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250章 狂血三神

  皇帝孫陽,作為外姓的九五之尊,雖然是權柄在握,但卻是受到種種的肘掣,不甘心的他修練了由霸上傳授的“狂魔血噬”,當然霸上傳授給皇帝“狂魔血噬”也不是安有什麼好心,隻不過是想拉皇帝下水而已,想策使狂庭道統更多的人去修練“狂魔血噬”,讓當年的黑暗狂潮再一次席卷狂庭道統。雜誌蟲
  作為皇後的王涵,與自己夫君同床共枕,孫陽的變化可以說她是第一個發覺的人,所以王涵發現了孫陽偷偷修練“狂魔血噬”的事實。
  在未來大勢之上,王涵看得比皇帝孫陽更遠,她並未因為受到上部、楚營、聖院的種種肘掣就因此而急功近利,就因此而墜入魔道。
  所以王涵一次又一次的苦口婆心勸說自己丈夫放棄修練“狂魔血噬”,以免墮入魔道,也以免得把整個狂庭道統拉入了萬劫不複的深淵之中。
  但是已經嚐到“狂魔血噬”的孫陽又怎麼會就此放棄呢?對於他來說,修練“狂魔血噬”在短時間之內能讓他的功力突飛猛進,那實在是太充滿了誘惑。
  在幾次苦勸之下都無效,王涵知道孫陽在“狂魔血噬”這一條道路上已經是一走不回頭了,他已經深深地陷入了“狂魔血噬”的誘惑深淵之中了。
  正是因為如此,王涵把自己丈夫修練“狂魔血噬”的事情告知了王府的諸位老祖,共商對策。
  在狂庭道統來說,修練“狂魔血噬”就一種禁忌,也將會把狂庭道統拉入萬劫不複的深淵,同時也一樣是毀滅王府,所以在這樣的局麵之下,後果可想而知了。
  後來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皇帝駕崩,狂庭道統將迎來了改朝換代的時刻。
  此時說出這樣的話之時那怕王涵神態冷漠,但她心麵又何嚐好過,又何嚐不是滿腹的辛酸。他們夫妻能走到今天的地步談何容易,特別是她夫君作為出身於小門小派的弟子,最終能成為狂庭道統的皇帝,這除了他奮勇不息之外,她這個妻子在背後也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代價。
  在當年,為了她丈夫能登上皇位,她是花費了無數的心血才整合了王府上下,讓王府的所有老祖都支持孫陽爭奪皇位。
  孫陽當上了皇帝,這不止是他的努力,也是王涵的一番心血。
  雖然說當上皇帝之後依然是受到各大勢力的種種肘掣,但是對於未來王涵還是充滿著希望,畢竟他們還年輕,在未來他們有著一個時代去努力。
  對於一位修士來說,當上皇帝,主宰一個王朝幾千年,那也是正常之事,對於他們而言,幾千年的時間,足夠讓他們去努力,足夠讓他們去爭取。
  可惜,最終還是因為孫陽的急功近利毀了他們所有的一切,毀了他們苦心經營的成果。
  孫陽駕崩,這就意味著她的所有努力和心血都付之東流水,他們王府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因為皇帝駕崩,就意味著狂庭道統將會選出全新的皇帝,這將會由他們幾大勢力一同角逐。
  但是,明知道皇位有可能拱手送給了別人,王府也沒得選擇,要麼是放任孫陽修練“狂魔血噬”,讓王府、讓狂庭道統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要麼就是壯士斷臂,所以最終不論是王涵還是王府,都作出了選擇。
  皇帝修練“狂魔血噬”,這已經成了事實,但是皇後親口承認的時候,那更震撼人心,在場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心麵的震撼無以言表。
  作為狂庭道統的皇帝,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正統,都破了狂庭道統的鐵律,偷偷修練“狂魔血噬”,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這是監守自盜!
  “嘿,隻能說他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隻要他在地下有靈,必能看到’狂魔血噬’席卷狂庭道統的那麼一天,他必定能看到’狂魔血噬’席卷萬統界、帝界、仙界的那麼一天。”霸上冷森森地一笑,說道:“他就像天德真神一樣,是一位了不起的先行者。”
  “妖言惑眾!”此時李謙雙目一厲,上前一步,冷森地說道:“今日必斬你!”
