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00章 光明聖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在這個時候一張臉龐映入了眼簾,那是一個女子,一個年輕的女子。※雜ミ誌ミ蟲※
  這個年輕的女子正是大門劍的女弟子,她留下來侍候李七夜。對於這個女弟子來說,這幾個月來她都是提心吊膽,一開始,她還以為李七夜是一個死人,天天守著一個被冰封的死人,那是多麼讓人心驚膽顫的事情。
  更讓這個女弟子擔心的是,萬一冰封麵的死人突然屍暴,一下子跳了出來,嚇幹她的鮮血該怎麼辦?
  幸好這不是一個死人,而是一個活人,他們狂庭的老祖宗複活歸來了,這才讓女弟子鬆了一口氣。
  但女弟子還沒有來得及放鬆,而照顧老祖宗起居生活的重任又落在了她的肩上了,對於她這個默默無名的弟子而言,照顧一位老祖宗的飲食起居,那可是天大的事情,萬一有什麼差錯,隻怕她是擔當不起。
  所以說,這幾天下來,這位女弟子都是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幸好的是,這幾天來李七夜都盤坐不動,不食不飲,宛如石化一樣。
  女弟子在旁邊侍候著,也是倦乏了,所以就席地而坐,靠牆打了一個盹。
  當李七夜蘇醒過來的時候,女弟子立即打了一個激靈,立即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立即在旁邊侍候著。
  “老,老祖宗,有,有什麼吩咐?”這個女弟子說話都不利索,並不是她膽子小,而是她也沒經曆過什麼風浪,她隻不過是小人物而己,見過最了不起的人物,那就是大劍門的門主諸奇了,至於其他的大人物她都從來沒有見過。
  現在讓她侍候狂庭的老祖宗,這是多麼重大的責任,宛千萬鈞擔子放在她的肩膀上一樣,要知道,狂庭,對於她而言,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遙不可及,就是狂庭的一個普通弟子,都要讓他們大劍門的門主諸奇哈腰點頭,更別說是狂庭的老祖宗了,那簡直是需要跪拜在地上才行。
  對於女弟子的戰戰兢兢,李七夜平淡無波,隻是伸了一個懶腰而己,此時這才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弟子。
  眼前這位女弟子長得也算漂亮,臉蛋光滑細膩,一雙秀目清澈如神,眼瞳宛如可剪秋水,修長的**,高挑的身材,這可以稱得上是美色可餐,美貌動人。
  當然,如此姿色,與絕世美女之流的梅素瑤比起來,那是無法相比。不過此等姿色,在這等偏僻之地,也算是大美人一個。
  眼前女子的確是無法與諸女子相比,如李霜顏之流都無法相比,不過,這女子神色秀氣,宛如一塊璞玉,值得雕琢。
  李七夜並沒有在她的姿色上留意,他的目光落在了女子的脖子上,女子粉頸雪白嫩滑,十分的好看。但李七夜依然沒在去留意這等美色,而是目光落在了她脖子上的那一道淡淡的金澤之上。
  這一道金澤有著交織的紋路,直延至於胸膛,隻不過胸膛處被衣襟所遮,不知道是何等形狀。
  如此的一道金澤生於脖子處,看起來好像是戴著一條項鏈一般。
  女弟子也感覺到李七夜盯在自己的脖子上,她也偷偷地拉了拉衣領,有意遮擋住自己脖子上的那道金澤,不願意讓人多看到。
  “你叫什麼名字?”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徐徐地說道,風輕雲淡。
  “回老祖宗,弟子叫朱思靜。”女弟子低下了頭,輕輕地說道。在這個時候雖然她已經是穩住心神,說話也利索了,但心麵依然謹慎得很。
  “默咒族。”李七夜看著女弟子,淡淡地說道:“很少見的一個種族。”
  此時李七夜已經是大量的記憶恢複過來了,所以讓他擁有著海量的知識,更何況,他所擁有的記憶也不僅僅來自於狂祖。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朱思靜的螓首就是垂得更低了,甚至不敢去看李七夜,十分忐忑,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去說好。
  默咒族,不要說是在狂庭或者萬統界,就算是在整個三仙界,默咒族都是極為罕見的,而且,默咒族被人視之為不詳,很多人對於默咒族都是遠之拒之,更不要說是把默咒族的人招收為弟子了。
