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426章 難處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少女有些悶氣,不由環了李七夜一眼,但又立即垂下了頭顱,不敢說話。∮雜∞誌∞蟲∮
  混世小魔王乃是惡名在外,人人都知道他是個淫棍,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調戲良家,什麼事情做不出來,此時她都不由慶幸沒有被混世小魔王看上。
  李七夜笑了一下,收回目光,輕輕地叩了一下掛在牆上的刀劍,說道:“雖然說材料差,手藝也就那樣,不過嘛,這鍛造的手法,可是出自於大家。”
  “,,,大少爺說笑了,我們這隻是一家小破店而已,賣點破銅爛鐵糊口過日子,哪來什麼大家手法,說笑了,說笑了。”鐵叔聽到這樣的話,頓時臉色一變,立即接上話茬。
  “是嗎?”李七夜輕輕地叩著刀劍,悠閑地笑了笑,說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是兵池家的手法吧,正宗的兵池家手法。”
  李七夜這話一出,少女和鐵叔兩個人頓時臉色大變,都不由同時後退了一步。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然而李七夜根本沒有多看他們一眼,負著手,看著這些刀劍,淡淡地笑了笑,說道:“這手法,很正宗,就是欠了火候,如果有好材料,多練練手,還是有幾分煉鑄的天賦的。”
  此時,不止是少女他們兩個人大吃一驚,就是張甲第都十分意外,他也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懂兵池家的煉鑄,這一點實在是太出於他的意料了。
  鐵叔回過神來,忙是說道:“小的聽不懂大少爺說什麼,什麼兵池家,小的從來沒有聽過,這點小手藝,乃是我們小姐祖傳的一點混飯吃的手藝而已。”
  “那麼說來,你們小姐就是破兵真帝的後人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少女和鐵叔兩個人臉色再次大變,不由後退了一步,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張甲第都不由望向李七夜,單是看這掛在牆上的刀劍,他都沒有看出這破兵真帝的手法,但李七夜卻一語道破,他都不由暗暗吃驚,要知道,他可是一尊不朽,目光之毒辣,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
  破兵真帝,乃是兵池家最了不起的真帝,他以鑄造兵器而稱著於世,以鑄造兵器而言,世間沒有幾個人能與之相匹敵了,雖然他是一尊真帝,傳說他能打造出可以媲美於始祖的兵器來。
  真是因為兵池家曾出過這麼一位如此了不得的真帝,這才奠定了兵池家的地位,這才能讓兵池家成為九秘道統五大龐然大物之一。
  “小的沒聽過什麼破兵真帝,也不懂什麼兵池世家。”鐵叔幹笑一聲,立即否認地說道。
  李七夜沒有回頭看一眼他,淡淡地說道:“再繼續在我麵前胡說八道,你信不信我把小妞扛回去暖床。”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少女和鐵叔臉色一變,鐵叔不敢再吭聲,頓時把嘴巴閉得牢牢的。
  李七夜不再理會他們,隻是輕輕地叩著這一件件的兵器。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響起,隻見有一群人出現在了鐵鋪之外,這一群人全身勁裝,衣袖上正好繡一支金劍,而且這一群人來勢洶洶,一看就知道來勢不善。
  這一群人由一個青年帶著,這個青年血氣旺盛,一雙厲目,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兒,當這一群人走進鐵鋪的時候,直向少女走過去,橫衝直撞,把不少的刀劍撞落在地上。
  看到青年帶著一群勁裝的漢子衝進來,少女和鐵叔不由臉色一變,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堂妹,有一些日子不見了。”這個青年大笑地對這個少女說道。
  少女不由抿了一下嘴角,甩了一下馬尾,有些冷漠,說道:“沒有想到你也來括蒼城了。”
  “不敢,我也隻是有點事情來帝城一趟而已。”這個青年笑著說道:“不過,我在來之前,族的諸老也特地托我一下,不要忘記了收租這件事情,所以我也隻好跑一趟了。”
  聽到這話,少女不由抿著嘴角,久久不說話了。
  “堂妹,看一下日期,時間也到了,我相信堂妹也應該準備好了吧,該籌到的,也應該籌到了吧。”青年笑著說道。
  “這本就是我們的祖業。”少女臉色冷漠,冷冷地說道。
  “堂妹,那已經是老皇曆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典當之後,它就是成了家族的產業了。”青年笑著說道:“家族願意回租給堂妹,那也算是念了舊情,念了老祖宗的情麵。”
  “堂妹也知道,私情歸私情,公務歸公務,畢竟家族是家大業大,大家都念舊情,都搞私情,那家族規矩往哪放?無規矩,不成方圓,偌大的家族,豈不是亂是一團鍋粥?”這個青年笑著說道。
  “,,,高少爺,再寬幾日,再寬幾日,小姐已經籌到了,隻是還沒到帳而已,一到帳,立即給高少爺。”見這情況,鐵叔立即打圓場。
  “再寬幾天?”這個青年搖頭說道:“我可沒有時間再多寬幾天,我明日就要回家族,如果我沒收到這筆錢,這讓我如何向族中的老人交待!”
