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21章 倒酒

  要知道,銀狐徐智傑、京師少保陳舒偉他們的年紀都與楚青淩相若,甚至楚青淩有可能是更年輕,而銀狐徐智傑、京師少保陳舒偉隻不過是小境真皇而己。雜√誌√蟲
  盡管如此,他們已經是狂庭道統年輕一輩中傑出的強者了,算得上是天才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擁有了竟爭皇位的資格。
  就算是狂庭道統的皇帝,聽說在道崩之時也隻不過是大境真持而己。
  而楚青淩如此年輕就已經是一尊真聖,甚至有可能一腳邁入了真神的境界,這樣的實力比起狂庭道統的皇帝來,那不知道是強大了多少,這是多麼強大的實力,更為恐怖的那就是楚青淩的天賦。
  如此年紀,就擁有著如此的實力,難怪狂庭道統的諸位老祖都看好她,都一致認為她有潛力成為新一代的真帝。
  事實上,楚青淩也的確是有潛力成為新一代的真帝,不論是天賦,還是實力,她都是有這樣的資格,隻不過她缺一點火候而已。
  當一尊真聖飆,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所以,在場的不少人都紛紛後退,都拉開距離。
  “不用惱怒,你還不是我的對手。”在楚青淩飆的時候,李七夜依然十分的平淡,甚至沒有再去看她一眼。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大家都不由覺得這個小子是瘋了,竟然也如此誇下海口,要知道楚青淩已經是一腳邁入真神境界了,不要說是狂庭道統年輕一輩,就算是很多老一輩也都不是她的對手了,能作為她對手的人,那也隻有是老祖級別的存在了。
  “出去”此時楚青淩冷冷地說道,在這一刻,她的秀是無風狂舞,雖然她還沒有爆出狂霸無比的真氣,但她身上所散出來的氣息已經足夠駭人了,不少道行弱的弟子,那是被嚇得雙腿軟。
  楚青淩這話一說出來,客棧中的所有門派長老、世家弟子都被嚇了一大跳,所有人都奪門而出,甚至有人是連滾帶爬,衝出了客棧,大家都知道,這即將有可能成為戰場,他們再不逃出去,說不定會被飆的楚青淩打成血霧。
  “砰”的一聲響起,當所有人都逃出了客棧之後,客棧之內的所有窗門瞬間封閉得緊緊的,整個客棧宛如成了封閉的空間。
  “放心,我是會給你留點顏臉的,不會有人看到你滿地找牙的淒慘模樣。”楚青淩冷冷地說道。
  如果不是王涵托她照顧眼前這位不知死活的小子,她一定會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揍得躺在床上爬不起來。
  很少外人知道的是,楚青淩與王涵私下交情是很不錯,隻不過她們一個出身於王府,一個出身於楚營,再加上王涵掌執的是世俗權柄,而楚青淩是問鼎真帝,所以她們很少往來,但彼此私下交情依然是很好!
  這一次王涵受到王府元老的彈劾,甚至有廢黜的危險,但依然讓身邊的婢女帶來秘信,讓她照顧李七夜,當然在信中王涵還是沒有說清楚李七夜的來曆與身份。
  盡管是如此,楚青淩也算是盡到了友誼,這一次她站出來為李七夜解圍,以免落入了上部、聖院的夾攻之中。
  “那我不是應該謝謝你?還真是一個貼心的小丫頭。”對於楚青淩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隨後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不過,就憑你這一點造化,想把我打得滿地找牙,那隻怕是癡人說夢,就算你登臨真帝,都還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能有狂祖這樣的造化,那還有些嚼頭。”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楚青淩都不由秀目怒盯著李七夜,她都不由懷疑這個小子是不是瘋了。
  楚青淩還不至於自傲自大到認為自己是天下無敵,甚至李七夜說她不是他的對手,她或者都有可能相信。
  但現在李七夜竟然是口出狂言,說真帝都不是他的對手,隻有像狂祖這樣的始祖才有資格真正與他為敵,說出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失心瘋。
  不要說是放眼狂庭道統,就算是放眼三仙界,有幾個人敢口出狂言說是真帝不是自己對手的?至於始祖,那就不用說了,整個三仙界,也沒有幾個人敢口出狂言去挑戰一尊始祖。
  對於任何無敵之輩而言,始祖,這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隻有達到這樣境界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始祖的恐怖。
  現在眼前這個默默無名的小子,竟然口出狂言,邈視真帝,挑釁始祖,這簡直就是活膩了!
