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809章 魔化

  看著洗罪劍,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劍,是好劍,放在這,有點浪費了。雜∞誌∞蟲”
  “不然能怎麼辦?”趙秋實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沒有人能帶走它,它也就是我們學院的鎮院之寶。”
  大家都知道,洗罪劍,這是光明聖院始祖的配劍,試想一下,遠荒聖人是怎麼樣的存在?曾經是光明普照整個三仙界,他的配劍,那是多麼的強大。
  如果能把這樣的一把祖劍擁為己有,那是多麼強大的事情,一劍出,可平天下。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也曾經有過許多光明聖院的學生想得到這把洗罪劍,但是,沒有誰人能拿得起這把洗罪劍,更別談帶走它,把它占為己有了。
  “洗罪劍。”此時李七夜看著低著頭的雕像,雖然說這個雕像是低著頭,看不清麵目。但,李七夜依然知道這是誰,如果說,在十三洲中,有觀戰過當年遠荒一戰的人在此的話,看到這個雕像也會大吃一驚,他也能認得出眼前這尊雕像是誰。
  “洗罪。”李七夜不由翹了一下嘴角,淡淡地笑著說道:“洗的是何罪呢?”?趙秋實他們也不由沉默了一下,他們這些學生哪能知道。他們自從出生以來,便知道這叫洗罪城,叫洗罪院,至於洗的是什麼罪,沒有任何人知道,或許也唯始祖遠荒聖人他自己知道了。
  “洗的就是你們這種餘孽的罪惡!”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個人冷喝一聲,直奔這走來。
  “是路世茂”看到這個人,在場不少洗罪院的學生都驚呼一聲,有不少學生都紛紛後退幾步,離他遠一點。
  怒氣衝衝而來的,正是路世茂,對於路世茂,很多學生都紛紛後退好幾步,洗罪院的學生對於他都沒有什麼好的眼色。
  路世茂並非是洗罪院的學生,他們隻是出來勵練考驗,暫寄於洗罪院。
  而路世茂他們這些出身於其他學院的學生,打心底就瞧不起洗罪院的學生,他們自視高人一等,把洗罪院的學生都視之為罪犯凶人的後代。
  也正是如此,洗罪院的學生都對路世茂他們在心麵也不待見,隻不過是敢怒不敢言而言。
  “小畜生,你速速交待。”此時,路世茂怒氣衝衝地衝了過來,雙目圓睜,好像是能噴出怒火一樣。
  “路學長,發生何事呢?”趙秋實忙是攔住了怒氣衝衝的路世茂,打圓場地說道:“這些日子以來,李師弟都未離開過房間,隻怕他沒有得罪學長的地方吧。”
  趙秋實受院長所托,要照顧好李七夜,他當然不能看著李七夜被路世茂教訓了。
  “滾一邊去。”路世茂氣勢淩人,冷喝一聲,冷聲地說道:“我今日就好好審一審這個小畜生!”
  “學長,有什麼事好商量。”趙秋實依然不讓步,他是真皇實力,真的打起來,不見得會比路世茂弱到哪去。
  “商量,有什麼好商量的!”路世茂雙目一張,厲喝道:“我就是要這小畜生老老實實交待,他們罪族在荒野之中究竟舍什麼陰謀,竟然敢暗算聖霜真帝!”
  “聖霜真帝受傷了?”聽到路世茂的話,趙秋實他們都不由驚呼一聲,雖然他們都是洗罪院的學生,但是,他們很多學生對於聖霜真帝是打心麵敬仰,聽到聖霜真帝如此強大無匹的存在都受傷了,這怎麼不把他們嚇得一大跳。
  路世茂是聖霜真帝的愛慕者,所以,當他一聽到有關於聖霜真帝受傷的消息,他就被嚇了一大跳,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李七夜,把所有的怒火都遷泄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他認為,一定是李七夜他們這樣的罪族在荒野之中搞的鬼,暗算聖霜真帝,這才會讓聖霜真帝受傷的。
  “無知。”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入黑暗,而受傷,說明她的道心還未堅定到直麵於黑暗的地步。”
  “大言不慚。”路世茂本就是滿腔的怒火,在趙秋實失神的時候,他一下子越了過去,衝到李七夜麵前,厲喝道:“今日你若不老實交待,我就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路學長”趙秋實回過神來,忙是大叫一聲。
  但是,在這個時候,路世茂已經動手了,向李七夜眉心處的那個烙印抓去,他厲聲地說道:“撕碎你這醜惡的罪族!”他要把李七夜眉心處的烙印揭下來。
