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066章 書中自有黃金屋

  李七夜點頭說道:“沒錯,這就是一部功法,但是如果你無法懂這麵的寓意,就算你知道這是一門功法也沒有用,因為這不僅僅是神話,它一本厚重的曆史,它記載間古老的傳說,也是傳承著古老的道統。雜※誌※蟲隻有讀懂這部厚重的曆史,你才能領悟這門功法的奧妙。”
  “曆史承載功法?”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夜欣雪都不由愕在了那,因為這樣的說法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過。
  對於修士來說,功法就是功法,曆史就是曆史,兩者完全是不搭界的事情,而且沒有多少人願意去鑽研究曆史,更沒有多少人願意去體會神話寓意,在無數修士看來,所謂的神話寓意,那隻不過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而己。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對於我們修士而己,書中不僅僅有功法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曆史,就在你眼前,大道需要你去追溯,當你無法懂得它的寓意的時候,你永遠都邁不進這一道門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那,那我該怎麼去學習呢?”夜欣雪呆了一下,她不由問道。李七夜這樣的話完全是勾起了她的興趣。
  “大道不挽留,它隻在你心中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隻見他伸手一挽,宛如是從大地之下挽起了一條大道。
  在這一刻夜欣雪宛如是聽到“嘩啦”的水聲響起,在此時此刻似乎被李七夜挽起了一個世界,隻不過這個世界是沒有人能看得到的。
  在夜欣雪不知道如何去看的時候,李七夜已經是一隻大手按住了她的眉心,他那渾厚沉重有力的聲音響起,說道:“用心去感受,大道就在你心中。”
  李七夜的聲音宛如充滿了魔力,充滿了磁性,讓人為之著魔一樣,在這一刻夜欣雪不由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當她緩緩地閉上眼睛沒有一會兒,她感覺自己是陷入了沉睡一樣。
  當她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眼前的世界已經是變了,沒有了石室,也沒有了李七夜,剛才的一切都消失了。
  此時橫在她前眼的是一條大江,隻見大江的江水奔騰不息,隻不過是江水奔騰無聲,似乎這是一個寞靜的世界,竟然在無聲無息之中奔騰著。
  看著眼前這條無聲無息奔騰的江水,這瞬間讓夜欣雪想到了一個名字,想到了一個傳說,她不由喃喃地說道:“泗水”
  “呦”就在這一刻一聲鹿鳴之聲打破了這個世界的寂靜,緊接著一隻生有長鼻子的小鹿出現在了江上,隻見它踏江而行,一邊溯流而上奔跑,一邊鳴叫。
  “鳴鹿踏泗水”看到這隻奔跑著小鹿之時,夜欣雪不由喃喃地說道,這正是一個古老的神話,一個讓許多人認為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
  “呦”此時小鹿鳴叫一聲,回首盾了一眼夜欣雪,隨之撒蹄而跑,往上流跑跳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了江麵之中。
  “鳴鹿踏泗水!”夜欣雪心麵一震,回過神來,她也忙邁開步子,踏江而上,往鳴鹿消失的方向追去。
  但是她剛踏入泗水,“嗡”的一聲響起,也瞬間又被送回了原位,寸步未移。
  “泗水三易”此時夜欣雪才想起這個神話的寓意,不由喃喃地說道:“一步三寸,三步一易,這才是鳴鹿的鹿路。”
  想到這,夜欣雪就以這個神話中的寓意邁出了步伐,一步三寸,三步一易,果真是如她所想那樣,當她一步三寸、三步一易之時,竟然能順著鳴鹿所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就這樣,夜欣雪趟過了一個又一個神話,從鳴鹿踏泗水,到太儀伏夜鳳……一直到最後的一個神話,夜欣雪宛如是走過了一個又一個世界一樣。
  當走過這樣的一個又一個神話之時,夜欣雪身臨其境,親身感受著這樣的神話,但如果你不懂這一個個神話的寓意之時,你是無法走入這一個個神話的深處的,無法見到這一個個神話最終的奧義。
  “鐺、鐺、鐺……”一陣陣清脆的鳴和之聲響起,當夜欣雪走完了所有神話之時,她眼前的世界又消失了,她依然是盤坐在石室之中。
