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473章 滾吧

  “靜蓮觀的秦姑娘也來了。☆雜*誌*蟲☆”有人遠遠看到秦劍瑤抱劍而行,不由感歎一聲,說道:“如果這一次九湖變色真的有奇遇的話,我等又有什麼資格與秦姑娘爭鋒呢。”
  看到秦劍瑤來了之後,有不少人驚喜,但也有人感到壓力,因為如果秦劍瑤真的是為九湖變色而來,那麼其他人想與她爭奪奇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也並非是他們太過於妄自菲薄,而是秦劍瑤的確是有這麼強大,更準確地說,靜蓮觀比很多人想象中還要強大。
  大家都知道,作為五強之一,在表麵上靜蓮觀與其他的四強是同一個級別,實力相當,事實上並非是如此。
  不少老一輩強者心麵都很清楚,同樣為五強之一,事實上靜蓮觀的實力遠比其他四強強大,不論是兵池世家還是萬陣國,又或者是臨海閣,都遠無法與靜蓮觀相比。
  要知道,在當下九秘道統,除了鬥聖王朝之外,靜蓮觀是唯一擁有九秘中兩秘的傳承,他們的底蘊之強,底蘊之厚,那不是其他的傳承所能相比的。
  在太清皇之前,九秘道統的每一代掌權人,都與靜蓮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說,千百萬年以來,靜蓮觀很少直接掌握天下大權,也很少有靜蓮觀的人直接坐上皇位。
  但,靜蓮觀曾扶持過不少的皇帝,輔佐過不少九秘道統的掌權人,也正是因為如此,靜蓮觀一直以來都能左右著整個九秘道統的局勢。
  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靜蓮觀在九秘道統的皇權上有著根深蒂固的影響力。
  直到太清皇獨尊天下之後,靜蓮觀的影響力才被慢慢地削弱了,靜蓮觀對於皇權的影響力才被清掃掉。
  盡管是如此,靜蓮觀的實力依然是十分的渾厚,如果說在太清皇獨尊天下的時代,整個九秘道統有誰能力扛鬥聖王朝的話,隻怕也唯有靜蓮觀了。
  “隻怕要誕生新的皇帝了。”有老一輩強者看到秦劍瑤的時候,不由感慨地歎息一聲。
  以靜蓮觀以往的作風,他們遲早會培養出一位皇權掌管人來。現在連很少行走於世的秦劍瑤都出世了,這或許意味著靜蓮觀在物色著哪一位皇權的候選人。
  此時秦劍瑤抱劍而行,她並沒有立即往自己所居住處,而是往洪荒山而去。
  “秦姑娘去洪荒山幹什麼?”看到秦劍瑤往洪荒山而去,有人暗暗吃驚,因為洪荒山住著的就是新皇。
  “不要忘記了,靜蓮觀也是有婚約在身,以婚約而言,秦姑娘可是許配給新皇的。”有人輕聲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一下子讓很多人愕住了,不少人呆了一下,特別是那些迷戀、愛慕秦劍瑤的人,一聽到這話的時候,就宛如一盆冷水潑了下來。
  如果別人不提這事,很多人都差點忘記了這一茬事了。
  “哼,先皇駕崩,新皇已丟失了江山,婚約早就失效了。”有愛慕秦劍瑤的天才弟子冷冷一哼,不滿地說道。
  “那可不一定哦。”有人故意這樣說道:“不要忘記了,臨海公主不也是留在新皇的身邊,臨海公主也是一個大美人,名動臨海,多少人青年俊傑為之傾倒,現在還不是留在身邊侍候著新皇。婚約便是婚約,隻要沒有撕毀,便依然有效。”
  被人這樣故意一說,不少愛慕癡迷秦劍瑤的年輕修士臉色十分難看。
  “哼,就憑新皇這樣的草包也想娶秦仙子,癡人做夢,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愛慕秦劍瑤的天才不屑地說道。
  那個修士悠閑地說道:“那可不好說了,萬一靜蓮觀重新扶新皇上位呢?以靜蓮觀以往的慣例,他們又怎麼會錯過這樣的好時機呢。新皇終究是皇位的合法繼承人,他重坐皇位,合情合理,若是秦姑娘嫁給了新皇,未來便是皇後,便可以掌執天下。”
  “你,你滿口胡說八道。”聽到這個修士的話,不少年輕天才紛紛指責,臉色十分難看。
  對於不少年輕天才而言,他們自視甚高,雖然他們也知道想高攀秦劍瑤那是十分困難的事情,但是這多多少少讓他們心麵有一點幻想的空間。
  對於他們這樣的年輕天才來說,新皇就是個人渣,就是一個垃圾,一個荒淫無道的昏君!就是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
  這些年輕天才在心麵徹底的鄙視新皇,對新皇不屑一顧。
  如果說,秦劍瑤真的是嫁給了新皇這樣的廢物,這怎麼能讓他們這些年輕天才心麵忍受得了呢。