  “李謙,今日看鹿死誰手!”麵對李謙,霸上也無懼,狂喝一聲,“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那之間,矮腳巨龍再現,這一次是一條血紅的巨龍,這條巨龍鮮血淋漓,宛如是剛剛從血海中衝出來的一樣,身上都還滴著鮮血。
  “吼——”在這那之間,巨龍張開了血盆大嘴,聽到“滋”的一聲響起,向李謙吸去,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巨龍吞噬天地。
  當這樣的一條血龍張口吞噬的時候,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李謙所在之處,不論是花木樹木、還是大地江河,都一下子枯萎,隻見花草樹木一下子枯死,大地一下子幹枯龜裂。
  這血龍一張口就是吞噬掉了這天地的精氣,離李謙近的一些修士弟子是在“滋”的瞬間形了血霧,被這條血龍一下子吞噬掉。
  如此恐怖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駭然,很多人都急忙撤離,離戰場遠遠的。
  “鐺——”的一聲,劍吟不絕,就在這那之間,隻見李謙背後的一把把億萬丈天劍合攏,就在這那之間宛如形成了一個巨劍之堡一樣,所有的天劍合攏瞬間,一個固若金湯的劍盾把李謙守護在了麵。
  “鐺——”劍吟高揚,在劍盾守護住了李謙的瞬間,在天空上那之間降下了如同天輪一樣的劍陣,隻聽到“鐺、鐺、鐺”的劍鳴不絕於耳,千萬神劍在輪轉著,整個巨大無匹的劍陣下,瞬間轟殺而至。
  “噗”的一聲,在劍陣鎮殺之下,隻見一把把神劍瞬間刺穿了血龍,瞬間把整條血龍絞殺,一下子把血龍斬成了一段又一段。
  “祖道堂皇無上,焉容你魅魎魍魎橫行!”李謙長嘯一聲,“狂神劍道”發揮到了極限,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九天十地都形成了劍陣,瞬間把霸上困在了劍陣之中。
  聽到“噗”的一聲,鮮血濺射,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霸上再敗,擋不住劍陣,瞬間被一把把神劍劈中,鮮血淋漓。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又興奮又為之震撼,狂神劍道,的確是無敵,不愧是狂祖所創下的無敵劍道!那怕“狂魔血噬”再強大,都比不上“狂神劍道”!
  最後是“鐺”的一聲,神劍高吟,那之間隻見整個劍陣宛如森羅萬象,一把無敵天劍瞬間刺向了霸上的心髒。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那怕是霸上巨龍咆天,依然被刺穿,擋不住勇往直前的這一劍。
  “老祖救我!”眼看一劍穿心,霸上大叫一聲。
  “鐺”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一把血劍橫空,瞬間擋住了這一劍,解了霸上一劍穿心之危,與此同時,隻見這血劍滔天,蕩掃八方,瞬間是血浪滔滔,掀起了億萬丈之高,淹沒了一切。
  在這血劍滔天之下,最後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劍陣崩碎,劍芒消散,在這一刻李謙也受到重擊,“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
  在這個時候,隻見三個人影出現,他們都一下子並排站在了霸上的麵前。
  這是三位老者,穿著通紅的衣裳,他們不止是衣裳通紅,連皮膚都閃動著血光,他們的頭發和眉毛都宛如被鮮血染紅了一樣,當他們三個人站在那的時候,讓人感覺宛如聞到了血腥味一樣,讓人為之毛骨悚然。
  這樣的三個老者站在那,他們就好像是剛剛從血池上爬了起來的一樣,讓人心麵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狂血三神!”看到眼前這三個人,李謙都不由臉色大變,眼瞳不由收縮。
  “老了,離開故鄉這麼久,沒有想到還有人知道我們。”在這個時候,三個老者中一個手握血劍的人不由感慨地說道。
  說到這,看了李謙一眼,說道:“修羅戰天的徒弟就是不一樣,這麼久過去,還能掂記著我們三個老頭子。”
  看著眼前這三位老人,李謙也不由眼瞳收縮,神態一下子變得凝重無比。
  狂血三神,在場的很多人都沒聽過這個名字,甚至很多老一輩的強者都不由麵麵相覷。
  “狂血三神,狂血凶神、狂血魔神、狂血惡神。”聽到李謙叫出這三個人的名字,有一位十分年老的老祖也不由駭然大叫一聲,雖然他沒有見過“狂血三神”,但聽過他們三個人的名字,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當年的漏網之魚,曾經是天德真神座下的猛將。”
  聽到這位老祖的話,在場的人都不由為之駭然,天德真神,多少人聽過他的威名,當年他曾經橫掃九天十地,所向無敵。
  現在眼前這三個老人竟然是天德真神座下的猛將,那是多麼可怕。
  狂血三神,當年乃是天德真神的座下猛將,他們當年在修羅戰天清理門戶的時候逃出了狂庭道統,銷聲匿跡,後來大家都以為他們死了,沒有想到依然活在世間。(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6:18:14  ExecTime: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