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921章 好酒來一杯

  望著不渡海,這是一個無窮的世界,你僅僅是站在這海上,看不到天空上的太陽,這是灰色的世界,但是,當你進入了不渡海之後,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了,這廣袤無比的世界,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或者,在這是有著一個又一個的大千世界衍生。∪雜Ψ誌Ψ蟲∪
  站在海邊,海風陣陣吹拂著,海浪輕輕地拍打著海岸。在這,吹著海風,聽著海浪,是那麼的舒服,是那麼的愜意。
  但是,如果你足夠強大的話,你會發現,不渡海的海浪明明是往海岸拍打而來,但是,你卻能很清楚地感覺得到,不渡海好像是向大海麵傾斜一樣,海浪是向大海麵湧動而去,這和你的眼睛所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
  而且,你真正強大到始祖的境界之時,你才會發現,在不渡海麵,好像有著一股力量在牽引著你一樣,當你踏入了不渡海之後,就好像前麵有什麼在吸引著你一樣,十分的神秘,十分的奇妙。
  李七夜站在岩石上,吹拂著海風,閉上了眼睛,一動都不動,好像是化作了雕像一樣。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站在那,成了石雕,化作了亙古,在他身上,時間好像停止了流淌,他整個人就好像生根了一樣。
  似乎隨著時間的推移,李七夜不僅僅是腳下生根,而且他的根須是紮根入了不渡海,一直往不渡海的深處延伸,一直紮入了不渡海的最深處。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這才緩緩睜開眼睛來,最後看了不渡海一眼,徐徐地說道:“災難來了!有人開辟了道路,必有人乘風歸來!但,歸來的人,不再是那個人。”
  李七夜這話聽起來很玄奧,就像預言一樣,如果能聽得懂的人,一定會被嚇得魂飛魄散。
  李七夜輕輕搖了搖頭,沒有太多的在意,也沒有太多的感慨,畢竟,三仙界不需要他去守護,也將會有人去守護它。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之後,他沿著海岸線緩緩而行,任由不渡海的海水拍打著自己的腿踝。
  李七夜緩緩而行,沙灘上留下了他一串長長的腳印,但是,當海浪拍打而來的時候,所有的腳印又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什麼都沒有留下。
  當李七夜走進了一個海灣之時,在海角之上,有一個人盤坐在那。
  “道兄,上來喝一杯如何?”當李七夜路過之時,這個人立即舉杯相邀。
  很少人會來不渡海的海岸線,就算有人來了,那也僅僅是看幾眼而已,便會離開,更不會在這飲酒作樂。
  這個人卻在這悠閑的喝酒,好像是在欣賞不渡海的美景一樣。
  這是一個青年,他坐於海角之上,身前擺有玉案,旁邊的火爐還煮著美酒,聽到咕嘟嘟的聲音響起,壺中的酒已經燙開了,直冒著熱氣,遠遠就能聞到一股醉人的酒香。
  這個青年看起來不大,二十出頭,身穿一身布衣,身上的布衣乃是用粗麻編織,看起來很普通,但,針線很精細,乃是出自大師之手,布扣更是以古篆而結,十分的奧妙,充滿了玄機。
  青年一頭長發,以紫竹釵橫之,看起來隨意,但,卻有古氣,有著四分的文氣,六分的灑脫。
  青年神態自若,似乎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儒雅俊氣,猶如一座秀絕無雙的山峰。
  雖然這個青年身上沒有什麼驚人的氣息,但卻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文質,你一眼看去,就感覺他胸有藏書億萬卷。
  那怕不與他相談,一看他,也讓你感覺他是博學多才,滿腹經綸。
  對於這個青年的邀請,李七夜抬頭看了他一眼。
  青年十分熱情,立即站起來,說道:“能在此遇道兄,實在是我的緣份,大造化。道兄願賞臉的話,請道兄上前喝一杯如何?”
