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743章 進入古戰場

  望著古戰場,讓人心麵不由為之一震,那怕站在古戰場之外,也讓人能感受到英靈那不屈的戰意撲麵而來,讓人心麵不由為之肅然起敬。雜誌蟲
  此時此刻,陳惟正他們都已經站在古戰場之外,感受著那股強烈的戰意,他們在心麵也不由為之一震。
  多少年過去了,古戰場依然是戰意高昂,這可以想象當年在這古戰場是發生了多麼恐怖的戰爭,也能想象當年在這戰死的英靈,那是多麼堅定不移的戰意,那怕是戰死在這古戰場之中,那怕已經是千百萬年過去,他們的戰意依然無法消散。
  如此不屈的戰意,讓人不由為之肅然起敬。
  “讓開,讓開——”就在陳惟正他們站在古戰場之外,望著眼前這個古戰場的時候,突然之間身後一群吆喝聲響起。
  身後有一群人趕來,都是一群年輕人,看他們的模樣,也是來古戰場磨礪的。
  這一群年輕男女一看穿著衣著便知道出身於大教疆國,他們身上都散發出了貴氣,都是寶光騰騰,身上所佩掛的寶物、珍品,這不是李建坤他們這些小門小派出身的窮小子所能相比的。
  這年輕男女簇擁著一個少女前來,這個少女妝扮雖然顯得有些普通,但是卻有著淩人的氣勢,給人一種趾高氣揚的感覺。
  當這一群年輕男女還沒有到來的時候,遠遠之時就已經吆喝了,似乎是李建坤他們擋著他們的去路一樣。
  事實上,李建坤他們並沒有擋住他們的去路,古戰場的入口很大,李建坤他們隻不過是占了一小邊而已。
  盡管是如此,李建坤他們還是向旁邊擠了擠,畢竟他們出身於小門小派,沒有大教弟子那種橫行霸道的習慣。
  “啪——”的一聲響起,長鞭直抽而來,雖然沒有抽中李建坤,但長鞭從李建坤身旁呼嘯而過,重重地抽在了地麵上。
  那怕李建坤他們往旁邊擠了擠,大道還十分的寬闊,但是這群年輕男女中,其中有一個男弟子手中的長鞭抽了過來,口頭上冷喝一聲,冷冷地說道:“懂事的,站一邊去,別擋我們的道。”
  毫無疑問,這並非是因為李建坤他們擋了對方的道路,而是對方就是要揚威耀武,作為大教疆國的弟子,都喜歡在小門小派的修士弟子麵前耀武揚威一番,秀一下自己作為大教疆國弟子的優越感。
  當然,長鞭沒抽到自己,李建坤也忍聲吞氣,畢竟他們不想若是生非,而且他們隻不過是小門小派而已,也惹不起那些大教疆國。
  但是,年紀最小的陸若熙就忍不住了,見長鞭抽了下來,她就忍不住冷哼一聲,不滿地說道:“大道朝天,各走一邊,又不是沒有路,為什麼非要我們讓路——”
  在陸若熙抱怨的時候,陳惟正忙是拉了一下陸若熙這個丫頭,不讓她再說下去,畢竟這樣的事情陳惟正已經是見慣不慣了。
  “怎麼,有意見?”聽到陸若熙這樣的話,使長鞭的男弟子就停下腳步,冷冷地環視了陸若熙一眼,氣勢淩人。
  “本來就是這樣……”陸若熙畢竟年紀還小,依然還是有小脾氣的。
  陳惟正立即喝止住了陸若熙,忙是向這位使鞭的弟子陪笑地說道:“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道兄莫見怪,莫見怪。”
  見陳惟正陪笑認錯,這個使長鞭的男子這才冷哼了一聲,沒有再追究。
  不過,這個時候被年輕男女所簇擁著的少女停下了腳步,她的目光落在了郭佳慧的身上,她看了看郭佳慧頭頂上的聖賢冠。
  “你就是那個護山宗的所謂先賢吧。”這個少女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完全是居高臨下的口吻。
  “是的,是的。”陳惟正怕折騰出什麼事情了,忙是陪著笑容,一副十分謙卑的模樣。
  “哼,什麼先賢,狗屁不通。”這個少女不屑一顧,目光在聖賢冠上停留了一會兒,然後冷冷地說道:“這東西不是誰都能戴的,小心掉腦袋!”說完昂首就走入了古戰場之中。
  陳惟正臉色不由一變,但是沒有說話。
  這一群年輕男女並沒有在眼前這個古戰場停留,而是直接跨越了古戰場,進入了另一個更加強大的古戰場。
  “宗主,他們欺人太甚了。”陸若熙不滿地嘟囔地說道:“明明就是他們橫行霸道,為什麼要我們向他們賠罪,還有天理嗎?”
