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244章 真真假假

  祖淵複活的老祖,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看著眼前的李七夜,不知道多少人心麵為之懵,這樣的事情,大家想都不敢想象!
  祖淵,大家都知道這是什麼,傳言說這是狂庭道統始祖埋身之處,甚至狂庭道統有記載說,有狂祖曾經留下話,或許有一天他將會複活,將會羽化登仙。じ雜誌蟲じ
  有傳言說,在祖淵不止埋葬著狂祖,還有可能埋葬著曾經追隨他的老祖們,這也就是意味著,祖淵之中埋葬著的老祖很有可能就是狂庭道統的第一、二代先祖了,可以確定的就是狂祖一定是葬在祖淵之中,至於還有哪些先祖是葬在狂庭道統之中,後世之人就不得而知了。
  今日王涵突然向所有人宣布說李七夜乃是祖淵複活的先祖,這樣的一個消息對於在場的所有狂庭道統的弟子來說,那實在是太具有衝擊力了,讓他們一時之間都無法回過神來。
  如果說,眼前的李七夜真的是從祖淵中複活過來的先祖,那將是意味著什麼?這毫無疑問,這必將會改變狂庭道統的格局,狂庭道經必將會迎來改朝換代的時代,這也將會讓狂庭道統迎來一個中興時代,將會讓狂庭道統再一次崛起。
  “這,這,這是真的假的?”聽到皇後王涵的宣布之後,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有不少修士強者都不敢為之確定,心麵有些疑狐,低聲地詢問自己的老祖。
  此時缺牙山可謂是群雄匯聚,狂庭道統絕大多數門派世家的長老弟子都在此,王涵當著天下人的麵突然宣布了李七夜的身份,這就意味著沒有任何回旋的餘地,這件事情必定是要成功,也必定要在這一個時機奠定李七夜的地位。
  “這,這還真的有可能。”有世家的老祖不是十分的肯定,但是心麵已經有了這樣的一個傾向,喃喃地說道:“他如此的精通我們狂庭道統的功法,特別是’狂神劍道’,他這簡直就是修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隻怕是我們狂庭道統難有人相比擬吧。”
  事實上,也不止隻有這麼一位老祖是這樣認為的,畢竟從李七夜的表現來看,李七夜的確是擁有著這樣的實力,擁有著這樣的資格。
  從狂霸勁,到狂龍暴,再到風暴狂劍,到最後的狂神劍道,這些從李七夜手中表現出來,那都堪稱是爐火純青,特別是作為狂庭道統最深奧最強大的“狂神劍道”,在李七夜手中展施出來,那簡直就是淋漓盡至地把它的威力展示出來了,堪稱是無敵。
  如果說,狂霸勁、狂龍暴這些功法在狂庭道統有很多弟子都可以修練的話,那麼能修練“狂神劍道”的人就寥寥無幾了,不要說是狂庭道統的弟子,就算是狂庭道統的老祖,能修練它的人也一樣是寥寥無幾。
  李七夜現在把“狂神劍道”修練得爐火純青,那麼他的身份是欲呼而出了。
  聽到王涵這樣的宣布,這頓時讓聖院三神、上部四聖他們這七尊真神都不由為之臉色一變,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是狂庭道統的先祖,那可真的是變天的事情。
  從理性角度上來講,不論是聖院三神還是上部四聖,如果說李七夜是從祖淵中複活的先祖,這還真的是有這樣的一個可能。
  畢竟,“狂神劍道”乃是狂庭道統的無上功法,就算狂庭道統有人修練“狂神劍道”,他們也必定會知道。但是,現在他們對於這件事情是一無所知,這的確是意味著李七夜有可能是從祖淵複活的先祖。
  “嘿,娘娘,這話說得未免有點早了吧。”此時雷暴神冷哼一聲,徐徐地說道:“隨便拉來一個人,便宣稱是祖淵複活的先祖,這話未免是太過於糊弄人了吧,至少這樣的事情我們聖院是不會承認的。”
  李七夜是祖淵複活的先祖,盡管說聖院三神、上部四聖都覺得是有著種可能性,但是在這個局勢之下他們絕對不會承認這樣的事實。
  畢竟一旦他們承認了這樣的事情,這將會完全改變整個狂庭道統的格局,毫無疑問,到時候王府必將會主導著整個狂庭道統的大局,他們聖院、上部隻怕是難有立足之地。
  雷暴神的話也讓在場的很多人望著李七夜和王涵,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不可能僅僅憑著王涵的一席話就讓整個狂庭道統去承認李七夜的先祖身份。
  “此乃是天大之事,關係著我們狂庭道統的存亡,焉能兒戲,沒有鐵證之前,我們上部是不會承認這樣的事情。”此時怒山聖也冷冷地說道:“娘娘,狂庭道統也不僅僅隻是王府說了算,也不能是你們王府搞一言堂,所以狂庭道統的皇位不是誰都能坐的,在我們沒有一致認同之前,誰都不能坐這個位置。”
  “那也不是你們上部說了算。”在這個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擲地有聲,說道:“我們楚營承認先祖的身份!”
