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211章 天德真神

  接下幾天來,李七認都足不出門,他是好好消化仙魔洞長生蕭氏所留下來的記憶,在他的記憶之中涉及了不少的秘密,當然這些秘密是外人很難看得懂的,也隻有李七夜這樣的存在才能真正理解這些秘密背後所隱藏著的奧妙。雜※誌※蟲
  畢竟這不止是李七夜經曆了無數的歲月,更重要的是在舉世之間還有誰能比李七夜更了解李七夜呢?
  李七夜盤坐於床邊,內視入定,整個人宛如雕像一樣,一動都不動,似乎在這一刻他宛如是跨越了亙古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突然一下子睜開眼來,好像他一下子被什麼驚動了一樣,一下子站了起來,就出門而去。
  “公子”看到突然出來的李七夜,朱思靜為之一喜,忙是叫道。
  這幾天李七夜足不出戶,朱思靜都擔心他會出什麼事呢,現在見李七夜安然無恙,她一顆懸起的芳心總算是放下了。
  李七夜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吩咐楊勝平說道:“備車,出宮!”
  楊勝平二話不說,立即卻備車。楊勝平也不知道李七夜是要幹什麼,但他也不敢去多問,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馬車備好,他親自為李七夜趕馬車。
  李七夜話不多,讓楊勝平直奔出皇宮,楊勝平按照李七夜的指路,一路狂奔下去,最後在皇庭的西側一座山峰前停下了。
  這是一座鬱鬱蔥蔥的山峰,在這山峰上生長著不少的古樹,不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座山峰上所生長樹木的樹葉都與其他的地方不一樣,這麵的樹葉的葉梢都有淺紅色,如此一來這的整座山峰看起來就好像是被披上了紅霞一樣。
  特別是一陣微風吹來的時候,整座山峰的樹葉都搖擺不定,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層層的血浪一樣,層層迭起。
  李七夜下了馬車之後,看著眼前這一座山峰,好像是能穿透這樣的一座山峰一樣。
  到了之後,楊勝平一看這座山峰,也頗為意外,有些吃驚,喃喃地說道:“竟然是在這。”
  隨之而來的朱思靜看著這座山峰,她說不出什麼感覺來,輕輕地說道:“這,這座山峰好奇怪,好像有人在怒吼一樣。”
  “哪來有人怒吼。”楊勝平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是聽到樹葉聲吧,這座山峰的樹葉有點不一樣,當隨風搖擺的時候看起來像血浪,所以你有可能是聽到樹葉聲錯覺地認為是怒吼聲。”
  “也有可能。”聽到楊勝平這樣的話,朱思靜側想了想,不由說道。
  “不。”在這個時候站在前麵盯著這座山峰看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是她聽到了你無法聽到的聲音,這並不是思靜比你強,而是因為她出身於默咒族,她擁有著你們所沒有天賦,往往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默咒族才會被人視之為不祥。事實上,她說的是真的!”
  “真的有怒吼聲?”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楊勝平也不由大吃一驚,他不止是吃驚這怒吼聲,同時也對於默咒族擁有著這樣的天賦而吃驚。
  楊勝平他所知道的,默咒族會被人視為不祥,因為有傳言說,隻要默咒族出現的地方,就不會帶來好事,所以才會被人視為不祥。現在聽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似乎這是另外一回事。
  朱思靜也不由驚愕了一下,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著這樣的天賦,畢竟他們默咒族的人很少,而且是分散在三仙界的各地,在以前她還以為這隻是自己的幻覺而己,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說這是一種天賦。
  在朱思靜和楊勝平都驚愕的時候,李七夜已經登山了,他一步一步走上山峰,朱思靜和楊勝平跟在身後。
  登到了山腰的時候,李七夜在一座很大的石碑之前停了下來,這座石磅上麵沒有任何文字,而且這座石碑是被豎立了很久的了。
  李七夜盯著眼前這座石碑,似乎他的一雙眼睛好像能看透一切。
  “就在這地下,這怒吼聲就好像是從這地下傳出來一樣。”在李七夜看著這的時候,朱思靜輕輕地說道。
  “這,這地方真的像傳說那樣。”朱思靜這話讓楊勝平眼皮不由跳了一下,心麵有些毛,說道:“傳說是真的。”
  “這是什麼地方?”見到楊勝平被嚇了一大跳的模樣,朱思靜不由好奇地問道。
  楊勝平不由苦笑了一聲,說道:“這座山峰被人稱之為棄骨山,這麵埋葬著我們狂庭道統一位十分了不得的老祖宗。”
  “老祖宗?”聽到這話,朱思靜就更加好奇了,看著前麵的石碑,說道:“師祖,我們狂庭道統的老祖宗死後不是葬入祖廟或古祠的嗎?為什麼會埋葬在這呢?前麵是他的墓碑嗎?”?“這個”被朱思靜這樣一問,楊勝平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好,事實上這涉及到了狂庭道統的一段不堪往事,狂庭道統中知道這件舊事的人都不願意去多談。
  “那是因為他是狂庭道統的罪人,沒資格葬入狂庭道統的祖廟或者古祠。”在楊勝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站在石碑之前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被李七夜直接如此說出來,楊勝平尷尬地幹笑一聲,也不知道該如何說好。
  這樣的事情更是讓朱思靜好奇了,畢竟以前她一直都呆在大劍門這樣的小地方,對於狂庭道統的很多事情一點都不了解,所以她不由望著楊勝平,想知道這事的真假。
  楊勝平輕輕地歎息一聲,他也明白李七夜有心培養朱思靜,狂庭道統的很多事情她需要知道,這才能讓她未來能在狂庭道統中立足。
  “是的,公子說得沒錯。”楊勝平隻好說道:“棄骨山正是埋葬著我們狂庭道統中的一位很強大的老祖天德真神!”
