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486章 鮮血淋漓

  一時之間,天地寂靜,所有人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ξ雜★誌★蟲ξ
  馬金明被踩在了腳下,楊博凡被釘在了石階之上。馬金明和楊博凡他們兩個人相對而言,馬金明相對是弱了一些,但是楊博凡可是一尊三重天的真神。
  那可是登天真神呀,而且楊博凡的陣法無雙,他一出手便是劍陣,威力狂飆,不知道有多少人駭然失色。
  但是,那怕是劍陣無雙的楊博凡,依然是三招二式就被石衛釘在了石階之上,似乎不論是馬金明,還是楊博凡,他們都不值得一提,似乎真的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一群螻蟻而已,完全不值得他親自出手。
  “轟、轟、轟……”就在所有人都為之失神的時候,一陣陣轟鳴之聲響起,大地都震動了一下,隻見一尊尊石衛從天而降,瞬間把整個石林包圍了起來,每一尊石衛堵住了石林的每一個出口,眨眼之間,參加這一場盛宴的所有人都被包圍住了。
  在此之前,這一尊尊的石衛本是屹立在石階的左右兩邊的,而且,在此之前這一尊尊的石衛,那隻不過是一尊尊的雕像而已,又有誰會把這樣的一尊尊雕像放在眼中呢。
  然而,在這一刻這一尊尊的雕像卻活了過來,而且每一尊雕像都是可怕無比的強者,當他們手握著石戈站在石林的每一個出口之時,所有人心麵都為之一寒,感覺大事不妙了。
  “你,你,你是想幹什麼?”見到一尊尊石衛手持著石戈,堵住了所有人的出路,大家心麵一寒,都感覺大事不妙,有人對李七夜大喝道。
  “我能幹什麼?”李七夜打了一個欠,百無聊賴地說道:“你們說說,一個荒淫無道的暴君,該做什麼事情呢?像我這樣的暴君,當然是幹一些強搶民女、屠殺八方的事情了。”
  “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馬金明被石衛踩在腳下,臉色煞白,聲厲內荏,大叫道:“現在天下人都唾棄你,沒有任何一支軍團會願意為你效力,你隻不過是孤家寡人而已,你,你敢再胡來,隻怕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麼一說來,好像我這個暴君還需要拉攏一下軍團不成?”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我父親乃是中軍軍團的軍團長,得九秘道統的六大軍團擁護,民心所向,你現在放了我還來得及……”見李七夜態度有所軟化,馬金明立即看到了希望,立即說道。
  “如果我說不呢?”李七夜笑著說道。
  “你,你,你這就是與天下為敵,與六大軍團為敵……”馬金明恫嚇李七夜。
  “殺了——”李七夜根本就沒聽到馬金明的恫嚇一樣,有氣無力的模樣,十分的隨意,隻是輕輕地擺了擺手。
  “你——”馬金明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一手竟然不見效,駭然,大叫道:“不——”
  但,這已經遲了,馬金明才剛剛叫出聲來,聽到“噗”的一聲響起,鮮血濺射,頭顱滾下了石階,滾落石階的頭顱此時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看到了脖子斷口是鮮血狂噴。
  “什麼六大軍團,什麼天下歸心。”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我一人足矣,還需要什麼軍團,我隻手一掃,便屠億萬。至於歸心嘛,不歸者,殺無赦,殺到全部歸心為止。”
  聽到李七夜這樣鮮血淋漓的話,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傻了眼,在此之前,大家對於新皇的印象都是荒淫無道,就算他是個暴君,那也必須是建立在六大軍團支持他的基礎上。
  但是,現在他這是一言不和,就砍人頭顱,而且,馬金明可是馬明春的兒子呀,中央軍團長的兒子,他這是一口氣把六大軍團都得罪了。
  見到李七夜如此鐵血霸氣的手段,一下子顛覆了所有人心目中的印象,在此之前,多少人心麵對於新皇是何等的不屑,那隻不過是昏君而已,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
  “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李七夜看著被釘在石階上的,楊博凡說道。
  “要殺要剮隨你便。”楊博凡鐵骨錚錚,冷傲地說道:“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就算我死了,我師尊也會為我報仇!”
