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20章 發飆

  一時之間,客棧之中的所有人都站在那不敢造次,不論是門派長老,還是世家子弟,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雜誌蟲
  如果說京師少保陳舒偉和銀狐徐智傑的到來,讓客棧中的人都起身向他們致敬,以表示對他們的尊重。
  那麼楚青淩的到來,客棧中的門派長老、世家弟子連呼吸都不敢大聲,更不要說是向楚青淩打招呼了。如果說他們對於徐智傑和陳舒偉是出自於尊重,那麼對於楚青淩就是出自於敬畏了。
  楚青淩的權位那是遠徐智傑和陳舒偉之上,那怕真的有一天徐智傑和陳舒偉他們兩個人中有一個人當上了狂庭道統的皇帝了,地位也不見得能比楚青淩高。
  畢竟狂庭道統的諸老是要把楚青淩當作真帝來培養,這是各方勢力都達成的共識,如果真的有一天楚青淩真的是成為了真帝了。
  那麼就算她不在狂庭道統擔任任何職務,那麼權勢地位也是高高在上,在整個狂庭道統之中也是一言九鼎。
  畢竟狂庭道統自從狂祖之後,也曾經出過好幾位真帝,這些真帝都不會親自去掌執狂庭道統的大權,但依然是能左右著整個狂庭道統。
  所以,就算狂庭道統的皇帝還沒有駕崩之前,他也一樣是對楚青淩尊重有加,單是從這一點就足夠看得出來楚青淩在狂庭道統的地位了。
  “誤會”此時楚青淩冷冷地看了圍著李七夜的十多位強者,冷冷地說道:“如果是誤會,他們是在幹什麼?”
  楚青淩這樣的話讓陳舒偉十分尷尬,至於本來是圍著李七夜的十幾位強者,都紛紛退下了,不敢造次,連他們陳家的家主都必須給楚青淩情麵,更何況是他們這些陳家弟子呢。
  在陳舒偉進退維穀的時候,銀狐徐智傑就站在旁邊看熱鬧了,他抱手於胸,眼中露出笑容,比起京師少保陳舒偉來,銀狐徐智傑更能沉得住氣。
  “將軍,這個人殺害彭家少主,我欲主持狂庭道統的秩序,欲拿他問話!”陳舒偉在尷尬之時,立即有了主意,忙是說道:“他肆意殺害狂庭道統的弟子,罔視好王法朝綱,狂亂狂庭道統,我欲拿他伏法,還請將軍定奪!”
  在這個時候,陳舒偉給李七夜扣了一頂很大的帽子,拿雞毛當令箭,欲借此機會拿下李七夜,如果他能成功,那麼就算是楚青淩也沒有什麼話好說。
  “狂庭道統自有狂庭道統的朝綱,不在朝庭之中,何談朝綱!在野莫談朝綱,江湖自有江湖的規紀。狂庭道統枝葉婆娑,傳承宗門千萬,掌權傳承那不過是十之一二而已,若在野皆談朝綱,狂庭道統焉能生枝蔓葉!”楚青淩冷冷地說道。
  楚青淩這樣的一席話讓在場的不少門派長老、世家弟子都不由暗暗地喝采了一聲,楚青淩這話也算是站在公道角度上來說。
  畢竟狂庭道統曆代以來真正掌握著權柄的門派傳承也就隻不過是那麼幾個門派傳承而己,掌執著權柄,那隻能說是代表著狂庭道統的正統,並不是說絕對統治著狂庭道統下的所有門派傳承。
  一直以來,不要說是狂庭道統,事實上三仙界的任何一個道統都是如此。在掌執著道統權柄的門派傳承,並不去幹涉過問道統之下的其他門派事務,隻要不叛逆便可。除非是想在道統權柄之內謀求權勢,這又是另外一回事。
  否則的話,掌執道統大權的門派看在野的某一個門派不順眼,就可以雞毛當令箭,直接兵滅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一個道統就無法永世傳承,無法昌盛下去。畢竟任何一個門派傳承都有可以沒落,隻有道統之下的諸多門派興盛,一個道統在掌權者沒落之時才有更替的繼承者!
  所以當楚青淩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在場的不少門派世家的弟子都為之喝采,畢竟不是所有門派都有心去爭奪狂庭道統的權柄,不在朝中,如果陳舒偉都能拿皇庭的朝綱來捉拿任何一個修士或懲罰一個門派的話,那麼這必將會是人人自危!
  楚青淩作為狂庭道統未來的真帝,能說出如此有遠見的話,這也讓不少門派世家的弟子心麵鬆了一口氣,至少狂庭道統還不至於搞專橫獨斷的那一套。
  說到這,楚青淩冷冷地看了陳舒偉一眼,冷聲地說道:“彭少主被人殺害,自有彭家莊為他報仇,莫拿軍團在此胡來,盡讓人笑話!”
