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096章 好老師

  古啟航不由笑了笑,說道:“還有這等老師,這實是有點意思,這樣的老師,我倒是想見一見。々雜じ誌じ蟲々”
  “這等老師,又焉能與啟航老師相比呢。”縱天少主說道:“與老師相比,那就如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否則的話,他就不會被分配到書齋當老師了。”
  “在書齋當老師?”聽到縱天少主這話,古啟航頗為意外,說道。
  “是呀。”思宗神子忙是說道:“有學生還懷疑他是不是托關係進入天神學院當老師的呢,否則的話,學院又焉會把他分配到書齋去當老師,書齋隻有區區三個學生,一直以來都是在百堂上課,根本不需要老師嘛。學院把他分配到書齋,是怕他誤人子弟吧。”
  “不”古啟航笑笑,搖頭說道:“你們也太小看書齋了,大家都知道,書齋是閑雜之地,但,書齋又焉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書齋那可是大造化之地,懂其奧妙的人,想居於書齋,那都不容易之事。”
  “書齋是大造化之地?”聽到古啟航這樣的話,縱天少主和思宗神子都不由為之愕了一下,覺得不可思議。
  天神學院的學生都知道的,書齋那隻不過是收藏閑雜書籍的地方,很多學生都不願意入書齋呢。
  “是的,是一個了不得的大造化之地。”古啟航輕輕點頭,徐徐地說道。
  “書齋究竟是如何的大造化?”縱在少主也不由充滿了好奇,忍不住問道。
  “這個,不好說,這麵的秘密某說我等,就算是天神書院的諸位老師,都知道得寥寥無幾,在天神書院,真正懂得書院奧妙的人,那也隻有那麼幾位不出世的老祖。”古啟航徐徐地說道。
  “難怪有學長說,老師讀書之時曾博覽群書,老師之博學,無人能出其右。”思宗神子忙是讚了一聲,說道。
  古啟航笑了笑,說道:“不過嘛,這位李老師,倒是一個蠻有意思的人,我的確是想見一見他。”
  古啟航的話讓縱天少主和思宗神子都不由一喜,他們兩個人相視了一眼,縱天少主說道:“老師,李老師與千璿老師走得親蜜,似乎與學院的一些老祖關係都頗為不俗。看來李老師的靠山甚強大,老師還是莫與他衝突好,以免大家誤會。”
  縱天少主這話說得有意思,因為他與古啟航的關係親近,所以他知道古啟航對羽千璿有意思,暗示了一下李七夜與羽千璿的關係,這使得他這一席話聽起來是勸古啟航,事實上是在激古啟航。
  古啟航風姿從容,他笑了笑,神態自然,說道:“大道萬千,世間波瀾壯闊,想立足於大世,還得依靠自己。我與諸帝共飲,與仙王談道,那也是泛泛之交而己。不論是廣交天下,還是出身帝門,那都隻是大道中的小小優勢而己。立於大道,開大世,唯有自己無敵才是根本。”
  古啟航這席話隻是徐徐道來而己,沒有豪言壯語,甚至是以十分平淡的口吻說出來,但卻是霸氣十足,讓人聽得都心神震撼。
  與諸帝共飲,與仙王談道,這是多麼霸氣、多麼無上的人生,又有幾個人能達到這樣的高度呢。
  多少人是仰望諸帝,膜拜仙王,而古啟航卻能與諸帝共飲,與仙王談道,任何人聽到這樣的話,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當然,縱天少主和思宗神子也明白古啟航並不是在吹牛皮,作為最有天賦的上神,古啟航的確是有著與諸帝共飲、與仙王談道的資格。
  “老師神姿傲世,我等小輩仰慕。”思宗神子忙是說道。
  “好了,你們這點小算盤兒我還不清楚嗎?”古啟航笑著說道:“我會見見這一位李老師的,這也並不是你們有什麼恩怨,如此有實力的天才,實在是讓我見獵心喜,想較量較量。至於你們那點小心思,那點小馬屁,就收起來吧。隻要你們自己實力夠強大,誰都可以挑戰。”
  “多謝老師的教誨,學生錯了。”縱天少主和思宗神子忙是一喜,拜了拜。
  “這一次我就與李老師談談道,授授業,僅此而己。”古啟航笑了笑,說道:“你們也算是我的學生了,這一次我這也算是護點短吧,至於你們自己的恩怨,或者你們自己被欺負了什麼的,那也就讓它過去吧,誰叫你們學藝不精。你們希望我與李老師動手,那是不可能的了。”
  “學生不敢。”縱天少主和思宗神子幹笑了一聲,不敢多說什麼,畢竟古啟航位高權重,能為他們出口氣,那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你們也是安點心思,不要整天高調,低調一點,不要招人注意,前麵的道路並不平坦,你們能不能熬到畢業都不一定呢。”古啟航笑著說道。
