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15章 不知死活

  在接下幾天來,李七夜都不急著趕路,但在李七夜很閑定之時,整個狂庭道統卻是熱鬧非凡了,許多的門派世家都趕往了缺牙山。雜≧誌≧蟲
  在這幾天來,一拔又一拔的人馬狂奔而去,從李七夜他們身邊經過,在這路上,也隻有李七夜他們是這樣悠哉悠哉地趕路的,其他奔往缺牙山的人馬都是十萬火急,都是恨不得立即就飛到缺牙山,恨不得先人一步,把血參搶到手。
  “上部的陳家,聖院的北境,再加上陳營的楚青淩。”當一拔又一拔的人馬從身邊飛馳而過的時候,楊勝平都不由數著這一拔又一拔人馬的來曆,不由暗暗吃驚,喃喃地說道:“現在狂庭道統的三大勢力都來了,就缺王府了,難道這真的是一枚億萬年的血參?”
  “如果真的有億萬年血統,也輪不到他們。”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世間之事,哪有這麼簡單。”
  “公子,若是不為了血參,那究竟是為了什麼?”楊勝平都不由好奇地問道。
  “或許王府來人了,你就知道了,如果在缺牙山的時候,王涵都沒來,那就事情大了。”李七夜閉目養神,悠閑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楊勝平心麵發毛,一下子心麵有著一種不祥的預兆,似乎有什麼驚天的大事發生一樣。
  “娘娘會來嗎?”楊勝平心麵都不由跳動了一下,背脊發寒,就算他看不到全局,但在這隱隱間他也感覺到了暗波洶湧!
  “不知道。”李七夜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一樣,淡淡地說道:“如果她不來,那就意味著她已經失勢了,王府不會支持她,到時候她隻有虛名而己。如果她能來,那就意味著她得到了王府的支持,該是狂庭道統改朝換代的時候了。”
  說到這,他隻是淡淡一笑,好像是說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情,事實上,這也的確是事不關己,對於李七夜來說,有沒有王府的支持,結果都是一樣的,當他站在狂庭道統這塊大地之時,一切結果都已經成了定局,一切都已經是注定的了,否則的話他就不會去缺牙山!
  李七夜這樣平淡的話,這是把楊勝平說得心驚肉跳,要知道他是把整個大劍門寄托在王涵的身上,寄托在李七夜的身上。
  萬一王涵失勢,這樣的情況的確是對於他們大劍門而言是不十分不利。
  道路漫漫,李七夜他們三人走了好幾天才抵達了缺牙山外,當他們進入缺牙山外的一座古鎮的時候,那已經是人山人海了,到處是人滿為患。
  至於在缺牙山的外麵更是紮營了很多修士強者,這些紮營在這的修士強者有不少是來自於狂庭道統各地的門派世家弟子,也有不少是狂庭道統的軍團直接是紮營過來。
  看到狂庭道統的不少軍團是直接紮營到了缺牙山這外,這讓不少人心麵心驚肉跳。
  因為為了一株血參,值得讓人把一個個軍團直接搬過來嗎?這簡直就像是一場曠世大戰就此爆發一樣。
  所以有一些有遠見的老一輩大人物,看到皇庭道統的一個個軍團都紮了過來,他們心麵都發毛,知道要發生大事了。
  紮營過來的不僅僅是像楚營這樣的軍團,連掌握在上部、聖院的軍團都有軍團紮營過來,除此之外,其他不少在狂庭道統有份量的門派世家也都有核心弟子直接在這紮營。
  如此多的兵馬突然之間紮營在了缺牙山之外,這讓不少人心驚肉跳,大家都覺得這何止是為血參而來呀,這簡直就是狂庭道統最有份量的兵力都糾集在此。
  現在整個狂庭道統中有份量的勢力、門派、世家都有弟子或軍團在這紮營,唯一缺席的就是狂庭道統的王府了!
