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046章 陶村

  一戰驚天,整個青洲經此一戰之後都陷入了寂靜,在短短的一夜之間青洲有眾多大教疆國紛紛宣布封閉山門,其中包括了帝統仙門。☆雜*誌*蟲☆
  曾經有強大無匹的老祖警告門下弟子,不得外出,不得惹是生非,在這非常時期甚至有大教疆國甚至是斷了與外界的一切往來,更不允許門下弟子踏出山門並步,以免他們惹出什麼禍端來。
  一戰之後,青洲顯得寂靜,本來金戈成為天帝都是一件十分熱鬧的事情,但今天在青洲沒有人去討論金戈成為天帝之事。
  遠荒的一戰震撼著整個青洲,雖然說除了大帝仙王之外青洲的強者都無法親眼觀戰,但滅世級的力量波動這些強者還是清楚能感受得到的,而道行淺的修士更加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但卻被力量鎮壓。
  一戰之後,強者不敢多去討論這件事情,三緘其口,弱者無處知道這一戰的來龍去脈,隻聽人說不可多談。
  所以這一戰之後導致了青洲無數修士強者都為之沉默,就算是有晚輩想知道這一天發生的事情,但是宗門內的長輩都三緘其口,甚至再三警告,休得去探討,休得去追究,若有什麼不測,將會為宗門招來滅門之災。
  雖然說這一戰之後青洲沉寂,但是眾多的大教疆國封閉山門,這也帶來了好處,因為年輕一輩都被禁足於宗門之內,使得他們都奮勇修練,在後來短短幾年內使得青洲是人才傑出,俊傑眾多。
  在這一戰之後,李七夜離開了青洲,在戰王天帝、齊臨仙王他們聯手之下,為李七夜打開了一扇通往於驕橫洲的小閘門,通過了這道小閘門,李七夜順利地抵達了驕橫洲。
  李七夜來驕橫洲是有他的道理的,除了要與從九界上來的南帝他們匯合之外,同時也是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驕橫洲,十三洲之一,也是百族興盛之地,在十三洲之中要以驕橫洲居住的百族最多,而且百族也是在驕橫洲紮根最久的地方。
  在驕橫洲,百族十分的強盛,反而在這神、魔、天三族顯得弱小了不少。
  百族在驕橫洲能有今天如此的強盛,除了先賢們的一代又一代的努力之外,最大的功勞也是屬於驕橫仙帝。
  當年驕橫仙帝獨斷大世,強改洲名,把白洲改為驕橫洲,而且同時宣布驕橫族的所有百族都脫離神、魔、天三族管轄,從此之後奠定了百族在驕橫洲的地位。
  所以驕橫洲的百族子民都銘記著驕橫仙帝這個名字,驕橫仙帝這個名字世世代代被傳頌著。
  李七夜抵達了驕橫洲之後,並沒有立即卻與南帝他們匯合,他去了一個地方,一個很不起眼的地方。
  這是一片起伏的山巒,在這古樹參天,鷹飛鹿走,飛泉瀑布處處皆是。
  雖然說這片山巒大地有村落零星散布,但更多的是人煙稀少,就算這十萬大山之中有村落,那也是小村落而己。
  在這大山之中,李七夜此時背靠著石壁,遠眺著遙遠處的起伏青山和炊煙嫋嫋的小村莊。
  李七夜此時是坐在一座高聳入天的山峰之上,這座山峰筆直,四周都是峭壁,凡人根本就無法攀登上來。
  就是這樣的一座四周都是絕壁的山峰,在這山峰之上卻豎著一塊塊的墓碑,每一個墓碑隻是寥寥幾筆的寫有名字,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了。
  這山峰上的墳墓上百座,每一座墳墓都是十分的普通,沒什麼裝飾,甚至可以說是簡陋。
  這一座座的墳墓是靠著背後的石壁,遠望著前麵起伏的青山和炊煙嫋嫋的村莊。這一座座的墳墓沒有人來掃過,但卻沒有多少的雜草在此叢生,隻有三三五五的綠草從石縫中探出頭來,吹著徐徐的山風。
  李七夜把美酒潑灑在土地上,然後背靠著石壁,遠眺著遠處,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壇中的美酒。
  “其實看著夕陽慢慢老去,有兒孫繞膝老死,這也不算是一件壞事。就像凡人所說的那樣,這是福壽雙全,人生也算是無憾了。”李七夜喝著美酒,看著嫋嫋炊煙,不由淡淡地笑著說道。
  沒有人知道,這一座山峰上埋葬著曾經一位位威懾十三洲的存在,他們之中不少是上神級別的強者,他們都曾經是最強悍的戰將,曾經瀝血沙場,讓敵人聞風喪膽。
  微風吹拂著,李七夜靜靜地坐在那,看著遠方,過了許久之後,他輕輕地說道:“人就是那樣,當你是如一隻小小蟻螻的凡人之時,你會向往修士,向往著那種飛天遁地、橫跨千山萬水的本事,向往著雲來霧去的生活,都羨慕著食霞餐露的日子……”
  “……當你真正的成為了強者之後,經曆風霜,參悟奧妙,看得太多了,知道得太多了,突然之間會覺得,做一個凡人其實是蠻好的,往往無知就是一種幸福,短短幾十年間由出生到死亡,無需經曆太多的折磨,有父母,有兒女,有生活,最後老死而去,這一切都足矣。”說到這,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了一聲。
  過了甚久之後,李七夜不由灌了一口美酒,最終不由笑了笑,輕輕地說道:“說來,我也羨慕你們,至少你們能放得下,你們可以解甲歸田,可以放下一切,離開修士界,離開那橫掃八方的歲月……”
  “……可惜,我不能,就算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想了,但我也不能。走上這一條路,我是注定著不能回頭,隻能是一直走下去。不管現在是如何,未來是如何,我都隻能是一直走下去,不能為誰停步,不能為誰駐足。”說到這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歎息一聲,說道:“誰讓我是李七夜呢!”
