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868章 給我當丫環

  一劍橫空,擋住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飛馬箭神他們致命的一擊。『雜-誌-蟲『
  一劍亙橫於空中,光明彌漫,垂落了一道道的光明法則,當光明如霧氣散開的時候,在那猶如是打開了仙源一樣。
  這樣的一劍擋在了平世鵲之前,似乎斷絕了九天十地,橫斷了古與今,就僅僅這樣的一劍橫空,似乎任何一切存在都無法跨越,任何攻伐都會被這一劍擋住。
  “洗罪劍”一看到這橫空一劍,最先認出這一劍的還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們,接著,在場的其他人都認出了這一劍了。
  “洗罪劍,洗罪院的洗罪劍。”在這個時候,不少學生都紛紛回過神來,一些學生不由大叫了一聲。
  在這個時候,不少學生都相覷了一眼,誰都沒有想到,在節骨眼上洗罪院會橫上一手,竟然也會搶刻石真帝他們的獵物。
  “是那個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有人眼尖,已經看到了李七夜,不由低聲地說道。
  此時,所有人望去,來人的確是李七夜,除此之外,還有大黑牛、行罪院的學生。
  “看,另一隻平世鵲。”有人看到了站在李七夜肩膀上的平世鵲,不由大叫了一聲。
  “是剛才逃走的那隻平世鵲。”看到李七夜肩膀上的平世鵲,有學生說道:“難道說,這隻平世鵲已經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了?”
  “不,看模樣,是這隻逃走的平世鵲搬來了救兵了,它是要回來救雄性的平世鵲。”另一個學生看出了端倪,不由說道。
  這話讓很多學生都不由為之相視了一眼,甚至有些學生不以為然,說道:“救兵,就憑洗罪院的學生嗎?”?這也不怪這些學生看不起李七夜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畢竟,刻石真帝他們太強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作為真實,實力是不用多說了,至於飛馬箭神,作為千萬世的不朽真神,他的實力比起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來,那是隻強不弱。
  有他們三個人聯手,很多學生都看不出來洗罪院有什麼本事從刻石真帝他們手中救出平世鵲,在很多人看來,李七夜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那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他又來了”看到李七夜以及他肩膀上的平世鵲,寶源真帝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他雙目不由為之一凝。
  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目光都不由投向了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肩膀上站著的平世鵲,他們也知道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肯定是這隻平世鵲向李七夜救援了。
  雖然被李七夜壞了好事,但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都不由目光一冷,露出了殺意,不過,作為真帝的他們,還是能沉得住氣,並沒有立即發飆。
  當然,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的目光也時不時投向了洗罪劍,在至尊樹的時候,他們曾經見過洗罪劍的威力,所以,在心麵對於洗罪劍有著不小的忌憚。
  “好了,該散了。”李七夜走了過來,拍了拍手掌,笑著說道:“從現在起,這一窩的平世鵲由我接手,誰都別想染指了。”
  在李七夜掌聲落下的時候,隻見那隻已經受傷的平世鵲啼叫了一聲,飛了過來,繞著李七夜轉了幾圈,隨之落在了李七夜的肩膀上。
  “平世鵲怎麼會和他這麼的親近。”看到李七夜的肩膀上左右各站著一隻平世鵲,一時間讓人不由驚呼了一聲,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由覺得不可思議。
  “平世鵲,乃是無主之物,憑什麼說你的。”此時,飛馬箭神冷冷地說道。
  “哦,我說是我的就是我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然,說道:“現在,它們就是有主之物,有誰不服氣嗎?”說著,便吩咐大黑牛去所平世鵲的巢穴取出來。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不由臉色一變,包括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畢竟,在場中的所有學生中,有幾個人是不想得到平世鵲的?
  現在李七夜說出這話,那就是**裸地挑釁在場的所有人。
  “你是挑釁天下豪雄嗎?”刻石真帝不由臉色一沉,徐徐地說道。
  “對。”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說道:“什麼挑釁天下豪雄,你們太看得起自己了,也太抬舉自己了,在我眼中,你們隻不過是一群狗熊而已。”
  “放肆”當李七夜這話剛說完,頓時一片嘩然,一時之間,不少學生紛紛出言斥喝李七夜,甚至有學生是怒目相視。
  李七夜這話已經不僅僅隻是針對刻石真帝他們了,這是針對在場的所有人了,在場光明聖院的學生,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今天被一個洗罪院的學生如此的羞辱,哪一個學生不是憤怒無比呢?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敢大言不慚。”有學生恨恨地說道。
  也有一些學生不屑地說道:“好大的口氣,真的以為自己是始祖不成?竟然敢如此的狂妄,也不撒泡尿看一看自己是什麼模樣,洗罪院的學生而已,一群惡人之後,無恥之徒而已!”
