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498章 好像有點意思

  兵池含玉這鏗鏘有力的話說出來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了。※雜ミ誌ミ蟲※
  作為八陣真帝的未婚妻,當她說出這一番話來之時,就已經代表著八陣真帝對於皇位是誌在必得了。
  大家心麵都知道,八陣真帝的確是有資格爭取皇位,隻不過宣布與不宣布那又是兩回事。
  對於兵池含玉這樣的話,湯鶴翔隻是輕哼了一聲,沒有多少的表態。作為另一個強大的皇位人選,對於兵池含玉這樣的話,他當然是不滿了。
  “還真有點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看了一眼兵池含玉,笑著說道:“看來你是對你的未婚夫還真有信心呀,隻不過,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就憑你嗎?”兵池含玉冷視李七夜,傲然地說道:“天縶值得人去信任他,支持他,我相信他不會讓人失望。”
  “你又怎麼知道我不值得人去信任,不值得人去支持呢?僅僅是因為大家說我是昏庸無能的皇帝,所以你們就用假公主來履行這樣的一樁婚約?”李七夜露出了笑容。
  “映劍堂妹,配你,足矣。”兵池含玉傲然地說道。
  “這麼說來,我是配不上你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那就有意思了,以你的意思,就是那個八陣真帝才配得上你。”
  “沒錯。”兵池含玉將心一橫,冷冷地說道:“人貴在自知!你該知難而退。”
  既然這一切事情都成了定局了,兵池含玉也不為自己分辯什麼,回答是那麼的直接簡單。
  “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李七夜摸了摸下巴,悠閑地說道:“既然你認為八真真帝如此的優越,那我殺了他,把你做牛做馬,你覺得怎麼樣?我倒突然覺得,這是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你嗎?”兵池含玉逼視李七夜,冷聲地說道:“我兵池含玉也不狂妄自大,但也不妄自菲薄。我的真命天子乃是真帝,想讓我服者,那得是天際真龍……”此時兵池含玉的話也是咄咄逼人,冷傲自負。不過,她也的確是有資格冷傲自負,作為兵池世家的公主,她本就是金枝玉葉,身上流淌著高貴的血統,更何況,她本身天賦就極高,天生尤物的她,也的確不是一般的男人能配得上她。
  時至今日,兵池含玉與八陣真帝的婚約已定,所以此時此刻的兵池含玉毫不猶豫地站在八陣真帝的這一邊,為八陣真帝造勢。
  “我知道你高傲。”李七夜笑了一下,打斷了兵池含玉的話,說道:“不過嘛,隻要我出手,沒有我征服不了的女人。”
  “癡人說夢”兵池含玉冷傲一笑,冷然地說道:“你能比真帝更優秀嗎?能比不世天才更傑出嗎……否則,何以讓我服!”
  在當今九秘道統,能讓她願意嫁過去的男人,能讓她願意去侍候的男人,也唯有八陣真帝,像新皇這樣的男人,想征服她,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不用多說了,今日就這樣定了。”李七夜輕擺了一下手,說道:“等此間事了,就讓我好好調教調教你,放心,我會讓你更懂得怎麼樣做一個女人,畢竟像你這樣嫵媚的尤物,調教好了,也是十分帶勁的。”
  “你”被李七夜如此鄙俗的話一說,兵池含玉頓時怒火上湧,滿臉通紅,她畢竟是一個黃花閨女,這樣的話一聽就是下流。
  “哼”李七夜如此鄙俗下流的話一說出來,頓時讓兵池含玉身邊的兩個老者冷哼一聲,其中一個站出來,目光一厲,冷冷地說道:“你最好嘴巴幹淨一點!”
  “怎麼?想打架嗎?”李七夜不由放聲大笑起來,說道:“你們一同上吧,我今天就是來打架的,既然你們先送上門來,那我就先拿你們開刀。”
  李七夜如此藐視自己的話,頓時讓這兩位老者大怒,他們可是比楊博凡、馬金明強大,他們瞬間雙目露出殺機。
  “兩老,無需動怒。”在兩位老者有動手之意時,兵池含玉攔住他們,看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天縶即將到來,由他動手更好!”