  李七夜笑了一下,向這個青年走去。
  青年見李七夜上前來,忙是取出玉板凳,掃拂去地上的落葉殘枝,為李七夜配上玉著、杯碟,親力親為,神態顯得十分謙遜。
  李七夜安之若素,坦然地坐了下來。
  此時青年提起煮著的酒壺,為李七夜滿上熱騰騰的美酒。
  這絕對是好酒,當美酒倒在玉杯中的時候,一下子泛起了金氣,整杯美酒起泡之時,竟然響起了龍吟之聲,又有大地之蘊,十分的神奇。
  似乎,這樣的一杯美酒,那已經是蘊藏著真龍之力、大地精華,這樣的一杯美酒,可以抵一般修士的幾千年修練。
  “這是我親手所釀的新酒,曾取星辰之核,味道還不錯,道兄嚐嚐。”這個青年為李七夜滿上一杯之後,笑著說道。
  李七夜輕嚐,然後一飲而盡,一杯下肚,輕輕了一口氣,酒氣吐出的時候,竟然如同吐出日月星辰一樣,星輝點點,十分的壯觀。
  “好酒。”李七夜讚了一聲,說道:“太白金星之水,釀古崖老糧,秋月柏煮之,以環世玉杯盛之,不烈不澀,剛好沾喉,好酒,好酒。”
  能得李七夜如此讚口不絕,這絕對是舉世無雙的好酒,這樣的好酒,舉世之間,能嚐到的人,那隻怕是寥寥無幾。
  “道兄懂酒之人。”青年也不由為之大喜,說道:“一口嚐之,便了然於胸,佩服,佩服,道兄之博學,遠超於我,遠超遠我。”
  李七夜笑了笑,起著進食。
  青年為李七夜備有很多下酒菜,有冷螭之翅、白鳳之肝、璃吻之肺……每一樣下酒菜都是來曆驚天,世間根本就沒有資格嚐到,就算是真帝,也不一定能嚐到這樣的好菜。
  李七夜輕輕淺嚐,隻是中意其中一二道菜而已。
  要知道,這下酒菜,每一道都是舉世無雙,取龍髓,剪鳳翅,每一樣的菜都是大補之物,堪稱仙品,就算是真帝看了,都會口水真流。
  但是,那怕這是絕世無雙的仙肴,李七夜也一樣是挑挑揀揀,隻有一二道菜合他的胃口而已。
  “螭翅嫩了,再老三千年,口感最好,鳳肝火老,不夠糯……嗯,這一道仙葛剛剛好,紫泥所生,百萬年老炭培之,不錯,不錯。”李七夜最後對其中一道菜很滿意,讚了一聲。
  “道兄才是真正的老饕。”雖然,李七夜挑挑揀揀,每一道菜都被挑出不足之處,但是,聽到李七夜大讚其中一道菜的時候,這個青年心滿意足。
  “來,道兄,再飲一杯。”在李七夜杯中美酒已盡的時候,青年又立即為李七夜滿上,熱情無比。
  李七夜毫不在意,盡情吃喝,完全不在意讓青年侍候著自己。
  不覺之間,李七夜與青年一頓美酒佳肴下來,十分的愜意,而且,沒有任何人打擾,也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
  “嗯,你不做廚子,可惜了。”李七夜又喝了一杯,笑著說道。
  如果有第三個人在這,一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被嚇壞了,世間有誰敢說這個人去做廚子的。
  “我小時候就貪吃,也曾想過去做一名廚子。”青年笑了起來,搖頭,說道:“可惜,長輩不許,如果我真的是要去做一名廚子,家族的老家夥們一定會拿到來砍死我。”
  青年十分的灑脫自在,一點都不自恃身份。
  “人總是難有顧暇之時。”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這就是人生之事,十之**,並不如意。”
  “道兄說得沒錯,世間誰能事事如意,除非是成仙了。”青年不由感慨。
  “成仙?”李七夜笑了起來,搖頭,說道:“誰人說仙人就事事如意了?仙人,不一定比凡人快活!成仙,那是大苦之事,成仙之後,依然是大苦!那如凡世王候,快意人生。”
  “道兄這麼一說,追求仙道者,豈不是愚蠢。”青年笑著說道。
  “不,這就大智慧。”李七夜笑笑,說道:“知其難,而行之,這是邁出第一步!”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青年一眼,說道:“成仙所求,並非是如意,而求望遠,求心堅。若求得如意,必定墜入魔道。仙,億萬年,無盡磨難。心若念如意,必定會心有積怨,必定會心生有魔!”
  “所以,世間無仙。”說到這,李七夜意味深長地看了青年一眼。
  李七夜這一席話,讓青年心麵一震,他站起來,長長鞠身,大拜,說道:“道兄一席話,勝我悟道萬年。”
  舉世之間,還有誰人能受這個青年如此大禮,但,李七夜坦然受之。
  當青年再次入座之後,李七夜目光望著遙遠的地方,徐徐地說道:“人人皆求仙,但,仙,不求也罷。”
  “道兄,為何出此言。”青年不由好奇,問道。
  “世間若有仙,必大災。”李七夜徐徐地說道:“若有仙,不屬世間,非我類!更不該出現在這人世間!”
  青年細細思量,說道:“道兄言之有理,仙,若臨世呢?”
  “那就不是仙。”李七夜笑笑,輕輕搖頭,說道:“既然都已飛仙,為何要臨世。你會安身於泥淤嗎?”?“不會。”青年不由搖了搖頭。
  

Snap Time:2018-11-14 12:54:47  ExecTime: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