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5061章 三個學生

  “王大哥,莫胡說。●雜/誌/蟲●”被這個漢子這樣一說,夜欣雪頓時粉臉一紅,忙是說道:“這是我們書齋的新老師,李公子。”
  聽到夜欣雪這樣的話,這個粗壯的漢子不由愕了一下,再看眼前平凡的李七夜,他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們書齋一直以來都沒有老師,現在突然冒出一個老師,這實在是太出於他的意料了。
  雖然說壯漢是一個三大五粗的漢子,而且他的年齡看起來比李七夜還要大,但他是一個尊師之人,忙是上前,向李七夜幹笑一聲,深深地鞠了一下身子,說道:“請老師莫見怪,我是跟丫頭開玩笑開慣了,沒有想到搞出了這樣的誤會,請老師見諒。”
  雖然說這個壯漢是三大五粗,但是他還是十分真誠的,所以對於壯漢的道歉李七夜也點頭接受了。
  “學生王作棟,人稱金環鐵臂,入手齋有些年頭了,以後還請老師多多指教,請老師多多關注。”這個壯漢十分熱情,忙是自我介紹,然後還給了李七夜一個擁抱。
  李七夜打量了他一下,反應平淡,徐徐地說道:“收拾好東西,今天就上第一節課吧。”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金環鐵臂不敢怠慢,二話不收,立即收好了東西,跟上了李七夜。
  書齋可以說是書的海洋,書的世界,隻要你能找到有屋舍的地方,或者有岩洞的地方,都會擺放有書籍,甚至有不少岩石之下都藏有各種書籍。
  而且書齋中的所有書籍乃至是壁畫、雕像都是向天神書院的學生開放,任何學生都可以來書齋閱讀任何的書籍。
  隻不過能來書齋閱讀書籍的學生那是寥寥無幾,原因很簡單會有幾個學生會對曆史、風土人情的書籍感興趣呢,對於很多修士來說,查閱這些書籍那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唉,劉老爺子又來找書了,書齋的書數之不盡,就像汪洋大海一樣,不要說是他讀到畢業,就算他一輩子留在這都不見得能把書齋的收翻遍。”當夜欣雪帶著李七夜他們來到一個幽暗的大殿之時,金環鐵臂不由笑著說道。
  書齋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學生來,偌大的書齋也就欣夜雪他們,所以止是眼前這個大殿特別的寂靜,就是整個書齋都特別的寂靜。
  當李七夜他們走入這個大殿的時候,遠遠就能聽到“咳、咳、咳”的一陣陣咳嗽之聲,這個巨大的書殿回蕩著久久不散的咳嗽之聲,聽到這樣的咳嗽之聲好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一樣。
  這個大殿十分巨大,但是你目光所及的都是書籍,無數的書架直抵殿頂,一排排的書架都排滿了書籍,整個大殿都彌漫著獨一無二的書籍黴味,聞到這樣的書籍黴味,好像讓人感覺是處身於書的海洋一樣。
  穿過了一排排的書架,最終在大殿最深的角落看到了一個老人,隻見這個老人坐在書案之前,書案上放著一盞昏暗的油燈,燈火輕輕搖曳著。
  燈光照在這個老人臘黃的臉上,更顯得發黃。此時老人僂著身子,在燈光之下,一頁一頁地翻著手中的書冊,一邊翻著書冊,一邊喃喃地說道:“金脾、金脾、金脾……”
  而且他還時不時咳嗽著,而且咳嗽得特別厲害,咳嗽的時候佝僂的腰身就更彎駝了。
  雖然此時李七夜他們都已經走進來了,但是老人太過於投入,實在是太聚精匯神了,依然沒有發現李七夜他們走進來。
  “劉老爺子——”走近之後,夜欣雪不由叫了一聲。
  “金脾、金脾、金脾……”老人太投入了,依然沒有聽到夜欣雪的話,一頁一頁地翻著手中的書冊。
  “如果你想找’金脾玉石針炙篇’,那你就是走錯地方了。”就在老人十分投入之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啪——”的一聲,李七夜這句話宛如雷殛一樣,手中的書冊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一下子站了起來,雙目一下子盯著李七夜。
  “劉老爺子,回神了。”在老人如雷殛一般之時,夜欣雪在他眼前揮了揮手,叫道。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老人盯著李七夜,十分吃驚地說道。