  這兩位老人冷哼一聲,緩緩退到了兵池含玉的身邊。
  “好了,今天都在這了。”李七夜環顧諸人,徐徐地說道:“該結算的也結算一下了,誰先站出來呢?如果這個時候都不站出來,那還想什麼當皇帝,還是龜縮在自己的老巢,不要有那一份癡心妄想吧。”
  說到這,李七夜的目光已經落在了湯鶴翔的身上了,十分的隨意,但是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在這個時候,大家也是目光落在了湯鶴翔的身上,大家都知道,湯鶴翔對於皇位一直都有野心,新皇作為唯一的合法皇帝,現在他把話挑明了,現在就得看湯鶴翔有沒有勇氣去挑戰新皇了。
  湯鶴翔雙目一冷,但在這一刻,他並不急著動手,冷冷地說道:“該來的,總會來,不急於一時。”
  “雖然我不想當什麼勞什子皇帝,不過嘛,看你如此底氣十足,我倒想與你切磋幾招。”在湯鶴翔沒有應戰之時,在一旁的觀海刀聖不由大笑一聲。
  “師兄”見觀海刀聖一步站了出來挑戰李七夜,柳初晴就不滿意了,不足跺了一下腳,惱氣地說道。
  觀海刀聖笑著對柳初晴說道:“丫頭,放心,我不要他的性命,教訓他一下足矣。”
  “雖然這話狂妄了一點。”李七夜看了一下觀海刀聖,徐徐地說道:“不過嘛,念在初晴的份上,我饒你一命。”
  “好大的口氣!”觀海刀聖不由雙目一凝,刀意昂然,徐徐地說道:“我很久沒有遇到如此自負的人了。”
  觀海刀聖這話也並非是狂妄,畢竟他遊曆天下,聲名赫赫,能與沐劍真帝他們平輩相交,這也可以窺得他的實力了。
  “刀聖也心急了。”此時秦劍瑤輕輕一笑,她一笑傾國傾城,清幽脫俗,讓人心神搖曳,美麗無比,一下子緩和了氣氛。
  “陛下,我們今日在此,並不求世俗權勢,也不謀廝殺血拚,我們今日聚首於此,乃是為了悟道。”秦劍瑤徐徐地說道:“回歸本真,這才是我們今日所求。”
  “你雖然是俗不可耐,但不得不承認,你還真有幾份本事,這點談吐也配得上你身份。”李七夜笑著說道:“你今日來回歸本真,悟的是何物。”
  被李七夜貶得一文不值,秦劍瑤也不生氣,這一次她把姿態變得很低,輕輕福了福身子,說道:“劍瑤雖然修得‘皆、列’兩秘,但此秘終非是原本,乃是先祖們參悟於道統,所以劍瑤今日,欲求感受天地,望能謀合大道奧妙,以求得真實。”
  “這倒有點實事求是。”李七夜打量了秦劍瑤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至少不好高騖遠,倒還可以。”
  “陛下又為何求?”秦劍瑤含笑,美麗無雙,不知道讓多少年輕男子為之愛慕,也不知道讓多少男子為之羨慕嫉妒。
  要知道,秦劍瑤雖然對人客氣,但對於任何人都有一種疏離,讓人難於靠近,難於高攀,她能如此含笑以待,實不罕見。
  但是,李七夜根本就把她的美麗看在眼中,視之如草芥,隻是笑了一下,說道:“所謂的九秘,對於我而言,信手拈來而已,何需去悟,我來,隻是取一物而已。”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大家都瞪著眼睛看李七夜了,這話也太囂張,太狂妄了吧,九秘乃九秘道統最高的功法,多少人求之不得,萬古以來,多少人都無法參悟,能修練九秘者是密密無幾。
  然而,今日李七夜卻說是信手拈來,這樣的話任何人看來都是過於囂張。
  “哼”湯鶴翔不由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萬古以來,能修九秘者,乃是寥寥無幾,誰能信手拈來,就算是吹牛皮,那也是有個限度。”說著神態間露出不屑。
  湯鶴翔這話也不是無的放矢,畢竟萬古以來真正修練九秘的人是寥寥無幾。他自己就是修練過“者”秘,隻有修練過九秘的人,才知道九秘是何等的奧妙,是何等的難於參悟。
  “那是因為你蠢。”對於湯鶴翔的不屑,李七夜隨意回了一句。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湯鶴翔臉色漲紅,怒視李七夜,目光中的殺意更熾,今日他必殺眼前這個新皇。
  “哼,就算是再聰明的人,也不可能完全參悟九秘。”兵池含玉冷冷地說道:“能修一秘,已經是天資縱橫,修兩秘者更是驚豔無雙……”
  “什麼天資縱橫,蠢而已。”李七夜打斷了兵池含玉的話,說道:“一秘而已,都說得那麼了不起,你這是要吹捧一下自己,還是吹捧一下八陣真帝?”?“天縶之天賦,當世罕有,何需我吹捧。”兵池含玉冷冷地說道:“他的‘陣’秘已經是圓滿大成,奪天造化,才使得他參悟誅仙古陣。他無需去吹噓,他也不會如你這般狂妄自大,鬥聖王朝的兩秘都還沒有修練,卻吹噓說九秘隨手拈來。”
  PS:《帝霸》專屬t恤的圖案已經出來了,請關注公眾號《蕭府軍團》,便能看得到專屬t恤圖案。
  

Snap Time:2018-11-18 02:09:27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