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091章 七煞塔前說是非

  下一頁
  六劍少皇的父親九劍上神也是一位十一圖騰的上神,所以頗有與九幽狂敖爭鋒的意思,畢竟同樣為十一圖騰的上神,頗此的確是有一決高下的雄心,也正是因為如此,九劍上神琢磨過七煞塔,他還把七煞塔的一些玄妙告訴了自己的兒子六劍少皇。
  “這是該如何巧取呢?”有學生心麵不由為之好奇,問六劍少皇,而六劍少皇是含笑不語。
  大家見六劍少皇含笑不語,大家也不再去追問,當然也沒有人覺得六劍少皇是吹牛皮,畢竟六劍少皇的父親是一位擁有十一個圖騰的上神,六劍少皇知道七煞塔的一些奧妙,那也不足為奇。
  “每一屆學院都會派一些年輕的老師來磨勵一下,就不知道學院還會不會派其他的老師來磨勵一下。”有學生也不由說道:“周老師在我們百堂的老師之中算是不錯的老師了,也算是上一代的天才了,他還是未能熬到第七層煞海呀。”
  “如果說,我們學院現在的年輕老師,有誰能熬到第七層煞海,我覺得非是啟航老師莫屬了。”有天才學生說道。
  “我也覺得是。”有另外一個學生也點頭讚聲說道:“除了啟航老師之外,我覺得千璿老師也行,千璿老師雖然從來沒有展示過自己的實力,我覺得她絕對不會比啟航老師弱。”
  對於這樣的話,在場的不少學生都讚同,少年王古啟航絕對是天神學院年輕一輩的老師中,絕對是最強大的之一。
  至於羽千璿,大家都並不會懷疑她的實力,畢竟羽千璿深不可測,更何況作為古府的傳人,絕對不會是弱者。雖然說,沒有人具體知道羽千璿究竟有多強大,但她的實力還是得到大家的肯定,否則,她也不會成為天神書院的老師。
  “還有一個老師也是深不可測。”有一位百堂的學生插上一句,說道:“那就是書齋的李七夜老師,在剛剛不久,他還采摘到了十二道茶葉,這實在是太逆天了。說不定呀,這位李老師比啟航老師甚至是千羽老現強上很多,沒看到千羽老師對他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嗎?”
  “暴力老師呀。”提到書齋的李七夜老師,大家都會叫上一聲“暴力老師”,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凶暴的事情。
  “有這個可能,采摘到十二道茶葉,這實在是太逆天了。”另外一位百堂的學生也忍不住點頭,說道:“若是暴力老師到來,隻怕真的是能熬到第七層煞海。”
  “哼,那也不一定。”此時六劍少皇冷哼一聲,說道:“大道茶的采摘,往往是與實力無關,隻是各種因素結合而己,天賦、悟性甚至有可能是運氣,說不定運氣好,也能采摘到十二道茶葉。啟航乃是當今絕世天才,也唯有人聖能與之並肩,至於其他無名之輩,又焉能與啟航老師比肩呢!”
  六劍少皇這樣一說,在場的學生,特別是百堂的學生都識相地閉嘴了,畢竟他們想在百堂立足,最好還是不要得罪六劍少皇,他在百堂可是有著極為強大的影響力。
  當然大家明白六劍少皇與少年王古啟航關係比較親近,畢竟古啟航與縱天少主是亦師亦友的關係,而六劍少皇他們學院三子都是交情很深,六劍少皇當然是會為古啟航說話了。
  “少皇說的甚好。”立即有百堂的學生機靈,讚同說道:“啟航老師乃是我們時代最了不起的天才,也唯有人聖可以比肩,當年啟航老師可是曾經打敗過道龍天帝好幾次,舉世之間也隻有啟航老師才有這樣的戰績。”
  少年王古啟航,他能讓人津津樂道的不止是他可以與人聖比肩的天賦,最年輕的上神,他最傲人的戰績是與道龍天帝之間的戰鬥。
  傳言說,在道龍天帝還沒有成為大帝之時,曾與古啟航發生過了六次的決戰,聽說在這六次的決戰中前五次都是古啟航戰勝了道龍天帝。
  隻有在第六次的時候是道龍天帝戰勝了少年王古啟航。
  這一戰具體的情況沒有外人知道,最後大家隻知道的是道龍天帝連敗五次之後,終於戰勝了少年王古啟航。
  在那個時候,古啟航還不是上神,而道龍天帝還不是大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一戰的原因,最後古啟航竟然沒有走上仙王的道路,而是走上了封神的道路。
  現在大家都知道的是,道龍天帝兩次承載天命,成為了擁有六條天命的大帝,而古啟航也擁有了圖騰,成為了六個圖騰的上神,也是成為了當世最年輕的上神。
  可以說,當年古啟航與道龍天帝之間的決戰,那絕對可以成為他最大的談資。
  “啟航老師,未來必定能成為古神,比肩歸凡古神,他的造化是難有人能企及的。”六劍少皇冷笑一聲,說道:“有些老師就不一定了。就如眼前的七煞塔,啟航老師到來,必定能入第七層,必定會勝過某些老師。哼,或許不需要啟航老師出手,若是我入七煞塔,也比某一些老師強。”
