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024章 論萬古

  對於輪回荒祖的話,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我兩者都不是,我是那個把你斬於腳下的人。雜☆誌☆蟲”
  輪回荒祖看著李七夜,目光深邃,笑著說道:“如果說憑我年輕時的脾氣,必定是立即出手,先折磨得你生不如死,現把你殺了。可惜,我已經老了,火氣不如前了。”
  “你是老了沒錯。”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這個世界上能殺我的不是你,除了賊老天,我還真想不出誰能殺死我。”
  輪回荒祖雙目瞬間綻放光芒,當他瞬間綻放光荒的時候三千世界崩滅,諸天神魔灰飛,他沒有驚天的氣息,沒有無敵之威,但當他一雙眼定綻放光芒的時候,那怕是大帝仙王都為之悚然,甚至可以說他的目光可屠神斬帝。
  輪回荒祖盯著李七夜好一會兒,最後是莊重地點頭,說道:“的確,這世間我已經殺不死你了,不複當年之勇。不過,殺不死,這對於我來說不一定會是一件壞事,把你拘禁,到時候,不死不滅對於你來說更是一種痛苦,你說落入我的手中,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輪回荒祖這話沒有絲毫的威脅,也沒有咄咄逼人,隻是以很平淡的口吻去敘說一件事實而己,但就是這麼平淡的口吻,卻讓人毛骨悚然,讓人無法想象落入一尊這種黑暗巨頭手這將會有怎麼悲劇的下場。
  李七夜反應很平淡,笑了笑,說道:“世間太多的痛苦,我都一一嚐過。曾經有過比你隻強不弱的人也把我拘禁過,我相信,你能想得出來的手段,他也能想得出來,隻可惜,後果那隻有一個,我把他坑了,榨幹了他所有的價值!”
  “我也能榨幹你的所有價值,不用當年那樣,我今天隻需要把你鎮壓,便可以榨幹你的一切。”說到這,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十分溫柔。
  當李七夜那麼溫柔的笑容之時,讓戰王天帝他們心麵發毛,反而輪回荒祖的話沒讓他們發毛,是李七夜溫柔的笑容讓他們發毛。
  因為戰王天帝他們曾經見過李七夜這種溫柔的笑容,當李七夜露出這樣溫柔笑容的時候,那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有意思,我還真的希望有人能把我鎮壓,歲月太久遠了,太過於枯燥了,如果真的有人能把我鎮壓,那還真是一件好事情,說明我還有事可以做,隻可惜,一直以來沒有人能成功過。”輪回荒祖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隻能說,你是運氣不錯而己。”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在這時間長河紀元之中,你不是最強的一個,也沒是最了不起的一個。若是你真有那麼強大,你不會從始至終躲於黑暗之中,始終不敢與賤老天一戰。”
  “明知不可為,何必又為之呢。”輪回荒祖含笑地說道:“我隻是以大智開局而己,萬古又誰能例外,與其道死身消,或者被鎮壓得不人不鬼,不如留得實力,他日再圖東山再起。”
  “道心而己。”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未戰而先怯,最終無非是墮入黑暗而己。萬古長河,曾有無數人謀法,各有千秋,不管這謀法如何,至少為之。”
  說到這,李七夜看著輪回荒祖,笑著說道:“如果你以為你這是一個大智開局,但未來終世你都不能一戰,那你又焉能談得上大智開局?你在自己紀元一個又一個時代收割生命、吞食生靈,你這所做的一切那隻不是徒勞而己。若僅僅是為了苟活,那你又焉能談得上是大智呢,那隻不過是黑暗中的吸血鬼而己。”
  “未來是如何,又有誰能知道。”輪回荒祖也不生氣,不動怒,淡淡笑著說道:“大道遙遠,未動而謀,不謀又焉能動。”
  “說不說去,還是那顆道心。”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就算你自認為自己是大智慧大魄力的人,依然是未能守住那一顆道心。”
  “你是如何定義道心的?難道你認為堅守正義、堅守光明才是真正堅定的道心嗎?”輪回荒祖笑著說道。
  “你捫心自問一下,當你的道心覺醒之時,你所追求的是什麼?”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不忘初心,那才是堅定的道心,無關於堅守正義,無關於堅守光明。難道說,你道心覺醒,你的初心就是吞食天地,血洗一個又一個時代的生靈?舉世之間,除了特定的種族,又有誰一生下來就擁有著一顆黑暗之心。”
  李七夜的話讓輪回荒祖沉默了一下,最後他淡淡地笑著說道:“勝負未可知,現在下定論也早了點。”
