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640章 藐視

  聽到李七夜的話,斷玉真帝李玉真躬身,抱拳,說道:“謹聽李兄的吩咐,此間事了之後,與李兄不醉不休。雜誌蟲”
  隨後,李玉真環視沐劍真帝他們一眼,說道:“今日該是你們幸運,我們李家不插手這事,也是你們的不幸,隻怕今日便是你們的死期。”
  沐劍真帝他們對於斷玉真帝這樣的話是十分的不滿意,但他們也隻是冷哼一聲而已,他們也不願意節外生枝,斷玉真帝不插足於此間之事,對於他們來說,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在場的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一時之間不少人是麵麵相覷。
  斷玉真帝的霸道剛猛是大家親眼所見的,作為六宮真帝的她,直言要斬沐劍真帝,更是姿態霸道,要挑戰鹿客翁,可以說,強大無匹的斷玉真帝她還真的不把沐劍真帝放在眼中,那怕是鹿客翁這樣的古朽無比的不朽真神了,她依然敢一戰到底。
  然而,如此霸道剛猛、如此睥睨八方、如此藐視群雄的斷玉真帝,竟然是對第一凶人如此的言聽計從,竟然對第一凶人如此的尊敬,這實在是大大出於人意料。
  試想一下,六宮真帝的斷玉真帝,她的實力是何等的強悍,像沐劍真帝這樣的真帝都已經不放在眼中了,就算是鹿客翁這樣強大古朽的老祖,她都依然是以強硬霸道的姿態去挑戰。
  反而對於第一凶人,卻顯得那麼的尊敬,顯得那麼的順從,這就意味著第一凶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那是遠在鹿客翁他們之上。
  甚至可以說,在斷玉真帝她的心麵,李七夜是遠比鹿客翁他們強大得多了。
  “第一凶人,竟然能得到斷玉真帝如此的認同,這,這未免太可怕了吧。”看到斷玉真帝竟然聽從李七夜的話,退到了一邊,讓許多人心麵為之一震,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斷玉真帝,可是六宮真帝,強橫狂霸,橫掃八方,她出道以來,對誰客氣過了,現在對第一凶人竟然如此的順從恭敬,這,這,這太猛了。”那怕是大教老祖,都不由心麵為之一震,在心麵有些毛骨悚然。
  一時之間不少的大教老祖都麵麵相覷,像斷玉真帝這種強橫霸道的人,沒有強大到那種程度,那根本就是無法讓她順從,沐劍真帝在帝統界的年輕一輩夠強大了吧,但是,斷玉真帝都是邈視之,揚言要斬他。
  鹿客翁夠名滿天下、威懾萬域了吧,斷玉真帝依然是以強橫霸道的姿態去挑戰他。
  然而,斷玉真帝卻唯獨對李七夜順從恭敬,她可曾是單槍匹馬把沐家殺得馬翻人仰的狠人呀,今天卻如此的恭敬順從,這可想而知第一凶人是多麼的讓斷玉真帝信服。
  “第一凶人,這究竟是強大到了怎麼樣地步了。”那怕是古朽無比的老祖在心麵都不由顫了一下。
  “斷玉真帝歸順,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舉世之間,還有誰人能做得到?這,這,這難道是始祖一樣的存在嗎?”年輕一輩更是臉色發白,不由打了個冷顫。
  讓一位真帝歸順,那是談何容易的事情,哪一位真帝不是傲骨錚錚的人,更別說是斷玉真帝這種強橫霸道的真帝了。
  能讓斷玉真帝這樣的存在如此的恭敬順從,大家已經不能想象,第一凶人究竟是可怕到怎麼樣的地步了。
  “就算不是始祖,隻怕也得是長存,那怕不是長存,那隻怕也不遠了。而且,第一凶人竟然如此的年輕,就已經如此的可怕了,未來那還得了,豈不是成為始祖這一般的存在。”斷玉真帝的態度一下子震撼了所有人,這讓不少人開始推測李七夜的實力。
  看到這樣的一幕,對於一些年輕天才來說心麵是百味紛呈,對於他們來說,能得到斷玉真帝青睞一眼,那都是一種無上的榮幸了,至於讓斷玉真帝如此的順從恭敬,那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看著李七夜,不少年輕一輩的天才是羨慕嫉妒恨。
  在所有人的震驚人,李七夜隻是緩緩地走了出來,伸了一個懶洋,十分隨意,十分自在,看了沐劍真帝、鹿客翁他們四個一眼,淡淡地說道:“你們一起上吧,單打獨鬥,我是怕你們在我手中撐不了三二招,不,三二招,那都是我陪你們玩玩而已,如果我玩真的,隻怕你們也就一二招了。”
  沐劍真帝、鹿客翁、四大寶王、觀樹者,他們哪一個不是威懾天下的人物,他們隻要跺一跺腳,整個帝統界都會顫抖。
  今天卻被李七夜如此的藐視,竟然敢說他們在李七夜手中連三二招都支撐不住,這可以說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的被人邈視,這頓時讓他們雙目一睜,雙目淩厲,露出了可怕的殺機。
  “不否認,你比我強,但,三二招便能把我們打敗,這口氣未免太大了吧。”沐劍真帝雙目一厲,殺機吞吐,渾重的聲音猶如是重劍出鞘一樣,話語之間已經彌漫著恐怖的殺意了。