  一時之間,各大學院的學生都紛紛出言斥喝,他們都把李七夜視之為敵人。
  “不知何等人物,在道友眼中才是英雄呢?”在這個時候,靈心真帝開口,她的聲音悅耳動聽,她並沒有生氣動怒,隻是好奇,才會有著如此一問。
  李七夜看了靈心真帝一眼,笑著說道:“至少你不是,當然,說你是狗熊,那是有點過份了,你這麼一個美人兒,也不像狗熊那樣蠢笨。看你這丫頭,有幾分伶俐,給我當丫環使喚還可以。”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瞠目結舌,一時之間,不少人呆在了那,就是李七夜身後的趙秋實他們都不由暗暗地為李七夜捏了一把汗,他們不由心驚肉跳。
  雖然在此之前,李七夜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但是,那隻是私底下說說而已,現在李七夜不僅僅是當著靈心真帝麵前說出這樣的話,還當著天下人說出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太嚇人了,讓他們聽得都不由心驚肉跳。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有些發懵地看著李七夜,有些人甚至是像看傻子一眼看著李七夜,在他們看來,李七夜不是傻子就是瘋子。
  靈心真帝,這是何許人物呀,乃是七宮真帝,更是金變戰神的未婚妻,試想一下,這樣的人物,何等的高高在上,讓多少人為之仰視,今日,李七夜竟然如此大言不慚,竟然敢說靈心真帝給他當丫環使喚,這話是何等的囂張,這簡直就是不要命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如此輕佻,罪該萬死!”一些對靈心真帝有愛慕之心的學生不由恨恨地說道。
  也有一些學生不屑地說道:“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也不照一照自己的熊樣,哼,憑他,也配?”
  “你這個人,有些荒唐。”靈心真帝看了看李七夜,側首,也沒生氣,最後,輕輕地搖頭,然後轉身便離開了。
  “哼,姓李的,算他命大,也幸好靈心陛下是寬宏大量之人,否則,憑他的大言不慚,就足夠讓他死一百次。”看靈心真帝並沒有生氣,而是離開了,有一些學生冷哼了一聲。
  在這個時候,大黑牛已經從石洞中取出了平世鵲的巢穴了,隻見麵有著四顆平世鵲的鳥蛋,一見到自己的巢穴,兩隻平世鵲都歡啼一聲,立即飛了過去,左右銜起了巢穴,飛了起來。
  “好了,如果沒有誰有意見的話,那就該結束了。”李七夜見取了巢穴之後,淡淡地說道。
  “取了平世鵲的鳥蛋,你就想走,休想!”此時,飛馬箭神冷哼一聲。
  李七夜停住腳步,看了飛馬箭神他們所有人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怎麼,你們還不服氣嗎?行,有幾個人不服氣的,那就一一報上名來,我打到你們服氣!”
  對於李七夜如此的霸氣,洗罪院的學生也都服氣了,當著真帝的麵,直接說要把真帝他們打到服氣,這是何等的霸氣,而且,這不隻有一個真帝在此。
  一時之間,許多學生都不由怒視李七夜,他們的目光中都噴出了怒火。
  “李同學,這話未免太狂了一些吧。”此時刻石真帝徐徐地說道。
  雖然刻石真帝此時並沒有動怒,但,從他的聲音中,已經能聽出幾分的不悅了,畢竟,他們好歹也是一個真帝,被人當著天下人的麵說要把他們打得服氣,那怕是泥人,也會有三分的泥性,更何況他們是威懾八方的真帝。
  “哦,我這個人,一向都是這麼的狂,不然的話,別人也不會叫我是第一凶人。”李七夜隨意,笑著說道:“如果你們不服氣,盡管來咬我呀,我隨意地奉陪。”
  如此霸氣的話,那已經是**裸地叫戰刻石真帝他們了,甚至已經是打了刻石真帝他們的耳光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大家都等著刻石真帝他們如何的收拾李七夜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
  

Snap Time:2018-11-15 08:36:29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