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2844章 至尊樹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大黑牛立即張望了一下四周,裝傻,說道:“什麼胡說八道的老頭,在哪,我沒有看到呀,我什麼都沒說,我什麼都沒有聽到……”話還沒有說完,便撒蹄跑了。≒雜﹤誌﹤蟲≒
  望著大黑牛遠去的背影,李七夜也隻是笑了一下而已,把洗罪劍背了背,說道:“我們走吧,去看看至尊果。”
  “去看至尊果!”聽到這話,趙秋實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與此同時,他們雙目一亮,不由有些興奮。
  “既然都來了,那就去看看吧,不要呆太久,還是沒有問題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摘幾顆至尊果嚐嚐也不錯。”杜文蕊笑著說道。
  “摘幾顆至尊果嚐嚐——”聽到這話,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頓時為之一窒息,連八、九品的聖果他們想都不敢去想,不要說是至尊果了。
  要知道,至尊果,乃是真帝、長存所專享的,而且,低層次的真帝,都還不一定能采摘到至尊果,甚至有人說過,想百分之百采摘到至尊果,好必須是六宮真帝以上,至於不朽真神,那就看機緣了,真神層次,也唯有長存這樣的存在,才真正是是分之百有機會采摘至尊果了。
  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都不由相視一眼,論實力,他們是不可能采摘到至尊果了。
  “院長說的是自己嗎?”李七夜悠悠地說道:“院長大人是不是采摘十個八個至尊果給我們這些小學生嚐嚐鮮呢?”說著,望向杜文蕊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笑意。
  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都不由望向杜文蕊,似乎在他們之中,論道行,應該是作為院長的杜文蕊最強才對,如果說,院長都采摘不到至尊果,隻怕他們更加沒望了。
  “咳——”杜文蕊咳嗽了一聲,說道:“我隻是一個小修士而已,這一把老骨頭,已經經不起折騰了,還是在樹下看看就好。李同學,年少有為,我相信李同學能采摘幾個至尊果,給大家嚐嚐鮮。”
  “院長說老,那就言之早矣,我看院長血氣旺盛,乃值壯年之時,登臨至尊樹的巔頂,那也不是什麼難事。”李七夜露出濃濃的笑容。
  “老了,老了,經不起折騰了。”杜文蕊立即把頭搖得如拔浪鼓一樣,說道:“我們想采摘至尊果,還是依靠李同學,李同學背著洗罪劍,那就是代表著我們洗罪院的無上權柄,我相信李同學一定能做到的。”
  趙秋實他們也都紛紛望向李七夜,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也覺得有道理,李七夜能拿得起洗罪劍,還能把洗罪劍帶出學院,這麼說來,他就是洗罪劍選中的人選,說不定也是始祖所選定的人選。
  更何況,在此之前,大家都親眼看到,李七依靠能采摘八品聖果,甚至能用洗罪劍挖出九品聖果,說不定現在他在洗罪劍幫助之下,能采摘到至尊聖果也不一定。
  “師弟也可以試試,師弟有洗罪劍相助,說不定能開創我們洗罪院的先河,就算師弟未能采摘到至尊果也無妨,我們去看看也好,看看眼界。”趙秋實也不由說道。
  其他的同學也都紛紛點頭,稱讚,覺得也是道理。
  他們去看看至尊樹也好,不一定要去采摘至尊果,當然,能采摘到,那就是一種奇跡。當然,趙秋實他們心麵也沒抱希望,畢竟,至尊果乃是真帝、長存專享,就算是李七夜采摘不了,那也不足為奇,這也屬於正常。
  杜文蕊笑了一下,帶著大家往至尊樹而去,在杜文蕊看來,接下來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會驚訝,畢竟他心麵已經有底了。
  至尊果,結於至尊樹之上,至尊樹,生長於聖果園的最深處。當然,進入聖果園之後,也不一定非要去至尊樹不可,也有一些人不願意去至尊樹,所以就遠遠繞了至尊樹,直接進入了聖獸園。
  有人不願意去至尊樹前,那是有原因的,至尊樹,就如其名一樣,它是整個聖果園最強大、最至高無上的一株聖果樹,也是整個聖果園唯獨一株。
  至尊樹,它生長於聖果園最深處,在那不僅僅是凝集了整個聖果園最磅最強大的光明力量,同時,至尊樹,它作為聖果園是至高無上的聖果樹,它本身就擁有著強大無匹的力量,在它所籠罩的範圍之內,它可以壓製一切。