  他是要動狠手段,把李七夜眉心處的烙印揭下來,就是等於把他的一層頭皮揭下來,這是多麼鮮血淋漓的事情。
  麵對路世茂抓來的大手,李七夜動都沒有動一下,隻是隨意地站在那,任由路世茂動手。
  “小心”趙秋實驚呼一聲,但,在這時候已經遲了,路世茂的指尖已經觸到了李七夜的眉心了。
  然而,就在路世茂的指尖觸到李七夜眉心處的那個烙印之時,路世茂整個人如同雷殛一樣,聽到“啵”的一聲響起,路世茂整個人後退了好幾步。
  在這個時候,路世茂整個人就像被雷鳴閃電劈中一樣,他整個人臉色一下子煞白,大家都還不明白怎麼回事。
  “啊”在這個時候,路世茂一聲慘叫響起,緊接著,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隻見路世茂指尖冒起了一縷黑暗,在眨眼之間,他的整個手臂竟然被黑暗所覆蓋。
  在所有人眾目睽睽之下,路世茂的一隻手臂一下子化作了黑手,如同黑炭一樣。
  “啊、啊、啊……”路世茂慘叫不止,在這個時候,他全身抖動,麵容扭曲,黑暗從手臂開始,一下子蔓延到了他的全身。
  在這個時候,可怕的一幕發生了,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路世茂身體竟然化作了黑暗,整個人如同被潑墨一樣。
  在此之前,路世茂身上還騰著聖光,然而,此時此刻,他身上的聖光根本就無濟於事,反而,在黑暗的吞噬之下,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聖光都變成了黑暗光芒了。
  在路世茂的“啊、啊、啊”慘叫聲中,隻見路世茂的身體竟然生長出了鱗甲,一身黑漆漆的鱗甲竟然披在了路世茂的身上。
  “這是怎麼回事?”看到路世茂身上發生這麼恐怖的事情,把趙秋實他們都嚇得一大跳,都不由紛紛後退,離路世茂遠遠的,他們都怕路世茂身上的黑暗會傳染到自己。
  趙秋實嚇得一大跳,忙是向李七夜看去,但是,李七夜卻安然無恙,這就讓他一下子納悶了。
  當然,趙秋實是無法理解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
  試想一下,李七夜眉心處的烙印乃是被黑暗之眼所傷,留下了黑暗傷口,留在這傷口之處的黑暗力量是何等強大,連聖霜真帝的聖光都無法淨化,更別談其他人了。
  在路世茂出手想揭眉心處的烙印之時,李七夜也懶得去淨化、壓製烙印處的黑暗力量了,直接把這樣的黑暗力量傳到了路世茂的身上。
  如果說,李七夜要淨化這黑暗力量,也不是什麼難事,隻不過他懶得去理會而已,現在路世茂自尋死路,他索性就把黑暗力量導了出去。
  試想一下,以路世茂這樣淺薄的力量,又怎麼能壓製得住這種恐怖的黑暗力量呢,那怕這恐怖的黑暗力量隻有那麼一縷,也不是路世茂所能壓得住的。
  所以,在眨眼之間,這一縷黑暗力量便占據了路世茂的身體。
  “啊”路世茂那慘叫聲,響徹了學院,十分的淒厲,讓很多人聽得都不由毛骨悚然。
  “發生什麼事了”在這個時候,一群人趕了過來,這正是鄧壬森帶著一群光明學院其他學院的學生趕了過來了。
  他們一看到路世茂身上的黑暗騰起,他們都嚇了一大跳。
  “鄧老,快,快救我。”此時路世茂慘叫一聲,聽到“嗤、嗤、嗤”的聲音響起,隻見他背後竟然生長出了一支又一支的骨刺,這一支又一支白森森的骨刺從背脊上生長出來,刺破了衣裳,這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這,這,這是什麼鬼東西”看到路世茂此時不僅僅是全身黑暗潑墨一樣,而且背後生長出了骨剌,讓所有人看得都毛骨悚然,很多人都紛紛後退了好幾步。
  “小畜,你用了什麼妖術!”此時,鄧壬森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厲喝一聲。
  “妖術?有妖術嗎?”李七夜聳了聳肩,說道:“鄧老,你知道我們罪族,難道沒聽過一個傳說嗎?我們罪族為什麼眉心有這麼一個烙印?為什麼我們會被稱之為罪族?那是因為我們一出生的時候,體內就有一股黑暗的力量隨之而生……”
  “……而我們眉心中的這個烙印,就是為封印這股黑暗力量而存在的。現在路學長揭開了我的烙印,封印被毀了,黑暗的力量也就一下子逃了出來了,一下子鑽入了路學長的體內。我這也是應該多謝路學長,他這是救了我,從此之後,我身體麵再也沒有黑暗力量了,一身輕鬆。”
  李七夜話一落下之時,他眉心處的烙印就像痂一樣掉落下來。
  

Snap Time:2018-11-16 11:13:38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