  盡管這些年輕天才表麵上是不屑一顧,但見到秦劍瑤登上洪荒山的時候,也不由一陣緊張,他們還真怕這種事情發生。
  “靜蓮觀弟子,秦劍瑤,前來拜見。”當站在石殿之外,秦劍瑤抱劍而立,聲音悅耳動聽,聽她說話都是一種享受。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的時候,最終聽到“吱”的一聲響起,石門緩緩打開了,秦劍瑤躬了躬身,緩緩地走入了石屋。
  看著秦劍瑤消失在石屋之後,一雙雙目光關注著,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因為大家都想知道這將會是怎麼樣的結果。
  在石屋之內,李七夜坐在那,閉目養神,宛如是睡著了一樣。直至秦劍瑤走進來的時候,侍候在李七夜身邊的柳初晴輕輕地說道:“陛下,秦仙子來了。”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緩緩地張開了雙眼,目光落在了秦劍瑤的身上,是那麼的隨意,是那麼的肆意,一雙目光充滿了侵略,上下打量了秦劍瑤一番。
  被李七夜如此放肆地打量,那一雙眼睛充滿了侵略,好像是一雙無形的手伸入她的衣裳下一陣撫摸一般,這讓秦劍瑤有些不悅。
  “靜蓮觀弟子秦劍瑤,見過陛下。”見到李七夜之後,秦劍瑤屈了屈身子,向李七夜問候,並沒有跪拜之意,但至少也向李七夜這位新皇致敬了。
  “你是來履行婚約的嗎?打算留下來侍候我嗎?”李七夜一笑,大腿直接架在了椅子之上,姿態很恣意。
  “劍瑤此前來九連山,帶著宗門老祖的祝福,前來問候陛下,以向陛下問好。”秦劍瑤徐徐地說道,風采美麗動人,十分的出塵。
  秦劍瑤這話回答得十分的周到了,直接是避開了李七夜的話了。
  “這麼說來,你是沒打算履行這一樁婚約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那態度十分的放肆。
  其他的男子,不論是天之驕子,還是一方人傑,在秦劍瑤現在都表現得十分高貴優雅,把自己最優秀的一麵表現出來。
  然而,李七夜卻根本就不在意,放肆恣意。
  “婚姻之事,乃是由諸位老祖奪定,劍瑤不敢擅作主張,此等之事,陛下可以詢問諸位老祖。”秦劍瑤自然由心。
  她這話說出來,可謂是無懈可擊。她既沒有否認這一樁婚約,也沒有撕毀這一樁婚約,她不像飛花聖女那樣,氣勢衝衝前來退婚,她一方一舉,都顯得十分的優雅高貴,進退有度,堪稱是完美。
  可以與,秦劍瑤與飛花聖女一比,高下立判。
  “我本來還在這給你留了一個位置。”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看來是你自己不珍惜,下次你決定想嫁過來的時候,這樣吧,我給你留個位置,就留在初晴身邊做個使喚的丫頭吧,這也算是我法外開恩了。”
  “如此說來,劍瑤感謝陛下的恩賜。”秦劍瑤乃是人中龍鳳,多少人心目中的仙子,現在李七夜竟然直接說要賜給柳初晴做丫環,這當然讓她心麵不舒服了,心麵頗為不悅,但也不至於生氣,更沒有暴跳如雷。
  “你的確是應該感激我的恩賜。”李七夜平淡地笑著說道:“如果我滅了你們的靜蓮觀,隻怕你想當一個丫環,都沒有那個資格,到時候,最多也就隻不過是暖床丫頭而已!那也得我能瞧得上你。”
  “陛下說笑了。”秦劍瑤頓時不悅,李七夜這話太刻薄了,她雖然還顯得客氣,但聲音已經冷了不少了。
  “好了,滾吧。”李七夜懶得去理會她,擺手,說道:“你們靜蓮觀的虛情假意,我心領了。如果我發兵滅你們靜蓮觀,可以考慮饒你們靜蓮觀的老東西不死,至少他們還懂得怎麼樣做人。”
  被李七夜如此一說,這頓時讓秦劍瑤心麵更加不悅,隻不過她沒有跳起來而已,她隻是躬了躬身,說道:“劍瑤告退。”
  “你們還沒有物色好皇帝的人選吧。”在秦劍瑤退出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劍瑤隻是一個普通弟子,天下大事,不敢過問。”秦劍瑤徐徐地說道。
  “那就記住我一句話,九秘道統,還是我說了算,靜蓮觀什麼的,一群螻蟻而已,識相的,就跪在我麵前負薪請罪吧。”李七夜吩咐說道:“否則,滅門破宗,有你們靜蓮觀一份。”
  秦劍瑤不說話,飄然離去了,當然心麵是不悅,隻不過她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Snap Time:2018-11-21 13:55:00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