  李七夜坐在那,喝著酒,看著遠處,一坐就好幾天,看著日起日落,看著雲卷雲舒,似乎這樣的風景讓他百看不厭一樣。
  “再見了,朋友,安息吧。”最終,李七夜站起身來,抓起一把泥土,在指間散落,隨風飄去,李七夜看了最後一眼眼前這一座座的墓墳,然後轉身離開了。
  在這座山峰不遠處,有著一個村莊,這個村莊不大,隻有幾十戶人家而己,這幾十戶人家都是靠打獵為生,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這個村莊叫陶村,它叫陶村,那是因為這個村莊的村民都姓陶,至於他們是從哪來,村莊的村民已經不知道了,他們能知道的就是他們祖上世代都居住在這。
  陶村與其他的村落沒有什麼不同,村民們世代都是過著打獵耕種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休,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在陶村的村頭有一條小溪流過,溪水潺潺。當太陽緩緩從山上升起的時候,朝陽的光芒灑落於溪水上,閃動著點點的碎光。
  此時李七夜依靠在了溪邊的一株老槐樹上,在看著早晨的陶村。
  在這個時候陶村已經響起了朗朗的朗讀之聲,這一聲聲的朗讀之聲男女皆有,聲音很稚氣,是小孩子的朗讀之聲。
  這一聲聲的郎讀之聲乃是從村莊中的垛場傳出來的,平日垛場是用來曬穀物碾穀子的場地,但現在一大早村的小孩子們都紛紛盤坐在地上,打坐吐息。
  “帝者,舉頭三尺,視神不動,心無息……”此時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在垛場上有著一個女子盤坐在那,一字一句,為村麵的孩子傳授道法。
  “帝者,舉頭三尺,視神不動,心無息……”一個個盤坐於垛場之上的小孩子也跟著女子一句一字地朗讀。
  這個傳授道法的女子並不大,年有二八,顏貌也並非是傾國傾城,但看起來是賞心悅目,瓜子臉兒白淨嬌嫩,吹彈可破,一剪秋水,讓人觀之不由眼前一亮。
  女子沒有抹脂撲粉,素顏朝天,穿著一身的布衣,十分的簡樸,但卻不損她的美麗,特別是她秀發隨意地紮於背後,既顯得落落大方,又有三分的俏靈之氣。
  女子一字一句地傳授道法,而幾十個小孩子也都盤坐在那十分認真專注地朗頌著這一字一句的法訣。
  當這樣的一聲聲稚氣的朗讀音回蕩於這個小村莊的時候給這個小村莊添增了不少的韻味,聽起來特別的有活力,特別的好聽。
  李七夜站在溪邊,倚著大樹,看著這樣的一幕,聽著這一聲聲的朗讀之聲,他不由莞爾一笑,恍然間過去的一幕又在眼前一樣。
  在遙遠的歲月,也曾有人在這樣的村莊中授道,那一個個孩子稚氣的聲音也曾在天空上回蕩著。
  當太陽高掛的時候,女子也終於傳授完了一篇道法,她站起來說道:“今日就到此為止,都回去吧。”
  “耶,回去吃飯了。”聽到這話,有不少的小孩子興奮地跳了起來,一陣風地往家麵跑去。
  “婷姐姐,你什麼時候傳我們本領,像姐姐那樣能飛上天。”也有小孩子閃動著一雙渴望的大眼睛,問這個女子。(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05:20:3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