  “在我看來,今日已經成定局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遠荒該易主的時候了,也該成不曆史的時候了,應該消逝於時間長河之中,不會再頑固地紮根徘徊於時間長河之中。”
  “那就該你拿出手段的時候了。”輪回荒祖笑著說道:“不過,以我看,不止是的誘餌,就是你們都隻不過我口中的美食而己。”說著看了看李七夜左右兩翼的十七位大帝仙王。
  輪回荒祖的話能讓遠荒之外旁觀的大帝仙王心麵一凜,以大帝仙王為食,也隻有輪回荒祖這樣的存在才能做到了。
  但是,要知道,世間並不僅僅有輪回荒祖,所以有了這樣的想法,讓大帝仙王這樣的存在心麵都不由為之一凜。
  “那就來吃吧。”李七夜也很平靜,悠閑自得地說道。
  “轟”的一聲巨響,隻見輪回荒祖一張嘴,便把李七夜所煉化的那池仙血吞了下去,牙齒一磨,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咬斷了一條條的晶瑩璀璨的法則,完全把一池的仙血吞進了肚子。
  與此同時,輪回荒祖身體一亮,震動了一下,瞬間鎮壓與斬斷了一切因果。他淡淡地笑著說道:“你這個誘餌太美味了,既然你都拋下了誘餌,如果我不吃下,那實在是浪費你一番苦心。隻不過惜,你這誘餌中的魚鉤太脆弱了,鉤不了我,鎖不了我,也無法潛入我的體內,這隻怕讓你失望了。”
  李七夜煉出了這一池仙血,在這仙血之中李七夜是動了大手段的,它就像美味誘餌中的魚鉤一樣,隻要魚兒吞下了這誘餌,就必定會吞下這魚鉤。
  可惜,輪回荒祖太過於強大了,瞬間鎮壓和斬斷了一切因果,這誘餌中的魚鉤在他的力量之下一下子粉碎,沒能釣到輪回荒祖這一條大魚。
  對於這樣的結果,李七夜也不驚訝,也不著急,他隻是淡淡地笑著說道:“這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沒有什麼好驚訝的。”
  “看來你是信心十足。”輪回荒祖不由感興趣地笑著說道:“你自認為真的能一戰到底嗎?說真的,我沒看出你一戰到底的底蘊。”
  “是的,我是能一戰到底。”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這種底蘊不是你能看得到的,終究,你沒有一戰到底的決心,你沒去做過,又焉知能不能一戰到底。這是一場瞬間千變的戰爭,沒有什麼套路可言,並非你想象那樣,也不是你所預謀那樣。”
  “有意思。”輪回荒祖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有信心也好,是吹牛也罷,我倒真想看一看。也罷,我今天也不為難你,你要我遠荒寶藏中的什麼東西?絕世之器,又或者是其他的仙卷,隻要我有的,都可以借給你。”
  輪回荒祖這樣的話都讓戰王天帝他們大吃一驚,輪回荒祖這樣的存在根本就不怕大帝仙王,現在他竟然如此的大方願意借出重寶,這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遠荒可是有一件紀元重器!”戰王世家的一位天帝都忍不住問道,因為他們一直在猜測,遠荒寶藏中很有可能有一件紀元重器,但一直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紀元重器呀。”輪回荒祖露出笑容,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隻怕是讓你們失望了,我手中的紀元重器已經毀在了當年的毀滅之中。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借給你一件不遜色於我紀元重器的東西給你。”
  說到這,輪回荒祖是望著李七夜,很明顯,輪回荒祖是看得起李七夜,對李七夜有青睞之意。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含笑,輕輕搖頭,說道;“我不否認,這一次我們來斬你,的確是為遠荒寶藏而來。不過,對於我來說,寶藏那隻是個附帶而己,我的目的還是要斬你!我隻是讓這個世界明白,沒有我李七夜做不成的事情……”
  “……黑暗中的巨頭也好,那些窺視者也罷,識相的就給我盤著,這是我的世界,這是我的時代,這也是我的紀元,誰想當收割者,誰想讓黑暗來臨,我是不會介意讓他的頭顱高懸在十三洲的上空的!”
  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讓所有大帝仙王心麵一震,這一席話有著大霸氣,這不止是威懾九天十地,那是威懾一個紀元,這樣的威懾要跨越時間長河,這種威懾在短時間是無法磨滅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6 20:39:1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