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871章 箭海

  箭,不再是箭,而是汪洋大海,瞬間整個世界被箭海所淹沒,這樣的一幕,那是多麼的震撼人心,多麼的讓人為之毛骨悚然。雜+誌+蟲
  一支箭,可以會懾人心魂,但是,整個箭海呢?億萬支箭瞬間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淹沒而來,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在如此浩瀚滔天的箭海之下,你無處可遁逃,讓你不知道該如何抵擋為好,那怕你再堅硬的寶盾,再高再厚的防禦,在這樣無窮無盡的箭海轟殺之下,都一樣會被轟破,都一樣會被射穿。
  如此恐怖的一幕,讓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就算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不由心麵發毛。
  作為真帝,他們心麵對於飛馬箭神心或多或少有點不以為然,這並非是說他們輕視飛馬箭神的實力,而是對於飛馬箭神打腫臉充胖子的行為不以為然,沒有千萬世不朽真神的實力,卻偏偏要把自己說成了千萬世不朽真神的實力。
  對於飛馬箭神這樣的虛榮之舉,石刻真帝、金蟒真帝在心麵多多少少都會有點不以為然。
  但是,當看到眼前那滔天的箭海之時,看到那可以轟碎一切、可以射穿一切的箭海之時,刻石真帝也好,金蟒真帝也罷,在這個時候,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也為之肅然。
  雖然說,飛馬箭神的實力的的確確是沒有達到千萬世不朽真神的境界,但是,如此強大的箭道,如此絕世無雙的箭術,單以箭術而言,的確是達到了千萬世不朽真神這樣的一個高度了。
  在這“轟、轟、轟”的一陣陣轟鳴聲中,億萬支箭轟殺而下,不要說是一隻蒼蠅蚊子了,箭海所射之處,一切都被碾成了齏粉。
  大地更是在這樣的箭海之下,也一樣被射得支離破碎了。
  在箭海咆哮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學生打了一個冷顫,雙腿為之發軟,站都站不穩,如果這樣的箭海轟來,自己絕對會一下子被射成了血霧。
  最終,轟鳴之聲停下來了,箭海中的無數神箭都射落下來了,那猶如化作了荊棘森林一樣。
  所有人看著這樣的一幕,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隻怕是死了吧。”看著被射成了千瘡百孔、支離破碎的大地,有人低聲地說道。
  在任何人看來,在如此的箭海之中,都會被射成了刺猥,甚至有可能會被射殺成血霧,灰飛煙滅。
  “隻怕已經被射成血霧了,已經是煙消雲散了。”有學生尋找著李七夜,在這樣如荊棘森林中尋找到李七夜,似乎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不會有事吧。”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心麵都不由跳了一下,畢竟,剛才這一箭威力實在是太大了,實在是太恐怖了,箭海滔滔,再強大的真神,都是難逃一死。
  “看,在那”在這個時候,有學生眼尖,終於看到了李七夜的身影了,大叫一聲。
  大家望去,隻見李七夜依然站在那,似乎從始至終他連動都沒有動一下,而且,他絲毫不損,那怕是整個箭海轟殺而下了,但是,沒有一支神箭是傷到他絲毫的。
  此時所有人都看到,站在箭海之中的李七夜是那麼的氣定神閑,這就好像他是漫步在暴雨之中,而暴雨卻未濕到他衣裳絲毫一樣,是那麼的從容自在,是那麼的氣定神閑。
  “這,這,這怎麼可能”看到李七夜站在那,好像連動都沒有動一下,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覺得這實在是太邪門了。
  “不可能”飛馬箭神都不由臉色大變,為之駭然,後退了好幾步。
  可以說,他對於自己這一箭那是信心十足,不要說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就算是更加強大的真帝前來,他都有自信一箭退之。
  但是,現在在自己這一產之下,在那滔天無窮的箭海之下,李七夜依然是氣定神閑地站在那,更可怕的是,他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這簡直就像是會妖法一樣,邪門到透頂了。
  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兩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神態一下子凝重起來,因為從始至終,他們也沒有看清楚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的步法,他們也沒有看出李七夜究竟是以何等奧妙的手段在這箭海之中安然無恙。
  在這樣的箭海之中,如此的氣定神閑,這是他們絕對做不到的事情。
  “這一箭,還是有點意思。”李七夜站在那,淡淡地一笑,說道:“可惜,火候還是差那麼一點。不得不說,這一箭之下,你還真有點箭神的模樣。”
  被李七夜這樣一調侃,飛馬箭神一下子臉色十分難看了,他最以為傲的不是其他的,就是他的箭術了,但是,現在卻被李七夜說得一文不值!
