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236章 一劍屠千人

  大家都第一時間衝入了巨坑,都想捕捉到那一株血參,但是,李七夜卻對這株血參一點興趣都沒有。☆雜*誌*蟲☆
  他停留在這座山峰之上,關注著腳下的動靜,在泥土之中,金線時閃時現,看來那東西是十分的警惕,十分的狡猾,而且它的遁行是十分的逆天。
  甚至有可能連血參都隻不過是掩人而耳而已,隻有血參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才不會有人留意到它的出現。
  李七夜靜靜地等待著,盯著地下,雖然說金線時隱時現,但是李七夜有的是耐心,他知道這東西一定會出現的,是遲是早,那隻是時間問題。
  在李七夜停留在山峰上的時候,有一個人一直在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這個人就是聖院北境的銀狐。
  銀狐徐智傑一直留意著李七夜的一舉一動,此時他連血參都不去關注,隻留意著李七夜,因為對於他而言,一株血參的價值遠遠比不上李七夜。
  更何況,他們聖院也好,上部陳家也罷,他們都不是為血參而來,他們是有另的目的而來,至於血參,那隻不過是順手為之。
  現在不論是聖院的強者,還是上部的強者,他們都按兵不動,那怕已經有很多人撲入了巨坑之中,去追捕血參了,但是他們卻絲毫不動。
  因為他們的老祖已經下令,不要再去理會血參,他們將會有著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缺牙山麵的巨坑是巨大無比,因為它曾經被無數人挖掘起,整個巨坑是一層又一層地往下掉,下麵宛如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沒有人知道下麵究竟有多深。
  血參太快了,在這眨眼之間,它就遁入巨坑之中,然而這樣如漏鬥一樣的巨坑又是廣闊無比,大家都不知道血參都逃遁到哪去了,當他們追入巨坑的時候,血參已經是逃得無影無蹤了。
  但是依然有人不死心,直接在巨坑之中挖了起來,一時之間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泥石皆下,隻可惜,血參照就逃之夭夭了,那怕他們挖地三尺,依然沒有找到血參的任何蹤跡。
  “晦氣——”最後大家都沒有找到血統,都紛紛從巨坑中爬了出來,無可奈何地說道。
  也有門派的長老說道:“這株血參隻怕是有千萬年的藥齡了,它已經是通靈了,想捉到它,隻怕是困難無比,這隻怕是需要真神出手。”
  一時之間,大家都未能捕捉到這隻血參,大家都從巨坑中爬出來,失望地嘀咕了幾句,但又無可奈何,多少人來缺牙山就是衝著血參來的,雖然是幾次見到血參了,但大家依然是一無所獲,沒有人能捕捉到它。
  李七夜一點都不關心血參的事情,他聚精匯神,看著腳下的泥土,靜靜地等等著那件東西出現。
  當大家都未能捕捉到血參的時候,又紛紛把注意力轉到了李七夜與上部他們的身上了,但是,此時李七夜獨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沒有人知道他幹什麼,而上部陳家乃是營門緊閉,陣地森嚴,如臨大敵,隨時都有一戰!
  “打不起來了嗎?”這個時候看到雙方都沒有開戰的意思,有人不由嘀咕一聲說道。
  “沙——”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很輕微的聲音響起,這聲音輕微到讓人難於聽見,就在這“沙”的一聲之中,地下的泥土微微凸起,好像地下有什麼要遊動一樣。
  看到這樣的變化,李七夜雙目一凝,並沒有動手,依然是靜靜的等待著,伺機而動,不打草驚蛇,因為這東西也隻是在投石問路而已。
  就在這那之間,聽到“嗖”的一聲響起,一箭射來,李七夜臉色一沉,瞬間抬起頭來,但這射來的一箭並不是射向李七夜。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這一箭竟然射入了李七夜所在的這座山峰之中,宛如是一箭射穿了山體。
  “沙——”的一聲,地下的東西瞬間警惕,隨著泥土鬆動了一下,瞬間消失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李七夜瞬間臉色一冷,好不容易等到那東西引出洞來,現在又一下子縮了回去了。
  李七夜雙目一冷,望聖院北境的營地望去,隻見銀狐徐智傑站在那,手挽著長弓,剛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
  此時銀狐徐智傑還不知道死神來臨了,因為他看到李七夜神態凝重瞬間,他一下子明白這座山峰一定有玄機,所以他射出一箭想探試一下,但卻壞了李七夜的大事。
  銀狐徐智傑突然往李七夜所在的方向射了一箭,讓所有人都一下子看著他們兩個人,不少人覺得那怕徐智傑這一箭沒有惡意,那也是屬於挑釁。
  此時李七夜一步踏出,瞬間踏到了聖院北境的營地之外,目光冰冷。
  “鐺、鐺、鐺”就在李七夜出現在聖院北境的營地之外的時候,聖院北境的所有強者都如臨大敵一樣,瞬間是刀劍出鞘,巨盾成牆,都擋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此時此刻,那怕是權勢滔天的聖院對於眼前這個凶人也一樣是忌憚三分,這個凶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你是自尋死路!”李七夜冷冷地看著銀狐徐智傑,冷冷地說道。
  “李道友,我隻是往空中射了一箭而已,並非對道友有惡意。”銀狐徐智傑理直氣壯地說道:“缺牙山如此之大,道友總不能說禁止所有人不能幹這個,不能幹哪個吧?”