  “大言不慚,無知狂徒!”此時楚青淩都懷疑眼前的李七夜是不是正常,是不是瘋了,竟然如此大言不慚,她冷冷地說道:“就憑你這句話,就足夠打爆你的頭!若不是皇後娘娘有托,今日休想活著離開這。”
  在這個時候,楚青淩都有些不明白了,為什麼王涵會如此器重這樣的一個瘋子,按道理來說王涵是一個有智慧的人,眼前這個小子竟究是什麼魅力把王涵都迷住了呢。
  對於楚青淩的話,李七夜也不意外,隻是淡淡地說道:“如果不是王涵,你還得不到這個造化,過來吧,給我倒酒。”
  楚青淩都要被李七夜的話氣得吐血,這個小子狂妄也就罷了,他那副閑淡的模樣,那簡直就是太欠揍了,隻怕任何人此時看到他這副淡定的模樣,都會恨得牙癢癢的,都會恨不得把他臉蛋打扁。
  “楚將軍,倒一杯吧。”此時楊勝平都忙把酒壺塞入楚青淩的手中,忙是向她打了一個眼色。
  楊勝平此舉,不是向李七夜討好,也不是向楚青淩示威,他這樣做,那也的的確確是惜才,楚青淩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楊勝平卻知道。
  楊勝平在狂庭道統中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他也清楚楚青淩的潛力,他在心麵也的確希望楚青淩未來能成為真帝,中興狂庭道統,畢竟他終究也是狂庭道統之下的一名弟子,隻有狂庭道統更加強大了,他們大劍門也更有希望。
  楊勝平在心麵也不希望這樣的一位真帝苗子就這樣毀了,萬一楚青淩真的是惹怒了李七夜,那怕她是真帝的苗子,依然會被李七夜斬殺。
  所以楊勝平才會有此舉,也算是給楚青淩一個暗示,也算是為狂庭道統的未來盡一臂之力。
  楊勝平這樣的小動作,李七夜焉不知道,他隻是笑了一下而己。
  托著酒壺,本來欲飆的楚青淩都有點愕然了一下,都有了一種錯覺,她無法去形容這種錯誤,也無法去理會這種錯覺,因為這種錯覺太詭異了,因為當她托著酒壺那一刻,似乎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似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那怕此時此刻她給李七夜倒酒,那都是應該的事情,沒有半點的突兀。
  然而,李七夜都懶得去多看她一眼了,細嚼慢咽,好像是特別享受朱思靜喂過來的美食一樣。
  楚青淩看著此時此刻的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她都在心麵問自己,眼前這個家夥真的是瘋子嗎?但仔細去看,又不像是瘋子,那種氣定神閑的姿態不是一個瘋子能裝得出來的。
  如果說,這不是一個瘋子,那是什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那怕是泰山崩於前也麵不改色,這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按道理來說,一個狂妄之人,一個瘋子,不可能得到皇後王涵的青睞,畢竟她清楚王涵的能力,清楚王涵的智慧,她絕對不是一個膚淺的女人。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麼眼前這個男子能得到王涵的青睞,那必定是有道理。
  “滿上吧。”就在楚青淩心麵千回百轉之時,李七夜輕輕敲了一下桌子,吩咐地說道。
  在這一刻,楚青淩竟然像是著了魔一樣,不知覺間已經是移步到了李七夜身邊,親自為李七夜斟酒,把李七夜的酒杯滿上。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不論是楚青淩此時宛如一個婢女一般為李七夜倒酒,還是李七夜享受著她們的侍候,那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沒有絲毫的突兀。
  在這種自然的氣氛之下,在這種理所當然的氣氛之下,連楚青淩都一下子覺得水到渠成,這一切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一點都不覺得突兀。
  若是換作別人,能得到她如此的青睞,能得到她親自執壺倒酒,那簡直就是一種無上的榮幸,那是讓人興奮得不得了,但到了李七夜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這一切都不需要理由,似乎到了李七夜這,一切不合理的事情都變得合理,不需要理由,也並不突兀。
  連倒了好幾杯酒之後,楚青淩這才從這種十分自然、十分順從的氣氛之中回過神來,這頓時把她氣得牙癢癢的,她楚青淩什麼時候給人當作過婢女使喚了,更可氣的是,眼前這個小子使喚起來竟然是那麼的理直氣壯,那麼的理所當然,這氣得她就想揍人!(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22:08:0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