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449章 鶴飛公子

  “我是什麼東西?”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起來,悠閑地笑著說道:“我就是那個讓你們跪舔的皇帝,什麼神行門,什麼五強,那都隻不過是我腳下的螻蟻而已,就算你們的風神,在我麵前也隻有跪拜的份,至於你們嘛,連跪舔擦鞋的機會都沒有的小螻蟻,你們這樣的角色,想要跪舔我的話,那隻怕是必須是排隊排到括蒼城外的八千地之外。√雜々誌々蟲√”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神行門弟子都不由臉色一變,李七夜這話就是**裸地羞辱了他們神行門,羞辱了他們在場的所有弟子。
  在李七夜口中他們竟然成為了如此的一文不值,這怎麼不讓他們一下子滿腔怒火呢。
  “大言不慚”一時之間,在場的神行門弟子都紛紛破口大罵,喝聲道:“辱我們神行門,罪該萬死。”
  “好漢不提當年勇!”此時鶴飛公子臉色冰冷,雙目露出了殺機,不屑地說道:“當日,天下人所尊的隻不過是鬥聖王朝而已,所尊的隻不過是太清皇而已,你一個無能昏君,又有誰會把你當作一回事,更何況,時至今日,你們鬥聖王朝已經完蛋了,你隻不過是寄人籬下的亡國之君而已,隻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而已。”
  “不好意思,就算我是個亡國之君、一條喪家之犬,那也是曾經讓你們神行門跪舔的人。”李七夜笑著說道:“至於你們嘛,連來跪舔的資格都沒有,最多也就是墊鞋底的塵埃而已。”
  “你”鶴飛公子頓時被李七夜氣得臉色漲紅,久久說不出話來。
  “身為男兒,休得逞口舌之力。”此時飛花聖女冷冷地說道:“有本事就手下見過真章,隻提當年之事,算什麼男人!”
  “手下見過真章。”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悠閑地說道:“你還真把自己當作一回事,一群螻蟻而已,值得我一見真章嗎?隻需要舉足而矣,就把你們碾滅。”
  “狂妄自大”一時之間,不少神行門的弟子都紛紛出言相罵,甚至有弟子跳了起來,捋起衣袖,大喝道:“師姐,這等狗皇帝,何需你親自出手,這是玷汙了你的玉手,讓師弟替你教訓教訓他便是。”
  這些弟子還沒有出手,鶴飛公子就一揮手,攔住了他們,他雙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殺機,森然地說道:“既然你有這樣的本事,那就讓我領教領教!”說著讓前一前,雙目殺機綻放,寒氣逼人。
  “師兄,不可。”見鶴飛公子要對李七夜出手,張建川忙是攔住他,搖了搖頭。
  張建川夾在他們之間,那也是苦不勝迭,但是,他也沒有辦法,他有命令在身,必須負責李七夜的安全。
  “師弟,你退到一邊去,天塌下來了,都有我負責。”鶴飛公子冷冷地說道。
  張建川搖頭,態度十分的堅定,說道:“師兄,這並非是小弟有意與你為敵,隻是老祖宗離開的時候,曾經再三叮囑,一定負責好陛下的安危,所以還請師兄見諒,否則,無法向老祖宗交待。”
  “師兄,小妹最近修練了一門功法,小妹欲與師兄切磋切磋,還請師兄指點一二。”就在這個時候,飛花聖女也立即站了出來,擋住了張建川。
  毫無疑問,今日不論是飛花聖女還是鶴飛公子,又或者是神行門的在場弟子,都不會善罷甘休。
  “師妹,這是何苦呢。”張建川見飛花聖女要攔住自己,知道他的用意,不由苦笑了一下。
  “我不為難他也行,讓他立即交出婚契,或者否了當日的這樁婚事。”飛花聖女冷冷地說道。
  雖然說風神是很無奈,作為一尊無敵的不朽真神,他是親口答應太清皇的這一樁婚事,所以以他的身份地位、以及為人,是不能反悔這一樁婚事。
  但是,飛花聖女可不一樣,她可不願意嫁給這樣一個荒淫無道、好色無能的昏君,所以現在李七夜大勢已去,作為神行門聖女的她,當然是有個實力去強迫李七夜退婚,她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所以,對於飛花聖女來說,今天不論如何,她都必須強迫李七退了這一樁婚事。
  在飛花聖女擋住張建川的時候,鶴飛公子再迫一步,向李七夜冷冷地說道:“我也不占你便宜,先讓你出手三招!三招一過,小心我取你的狗命。”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看都懶得去多看他一眼,說道:“區區螻蟻而已,又何需我親自出手呢。”說到這,他已經手托著一隻小小的木球了。
