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478章 風雲將起

  在別人看來,李七夜帶著柳初晴是遊山玩水,遊手好閑,但是在這個過程之中,柳初晴收獲十分的豐富。雜誌蟲
  而就要這個時候,本是閉門謝客的秦劍瑤突舉行盛會,邀請了不少年輕俊傑參加。
  “五湖四海的師兄妹難得共聚於九連山,劍瑤願作東,邀請師兄妹在石林一聚,促膝長談。”秦劍瑤如是說道。
  秦劍瑤突然作東舉行盛會,讓不少人為之意外,她來到九連山之後,一直都是閉門謝客,除了楊博凡和湯鶴翔之外,再也沒有見過其他的人了。
  今日,秦劍瑤突然作東,邀請大家入石林作客,這的確是讓不少人意外。
  “意料中的事情。”對於許多年輕一輩而言,秦劍瑤突然邀請大家去石林作客,這的確是一件驚喜意外的事情,但是對於經驗豐富的世家老祖而言,這又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靜蓮觀終究還是入世了,太清皇駕崩之後,他們也想分天下一杯羹,還是老套路呀。”有世家老祖明白秦劍瑤此舉的用意。
  太清皇獨尊天下的時代,靜蓮觀無法染指皇權,可以說是他們徹底退出權力中心的時代。
  現在太清皇獨尊天下的時代結束了,靜蓮觀再一次卷土重來,欲左右天下大勢,也正是因為如此,作為靜蓮觀的傳人,秦劍瑤才會在這個風雲動蕩的時間點上入世。
  “看來靜蓮觀已經物色好皇帝的候選人了。”見秦劍瑤有此舉,有大教老祖也不由心麵為之一凜。
  擁有兩秘的靜蓮觀,底蘊一直以來都是深不可測,除了當年太清皇手中的鬥聖王朝可以壓得住他們之外,其他四強,根本就不是靜蓮觀的對手。
  可以說,在當下九秘道統,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傳承會不在乎靜蓮觀的選擇的,可以說,當現的靜蓮觀,擁有著左右天下大勢的實力。
  “是湯鶴翔呢,還是八陣真帝?”也有世家的強者心麵不由暗暗地猜測。
  在某種程度上說,皇位之上,湯鶴翔與八陣真帝乃是勢均力敵,都是強勁的對手,如果他們中有一方得到了秦劍瑤的認可,得到靜蓮觀的相助,隻怕必定能登上皇位,掌執大權。
  老一輩的強者都明白,秦劍瑤突然舉行這樣的盛會,隻怕已經有所意向了,秦劍瑤的此舉甚至有可以關係到了九秘道統這個時代的命運。
  一時之間,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也有不少人翹首以盼。
  比起老一輩關注天下大勢來,而年輕一輩更關心誰能得到秦劍瑤的邀請,所以當秦劍瑤發出請柬邀請大家參加盛會的時候,九連山中的不少年輕一輩是翹首以盼。
  因為對於許多年輕一輩而言,特別是對於年輕天才而言,能得到秦劍瑤的邀請,那就是一種榮幸,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更是也有機會親近秦仙子。
  所以,當秦劍瑤宣布在石林舉行盛會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輩都翹首以盼,等待著秦劍瑤的邀請柬。
  秦劍瑤雖然看起來是不食煙火,做起事來也是風雷厲行,當她宣布此事之後,便發出了請柬,這一次秦劍瑤發出了不少的請柬,可以說參加這一次盛會的門坎相對是比較低一點。
  但這也隻是相對以往而言,能得到秦劍瑤邀請的人那都是有一定名氣的人物,特別是年輕一輩,能得到秦劍瑤的邀請,那都是屬於天才範疇的年輕修士,都稱得上是人傑。
  也正是因為如此,不少年輕一輩拿到了秦劍瑤的邀請之後,都免不得一陣興奮與激動,畢竟這也是代表著一種身份,一種地位的認同。
  能得到了秦劍瑤的邀請,那就意味著是能得到秦劍瑤的青睞,也能得到靜蓮觀的認同,這的確是一種榮幸。
  “能參加秦仙子的盛宴,與有榮焉。”有年輕一輩天才接到了秦劍瑤的邀請的時候,不由為之興奮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出身於中央軍團的馬金明是第一批得到秦劍瑤邀請的賓客之一,所以接到了邀請柬之後,馬金明傲然一笑,說道:“秦仙子灼見無雙,若是秦仙子有需要的地方,我馬某必鼎力相助。”
  在此之前,馬金明曾經去拜訪過秦劍瑤,但秦劍瑤卻閉門謝客,這讓他是耿耿於懷,現在能成為秦劍瑤第一批邀請的貴賓,這使得他在此之前的不悅一掃而空,為之傲然,以之榮焉。
  在秦劍瑤發出請柬之後,在九連山中的人傑都得到了她的邀請,除此之外,不少老一輩的強者也一樣得到了秦劍瑤的邀請。
  隻不過,在邀請的賓客之中,以年輕一輩天才居多,所以這一次盛宴還是以九秘道統的年輕一輩天才為主,這讓不少老祖看得出來,這也是秦劍瑤借此機會確定自己在九秘道統地位的舉措。
  在秦劍瑤一一發出了邀請之後,有細心的人會發現,秦劍瑤漏了一個人,有一個人沒有被邀請。
  “秦仙子沒有邀請新皇。”細心的人發現了這個細節,不由驚訝。