  “你想怎麼樣——”少女不由臉色一變,忍不住怒聲喝道。
  “堂妹,我不想怎麼樣,我們公事歸公事。”這個青年說道:“我們隻能請堂妹收拾東西,立即滾蛋了,家族要回收這片產業,以後堂妹不能再繼續呆在這,也不會再回租給你,畢竟,這是堂妹你是違約在先。”
  “兵池高,你不要欺人太甚!”聽到這話,少女臉色大變,厲喝道。
  這個叫兵池高的青年搖頭,說道:“堂妹,這不是我不通人情,也不是我欺人太甚,我也隻是按規紀來辦事而已,堂妹應該慶幸是我兵池高接了這樁差事,換作其他的人,不一定有這麼好的脾氣,堂妹說是不是?”
  此時,少女臉色發白,這是他們的祖業,她當然不願意就這樣搬離,畢竟今天搬離了,隻怕永遠就失去了這一份產業了。
  “堂妹,是我們動手給你搬呢,還是你們自己搬呢?”兵池高笑著說道。
  一時之間,少女不由緊緊地握著拳頭,臉色泛白,胸膛起伏,十分的憤怒,最終,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說道:“再給我兩天,隻要兩天時間,我就把錢付給家族!”
  “不行。”兵池高搖了搖頭,說道:“堂妹,這不是我不通人情,我也是有急事在身,明天就走,所以我等不了這兩天。堂妹也應該知道家族的規紀,如果說一個弟子完成不了任務,後果可以想象,我大好前程可就毀了。”
  “我隻需要兩天!”少女握了握拳頭,在這個時候她聲音都有點哀求,此時她沒得選擇。
  “兩天也不行。”兵池高搖頭,頓了一下,說道:“不過,這也不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什麼辦法?”聽到這事有轉機,少女不由問道。
  “我在來的時候,族中有老人吩咐過,念在先祖的份上,堂妹也可以贖回這份產業,隻要堂妹贖回,那麼這份產業就永久屬於堂妹的了。”兵池高說道。
  “贖回——”聽到這話,少女心麵不由為之一震,這樣的事情她當然求之不得了,不由說道:“怎麼贖回!”
  “這個嘛。”兵池高摸了摸下巴,說道:“族麵的老祖發話了,聽說還有一頁手法留下來了,隻要堂妹交出這一頁手法,那麼這的產業都是堂妹的了,當然,家族不會虧待堂妹的,家族順便附贈帝都的一部分產業,讓堂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這話一說出來,少女和鐵叔都臉色大變,兩個人都後退了一步。
  少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冷地說道:“我聽不懂你說什麼,我們也沒有什麼一頁手法。當年長輩該交出來的,都交出來了,沒有絲毫的私藏。”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真的沒辦法了。”兵池高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隻好請堂妹搬了。”
  少女一下子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握著的拳頭不由顫了一下,但她也改變不了什麼。
  “如果堂妹不搬。”兵池高聳了聳肩,說道:“來人呀,幫小姐搬一下。”說著,他冷笑了一下。
  “你敢——”少女不由厲叫一聲。
  “有什麼不敢?”兵池高冷笑一聲,說道:“堂妹,你們已經一無所有了,當年你們一脈所犯的,那可是大罪。老祖們沒把你們一脈除名,那已經是念在了先祖破兵真帝的份上了,堂妹覺得在家族中還有人為你們一脈說話嗎?堂妹,這不是我落井下石,而是你們一脈已經完了!”
  少女不由呆呆地站在那,臉色發白。
  “搬了——”兵池高一揮手,厲喝道。
  “哪來的蒼蠅,在這嗡嗡叫個不停,打擾我的雅興。”在這個時候,一直觀看掛在牆上兵器的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緩緩轉過身來。
  兵池高帶著弟子衝進來,根本就沒有多看李七夜一眼。
  PS:昨晚十二點才到酒店,今天早上一大早起來寫稿,好累。
  

Snap Time:2018-11-16 17:50:3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