  “天德真神曾經是我們狂庭道統中最有天賦的老祖宗之一,他曾經創出了一門極為逆天的功法,隻不過這門功法被封禁,後代任何弟子都不能修練,所以這一點你也要記住了。”說到這,楊勝平叮囑朱思靜說道。
  “為什麼呢?”朱思靜聽到這樣的話更加好奇了。
  “這個”一時之間,楊勝平都有點回答不上了,畢竟作為後輩,他也不好去評價他們狂庭道統的祖先,畢竟天德真神也的確是為狂庭道統立下赫赫的戰功。
  “因為他入了魔道。”楊勝平在考慮著如何擇辭的時候,看著石碑的李七夜淡淡地產道。
  “是的,就如公子所說那樣,’狂魔血噬’在我們狂庭道統中被視為禁術,任何人都不得修練,一旦被現修練,輕則被放逐,重則就會被廢掉一身道行。”楊勝平輕輕歎息一聲,特別地提醒朱思靜說道。
  原來這位天德真神的確是如楊勝平所說的那樣,是天德真神曾經狂庭道統最了不起的天才之一,他從《狂暴經》中衍化出了一門極為逆天的心法狂魔血噬!
  《狂暴經》本來是由狂庭道統的狂血真帝所創,他為狂庭道統的幾位真帝之一,狂血真帝已經把狂暴走到了極限了。
  但是天德真神卻把狂暴走到了更極限,以更偏激的手段去實現,所以創造出了狂魔血噬。
  “為什麼這功法被視為禁術呢?”朱思靜也是第一次聽到“狂魔血噬”這門功法。
  “因為這門功法直接喝敵人的鮮血,瞬間讓自己暴走,喝的鮮血越多,暴走的程度就越強烈,實力會因此而瘋狂提升,在那個時候,我們狂庭道統曾經有不少人修練。因為這門功法太殘忍了,被很多道統仇視,後來我們不得不封閉道統,也燒毀了這門功法。”楊勝平輕輕地歎息一聲,這一段不願意人提起的往事,今日提起,讓人心麵也不勝籲噓。
  在以前狂庭道統可是仙統,後來沒落,才淪落為了萬統。
  作為狂庭道統最了不起的天才天德真神,他一心想崛起狂庭道統,故此才創出了“狂魔血噬”,正是因為修練了這門功法,這讓天德真神力量瘋狂提升,這也使得他所向無敵。
  後來狂庭道統也有許多的弟子追隨著天德真神修練這門功法。
  在那個時候天德真神還著這樣一批弟子所向披靡,所向無敵,不知道打敗了多少道統的強敵。
  但是“狂魔血噬”是當場吞噬敵人的鮮血,實在是過於殘忍,被很多道統視為邪門歪道,後來隨著天德真神所向無敵,曾經血洗了不少的門派世家,這使得他們人人誅之,連狂庭道統都被人稱之為魔教!
  如此一來,這使得狂庭道統聲名受損,而且萬統界有很多的道統聯合起來攻打狂庭道統,很多道統都揚言要滅掉狂庭道統這樣的魔教。
  在這樣的局勢之下,狂庭道統又怎麼能承受如此多的道統攻打呢,若真的是全麵爆戰爭的話,那麼狂庭道統隨時都會被滅掉。
  在這樣的局勢之下,狂庭道統的上一代道源守護神,也就是修羅戰天,親自出手,斬殺了天德真神!(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5 21:15:03  ExecTime:0.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