  “喀嚓、喀嚓、喀嚓。”就在這那之間,這隻木球從李七夜手掌上飛出來,一下子瘋狂拚湊,瞬間拚湊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木球。
  “轟”的一聲巨響,這樣的一隻木球瞬間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嶽一樣從天而降,瞬間挾著億萬鈞的力量重重地砸向了鶴飛公子。
  祖木十八暴,此乃是由三株樹祖所煉造而成的寶物,擁有著三位祖樹強大無匹的力量,此木球乃是三色相間。
  見到如此巨大的木球從天而降,在場的許多人瞬間為之臉色一變,鶴飛公子雙目一厲,大喝一聲,道:“開”雙手如天王托塔,硬撼這隻從天而降的三色木球。
  在這個時候,鶴飛公子已經把剛才讓三招的諾言拋到一邊了。
  “砰”的一聲巨響,鶴飛公子雙手如天王托塔,硬接砸下來的木球,然而,他是遠遠低估了祖木十八暴的威力。
  在“砰”的一聲巨響過後,聽到“喀嚓”的一聲響起,刺耳骨碎之聲傳入了耳中,就在這那之間,鮮血濺射,鶴飛公子的一雙手臂硬生生地被砸碎。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巨大的木球再一次衝到了天空之上,緊接著“轟、轟、轟”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它以絕無倫比的速度滾動著,以無與倫比的威力向鶴飛公子撞去。
  而且祖木十八暴,滾動得越快,滾動得越遠,它在這滾動過程中的拚湊就越瘋狂,在眨眼之間就一下子變大了十幾倍。
  “轟”的一聲巨響,在此時此刻,巨大的木球比一座高大的山峰還要巨大,挾著毀天滅地的姿態撞擊而來,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大變,不由為之駭然失色。
  “啾”的一聲鶴唳之聲響起,就在巨大的木球撞擊而來的那之間,鶴飛公子宛如一隻巨鶴一般,一飛衝天,瞬間以閃電掠光一樣的速度衝上了天宇,一下子躲過了巨大球的衝撞。
  “轟”就在鶴飛公子躲過了木球衝撞的那之間,祖木十八暴一聲巨響,震動了一下,一下子變得更加的巨大。
  在這一刻巨大的木球轟鳴不止,以超越閃電的速度向飛上天穹的鶴飛公子撞擊而去。
  “嗡”的一聲,在巨大的木球以絕無倫比的帶度撞擊而來的時候,空間波動了一下,鶴飛公子背後宛如生了雙翅一樣,瞬間是身影步法翩躚,宛如仙鶴舞空一樣,以絕無倫比的步法躲過了撞擊而來的巨球。
  “轟”的一聲巨響,巨球再次震動,一落空之下,它的速度再一次提升,體積瞬間飆升,速度也是瘋狂地飆升。
  “轟、轟、轟”一時之間,天空上響起了陣陣的轟鳴之聲,巨大無比的木球在天空上瘋狂滾動,追逐著鶴飛公子撞去,而鶴飛公子的步法乃是一絕,他修練了神行門獨步天下的步法,宛如一隻仙鶴一樣飛舞,一次又一次地躲過了祖木十八暴的撞擊。
  但是,祖木十八暴,它每滾動一次,它就是速度提升一次,體積也會漲大一次,而且每一次的提升都是成倍數的,所以,那怕是鶴飛公子的步法再絕世無雙,當祖木十八暴的速度和體積提升到了一定層次之後,再也是躲不過祖木十八暴的撞擊了。
  “開”在一次又一次把自己步法提升到極限的時候,依然甩不掉身後的祖木十八暴,鶴飛公子狂吼一聲,一隻巨大無比的神盾在手,欲硬撼撞擊而來的祖木十八暴。
  “轟”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在巨大無匹、極速無倫的木球撞擊之下,“砰”的一聲響起,隻見鶴飛公子的那隻神盾瞬間崩碎,碎片滿天濺飛。
  “喀嚓”的一聲響起,鮮血濺射,刺耳的骨碎之聲傳入了所有人耳中,聽到“啊”的一聲慘叫,鶴飛公子被巨大的木球重重地撞擊到了身上,整個人被撞得鮮血淋漓,在這樣的撞擊之下,鶴飛公子全身骨頭不知道被撞碎了多少,整個人是被撞得血肉模糊。
  被如此重重地一撞擊之下,鶴飛公子整個人從高空中墜落。
  但是,祖木十八暴並沒有就此放過鶴飛公子,聽到“轟”的一巨響,就在這那之間,隻巨大的木球再一次瘋狂地滾動,在“轟”的一聲巨響之中,它再一次又絕無倫比的速度衝擊而來,狠狠地向鶴飛公子撞擊而去,它是要把鶴飛公子撞成血霧。
  

Snap Time:2018-11-17 04:05:2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