  “這書齋的事,我能不清楚嗎?”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不知道公子如何稱呼?”老人回過神來之後,打了一個激靈,忙是說道。
  “劉老爺子,這對於你來說可是個好消息了。”金環鐵臂笑著說道:“這位公子是我們書齋新來的老師,以後你就要向老師多多請教了。”
  聽到金環鐵臂的話,老人不由吃驚,他的第一個反應也與金環鐵臂一樣,但緊接著他打了一個激靈,因為李七夜剛才所說的東西震撼了他。
  “學生有眼不識泰山。”老人忙是向李七夜鞠身,說道:“不知道是老師親臨,學生劉金勝,大家都叫我劉老頭。”他本就是佝僂著身子,當他身李七夜鞠身的時候,頭顱就彎得更低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點頭說道:“走吧,也該上第一堂課的時候了。”說完轉身就走。
  李七夜走了之後,夜欣雪忙是跟了上去,金環鐵臂和劉老頭跟在後麵,金環鐵臂向劉老頭擠眉弄眼,因為他們三個人都熟了,他們有了自己一套的交流的方法。
  金環鐵臂向劉老頭擠眉弄眼,他是想問一下劉老頭知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畢竟在書齋三個人之中要數年紀最大的劉老頭見識最廣了。
  若換作是平時,劉老頭一定會與金環鐵臂交流一番,但此時他神態顯得凝重,並沒有去理會金環鐵臂。
  最終李七夜帶著夜欣雪他們三個人回到了主殿之中,李七夜坐在上首,作為學生的夜欣雪他們三個人則是坐在了下麵。
  在他們三個人之中,除了夜欣雪之外,金環鐵臂和劉老頭看起來年紀都要比李七夜大,隻不過,此時金環鐵臂和劉老頭他們都規規紀紀,不敢造次,也不敢怠慢,像是乖巧的學生一樣坐在了那。
  李七夜看了看他們三個人,平淡地說道:“我來書齋任教有可能時間並不長,但,我這個人是這樣的,如果說某一個人是我學生,我可不想有一天聽到有某一個人怎麼樣,弱了我的名頭,所以,在我的任教期間,一切是我說了算,如果說誰心麵想別點苗頭什麼的,我相信你們會很快明白,是龍你給我乖乖地盤著,是虎你也乖乖地趴著。”
  李七夜這一席話讓夜欣雪他們不語,夜欣雪這樣的一個女孩子當然不敢對老師說什麼了,至少金環鐵臂和劉老頭,他們也不願意去說什麼,畢竟他們留在書齋是有他們的原因。
  “好了,我的話說完了,該你們說一說的時候了。”李七夜看著夜欣雪他們,徐徐地說道。
  夜欣雪低著頭,她本來就不是很自信的人,在課堂上她絕對不是一個主動發言的人,而劉老頭更是沉默是金,不願意開口。
  “老師,你要我們說些什麼呢?”最後還是比較活金環鐵臂問道。
  李七夜看著他們,徐徐地說道:“天神書院一共有五個書堂,其他四個書堂我就不多去說了。我隻說一說我們的書齋,和我們的書齋相比起來,其他的四個書堂更加純粹。既然你們是選擇了留在書齋,那必定有你們的道理,我想聽一聽你們留在書廟的原因。”
  李七夜這話說出來,頓時讓夜欣雪他們三個人相視了一眼,接著他們三個人也跟著沉默起來,他們誰都不願意開口。
  “也好,我給你們獨自說話的機會,現在你們站在外麵,一個個進來。”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
  片刻之後,夜欣雪他們三個人都站在了主殿外麵,一時之間你看我,我看你的,誰都不願意進去。
  對於劉金勝和劉老頭來說,看起來他們年紀都比李七夜大,但不知道為什麼,打心底起,他們兩個人心麵就對李七夜十分忌憚,他們也說不出原因。
  “嘿,劉老,你見多識廣,對於我們的新老師一定有獨一無二的見解,你老人家先去會會他如何?”金環鐵臂心麵發虛,嘿嘿一笑,對劉老頭說道。
  平時他都是“劉老頭”、“劉老頭”地叫的,但現在他卻恭敬起來,要把老頭往火堆推。
  劉老頭乜了金環鐵臂一眼,說道:“你心麵藏得那點小九九是怕被發現吧,要上你先上,反正看誰能在外麵站最久了。”說著他也厚著臉皮往金環鐵臂身後一站。
  “劉老頭,你這是什麼意思?”金環鐵臂扭頭瞪了他一眼,說道:“我可沒有什麼小九九不可告人的。”
  “還,還是我先進去吧。”在金環鐵臂和劉老頭相互推委的時候,有三分嬌怯的夜欣雪硬著頭破說道。
  說完,夜欣雪壯了壯膽子,往殿走去。
  “唉,我們兩個大男人今天總算是丟臉丟大了,連一個小姑娘都不如。”金環鐵臂搖頭晃腦地說道:“這是怕被人發現心麵的小九九吧。”(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04:04:14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