  聽到“轟”的一聲,一支鐵騎殺至,氣勢淩人,真氣浩蕩,有著殺伐狂霸的氣息。
  “楚營,楚青淩。”看到這一支鐵騎的到來,有人不少大吃一驚地說道。
  在此之前,本來追捕血參的楚青淩突然離開,現在楚青淩率領著楚營殺了回來,而且還承認了李七夜的身份。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在狂庭道統之中王府、楚營、上部、聖院他們四大勢力是整個道統的支柱,雖然說在狂庭道統中還有其他的門派世家也參加了這種王朝的權勢之爭,但最終可以左右大局的還是王府他們四大勢力。
  如果說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都一致同意了,那麼就意味著這樣的一件事情就將會成為了定局,其他的門派世家再也無法作絲毫的改變。
  現在對於李七夜這個先祖的身份,楚營和王府都一致同意,而上部和聖院卻不承認李七夜的身份,這毫無疑問使得局麵勢均力敵,整個局麵僵峙下去了。
  “嘿,就算是楚營同意,王府的話也不一定有著權威。”此時怒山聖陰陰地說道:“王府可是壞了我們狂庭道統的規紀,在這一件事情上,王府沒有資格去定論。嘿,如果王府想樹立自己的權威,那就必須先把皇帝是怎麼樣駕崩的事情說清楚!”
  怒山聖這樣的話一說出來,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一愕,所有人都望著皇後王涵,一時之間大家都不由心麵暗暗吃驚,甚至有人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在這件事上本來早就已了定論了,因為皇帝已經駕崩了有些日子了,都是成了定局的事情了,而且王府、楚營、上部、聖院都不將討論這件事情,所以也沒有人去琢磨這件事情。
  但現在怒山聖這話一說出來,這頓時讓不少人心生疑惑了,很多疑問一下子從心麵冒了出來。
  狂庭道統的皇帝可以說還很年輕,畢竟三十多的年齡,在狂庭道統來說是十分年輕的年齡,作這如此年輕的皇帝,可以說是血盛年壯,未來是前途無量。
  但偏偏在這樣的一個節骨眼上,這樣一位血盛年壯的皇帝突然駕崩,沒有任何預兆,沒有任何疾病,就這樣駕崩了,說起來都讓人難於相信,雖然皇庭對於皇帝的駕崩沒有具體提及,但有王府傳出消息,皇帝駕崩,那是修練出了問題,血氣爆裂而亡。
  這樣的說法也是能得到很多人的認為的,畢竟在修士之中也曾有不少修士修練的時候出了問題,最後是爆體而亡。
  現在怒山聖當著眾人的麵說出這樣的話,這一下子讓大家對於皇帝的死產生了疑問,難道說,皇帝的死真的是有玄機不成?
  “陛下修練心經,狂血攻心,救治無治,道崩於床。”此時王涵臉色一沉,徐徐地說道:“不知道怒山聖還有什麼疑惑呢?”?怒山聖陰陰地一笑,徐徐地說道:“娘娘,那就可不好說了,僅僅修練心經,又焉有那麼容易狂血攻心?嘿,我聽說王府有人修練’狂魔血噬’,娘娘也知道,如果修練’狂魔血噬’,那可是大罪。”
  “狂魔血噬”聽到怒山聖的話,在場的不少老一輩的大人物或者老祖,都不由大吃一驚,都臉色大變,一時之間,大家都望著王涵。
  “什麼是狂魔血噬?”有年輕的弟子不知道什麼是“狂魔血噬”,不由低聲地問道,但是他們的長輩立即讓他們閉嘴。
  一時之間,大家都望著王涵,特別是老祖級別的人物,他們都臉色大變,因為“狂魔血噬”是狂庭道統的禁忌,任何人都不能修練,如果說讓“狂魔血噬”重返狂庭道統,說不定又將會再一次帶來黑暗。
  現在怒山聖雖然沒有說是誰修練了“狂魔血噬”,但是答案是呼之欲出,大家都知道怒山聖所指的那個人就是已經駕崩的皇帝。
  要知道,皇帝雖然不是狂庭道統最強大的人,但是他手握著狂庭道統的權柄,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正統。
  在機場碼字,這就是沒有存稿的痛苦。請大家支持《帝霸》,看盜版的同學,請到起點中文網訂閱,謝謝。(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1:10:46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