  隻不過現在卻變得不一樣了,整個石室散發出了大道光芒,在這一陣陣的“鐺、鐺、鐺”的聲音響起之時隻見是一條條大道法則浮現,當一條條的大道法則交錯之時交織成了一座古屋,在這古屋之上銘有鳴鹿、夜鳳這樣的神獸凶禽。
  最後聽到“嗡”的一聲響起,這一座石屋竟然像一本厚厚的史書一樣,聽到“嘩啦、嘩啦”的翻書之聲響起,宛如是一頁頁的書頁被翻開,一個個神話被翻閱一般。
  緊接著“砰”的一聲響起,這樣的石屋直接烙印在了夜欣雪的眉心處,這頓時讓夜欣雪全身一陣顫抖,在這那之間她感覺就好像是一條大道直接烙印在了自己眉心處一樣,大道的氣息在她全身奔騰,讓她感覺無比的親切,好像自己整個人就被裹於這樣的一條大道之中,宛如這樣的一條大道已經成為了她身體的一部分了。
  這種十分親近大道的感覺,讓夜欣雪有淚流滿臉的感動,因為她自小就是天賦差,並不親近大道,別人一二天能修練的功法,她至少要修練四五天甚至有可能更久。
  自小她是聽同輩的堂兄妹說過親近大道這種感受,但她自己卻從來沒有過這種感受,似乎她天生就與大道那麼的疏離一樣,大道離她很遠很遠,給她一種可看不可及的感覺。
  在這一刻,當她感受到大道緊緊地抱裹著自己的時候,大道宛如融入她的體內之時,宛如是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之時,她突然感覺眼角都濕了,有一種淚流滿麵的衝動,在這一刻她才知道什麼叫做親近大道,這一天她足足等了二十年!
  “老師,我,我,我……”當回過神來的時候,夜欣雪不由伏拜於李七夜麵前,久久說不出話來,不由噎咽,她感動得無法言語,人生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這種被擁抱的感覺,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和熙,宛如打開了她的心房。
  “我,我,我第一次親近大道”感動得無法言語的夜欣雪哽咽了半天,終於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不覺間淚水已經濕了臉龐。
  對於她來說,這種際遇太難得了,她家族的長輩都放棄了她,連她父母都覺得她不值得去培養,但今天她卻能如此的擁抱大道,這樣的感受讓她一輩子都銘記於心,這是李七夜給了她浴火重生的機會,這是李七夜給了她一切。
  “起來吧。”李七夜很淡然,看著她,徐徐地說道:“大道萬千,天賦並不是唯一的標準,隻不過是天下凡夫俗子太多,以唯一的標準去衡量芸芸眾生而己。世間任何人都有天賦,沒有誰是沒有任何天賦的廢物,有人是擅長時間,有人是擅長力量,有人是擅長感悟……師長視為廢物,那隻不過是沒有為他找到適合的道路而己!”
  李七夜這一番話讓夜欣雪無限的感動,讓她無限地銘記於心,因為家麵的長輩都她為廢物,但李七夜卻沒有她把視作廢物。
  激動無比的夜欣雪久久回不過神來,激動得不能自己。
  “回去好好領悟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大道勤於不止,堅持不懈,否則那也隻不過是虛度時光而己。”說完之後,他轉身便走。
  好不容易夜欣雪回過神來,此時李七夜已經遠去,她望著李七夜遠去的背影,不由深深地鞠了鞠身,神態十分的恭敬!
  當李七夜回到住處之時,隻見金環鐵臂已經等待在那了,他在那已經等了很久了,見到李七夜之後,他興奮無比,立即伏拜在地上,激動不己。
  “老師,您老是我們王家的再生恩人,你為我王家再次崛起帶來希望,我們王家為你老人家立長生牌,子孫世代敬奉你老人家。”金環鐵臂伏拜於地上久久不起。
  金環鐵臂得到李七夜指點之後,他真的是找到了他們王家老祖宗刻在石林中的功法,他終於把他們王家失傳的功法領悟了,他不負家族厚望,終於找回了家族失傳的功法,這也算是對列祖列宗有一個交待。
  “長生牌就不用了。”李七夜看了伏拜於地的金環鐵臂說道:“好好修練吧,莫弱了王敖的名頭,不要折辱了他一生的英明,當年王敖憑著一手’金環套月功’不知道打敗了多少神、魔、天三族的上神!”
  “老師的話,學生一定銘記於心,絕不敢有辱先祖英名。”金環鐵臂恭恭敬敬地磕頭,一句一字都出自於內心肺腑,他牢牢記住李七夜的話。
  李七夜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就回屋了。
  李七夜進入屋內之後,伏拜於地上的金環鐵臂這才站起來,盡管此是李七夜已經關閉了屋門,但他依然十分恭敬地向屋內再三鞠身,以致敬意。(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12:32:48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