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418章 神秘的女人

  此時此刻,在這隻有李七夜和眼前這個女子,甚至可以說天地之間就好像隻有他們兩個人一樣,這宛如與外麵的世界隔離了一樣[email protected]雜誌蟲@
  李七夜懶洋洋地睜開了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女子,那怕眼前這個女子美麗無雙,好似仙女下凡,那麼的不可侵犯,但李七夜的目光依然是那麼的隨意,那麼的放肆。
  或者可以說,沒有誰能不讓李七夜的目光是如此的隨意、如此的放肆了。
  李七夜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好像把眼前的女子全身外外都看一遍,換作是其他的女子,會感覺自己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宛如是全身**裸一般。
  但這個女子依然是自在由心,完全不受李七夜那放肆的目光所影響。
  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坦然自在地躺在那,也沒有站起身來,依然是懶洋洋地躺著,好像是完全不在乎眼前這個女子存在一樣。
  “當太子的感覺如何?”在李七夜懶洋洋躺在那的時候,這個女子開口了,她的聲音十分的空靈,整個聲音充滿了靈氣,宛如她脫離了凡塵一樣。
  “爽到爆頂,有一句話怎麼來了?我想起來了,爽到爆漿。”李七夜笑著說道:“明白這一種爽感了沒有?”
  “如果當太子都爽到爆漿,那當皇帝那豈不是爽得飛上天去?”這個女子一笑,傾絕萬世。
  長生真人、陽明散人一笑,那是傾國傾城,可以迷倒眾生,但是眼前這個女子一笑,宛如多少第一美女都會黯然失色。
  “這個你就不懂了。”李七夜笑著說道:“皇帝跟太子,那是兩回事。多少人當上皇帝,那是經曆了一番的努力,經曆了多少的撕殺,經曆了多少鮮血的洗禮。可以說,你當上皇帝,在某種程度上,你已經經曆過了,甚至你已經擁有了坐在這個位置上的實力了……”
  “……坐在這樣的一個位置之上的時候,你所有的不是一種爽到爆漿的感覺,而是一種成就感,或者說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一種大權在握的感覺。”李七夜笑著說道:“但,如果說,你突然一夜之間,成為了大權在握的太子,成為了一個疆國的未來掌權人,那是多麼爽到爆的感覺?你不用去努力,不用去想,就一下子天上掉下大權來了,就好像天上掉下餡餅來,這是多麼爽的感覺……”
  “……這就是草根的夢想,萬古以來,芸芸眾生,多少人是想著一夜之間暴富,多少人夢想著一夜之間躋身於強者之林,終究到底,這就是人性中的不勞而獲!所以,當你能不勞而獲的時候,跟你努力付出而得到,那種感覺更讓你爽到?當然是不勞而獲更讓你爽到爆漿了。不然,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會尋找一夜之間可以讓你功力大增的丹藥……”
  說到這,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躺在那,閉著眼睛,悠然地說道:“突然之間,老天爺用把一個絕世大運把我砸暈了,把我砸成了太子,這種不勞而獲的感覺,多麼的爽。”
  李七夜悠閑地說著,娓娓道來,這個女子也是側首傾聽,很有耐心聽著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
  “你這個人很有意思。”這個女子淡淡一笑,她的淡淡一笑宛如能成為雋永。
  “不過,太子是爽,但,當了皇帝,就不一定了。”這個女子說道:“手握權柄,多少人垂涎三尺。”
  “那等當了皇帝再說吧,說不定太清皇不會死呢,世間有很多事情往往讓人意想不到,人生就像一場戲,又有誰能猜得出誰才是演戲的人,誰才是觀看的人。”李七夜笑著說道:“再說了,人生短暫,先爽了再說,至於其他的嘛,何必太過於去在乎。”
  “及時行樂。”這個女子含笑,仙子出塵,十分的讓人著迷。她含笑看著李七夜,說道:“你是及時行樂的人嗎?”
  “至少現在是。”李七夜悠閑地說道:“都說了,人生是一場戲,究竟是誰在演戲呢?又是演給誰看呢?說不定,你我隻不過是路過的觀眾而已,真正演戲的人,還沒登台呢。”
  “那你覺得誰才是演戲的人?”這個女子不覺間都受到李七夜影響,也有著那一份的悠然,伸直了美麗修長的**,伸了一個懶腰,慵懶之中有著迷絕萬世的風姿。
  “誰知道呢。”李七夜隨意,說道:“或者是你,或者是我,又或者是太清皇,又或者整個世界的人都在演戲。當然了,隻要你心有舞台,人生何處又不是戲呢?”