  比起貪生怕死的馬金明來,楊博凡那是強多了,明知難逃一死,依然是不服軟。
  “嗯,這倒有幾分修士的骨氣,很好呀,那我就成全你,等著你師父來為你報分。放心吧,在黃泉路上你是不會孤單的,用不了多久,我會送你師父下去陪你一同上路,這樣一來你們師徒兩人在黃泉路上就不寂寞了,可以繼續做師徒。”李七夜十分讚賞,點頭,然後大手一揮,說道:“殺了。”
  “嗤、嗤、嗤……”李七夜話一落下,三把石戈同時出手,淩空釘殺而下,聽到“鐺、鐺、鐺”的撞擊之聲響起,三把石戈瞬間刺穿楊博凡的身體,刺入了石階之中。
  “啊——”三把石戈瞬間屠滅了楊博凡的真命,他慘叫了一聲,真命被毀,一下子死亡,鮮血流淌而下,染紅了石階。
  “呼”的一聲響起,此時隻見三把石戈高高地把楊博凡的屍體挑了起來,高舉於空中,鮮血沿著石戈流淌而下,一滴一滴地滴落到石階之上。
  在這那之間,時光宛如定格在這一幕一樣,看著高高被挑起來的楊博凡屍體,所有人心麵為之一震,心麵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鐵血,無情,此時此刻,毫無疑問是在李七夜身上淋漓盡致地體現出來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毛骨悚然地看著李七夜。在此之間,多少人鄙視新皇,多少人對於新皇不屑一顧。
  但是在這個時候當新皇露出獠牙的時候,所有人這才感受到了恐怖,似乎新皇就是一頭沉睡的遠古洪荒凶獸,當它蘇醒過來,當它張開血盆大嘴的時候,一切存在在它的眼中那隻不過是螻蟻而已。
  “剛才就有人在說,我這個荒淫無道的皇帝,天下人唾罵,民心所背。”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不過,我這個人很好奇,那怎麼樣才能做到民心所向呢。這樣吧,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都給我跪下,好好地跪舔我吧,做我腳下一個民心所向的好子民,那今天我就考慮一下,是不是發發仁慈,做一個仁義盡至的明君。”
  聽到李七夜這樣荒唐霸道的話,一時之間,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麵麵相覷,多少人心麵為之毛骨悚然。
  在這那之間,有不少人意識到,新皇不是一個廢物,而是一個瘋子,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而已!
  “好了,現在開始吧,都跪吧,或者這是你們唯一可以活著離開的機會。”李七夜笑著說道。
  “休想——”有年輕天才不服氣,大喝道:“就憑你這樣的昏君,你休想讓我跪你!”
  “鐺——”的一聲響起,這個年輕天才話一落下,立即有石衛出手,石戈直破天空,向這位年輕天才釘殺而去。
  “破——”這位年輕天才厲吼一聲,躍空而起,手拎起一把戰錘,向擲來的石戈砸去,欲砸斷石戈。
  “砰”的一聲響起,石戈沒有砸斷,它是直接刺穿了巨錘,聽到“嗤”的一聲響起,石戈如同閃電一樣刺穿了他的胸膛,鮮血一滴一滴從戈尖滴落於地。
  這個年輕天才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對自己的道行是十分的自負,沒有想到一戈都沒有接住,被一下子釘殺在了那了。
  “我們上,殺了這個昏君,為九秘道統除害!”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為之心寒,其中有一位最強大的年輕天才大喝一聲,招呼了自己十幾位朋友,一馬擋先,向李七夜衝殺過去。
  “殺——”這些十幾個年輕天才修士狂吼一聲,祭出了自己最強的兵器,施展出自己最強的功法,向李七夜衝殺過去,他們十幾個人聯手,欲屠滅李七夜。
  “鐺——”的一聲響起,隻見一支支石戈橫空,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這一支支石戈瞬間宛如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巨網一樣,戈尖釘殺而下,就像天羅地網,把所有都鎖入了其中。
  “砰、砰、砰”一陣陣崩碎之聲響起,那怕這些年輕天才的兵器再強大,都被石戈一一擊穿,都被一一擊碎。
  “啊——啊——啊——”緊接著一陣陣慘叫聲響起,鮮血濺射,隻見這衝殺向李七夜的十幾個年輕天才還未能衝上高台,就被一尊尊石衛殺死,他們的一具具屍體被石戈高高地挑了起來,鮮血淋漓。
  聽到“砰、砰、砰”的一聲聲響起,隻見石戈隨手一甩,把這一具具屍體宛如扔垃圾一樣扔到了地上。
  十幾個年輕天才瞬間被釘殺,這簡直就是一麵倒的屠殺,與這些石衛一比,這些年輕天才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鮮血在石階上流淌著,這就好像溪水從上麵流淌而下一樣,一浪緊接著一浪,濃鬱的血腥味一時之間彌漫於整個石林。
  

Snap Time:2018-11-17 02:30:44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