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514章 不自量力

  鮮血,染紅了湖水,隻見鮮紅的鮮血在湖水中慢慢地暈開了,被劈成兩半的馬明春沉入了海底。■雜&誌&蟲■
  “死了吧。”看著鮮血染紅的湖水,連世家的老祖都不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喃喃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連秦劍瑤、觀海刀聖都為之駭然,特別是出手領教過李七夜實力的觀海刀聖,更是抽了一口冷氣,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雖然說秦劍瑤和觀海刀聖在心麵對於李七夜的實力已經有了一個估測了,他們都認為馬明春絕對不會是新皇的對手。
  但是,馬明春敗得如此之快,那是他們遠遠所料未及的,一記鞭腿便把馬明春劈成了兩半,這樣的結局,他們根本沒有想到,這實在是太思不可議了,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了。
  所以觀海刀聖不由心麵一寒,打了一個冷顫,窒息的感覺讓他呼吸不過來。在剛才他與李七夜連對三刀,這何止是李七夜手下留情呀,那簡直就是一種無上恩賜了。
  試想一下,一記鞭腿就把馬明春劈成了兩半,李七夜出手的威力是多麼的恐怖。馬明春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不朽真神,以實力而論,不知道比他強大得多少。
  如果李七夜真心想殺他,不要說是一刀,隻怕起剛開始,就已經把他斬了,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他能與李七夜對上三刀,那的確是對他一種無上的恩賜。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觀海刀聖都不由通體發寒,剛才在不知覺間他已經是在鬼門關走了一趟,他的生死隻不過是在李七夜一念之間而已。
  一向鎮定自若的秦劍瑤,此時此刻,也不由臉色有些發白,一直以來她道心都甚為堅定,在大風大浪之前也能平靜自在,但這一刻她也不由為之毛骨悚然,這樣的實力實在是恐怖絕倫。
  在這那之間,秦劍瑤心麵產生了一種感覺,她不由再一次地想起了李七夜的話螻蟻!
  在此之前,她在心麵覺得李七夜這話多少有點自大囂張,但是,現在看來那是實實在在的一句話,在李七夜麵前,眾生隻不過是螻蟻而已。
  在這個時候,秦劍瑤才意識到,那怕強大如他們靜蓮觀,也和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在他的眼中依然也隻不過是螻蟻而已,李七夜真的要滅他們靜蓮觀,那隻怕也是一念之間而已。
  想到了這一點,秦劍瑤心麵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一個恐怖無邊的新皇,所作所為似乎是看起來荒誕,甚至剛坐上皇位被人趕下去,被丟失江山,這是什麼原因?他完全可以掌執天下,號令八方?
  所以,在這個時候,秦劍瑤心麵有了一個十分荒誕的想法,那就是玩!李七夜所做的這一切事,那隻不過是好玩而已。
  不論是他們,還是皇權江山,甚至是整個九秘道統,在他眼中都隻不過是一件玩偶而已。當他有興趣的時候就陪他們玩玩,如果他不感興趣了,有可能是置之不理,也有可能一下子把所有毀滅,那怕是整個九秘道統都不例外。
  或者,在新皇眼中,整個九秘道統,那隻不過是一窩螞蟻而已,心情好了,或許會逗一逗這些螞蟻,如果心情不爽,就放一把火,把整窩螞蟻燒得一幹二淨。
  在這一刻,可以說秦劍瑤比任何人想得都要遙遠,比任何人想得都要有深層次。
  所以當她想到這個可能的時候,那怕平時鎮定自由的她,都不由毛骨悚然,被嚇得魂飛魄散。在這個時候她是徹底的意識到,隻要李七夜願意,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毀掉整個九秘道統。
  這讓秦劍瑤打了一個冷顫,好不容易這才恢複過來,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息一下心麵的震驚。
  “嘩啦”的一聲響起,在所有人震驚之中,一聲水聲響起,大家紛紛望去,隻見湖泊中浮現了一個人。
  “是馬明春。”看到湖泊中浮現的人,有人不由大叫一聲。
  浮現在湖泊的人的確是馬明春,在這個時候,馬明春他那被劈成兩半的身體竟然縫接起來,沒有留下傷口,一尊不朽真神,的確是強大,身體被劈成兩半了,依然還能活下來。
  不過,馬明春雖然活了下來,他也是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臉色煞白,從湖泊中爬起來的時候,全身都在顫抖,爬起來都是使了吃奶的力氣。
  可以說,現在他讓身體縫合過來,穩住傷勢,這已經是損耗掉了他的真氣了。
  “還是有點本事的。”看著馬明春爬起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十分隨意自在。
  那怕是他一記鞭腿把馬明春劈成了兩半,似乎這對於他來說那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所以他依然平靜自在。
  馬明春爬起來之後,好不容易穩住了驚駭的情緒,也穩住了自己顫抖的四肢,此時他感覺全身宛如力竭一般。
  “至少還活著。”看到馬明春爬起來,遠處觀望的人不由鬆了一口氣,不論怎麼說,馬明春至少還能爬起來。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感覺馬明春能在李七夜一招之下活下來,那都值得慶幸的事情了。
  這樣的事情,若是換作是以前,那是根本不可思議、不可想象的事情,別人能在馬明春手中接下一招,那已經很了不起了。
  現在,馬明春能在新皇的一招之下活下來,那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至少,還是捱過了一招。”連大教的老祖都不由苦澀地一笑,他們都不知道是驚喜好還是絕望好。
  一招之下,還能活下來,或者對於其他的強者來說,多多少少是一種希望吧,就像是點點之火一樣,如果說,連馬明春這樣的不朽真神,連一招都沒能扛住,被一記鞭腿斬殺的話,那麼這樣的事實就太讓人絕望了,連一點點星星之火的希望都沒有了,這是多麼讓人絕望的事情。
  看著手腿都要顫抖的馬明春,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你現在是跪著投降,還是轉身逃走呢,又或者是跳湖自殺?”