  被楚青淩這樣訓斥,這讓陳舒偉神態十分尷尬,雖然說他帶來的是私軍,都是屬於他們陳家的弟子,問題是此時此刻他們打著的可是京師軍團的旗號,現在被楚青淩如此的訓斥,那也是讓他一句話都無法反駁。
  在楚青淩訓斥陳舒偉的時候,李七夜依然在那喝著美酒,吃著由朱思靜夾過來的佳肴,神態悠然自在。
  至於楊勝平則是站在李七夜身後,雙手垂立,低著頭顱,他連大氣都不敢喘,現在可是狂庭道統的大人物之間的恩怨了,那一個小角色連說話的份都沒有,所以他是乖乖地站在那,不敢造次。
  此時楚青淩抬起對來,盯著李七夜,她是仔細地看了李七夜一遍,但是無法從李七夜身上看出絲毫端倪來。
  看到李七夜此時依然是悠閑地喝著美酒,吃著婢女夾的菜,楚青淩不由冷哼了一聲。
  “當下風雲迭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休得自誤!”此時楚青淩冷冷地說道。
  此時所有人都不由望著李七夜,就算是傻子都能聽得出來楚青淩這是在警告李七夜,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看著李七夜,想看一下麵對楚青淩的警告,這個狂妄囂張的家夥將會如何作答。
  見到楚青淩警告李七夜,徐智傑和陳舒偉都看著李七夜,他們神態之間都露出冷笑,他們收拾不了這個小子,還怕楚青淩收拾不了這個小子!
  聽到了楚青淩的警告之後,李七夜這才慢慢地抬起頭來,看了楚青淩一眼,笑了笑,說道:“丫頭,莫跟我作腔作勢,來,給我斟杯酒。”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一陣抽冷氣的聲音在整個客棧中響起,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所有人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他們都不敢相認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傻了,如果說李七夜跟徐智傑、陳舒偉囂張,那還說得過去,但是現在他是直接叫楚青淩來倒酒,這樣的做法,那也是實在太過份了。
  試問一下,在整個狂庭道統,有幾個人敢叫楚青淩給自己倒酒的?這可是未來的真帝呀,如果有朝一日她成了真帝,那麼就是高高在上,狂庭道統中的任何人都必須為之仰望!
  現在眼前這個小子倒好,直接叫楚青淩來倒酒,這樣的話,這樣的做法,未免是太過於霸道了,狂妄無知,這樣的詞語都不足形容眼前這個小子了,這已經霸道到無法無天了。
  被李七夜如此一說,楚青淩頓時臉色一沉,剛才她也算是一片好心幫助李七夜,沒有想到,現在這家夥竟然不知好歹,敢如此囂張,如此狂妄,叫她給他倒酒,這簡直就是氣得楚青淩有狠揍眼前這個家夥一頓。
  “莫覺得心麵氣憤。”李七夜嚼了嚼口中的邊池牛肉,淡淡地說道:“能給我倒酒,那是一種緣份,別人求之而不得,過來吧。”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徹底傻眼了,叫楚青淩給他倒酒,那已經足夠過份了,現在竟然還說給他倒酒是一種緣份,別人還求之不得,這種霸氣已經不是別人所有的。
  “他是得了失心瘋嗎?”甚至有門派長老都不由嘀咕一聲,隻有得了失心瘋的人才會說這樣的話了,否則的話,隻要稍有理智的人都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楚青淩頓時被氣得吐血,她雙目一厲,目光如刀,讓人不寒而栗,她本來是好心幫助李七夜,為李七夜解圍,沒有想到這小子不感恩也就罷了,竟然敢如此的不知進退,竟然叫她倒灑,還大言不慚地說給他倒酒是一種緣份!這是挑釁她的威嚴,此時她是恨不得把眼前這個小子揍得滿地找牙。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楚青淩全身浮現了真氣,雖然她並沒有飆,但當真氣宛如火焰一樣點燃的時候,這就瞬間讓在場的所有人心麵毛了。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這是暴風雨要來臨了,大家都明白李七夜這是徹底的激怒了李七夜了!
  在這個時候,不少人都緩緩後退,大家都知道,一旦楚青淩出手,那絕對是有人倒大黴了,他們可不想靠那麼近,萬一被殃及池魚,他們那豈不是自尋死路。
  楚青淩那可不是浪得虛名之輩,她號稱狂庭道統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絕對有狂傲的資本,傳言楚青淩早就已經是一尊真聖了,甚至有傳言說,她已經是一腳邁入了真神境界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0 05:49:4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