力的保障。
  狂祖,是一位至高無上的始祖,他創建了仙統的狂庭道統,這可想而知他在萬古以來的始祖之中是多麼的強大,多麼的無敵。
  可以說,狂祖所留下的祖兵,比那些隻能創建萬統級別道統的始祖要強大很多,要更加珍貴。
  不論是狂帝槍,還是怒仙劍,李七夜都沒有獨吞,要知道,怒仙劍還是狂祖的私藏呢,他都沒有留給子孫後人。
  如果說,李七夜把狂帝槍和怒仙劍獨自占有,隻怕也沒有人敢說什麼,但李七夜卻沒有把這兩把祖兵獨吞,他依然把這兩把祖兵留在了狂庭道統。
  這也算是李七夜為狂祖做一件好事吧,雖然說老頭在後來做了很多瘋狂的事情,但對於狂庭道統他在心麵依然還是有所牽掛的,不然他也不會在這樣的一個道統之上浪費了如此之多的心血。
  也正是因為如此,李七夜留下了這兩件祖兵,也算是彌補了一下狂庭道統,了了老頭心麵的那麼一點點牽掛,畢竟如果狂庭道統再繼續這樣的衰落下去,隻怕不需要幾個時代,總會灰飛煙滅,整個狂庭道統將會成為荒蕪之地。
  “好了,該從哪來,就回哪去吧。”最終,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對所有人徐徐地說道。
  大家回過神來,盡管是如此,依然是向李七夜拜了拜,這來自於狂庭道統各地的弟子依然有些戀戀不舍,因為這一次麵聖之後,隻怕以後他們想見到這樣的先祖,那都很困難了。
  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突然雙目一凝,身形一閃,眨眼之間消失了,大家都還沒有回過神來,李七夜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去了哪。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李七夜瞬間跨越了缺牙山的山脈深處,瞬間直入道基深處,李七夜穿行於地下,隨著他的行走,聽到“滋、滋、滋”的聲音不絕於耳。
  隻見李七夜周身都浮現了一條條金色的道紋,這一條條的道紋宛如是黃金液體一樣,這一條條如黃金液體的道紋隨著李七夜行走而流動的時候,這樣的一條條道統交織起來,宛如把整個地下世界形成了一個牢籠一樣。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李七夜跨越了大半個缺牙山的地下大脈,瞬間跨入了一個深淵,這是一個極小的石室,這個小小的石室被逆天無比的法則所遮蔽,這樣的法則並非是出自於某一位始祖或者某一位巨擘之手,它是渾然天成。
  “嘩啦”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欲跨入石室的時候,隻見血霧彌漫,一個身影站在了那,這正是那株千萬年的血參,這株血參本來是隻有拳頭大小,但此時它的身體不斷地長大,要生長成參天巨樹,它的根須紮入了大地之中,在這那之間它爆發了可怕無比的氣息,宛如是一尊無敵真神一樣。
  此時這株血參守在石室之前,寸步不讓,不讓李七夜進去,它有著李七夜拚死到地的架勢。
  李七夜看著血參這個模樣,他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頭,說道:“你隻不過是誘餌而已,擋我也沒有用。”說著取出了一陽葫。
  “蓬”的一聲響起,一陽葫突然響起了雷聲,隻見雷光一閃,本為參天大樹一般的血參瞬間被吸了進去,它想抵抗都不行,一下子被嚇進了一陽葫之中。
  這就是一陽葫的厲害之處,它堪稱是所有靈藥仙草的克星,可以瞬間把靈藥仙草吸了進去,而且在一陽葫之中有內世界,除了可以收靈藥仙草之外,還能蘊養它們。
  這也是為什麼李七夜花費了無數的心血去蘊養、祭煉這隻一陽葫了。
  李七夜收了血參之後,一步跨入了石室,這個石室十分的古老,似乎在亙古之前就已經存在一樣,似乎在天地初開的時候,這樣的一個古室就已經存在了。
  在這古室最盡頭,有一株很小的樹枝,不對,那是一株老樹,那是一株很小的老樹,這樹老樹卻是全身殘缺不全,身體好像是被劈了一大半一樣,隻剩下那麼一點的樹幹支撐著身體,老樹之上生長著三五杈小枝,從老樹身上的結痂來看,這似乎是在遙遠無比的歲月之前所留下的傷,而老樹的大半身體和根須都不見了。
  這樣的一枝老樹本是紮根於那,但李七夜一走進來的時候,它一下子跳了起來,這就好像是打坐修練的人突然被人驚動,一下子驚醒過來一樣。
  就在這那之間,老樹就像一個人一樣,一下子盯住了李七夜,立即後退,甚至有著轉身而逃的姿勢。
  在這個老樹想轉身而逃的時候,石室響起了一陣陣“滋、滋、滋”的聲音,在這一刻石室之內浮現了一條條的道紋,這一條條黃金液體的道紋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宛如把整個石室化作了一間黃金屋一樣,把整個石室鎖得死死得,真正的固若金湯。
  “能見上你,那還真的不容易,你的確是無比的警惕謹慎。”李七夜看著這株殘缺的老樹,徐徐地說道。
  整個石室被鎖死了,老樹就像是一個十分警惕的人,死死盯著李七夜。
  李七夜仔細看著眼前這株老樹,看著它那殘缺不全的肢體,他也不由喃喃地說道:“自從長生草之後,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過如此的植物!”
  如果別人能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長生草那可是九大天寶之一。
  “長生不死,這可是不允許的。”李七夜盯著老樹,徐徐地說道。
  這殘缺不全的老樹也一樣警惕無比地盯著李七夜,在李七夜打量著他的時候,老樹也一樣在打量著李七夜,似乎想從李七夜身上看出一些端倪來。
  “難怪大家都在找你,始祖,真帝,都是如此,不惜挖地三尺,這的確是藏著長生不死的奧秘呀。”李七夜看著這株殘缺不全的老樹,不由喃喃地說道。
  老樹不會開口說話,它隻是盯著李七夜而已。
  好一會兒,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老樹,他的目光落在了古老石室的石壁之上。
  這古老石室的石壁之上竟然刻滿了符文,再仔細去看,這些符文又不像是刻上去的,似乎它是渾然天成,它是凝天地而成,自然生長。
  這石壁上的符文隻怕舉世之間沒有幾個人能看得懂,但李七夜卻是偏偏那麼幾個人之一。
  李七夜仔細地看著這些符文,過了好一會兒,都喃喃地說道:“老鬼的丹方也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原來這麵還有這樣的來頭。可惜,他手中的丹方也一樣殘缺不全。”
  當年在天古城的時候,老鬼曾經求李七夜煉一爐丹,那是舉世無雙的丹,基本上是無法成功。
  老鬼的這一爐丹來曆驚天,甚至可以說沒有人知道它的真正來曆,但李七夜卻知道,隻不過今天再看這古室的符文之時,這讓李七夜明白,這背後所涉及的奧秘,遠遠沒有那麼簡單,當年的老鬼那也隻不過是窺得其中一鱗半爪而已。(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19:56:03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