  李七夜這樣的話聽起來似乎是十分的刻薄,這可是一尊不朽真神,竟然被他說得跳湖自殺?
  但,在當下所有人聽起來,不論李七夜說什麼話,都是那麼的有道理,這就是拳頭大的原因!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望著馬明春,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期待著馬明春的選擇。
  也有不少人易地設想,如果說自己是馬明春,在這個時候將會如何選擇呢?
  事實上,在這個時候,不論馬明春是選擇投降還是逃走,在很多人看來都是情有可原的,遇到這麼強大的敵人,投降也好,逃走也罷,那都是人之常情,正常的反應而已,大家不一定會對他嗤之於鼻,也不會嘲笑他的選擇。
  在這樣的情況下,換作是自己,隻怕會更不堪,說不定早就被嚇破了膽,已經是求爺爺告奶奶了。
  “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然而,當馬明春站直身體的時候,雙目一厲,那怕此時他已經很虛弱了,但依然不失不朽真神的風範。
  在這個時候,馬明春沒有被嚇破膽,沒有向李七夜求饒,也沒有轉身逃走,而是站直了身體,挺起了胸膛,直麵李七夜,依然是聲色皆厲。
  雖然說馬明春被李七夜一記鞭腿劈成了兩半,但現在依然能在李七夜麵前挺著胸膛,沒有被嚇得雙腿發軟求饒,這也讓不少人為之佩服,不朽真神就是不一樣,這樣的膽氣和魄力,不是他們所能擁有的。
  “哦”看到挺直胸膛的馬明春,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笑著說道:“這麼說來,你還有殺手了?也好,有什麼手段,盡管使出來吧,我等著,我倒要看看你們的殺手究竟有多麼強大。”說著負手而立。
  聽到這樣的話,不少人一下子屏住了呼吸,都紛紛看著馬明春,大家都還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馬明春依然是要血戰到底,有更多人為之好奇的是,馬明春究竟還有什麼殺手沒拿出來呢?
  “起”在這個時候,馬明春一聲覺喝,他的聲音宛如春雷一般,在舌底一下子爆開了,震動著整個九連山。
  “嘩”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九連山的各個山頭、每一座山峰,都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人影,而且有旌旗搖曳。
  一時之間,九連山各處冒出了如此之多的人,每一個山頭都是人影浮現,這隻怕是有上百萬之眾的人影。
  “中央軍團”看到這每一個山頭都有人影浮現,有人立即看出了端倪,不由大叫一聲說道。
  “中央軍團不是紮營於九連山之外嗎?”一時之間,有人站在高處,往九連山外望去,隻見中央軍團紮駐在那的營地依然還在,依然還有士兵巡邏。
  “空城計。”看到這樣的一幕,有老一輩強者回過神來,輕輕地歎息一聲,不由徐徐地說道:“紮營在九連山之外,那隻不過是掩人耳目而已,看來中央軍團的士兵已經是無聲無息潛入了九連山了,湯鶴翔實在是好計謀。”
  在此之前,馬明春曾是狂怒,揚言要九連山交出李七夜,但在湯鶴翔勸說之下,馬明春這才紮營在九連山之外。
  現在大家這才回過神來,湯鶴翔勸說馬明春紮營在九連山之外,那隻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
  馬明春和湯鶴翔隻怕早就已經密謀潛入了九連山了。
  “不愧是九秘道統最強大的軍團之一,如此行軍,悄然無聲,實在是了不得,難怪那麼多門派傳承對他們如此的忌憚。”也有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吃驚地說道。
  一支百萬大軍,竟然潛入了九連山,這除了九連山本身懶得理會之外,這也不得不承認,中央軍團的確是實力不容小覷,本身就很強大。
  “他們是要成陣嗎?”看到中央軍團百萬之眾占據了九連山的一個個山頭,似乎是形成了大陣,似乎是借天地大勢,有強者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由吃驚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8 16:09:5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