  “老師的意思我們會被趕出天神學院?”思宗神子都被這樣的話嚇了一大跳,忙是說道。
  古啟航輕輕搖頭,說道:“這倒不是你們會被趕出天神學院,隻是學院有難,我是怕熬不到那個時候。”
  “不可能吧”一聽到古啟航的話,頓時把思宗神子嚇得一大跳。
  縱天少主也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忍不住說道:“老師,那個傳言是真的嗎?”作為一門五仙王的傳人,而且還是一位上神,縱天少主知道得更多。
  “世間之事,真真假假,這不好說。”古啟航淡淡地笑著說道:“但,你們心麵也要有個準備,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未來能走出怎麼樣的路,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聽到古啟航這樣的話,這頓時讓縱天少主和思宗神子相視了一眼。
  “老師的意思……”此時縱天少主都有些猜測不透古啟航的心思。
  古啟航含笑,淡淡地說道:“這將會諸帝與仙王同出的時代,這將會是一場盛宴,你們有沒有機緣,那就看你們自己了。”
  “請老師指一條明路。”思宗神子打了一個激靈,回過神來,忙是向古啟航一拜。
  古啟航沒有回答,他隻是含笑不語。
  李七夜行走於茶園,他隻是隨便走走而己,但,突然間,在遠方一道金光一閃而過,這讓李七夜目光跳動了一下,露出了淡淡的笑然,然後踏空而去。
  在茶園深處,有一個深穀,這乃是常年霧氣籠罩,聽每一屆的學生說,這常常讓人迷路,進入這個深穀的人往往最終會繞回了原地。
  這是一個普通的深穀,沒有人知道這麵具體有什麼玄機,而天神學院的老師也從來沒有提過。
  李七夜進入了深穀之後,隻是隨手一點,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宛如開鎖一樣,迷霧之中浮現了一條條金色的法則,最後聽到“鐺”的一聲,所有的法則交織在一起,瞬間化作了道門。
  聽到“嗡”的一聲,李七夜一邁入道門,瞬間被傳送走,那之間跨越了一個又一個的空間,進入了未知的坐標。
  最終李七夜進入了一座古屋,古屋沒有他物,隻擺著一張帝床,如果識貨的人一看到這張帝床,一定會嚇得一大跳,因為整張帝床乃是用傳說中的仙木所雕,而且是完整一體,這是伐一株巨大的仙木而雕成,這種仙木連大帝仙王都難於得到,更別說是凡夫俗子了。
  在帝床之上更是以絕世無雙的時血仙石所封,這是極為稀見的手段,這種塵封隻怕一般的大帝仙王都沒有資格享受。
  “先生親臨,我有失遠迎了。”此時帝床之中坐起一個人,這個人全身穿著帝袍,威武無比,這個人看起來像是八十老翁,他身上穿著古老的帝袍,一頭金黃的長發散披於肩上,當他一坐起來之時,有帝懾九天,威動十三洲的氣勢!
  “算了,你這一身筋骨還是呆著好。”李七夜擺了擺手,在床邊坐了下來,笑著說道:“萬一有個什麼天誅的,那不是麻煩。”
  “我這老骨頭,隻怕老天爺還看不上眼。”這個老人笑著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上下打量著他,說道:“這一次連你都要出世,還真讓我有點意外,自從你父親遠征之後,你就甚少露臉了。”
  “唉,這把老骨頭,也給不起折騰,再折騰下去,隻怕要散架,隻好躺著,讓這點有用之軀未來能發揮在需要的地方。”老人感慨地笑著說道。
  “算了,你這話就莫對我說了,憑著你神永的血統,隻要天誅不收你,你還是能活蹦亂跳地活得好好的。”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
  “先生說笑。”老人苦笑地說道:“我們這一代人,的確經不起折騰,不像先生是越戰越勇,如果說現在讓我去像我父親當年那樣遠征,隻怕我自己都沒有那個勇氣,身體大不如前呀。”
  “這一次你不也是出來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還以為你會不管不問了。”
  “這終究是我父親和外公的心血,也是我母親大人的心血,就算我有心不問世事,但這終究是他們的心血,我也不希望它倒塌。”這個老人感慨地說道。(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5:54:1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