  “有沒有天理,我是不知道,但是,以後你出門,小心點,一旦得罪了比你更加強大的人,隨時都會為你招來滅身之禍。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小心禍從口出。”陳惟正神態鄭重地說道。
  “難道這就沒有王法了嗎?”陸若熙有些天真燦漫,畢竟她是在師兄師姐中年紀最小,也是入門最晚的弟子,入門沒有多久。
  這樣的事情,對於李建坤他們入門已久的弟子來說,那已經是習慣了,而陸若熙這年紀,對於這種事情在心麵還是忿忿不平的。
  “你拳頭就是王法。”就在陸若熙忿忿不平的時候,李七夜淡淡的聲音響起。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睜開眼睛來,撩了一下眼皮,徐徐地說道:“你想要王法,那就用你的拳頭把他打到趴下,那你就是王法。”
  “這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陸若熙不由側了側螓首,說道。
  “這區別可就大了,如果你隻是能用拳頭打敗一二個人,那僅僅是能維持你所要的王法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如果你的拳頭足夠強大,可以打出一片天空,甚至打出一個世界,那麼,你就是王法,你可以建造一個公正公平的門派,可以建造一個公平公正的世界。當然,你也一樣可以建造一個唯你獨尊的世界!”
  “所以,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是王法,隻是在於你想要怎麼樣的王法。”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任何王法,任何秩序,都是以強大的武力來維持的,沒有強大的拳頭,你怎麼去維持你所需要的王法?所以,你想要王法,那就先讓自己強大起來!”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讓李建坤他們這些年輕人心麵為之一震,在以前,他們隻是想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而已,想修練更加好、更加強大的功法而已,但是,沒有想過這麼深層次的東西。
  現在李七夜這樣的話,讓他們心麵一震,這讓他們對於力量的追求,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也有了更深層次的渴求。
  當你的拳頭足夠大的時候,這就是王法!這樣的一句話,已經包含了太多的東西,這不僅僅是字麵上的意思了。
  “變強的機會,就在你們麵前。”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去磨礪吧,該你們流血的時候了,總有一天,你們所流過的汗水,你們所流過的鮮血,將會鑄造出你們自己所想要的世界,將會鑄造出你們自己所想要的人生!”
  “師祖這話說得有理,你們銘記。”陳惟正也是受益匪淺,心麵不由劇震,為之感慨而震撼地說道:“隻有付出鮮血,付出汗水,才能鑄造出自己所想要的人生!”
  李建坤他們心麵一震之後,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向李七夜鞠身,拜了拜,李七夜這一席話,讓他們受益良多。
  “好了,開始吧,上台請始祖。”李七夜往前麵的一個祭台一指,吩咐地說道。
  在古戰場的旁邊,有一個古老的祭台,這個祭台雖然已經十分殘舊了,但是,依然散發出一股磅而神聖的氣息。
  在輪回萬山城的每一個古戰場中都有著這樣的一個祭台。
  李建坤他們相視了一眼,正衣冠,肅神容,然後他們緩緩地登上了祭台,向祭台上的石碑恭恭敬敬地大拜。
  接著,在李七夜的指點之下,他們運轉自己所修練的心法,緊接著,聽到“嗡”的一聲響起,他們頭頂上一下子浮現了自己功法的篇章,功法篇章散發出了磅的氣息,垂落了一縷縷的光芒。
  這一縷縷的光芒周身垂落的時候,猶如護罩一樣保護著他們。
  “進去之後,你們就將會麵對著死去的英靈,記住,隻要你們的護罩一破,就會被傳送回城麵。”李七夜冷冷地吩咐,說道:“如果你們撐不住,可以靠近始祖像,可以讓你們喘一口氣再戰。不要一次又一次傳回去了,丟我的臉!”說著,他往古戰場一指。
  在這個時候,郭佳慧他們發現,在古戰場中還豎立有幾尊雕像,這一尊尊的雕像看不清楚麵目,但給一種神聖無上的氣息,這就是仙魔道統的始祖長生老人的雕像。
  “開始吧。”李七夜吩咐地說道:“如果你們能打過這個古戰場,就繼續打下去,這古戰場,除了與力量有關之外,更重要是看你道心能堅持多久,如果你道心一崩,你就撐不住!這是積累經驗和磨礪道心的好地方。”
  “別沒幾輪就被打崩,我可丟不起這個人!”說到這,李七夜話也嚴厲多了。
  

Snap Time:2018-11-18 05:21:4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