  所以,如果你行走到至尊樹之前,不僅僅會受到光明力量的影響,也會受到至尊樹的壓製,這樣的感覺,對於很多人而言不是那麼的好受,所以,有些人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采摘到至尊果,所以就不願意去了,便遠遠繞過至尊樹,直接進入了聖獸園。
  還沒有到達至尊樹之前,遠遠就能看到了,那怕你在很遠的地方之時,隻要你站在高處,就通遠遠看到至尊樹。
  遠遠眺望,似乎有一座巨嶽擎天,直入天宇,山巒在白雲之間,整座巨嶽似乎抵達了天宇最深處,在那天宇之中時,有日月星辰環繞著這麼一座巨嶽。
  似乎上,你再仔細一看的時候,那並不是一座巨嶽,而是一株巨樹,這株巨樹遠遠看去,就好像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嶽一樣。
  這尊巨樹就是至尊樹,它紮根於聖果園深處,它實在是太過於巨大了,樹幹看起來就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而樹幹之處的枝杈也是粗大無比,宛如一條山脈延伸一樣,橫跨了一座又一座山峰。
  正是因為如此巨大的至尊樹,整株至尊樹拔地而起的時候,它遮蔽了廣袤的大地,就像是一個巨傘一樣,把聖果園深處的領地全部都遮住了,在這至尊樹下,還有著一座座山峰、一條條河流被照蔽住。
  如此一株巨大無匹的至尊樹,拔地而起,直聳天宇,似乎它成了整個聖果園的主宰一樣,成為了聖果園上至高無上的存在。
  所以,那怕遠遠望去,都讓人感受到了一股浩瀚無上的氣息,似乎至尊樹所籠罩的領域,就是至高無上的領土,走到那,讓人有三拜九叩的衝動,似乎是在膜拜一尊至高無上的神靈一樣。
  更可怕的是,在這至尊樹所籠罩的大地之上,能看得以光明從地下噴薄而起,好像地下有光明泉眼噴湧出這樣的光明泉水一樣。
  對於一個土生土長的光明聖院弟子而言,這樣的一個地方,簡直就是無上樂土,呆在這,讓人感覺全身舒泰,忘記了一切的憂愁,猶如歸仙同樣,呆在這樣的地方久了,不願意再回到世間,更願意留戀於這樂土之中。
  這樣的地方,看起來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是,對於一個修士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停留在這,就將會皈依,最後在這坐化。
  當然,對於非光明聖院的弟子而言,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畢竟,這在這,不僅僅有至尊樹的力量壓製著,更是有強大無匹的光明力量在洗滌著你的道心、神魂,壓製著你的道行,一旦搞不好,就會被如此強大的光明力量歸化。
  當然,萬事也有好,也有壞,雖然說,對於外麵而來的人而言,至尊樹下的光明力量的確是十分強大,而且還會洗滌著每個人的道心。
  但是,如果你能承受得起這樣的力量,對於你而言,無疑是一種考驗,對於自己的道心、對於自己的神魂,甚至是對於自己的道行,都是一種考驗。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使得一些其他道統出身,而實力又強大的學生,願意來至尊樹下走一走,借著這至尊樹強大的壓製力量、光明力量來打磨自己,磨礪自己的道心。
  光明聖院,每一屆都有大量的其他道統的學生,而且這些學生出身於非同凡響,往往是一個道統的傳人,甚至是證道成為真帝的存在。
  比如說,當下的金蒲真帝他們,就不是光明聖院土生土長的學生,所以,他們這種擁有強大實力的外來學生,就是特別喜歡來至尊樹下走一走。
  這除了能采摘至尊果之外,更是能在這悟道參禪,而且,那怕對於真帝而言,一顆至尊果,那也是能讓他們受益匪淺。
  可以說,一顆至尊果,談得上是無價之物,不論是誰,如果能吸收了它的力量,最終都有著極大的受益。
  同時,這也是光明聖院最康慨的地方,試想一下,一個道統,自己道統中獨一無上的聖果,價值不可估計的聖果,卻偏偏允許其他道統的學生前來采摘。
  也正是因為光明聖院這樣的慷慨,這也使得每一個時代,都有真帝、長存願意拜入光明聖院,在光明聖院當一個學生。
  比如說,當今的紫龍女帝、金變戰神、明王佛他們這樣的存在,都已經是站在了仙統界巔峰一般的人物了,但是,他們卻願意拜入光明聖院,成為光明聖院的一名學生。
  光明聖院這般的胸襟,的的確確非其他道統所能相比,這也是為什麼遠荒聖人能被人稱之為最驚豔的始祖之一了。
  

Snap Time:2018-11-22 18:38:5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