  “沒想到,在這能見到默咒族。”李七夜笑了笑,從海量的記憶之中,他知道默咒族的很多秘密。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朱思靜心麵都不由跳了一下,不知道這是禍還是福,她隻能低聲地說道:“大劍門能收我為弟子,是對我的恩賜,我世代報答大劍門的大恩大德……”
  在萬統界乃至是三仙界而言,隻怕很多道統都不願意去招收一個默咒族的人為弟子。但大劍門卻招收朱思靜為弟子,這也並非是說大劍門仁慈寬厚。
  因為大劍門被放逐之後,在這狂庭的道統疆土之上,沒有多少人願意拜入大劍門的門下了,就算是凡人都知道,拜入大劍門下那是完全沒有前途可言,這已經是一個沒落的門派了。
  朱思靜的天賦不錯,隻可惜,她出身於默咒族,沒有門派願意收她,而大劍門招收她為弟子,那也算是把死馬當活馬醫而已。
  “我沒有歧視你們默咒族的意思。”李七夜輕輕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世間萬族,林林總總,一個種族能傳承下來,總會有它的道理,也總會有它的原因。”
  聽到李七夜的話,朱思靜不由鬆了一口氣,幸好李七夜並不介意她是默咒族的,否則的話,憑他一句話就可以讓她被逐出宗門。
  “真氣倒是醇,弱了些。”李七夜看了看朱思靜,徐徐地說道:“所修的心法,那隻不過是《狂經》的枝末而己。”
  此時李七夜對三仙界的一切都胸有成竹,像狂庭這樣的一個道統,可以說他是把狂庭的整部《狂經》都了如指掌了,畢竟他是接收了狂祖的所有記憶。
  “弟子無能。”朱思靜羞愧地低下了頭,輕輕地說道:“弟子天資駑鈍,隻能是學到一點點皮毛而己。”
  事實上,朱思靜的道行在大劍門算是很不錯了,要知道朱思靜現在已經是六級真徒,而大劍門的門主諸奇也隻不過是九級真徒而己,要知道朱思靜比諸奇年輕很多很多。
  可以說,以朱思靜的天賦,在大劍門也稱得上是一個小天才了。以她很不錯的天賦,如果她不是出身默咒族的話,隻怕絕對不會拜入大劍門中,早就被狂庭下其他更加強大的門派招收了。
  “修來看看。”李七夜也沒有褒貶,隻是吩咐地說道。
  李七夜的話,讓朱思靜為之愕了一下,但也不敢多說什麼,席地而坐,雙腿收攏,盤坐於地,雙手抱於胸,神凝心集,起真我,運心法。
  此時隻見朱思靜全身散發出了淡淡的光澤,在這個時候朱思靜的頭頂上浮現了一個淡淡的影子,這正是朱思靜的真我,隻不過朱思靜還很弱,她的真我看起來很模糊,但此時真命相伴,開始與真我相融,雖然這個過程比較漫長,但也算順利。
  此時朱思靜的真我盤坐於頭頂三尺,吞吐著原息,這是真我的氣息,當真我吞吐原息之時,所有的原息都沐浴著朱思靜全身,在這個時候朱思靜的腹部三寸,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漩渦,把這真我所吞吐的原息吸收了體內,慢慢地化作了涓流,匯集在了一起。
  舉真我,吐原息。這就是三仙界的修練方法,把真我原息匯集於體內,凝練成真氣,不受於天地。
  這就是三仙界與九界、十三洲在修練上最大不同的一點。
  不論是九界吞納天地精氣,還是十三洲的天納混沌之氣,它們最大的特點都是精氣源自於天地,這就意味著九界和十三洲的修士都必須受製於天地,難於跳脫天地。
  而三仙界不一樣,三仙界的修練一開始修練真氣之時,便是修練真我,他們的氣息是源自於真我原息,不受於天地,這就是最大的差別。
  在九界、十三洲之中,當擁有三個圖騰成部或者三條天命之後,那才是真正的修練真我,可以說,在修練的基礎上,九界和十三洲起步更晚。
  對比三仙界、九界、十三洲的修士,在其他的階段,或者實力距離沒有多少的差別,比如說,大家都同一個層次的話,那麼雙方實力看不出誰強誰弱。
  隻是一旦走到巔峰之後,成為大帝,那麼,毫無疑問三仙界的修士就走得更快了。
  這就意味著,就好像擁有十二條天命的大帝仙王在歸真的道路上,比起三仙界同一個境界的真帝來,那就是走得更慢,修行速度不如三仙界。
  從這三個世界的修練對比而言,在前期,三仙界的修士沒有什麼優勢可言,但是,一旦登臨大帝,那就不一樣了,三仙界的優勢也就一下子變得很明顯了,這樣一來就容易拉開了距離。
  朱思靜天天吐納著原息,李七夜靜靜地看著。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對於三仙界的修練已經是胸有成竹了,他可以說是大宗師了,他此時讓朱思靜修練,隻是觀摩一二而己。(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23:31:4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