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735章 一指便是無敵

  刀浪如雪,滾滾而來,瞬間把李七夜淹沒,在這那之間,似乎是要把李七夜亂刀分屍一樣。『雜-誌-蟲『
  在這樣的刀浪之下,護山宗的長老們、宗主陳惟正都嚇得一大跳,在旁邊的郭佳慧更是臉色發白,在刀浪之下,她一下子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刀芒,刀芒一出,猶如刮骨一樣。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隻見李七夜隻是一隻手指橫空而擊,一指橫空,擊碎了空間,粉碎了萬法。
  聽到“啵”的一聲響起,空間崩碎,在這“啵”的一聲中,夾雜著“砰”的一聲,所有砍向李七夜的長刀都一下子崩碎,與此同時,所有出手的勁裝漢子都瞬間被碾成了血霧。
  在這那之間,畫麵如同停滯了一樣,一把把長刀瞬間崩得粉碎,而一個個勁裝強者被碾成了血霧,長刀碎片紛紛,血霧彌漫,整個場麵十分的震撼人心。
  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僅僅隻是伸出一根手指而已,便是碾滅崩碎了一切。
  “殺”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符坤出手偷襲,雙手握刀,在“鐺”的一聲刀聲中,長刀如練,劈開空間,如閃電一樣斬在了李七夜的頭頂之上。
  “小心”在長刀斬到李七夜頭頂之上的時候,陳惟正這才反應過來,大叫一聲,但這已經遲了,因為這一刀實在是太快了,已經是砍到了李七夜的頭頂上了。
  但是,聽到“鐺”的一聲響起,時間如同一下子停止了一樣,大家定眼一看,隻見本是砍在李七夜頭頂上的長刀並沒有落下,隻是被李七夜的手指夾住而已。
  李七夜依然躺在輪椅之上,連眼睛都沒有睜一下,他的兩隻手指便如此輕易地夾住了長刀,似乎是長刀送到他的手指間一樣。
  “開”符坤臉色大變,真氣暴發,欲收回自己的長刀,但是,長刀被夾在李七夜的手指間,竟然穩如磐石,他根本就撼動不了絲毫,這讓他臉色漲紅。
  在這那之間,符坤也知道情況不妙了,他立即後退,但是,一切都已經遲了。
  聽到“鐺”的一聲響起,長刀在指間崩碎,符坤還沒有逃出大殿門口的時候,大手抓來,符坤駭然,大叫一聲,狂吼著將身上的寶物轟了出去,施展出了強大的功法。
  但,這一切都無濟於事,在“砰”的一聲之中,功法、寶物都一下子崩碎,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便被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抓住了。
  聽到“喀嚓”的骨碎之聲響起,符坤“啊”的一聲慘叫響起,鮮血狂噴,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李七夜一下子抓了過去了。
  被李七夜抓到麵前,在這那之間,符坤感覺自己十分的渺小,此時此刻,那怕李七夜躺在輪椅之上,如同廢人一樣,符坤心麵也不由顫了一下。
  在這一刻,符坤覺得自己麵前躺著的李七夜,並不是一個躺在輪椅中的廢人,而是一頭沉睡中的洪荒巨獸一樣,這樣的一頭洪荒巨獸,一旦讓他蘇醒過來,就是天地萬域顫抖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在李七夜睜開眼睛的時候,符坤好像感覺到整個空間是“啵”的一聲顫抖了一下。
  在這那之間,符坤有一種錯覺,在李七夜睜睛的時候,便是白晝,在李七夜閉眼的時候,便是天黑。
  然而,天黑並不可怕,反而顯得寧靜與安全,一旦是白晝,一旦是讓李七夜這樣的洪荒巨獸蘇醒過來,這才是值得讓億萬生靈膽顫害怕的時候。
  “你,你,你,你不要亂來。”在這個時候,符坤被嚇得臉色發白,大叫地說道:“我,我,我是八卦古國的巡使,你不能殺我,我,我八卦古國,有千萬大軍,有百萬真神,有十萬不朽……”
  “是嗎?”李七夜睜開了眼睛,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說得是那麼的風輕雲淡,說得是那麼的自在隨意。
  李七夜隻是風輕雲淡地說了這麼兩個字的時候,符坤一下子嚇破了膽了,全身發軟,求饒地說道:“前輩,不,祖師爺爺,是小的糊塗,是小的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你老人家。祖師爺爺,我也是仙魔道統的弟子,我們也是一家人,也是你老人家的子孫,請你老人家念在一家人的情份上,饒小的一命……”
  在這個時候,對於符坤來說,什麼尊嚴,什麼顏臉,什麼名譽,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先保了一條小命再說,如果連小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尊嚴,什麼名譽,所以,在這個時候他立即服軟求饒。