  發現這樣的一個細節,讓一些人也為之驚訝,畢竟以身份而言,在這九連山之中,年輕一輩,甚至是老一輩,當是以新皇最為尊貴,畢竟那終究是掌執過九秘道統的權柄,那怕現在丟失了江山,以身份而言,也是金枝玉葉,皇胄無雙,但秦劍瑤卻偏偏沒有邀請他。
  “真是奇怪,秦仙子竟然沒有邀請新皇。”不少年輕一輩為之驚訝。
  畢竟,秦劍瑤在到來九連山的時候,她第一個拜訪的人就是新皇,要知道,在其後很多人傑天才拜訪她,她都閉門謝客,避而不見。
  秦劍瑤在到來九連山的第一時間能去拜訪新皇,這也說明她曾經是很重視新皇了,現在卻偏偏沒有邀請新皇,這怎麼讓不少人為之驚訝呢。
  “哼,新皇隻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有年輕天才看出端倪,不屑一顧,冷笑,說道:“在以前秦仙子看在新皇這個頭銜之上,這才青睞一下,可惜,這種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秦仙子見過之後,便棄之。”
  “看來新皇是完全不入秦仙子的法眼了,所以才不邀請新皇,這說明新皇是一文不值。”不少年輕一輩的天才也讚同這樣的說法。
  “看來,靜蓮觀的確是放棄了新皇,在他們看來,新皇已經是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有老一輩強者也是覺得秦劍瑤不邀請新皇,那是因為他已經不入秦劍瑤的法眼了。
  “這隻怕也與靜蓮觀扶持新一代皇帝有關。”有世家老祖看得出麵的玄機,如果說秦劍瑤有意借這一次盛會透露一些新一代皇帝的信息,在這樣的盛會上去邀請新皇參加,那豈不是引得新皇去鬧事,所以索性不去邀請。
  而更多的人根本就不去關心新皇為什麼沒得到邀請,對於他們來說,抓緊這個好機會,在盛會上好好表現一番,如此一來就有機會親近秦仙子了,至於新皇這樣的廢物,又有誰願意花心思去關注呢。
  當然,別人不關注李七夜,李七夜更是懶得關注別人呢,別人也沒那種資格值得他去關注。
  這些日子陪著柳初晴在九連山悟道,行走於九連山的各大主峰,遊玩於九連山的九個大湖之間。
  在李七夜的指點之下,柳初晴收獲十分的豐厚,她所參悟的“前”秘可謂是突飛猛進,深諳其中三味,所缺的隻是時間打磨了,隻要在世道和時間打磨之下,李七夜相信柳初晴將會有一顆十分可貴的道心。
  “練成了九秘的人,會是怎麼樣的一種體會呢?”在隨著李七夜一路悟道的時候,柳初晴有些好奇,又有想天真,實然有著這樣奇怪的想法。
  “能怎麼樣?還是人唄,難道會成為怪物不成?”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九秘始祖不也是練成了九秘,他不也就是一個始祖,難道會成仙人不成?”
  “好像也對哦。”柳初晴都被自己的話問傻了,畢竟在此之前也不是沒有人修練過九秘,隻是因為現在大家隻擁有一秘或者兩秘,所以很難想象修練成九秘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受而已。
  “九秘如此珍貴,也隻怕是唯有始祖練成了。”柳初晴有些好奇,因為現在她練了兩秘,都感覺有著不一樣的體會,那練成九秘的人,隻怕是非同凡響了。
  “九秘道統,最珍貴的並非是九秘。”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是九秘嗎?那是什麼?”柳初晴都被這話驚住了,覺得不可能,因為天下人都知道,九秘是九秘道統的根基,也是九秘道統的核心,貴不可言,這讓人很難相信在九秘道統之中還有比九秘更珍貴的東西。
  “九連山。”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九連山”柳初晴不由張望了下眼前這的湖光山色,她不由搔了搔頭,說道:“難道說,這九連山下埋著寶藏不成?”
  “寶藏也不一定珍貴。”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九秘也好,寶藏也罷,這都不是最為珍貴的東西。有些東西,不是能用世俗的眼光來衡量的,否則的話,九秘始祖也不會傳下這樣的一個道統,九連山也不會就這樣一直屹立在這。”
  “是這樣呀。”柳初晴聽得似懂非懂,她也想不透在這九連山有什麼比九秘更珍貴。
  在李七夜陪伴之下,柳初晴終於參悟完了其他八個湖泊了,現在隻剩下這個湖泊。
  此時,柳初晴與李七夜站在湖邊,遠眺湖光山色,湖水清澈,碧波萬頃,十分的美麗。
  “這,這,這就是湘離島所在的湖泊呀。”遠眺湖泊,在湖水雲煙之中,隱隱可見一座島嶼,整個湖光山色就像是一幅水墨畫。
  遠遠看到湖中的島嶼,柳初晴不由輕聲地說道,輕輕地提醒了李七夜。
  “走完這個湖,該回去了。”李七夜隻是看了一眼湖泊,根本就沒有把其他的事情放在心中。
  李七夜和柳初晴所站的地方正是一個灘地,算是一個小小的碼頭,在這個時候,有不少的修士也站在這等待,看到李七夜和柳初晴的時候,不少人紛紛側目。
  

Snap Time:2018-11-15 21:05:4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