  此時六劍少皇說得十分的霸氣,他這話也不算是吹牛皮,因為當年他父親來琢磨過七煞塔,他父親把七煞塔的奧妙告訴了他。雖然說,以六劍少皇自己的實力想取走七煞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自認為憑著他父親傳授給他的奧妙,他自信能取巧,他自信能進入到七煞塔的第七層煞海。
  正是因為如此,六劍少皇心麵才會自信滿滿,口出狂言,暗示自己在七煞塔麵前比某些老師強,當然,他並沒有直接叫李七夜的名字而己。
  “說的是我嗎?”就在六劍少皇自信滿滿的時候,一個悠然的聲音響起,十分自在。
  大家立即望去,隻見李七夜悠然走來,他身邊還跟著劉金勝。
  “老師來了”一看到李七夜,頓時讓不少學生臉色大變,特別是剛才在拍馬屁的百堂學生,更是嚇了一大跳,都紛紛後退了好幾步,不敢去看李七夜。
  六劍少皇臉色不由變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李七夜會來這,但他狂言已經放出去了,讓他收回這樣的狂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此時六劍少皇臉色十分不好看地站在那,在這個時候他是有些進退兩難。
  李七夜來到之後,也沒有去為難六劍少皇,隻是看了他一眼而己,目光落在了七煞塔之上。當然,他來看七煞塔並不是與學生過不去,而是有其他的原因。
  劉金勝跟著李七夜而來,當他看到七煞塔的時候,臉色十分的古怪,他看著七煞塔,目光十分複雜,最後輕輕地歎息一聲。
  “如果我把七煞塔鎮壓在這,那麼我一定會回來取。”李七夜看著七煞塔,最後收回了目光,淡淡地笑著說道。
  “為什麼?”劉金勝不由脫口問道。
  “不為什麼。”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對於我來說,有始就有終。不論是回來與天神書院了結恩怨,去兌現自己的諾言,還是其他的原因,換作是我,我都會回來。隻可惜,九幽狂敖卻沒有回來。”
  “或者他對於自己的年少輕狂而懺悔於心。”劉金勝輕輕地說道:“每一個人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著不一樣的心態。”
  “懺悔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若是懺悔,那就更應該回來。”李七夜平靜地說道:“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可換。為什麼天神學院的老祖他們會把這座塔一直留著,這不止是在警示,也是等著那一天。”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劉金勝不由沉默起來。
  在場的學生聽著李七夜與劉金勝的對話,當然也沒有幾個學生會把劉金勝放在心麵,畢竟在很多學生心麵,書齋的學生都不怎麼樣的,強大不到哪去,更何況劉金勝一大把年紀才拜入書齋,天賦之差,可想而知了。
  “七煞塔,強大了不少。”最後劉金勝隻好如此說道。
  “的確是變強大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此塔來曆不凡,它鎮壓在這的年頭太久了,吞納大脈,就好像在這生根一樣。對於天神學院來說,莫說是學生,就是老師,也難有幾個人能趟過此塔登上塔頂的,至於想把它取下來,那就有一定難度。這也不怪當年九幽狂敖會在此說下豪言壯語,這的確是一件好不起的寶物。”
  “年少輕狂。”劉金勝隻是如此說道。
  “哼,天神學院藏龍臥虎。”此時六劍少皇在一旁忍不住說道:“有些人不行,不代表其他人不行!”
  其實六劍少皇是想說古啟航的,因為他對李七夜不滿,想搬出古啟航老師的名頭來殺殺李七夜的威風。
  “你說的是你自己嗎?”李七夜看了六劍少皇一眼,笑了笑,說道:“天神學院的確是藏龍臥虎,就不知道你是不是那條藏龍、那隻臥虎。”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六劍少皇臉色變了一下,他與李七夜本來就有衝突,現在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明顯是針對他。
  最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Snap Time:2018-11-21 00:24:29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