  “可惜,我沒有你這樣的子孫。”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隨手就把他扔在了地上。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隨手一指,聽到“砰”的一聲響起,一下子便擊碎了他的大道,一下子便毀了他一身的道行。
  “不”符坤慘叫一聲,臉色煞白,整個人癱軟在地上了,在這一刻,符坤他整個人如同老一百歲。
  對於他這樣的高手來說,被毀了一身的道行,那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滾。”李七夜冷冷地說道:“如果再讓我看到你,再讓我看到八卦古國的人出現在這,殺無赦!”說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癱軟在地上的符坤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不由為之駭然連滾帶爬,向外逃去。雖然說,他一身道行被毀,這一生也算是玩完了,但是對於他來說,好死不如賴活著。
  來的時候,威風不可一世的他,此時如同喪家之犬一樣逃出了護山宗,而且,道行被毀,這使得他行動起來都諸多不便,十分的艱難,如同一個垂暮的凡人。?在符坤逃走的時候,護山宗也沒有任何人阻攔他。
  大殿中的所有所山宗長老,一時之間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回不過神來,那怕他們已經知道李七夜很強大了,但依然是讓他們十分的震撼。
  那怕符坤這樣的三重天登天真神,在李七夜手中依然是不堪一擊,依然猶同螻蟻一樣,一根手指就能把他碾殺。
  在所有的長老都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郭佳慧推著李七夜,默默地離開了。
  “好險。”當李七夜離開了好一會兒之後,有長老回過神來,不由冷汗涔涔。
  在這個時候,不少長老都相視了一眼,現在他們再想一下,他們當日冒犯李七夜的時候,那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如果李七夜不念舊情的話,一根手指就能把他們碾滅,一根手指就能把他們整個護山宗毀滅。
  幸好李七夜念在舊情份上,這才沒有滅掉他們護山宗,否則的話,他們今天都不可能站在這,他們護山宗也早就灰飛煙滅了。
  想到這一邊,諸位長老都不由冷汗涔涔。
  “諸君,努力吧,師祖對我們寄於厚望,莫辜負師祖的一份心意。”回過神來之後,陳惟正徐徐地說道。
  “宗主放心,我們一定會更加的奮勇前行,振興宗門。”不少長老紛紛出言,以作保證。
  陳惟正輕輕點頭,看了一下地上的血跡,吩咐地說道:“讓人打掃一下。”隨之也就離開了。
  陳惟正心麵前所未有的愉悅,這讓他看到了護山宗振興的希望,有李七夜保駕護航,他們護山宗都再不努力,都再不崛起,那麼也是活該衰亡了。
  李七夜留在護山宗的日子,一飛而逝,在滅了符坤他們之後,他就再也很少蘇醒過,把所有的神識都用在了煉化恐怖存在之上,這尊無上恐怖存在,那怕已經是受到過重創,那怕已經不在巔峰時期,但是,李七夜想真正的磨滅他,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是李七夜已經是使用了太初原命來磨滅這尊無上恐怖存在了,但是,想要磨滅他,那還是需要很長的時間。
  要知道,太初原命的強大,讓人無法想象,那是恐怖無匹的東西,那怕是始祖,也一樣承受不起這種磨滅的力量,一旦被太初原命磨滅,那是很快就會灰飛煙滅的。
  但是,這尊恐怖無比的存在依然能承受著太初原命的力量,他的強大那是可想而知了。
  當然,對於李七夜來說,他並不著急,他有的是時間,隻要把這尊恐怖無比的存在磨滅了,剝奪了他的一切東西,這就將會是豐厚無比的收獲。
  而且,這也讓李七夜對於恐怖無比的存在,將會有著更深遠的認識,對恐怖存在有了更加了解。
  這樣的收獲,對於李七夜而言,那也僅僅是開始而已,未來依然是充滿著艱難,依然充滿著凶險,畢竟,這僅僅是一尊恐怖存在而已。
  遙在九天之上,在那蒼天之上,依然有著一尊又一尊龐大的陰影盤踞著,依然有著可怕無比的東西在俯視著九天十地、萬界八荒的蒼生。
  未來,他要一戰到底,他想凱旋歸來,那必須對於這樣的恐怖存在有著更深刻的了解,隻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在李七夜的道心之中,這尊恐怖存在也不會束手待斃,也是一次又一次地反抗著李七夜的磨滅鎮壓。
  可惜,在李七夜的道心之中,這一切的反撲都是徒勞,他依然被牢牢地鎖在了道心之中,被太初原命牢牢地鎮壓著。
  

Snap Time:2018-11-13 04:03:11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