  “說得也對。”這個女子不由頷首,讚同,說道:“你這戲要演多久呢?”
  “誰知道呢,太子都還沒演完,說不定老天爺接著要讓我演皇帝呢。”李七夜笑著說道:“人生一戲接一戲,演完了太子,再演皇帝,搞不好,剛演皇帝,又要讓我演死人呢。”
  “那你打算怎麼演皇帝?”這個女子含笑地說道。
  “那也得太清皇死了,我這也才能演皇帝,太清皇都沒事,我演個屁皇帝,隻能演太子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如果有外人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那一定會認為李七夜這是瘋了,竟然見人就敢說要太清皇死,這簡直就是活膩了一樣!
  “我說萬一,萬一你當上了皇帝,該演怎麼樣的皇帝呢?”這個女子側著螓首,有幾縷青絲垂落,美到無法形容。
  “當然是演暴君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為什麼要演暴君?”這個女子也好奇了,她一雙秀目宛如世間最美麗的寶石,可以穿透萬古一樣。
  “爽呀,還有什麼比暴君爽。”李七夜笑著說道:“搶人妻,屠八方,廣納妃子,肉林酒池,為所欲為,縱情肆意,無所忌憚,多爽的感覺。比爽到爆漿還要好玩多了,爽到爆漿,那也隻是飄飄欲仙,腦子一片空白而已,但這種狂肆的感覺,更是另外的一種爽。”
  “手握獨尊大權,如果你當暴君,隻怕隨時隨地都有人推翻你。”這個女子說道。
  “推翻就推翻唄,推翻了就不玩了。”李七夜笑著說道:“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手握大權,獨尊天下,難道你就沒有想過當一個明君,造福八方,讓國祚綿延萬世?”這個女子含笑地說道。
  “關我屁事?”李七夜笑著說道:“都說了,天下掉下來的餡餅,誰在乎它以後怎麼樣呀,先爽了再說!”
  “難道你就不想紮根於此,開花結果,讓自己後代在這繁衍生息?”這個女子悠悠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難道有了後代,就一定要給他們打下萬世江山?你見過有萬世不滅的傳承嗎?你見過有亙古永存的國祚嗎?”
  這個女子傾首,迷人無比,然後她輕輕搖了搖頭。
  “那就是了。”李七夜笑著說道:“給誰敗不是敗,你就算建立了萬古固若金湯的國祚,都有一天你的子孫會把它敗完,既然你子孫能把你的家業敗掉,為什麼要留給他們,自己敗掉那不是更爽嗎?反正敗在誰手不是敗!”
  “再說了,這片江山基業,又不是我打下來的,我爽完了,管他洪水滔天,你說是不是?”李七夜大笑起來,雙目帶著笑意,看著眼前這個女子。
  雖然此時李七夜目光帶著笑意,但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的目光深邃無比,宛如看透了亙古一樣,似乎沒有什麼可以逃脫他的一雙眼睛一樣。
  這個女子抬起頭來,緩緩地迎上了李七夜的目光,她的目光是那麼的坦然,是那麼的無畏,她很自在地與李七夜對視。
  李七夜笑了笑,伸手去托住了她那美麗無比的下巴,悠閑地說道:“如果我成為一個明君,美人兒是要留下來陪我嗎?我們繁衍一下子孫後代?”
  眼前的這個女子出塵絕世,可遠觀,不可近褻,但是李七夜就是那麼的放肆,根本就不受絲毫的影響,為所欲為。
  這個女子輕輕側手,從李七夜手上滑出,不著痕跡,淡淡一笑,無比迷人,說道:“這隻怕是有所困難。”
  “對於我來說,一個女人而已,有何困難。”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隻要我真的想要,就算是一個天仙,我現在就能把她辦了,更何況,你還不是天仙。”
  “這麼說來,你對自己是信心十足了?”這個女子看著他,有淡淡的火氣,有點挑釁的韻味。
  李七夜躺回了大師椅,悠閑地說道:“我說的是事實而已,何需用信心來表達。”
  這個女子側首,看著李七夜,似乎要從李七夜身上看出什麼來一樣。
  而李七夜躺在那,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也不知道多久,微風輕輕吹拂而來,李七夜好像是從睡夢中醒過來一樣,當他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侍女依然在身邊,有侍女為他扇著風,有侍女為他剝著果皮,也有侍女為他煮茶。
  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似乎這一切都隻不過是一場夢而已。
  李七夜笑了笑,也沒有大驚小怪,隻是淡淡地一笑而已。
  

Snap Time:2018-11-18 10:23:2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