  但,與此同時,飛馬箭神也不由眼瞳收縮,因為這樣的情況他是從來沒有遇到過,他曾經與其他的真帝交過手,在他這一箭之下,那怕強大如真帝,也應付得有些狼狽,能全身而退的真帝,那都是很強大的存在了。
  但是,在他的箭海之下,李七夜卻閑庭信步一樣,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還剩一箭。”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也敬你一箭,一箭對一箭,你可有信心?”?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飛馬箭神不由一窒息,不由後退了一步。
  若是在以前,如果有人說與他比箭,不管他是怎麼樣的真帝,甚至是長存不朽,他都有信心一比,對於箭道,飛馬箭神一直以來,都是信心十足,畢竟,他在這浸淫了一輩子了,在箭道之上,他自認為無人能了其右。
  現在李七夜突然要與他比箭,這一下子讓他心麵沒有底氣了,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他覺得眼前的李七夜是充滿了魔力,邪門透頂,直覺告訴他,與李七夜比箭,他必輸無疑。
  “比箭”在場的學生都不由麵麵相覷了一眼,飛馬箭神的箭術,天下皆知,現在李七夜竟然要與他比箭,這似乎有點離譜。
  “有何不敢”飛馬箭神沉喝一聲,上前一步,挺了一下胸膛,喝道:“比就比,誰怕誰了。”
  當飛馬箭神高高挺起胸膛的時候,他自己心麵一時之間都沒有底,他也不知道這一箭將會如何,但是,在這個時候,他沒得選擇,而且,他更不能臨陣脫逃。
  作為箭神的他,如果連與李七夜比箭都不敢,他不僅僅是輸給了李七夜,更是輸給了自己,隻怕就算他能活著離開,他也會永遠籠罩在這個陰影之下,再也無法抬起頭來,再也無法一振雄風。
  “好,有膽量,開始吧。”李七夜十分隨意,笑了一下。
  飛馬箭神冷哼了一聲,上前一步,手握長弓,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凝神聚氣。
  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也一樣屏住呼吸看著眼前這一幕,因為在這個時候,他們也想知道李七夜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在這一刻,他們也明白,這將會是飛馬箭神的最後一箭,他必定會放手一搏,在這個時候,或許能探出李七夜的深淺來。
  “嗡”的一聲響起,隻見飛馬箭神周身浮現了淡淡的光芒,一縷縷的光芒豎浮在那,好像一支支長箭環繞著飛馬箭神一樣,似乎這支支的長箭便是化作了銅壁鐵壁,以作防禦,這正是飛馬箭神的箭道防守。
  “箭,乃是孤注一擲,攻擊,便是最好的防禦。”李七夜看了一眼飛馬箭神,說道:“還未出手,你便防禦,銳勁已弱,何談箭道!”
  李七夜這話一落下,飛馬箭神心麵為之一震,作為箭神的他,當然深諳箭道的精髓,盡悟箭道的奧妙,李七夜這話正好擊中了他心中最弱的一環,這就好像是利箭一樣一下子射中了他的心髒。
  飛馬箭神心麵為之一凜,不由後退了一步。
  李七夜笑了一下,邁出右腿,手挽弓,說道:“我已弓在手,箭在弦。”
  大家紛紛望去,隻見李七夜雙手空空,手上根本沒有長弓,也沒有神箭,他隻是作了一個挽弓上弦的姿態而已。
  但是,當李七夜一作出這樣的一個姿態之時,飛馬箭神心麵不由為之顫了一下,不由後退了一步。
  “不可能”一看李七夜這樣的狀態,飛馬箭神不由失聲大道一聲,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一般的學生看不出端倪來,但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不由臉色一變,為之目光一凝,盯著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狀態。
  “心中有箭”看到這樣的姿態,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們兩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在這個時候飛馬箭神也失神,喃喃地說道:“萬物有箭!”
  外人看不出端倪,但是,飛馬箭神卻深諳其中奧妙。李七夜這樣的狀態,是他一直追逐的狀態,在他心麵,這是箭道的最高境界萬物有箭!
  而,他作為箭神,離這一境界,還有著一定距離。
  

Snap Time:2018-11-13 06:17:47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