  此時,沐劍真帝也的確是承認了李七夜比他強,甚至比鹿客翁還要強,但是,如果說李七夜三二招就能把他們打敗,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
  “信不信,你們很快就知道了。”李七夜無所謂,聳了一下肩,淡淡地說道:“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你們想後悔,那已經沒有機會了,世間沒有後悔藥可賣。”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鹿客翁竟然也不生氣,讚歎了一聲,點頭說道:“我們這一把老骨頭,隨著年紀的增長,這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單打獨鬥,隻怕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了,今日我們也就厚著臉皮,我們四個聯手,領教一下你的絕世之術。”
  在這個時候,鹿客翁也親口承認不如第一凶人了,聽到鹿客翁的話,所有人心麵為之一震,大家都不由麵麵相覷。
  雖然說,在此之前大家都已經有了一個猜測,但隻是不敢肯定而言,現在連鹿客翁自己都承認了,那就意味著第一凶人的實力的確是在鹿客翁之上,這樣的事實,那的確是狠狠地揪了一下所有人的心髒。
  特別是對於年輕一輩來說,在他們心目中,像沐劍真帝這樣的無雙天才,那已經是十分的了不得了,至於鹿客翁這樣的存在,那已經是站在了帝統界的巔峰了,整個帝統界沒有幾個人可以與鹿客翁一決勝負了。
  現在第一凶人竟然比鹿客翁還要強大,而且,年紀比很多人都要年輕,這怎麼不讓人心麵顫了一下,這樣的實力,他們一輩子也隻能是望塵不及。
  這樣的事實,對於不少年輕一輩的天才來說,那是十分殘酷的事實,那是狠狠地打擊了他們的信心。特別是有一些天才,他們對於自己的實力都有所信心,甚至是沾沾自喜了,但是,現在比起第一凶人來,他們取得的那麼一點成就,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所以,當很多本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年輕天才,他們當拿自己和第一凶人一比的時候,不由感覺到了絕望。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所以,在這個時候年輕一輩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傻傻地望著第一凶人,腦袋一片空白。
  對於鹿客翁那客氣的話,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己,淡淡地說道:“放心,我不會阻攔你們的,你們想聯手上,就盡管聯手吧。”
  “我這個人,一向都是豁達,你們有什麼殺手、有什麼配合默契的合擊之術,那麼,趁現在你們還有機會,你們就先商量商量,等我出手的時候,隻怕你們就沒有這個機會了。”李七夜說到這,笑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的大度,這頓時讓所有人都呆了一下,大家都沒有想到李七夜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在任何一個修士強者眼中看來,麵對敵人的聯手合擊之時,最好就不要給敵人有任何配合或默契的機會,一旦讓敵人配合默契了,那就是讓敵人強大起來,對自己不利
  現在第一凶人竟然允許沐劍真帝他們商量戰略,竟然允許鹿客翁他們商討聯手合擊之術,這樣的大度,那簡直就是不敢想象,這是要有多麼強大的心髒。
  “第一凶人,對自己實力是信心滿滿的。”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有人喃喃地說道。
  “第一凶人,真的能抗得住鹿客翁他們四個的聯手嗎?”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很多人都不是很相信,對於這樣的一幕都是將信將疑。
  就算第一凶人比鹿客翁他們都強大了,但是,鹿客翁他們四人聯手,所發揮出來的威力,那是不可想象的,第一凶人真的能對抗的了嗎?這讓很多人心麵都抱著懷疑。
  “尊駕的大度,我們先謝過了。”鹿客翁很有風範,點頭,徐徐地說道:“我們已無需再商討,我們心中已有默契。”
  鹿客翁這話,並非是吹噓之辭,看來他們在此之前已經討商好對策了。
  “好吧,那就出手吧。”李七夜伸了伸懶腰,淡淡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7 10:59:5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