  “是嗎?”李七夜雙目冷冷的光芒中露出冷冷的笑容,說道:“如果我說不能就不能呢?”
  “李道友,請點道理,狂庭道統乃是講道理的地方,乃是有王法的地方……”銀狐徐智傑覺得自己占了一個“理”字,所以不由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就是道理,我就是王法!”李七夜笑著說道:“壞我好事,殺無赦!”
  如果熟悉李七夜的人,一看到李七夜這樣的笑容之時,一定會毛骨悚然,李七夜這樣的笑容那絕對是代著死亡。
  “尊駕,請回吧,我們並無惡意。”此時在聖院北境的營地之中一個老者站了出來,這個老者穿著大衣,如鐵樹一般,說話強功有力,徐徐地說道:“尊駕若是四處樹敵,這不是明智之舉,所以還請回吧。”
  “北境之主。”看到這個老人,有人驚呼一聲,說道。
  眼前這個老人正徐智傑的父親,也就是聖院北境的主人,他在狂庭道統的地位和實力不亞於陳泰合。
  “待我殺了你兒子,便離開。”李七夜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讓聖院北境的所有人都臉色一變,在場很多觀望的人也都麵麵相覷,都覺得這個家夥太猛了。
  “真的是猛人,難怪自稱第一凶人。”有人低嘀咕地說道:“在剛才才把上部陳家殺得馬仰人翻,現在又幹上了聖院北境,這樣下去,隻怕他這是幹翻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
  想到有這個可能,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麵為之興奮,如果在狂庭道統之中真的有人幹翻了狂庭道統當下的上部、聖院、王府、楚營這四大勢力,那就意味著狂庭道統真的是要變天了。
  到了這一步,那就不僅僅隻是換了一個皇帝那麼簡單了,那是直接誕生一個全新的王朝了。
  想到這一個可能,一時之間也有不少人在心麵對於李七夜多多少少有些期待。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銀狐徐智傑、北境之主都是臉色十分難看,這不止是邈視他們,也完全是挑釁他們聖院北境的權威。
  “尊駕,請回吧!”此時北境之中也冷著臉說道:“否則,我們聖院也不客氣了。”
  “李七夜,我們尊你一聲,那是以示敬意。”此時銀狐徐智傑也沉不住氣了,他早就有幹翻李七夜的意思了,此時他冷聲地說道:“你真以為自己所向無敵,真以為我們聖院北境是紙糊的,你想殺我就能殺我呀?”
  “你說對了。”李七夜隨手一招,“鐺”的一聲響起,有一位旁觀修士的長劍落入了他的手中,手中的長劍隨手指著銀狐徐智傑,說道:“今天我就是要劈了你。”
  當著天下人的麵,被李七夜說要劈了自己,不論是徐智傑自己,還是聖院北境,都無法咽得下這口氣。
  “小子,我們聖院北境焉能讓你逞凶!”此時有北境的強者也不由怒聲說道。
  “殺了他。”此時銀狐徐智傑厲喝一聲,聽到“鐺”的一聲響起,一把長刀在手,帝威浩然,此乃是一把真帝之兵。
  先是陳舒偉擁有龍須鞭,現在徐智傑出手也是有真帝之兵,這樣的底蘊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羨慕。
  “殺——”此時聖院北境的強者瞬間形成了戰隊,他們也曾經是瀝血沙場的軍團,乃是一支虎賁之師,沒有弱者,所以聽到“轟”的一聲,刀劍爆發的火山,整支軍團宛如鋼鐵洪流一樣衝殺向了李七夜。
  “土雞瓦狗!”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冷笑一聲,“鐺”的一聲響起,劍鳴不止,響徹九天十地,在這那之間,李七夜手中的鐵劍噴湧出了無窮無盡的劍芒。
  “轟”的一聲撼天,在這那之間,李七夜一劍斬下,劈開了天際,斬落了星辰,一劍之下勢不可擋,任何人都灰飛煙滅。
  “噗——”的一聲響起,當衝擊而來的鋼鐵洪流在這那之間是嘎然而止,當李七夜這一劍劈下之時,整個衝殺而來的軍團被斬殺,上千的強者在這一劍斬殺之下成了血霧,就算有人未能被這一劍斬殺血霧,都是被一劍劈成了兩半!
  一劍屠千人,那並不是神話,在這那之間,就被李七夜做到了。
  “殺——”在這瞬間,銀狐徐智傑狂吼一聲,手中的帝兵狂斬而來,帝威浩瀚,碾殺一切,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劍之下虛空粉碎。
  “鐺——”的一聲響起,劍芒一瞬,瞬間一掠而過,那怕帝兵的一刀如從天瀑一樣從天而降,但是依然擋不住李七夜一掠而過的劍芒,劍芒瞬間刺穿了如同天瀑一樣的刀光。
  “退——”看到這樣的一幕,北境之主大叫一聲,欲出手相救。
  但這一切都已經遲了,聽到“噗”的一聲響起,劍芒穿過了帝兵的天瀑刀光之後,一掠而過,帶起了銀狐徐智傑的頭顱。
  當徐智傑的頭顱高高飛起的時候,才看到了鮮血“嗤”的一聲從斷脖出噴了出來。
  雙倍月票,有月票的同學投給《帝霸》。(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4:22:27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