  王府,乃是掌執著當今狂庭道統的權柄,偏偏在這個時候王府缺席,一時之間也是讓人浮想聯翩,很多人心麵都很奇怪,都不由為之納悶。
  當楊勝平他們抵達了缺牙山外的古鎮之時,看到如此的仗勢,楊勝平都不由大吃一驚,知道這真的是要變天了,不然的話上部、聖院、楚營不會把軍團都紮營在了缺牙山之外。
  在古鎮之中,人山人海,人滿為患,在楊勝平的張羅之下,他們一行人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客棧中歇下腳來。
  在這個時候平時生意冷清的客棧也一時之間生意火爆,許多來自於五湖四海的修士都在這客棧之中歇腳,他們都在這抱著觀望的態度。
  雖然說已經有不少修士強者已經進入了缺牙山尋找血參的蹤影了,但隨著如此之多軍團和門派世家的紮營在了缺牙山之外,這使得後來的不少修士強者反而不敢進入了缺牙山,他們一時之間抱觀望態度。
  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萬一狂庭道統真的是發生了變化,或者說一夜之間變天,那麼那些進入缺牙山的人豈不是成了甕中之鱉,想逃都逃不掉。
  李七夜他們剛剛入進客棧歇腳,在這客棧之中也有著很多修士強者,來自各地皆有,李七夜他們在一個角落坐下之時,一點都不吸引人注意,畢竟在這他們都不是什麼大人物。
  就在客棧的夥計剛剛送上酒菜之時,客棧之外有人走了進來,這一行人都穿著一身緊衣,為首的是一個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李七夜他們再熟悉不過了,他就是彭家莊的少主彭威錦。
  “彭家少主來了!”看到彭威錦,客棧之中不少修士強者都認得他。
  雖然彭威錦在狂庭道統不是什麼絕世之輩,但是,他們彭家莊在狂庭道統有著不小的名氣,最重要的是,他們彭家莊背後的靠山是上部,特別是與陳家的關係更是鐵,他們曾與陳家世代聯婚。
  要知道,上部是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之一,而陳家更是掌握了上部的絕大部分勢力,在上部的不少門派世家都是與陳家結盟,這可想而知陳家在上部的勢力是何等之大了!
  所以有了這一層關係,在狂庭道統也不少人識得彭威錦,畢竟彭家莊在皇庭,許多門派世家有時候也是需要彭家莊幫襯一下。
  “少主,請到這邊來。”在彭威錦剛到來之時,立即有不少門派世家的弟子紛紛向彭威錦打招呼,向彭威錦示好。
  見在座不少門派世家的弟子站起來紛紛向自己示好,彭威錦心麵多少也有些得意,畢竟他們彭家莊還是有影響力的。
  此時彭威錦目光一掃,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坐在角落中李七夜他們三個人,一看到李七夜他們,彭威錦頓時臉色大變,臉色一下子十分難看。
  當日在驕橫商行的時候,彭威錦被楊勝平按住一個又一個耳光狠抽,這對於他來說是一生中的奇恥大辱!
  按道理來說,經曆了上一次的教訓之後,彭威錦應該是不敢再來招惹李七夜,應該躲得遠遠才對。
  但是這一次彭威錦卻沒有逃走,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壯了壯膽氣,往李七夜他們這邊走來。
  因為時不比往日了!他彭威錦要翻身了,當日的恥辱,他一定要讓敵人付出十倍的代價,否則就難消他心頭之恨!
  看到彭威錦往這邊走來,楊勝平都不由為之怔了一下,若是彭威錦識相一點,都應該躲得遠遠的才對,現在彭威錦不僅是沒有躲,反而是往這邊走來,這簡直就是吃了老虎心豹子膽了。
  彭威錦走了過來,看了李七夜他們一眼,冷笑一聲,森然地說道:“今天大爺我心情好,也不為難你們,你們識相的,就立即給我滾,最好不要出現在我的眼中!”
  對於彭威錦這樣的挑釁,李七夜看都懶得去看他一眼,依然喝著杯中的酒。
  “彭少主,請注意你的言辭。”楊勝平不由皺了一下眉頭,明知道他們背後有王涵撐腰,彭威錦依然還敢上前來揚威耀武,看來這一次彭威錦還真的是吃了老虎心豹子膽!
  “閉嘴——”此時彭威錦立即大聲對楊勝平斥喝道:“楊勝平,本大爺不找你算帳,你就應該慶幸,應該躲在家中燒高香,還敢如此跟本大爺說話!”
  彭威錦突然發飆,這頓時吸引了在場的不少人目光,所有人都望去,大家都不明白為何彭威錦突然對李七夜他們三個人發飆。
  “彭少主想要怎麼樣?”楊勝平不由眉頭直皺,彭威錦突然變得如此的囂張,這背後必定有所依靠。
  “想怎麼樣?”彭威錦陰森森地一笑,說道:“楊勝平,你不會還以為自己背後有靠山就高枕無憂了吧,嘿,你還沒聽到消息是吧,嘿,你背後的靠山完了!你也完了!”
  彭威錦所指的靠山當然是王涵了,因為他從皇庭那邊聽到消息,聽說王府有計劃更改人選。
  聽到這樣的話,楊勝平頓時臉色一變,他在心麵也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現在狂庭道統的三大勢力都有兵馬趕來缺牙山,唯一缺席的就是王府了。
  王府還沒有兵馬到來,這就意味著王府真的是發生了變化,王涵真的有可能失勢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01:35:01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