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406章 長生穀的底蘊

  長生穀深處,乃是霧氣彌漫,這的霧氣宛如常年不散一樣,整片天地的霧氣都是十分的濃稠,似乎是完全無法化開一樣。=雜∥誌∥蟲=
  事實上,當你仔細去看的時候,你會發現這彌漫著的並不是霧氣,而是天地間的元氣,也是天地間的精氣。
  在這,可以說是匯聚了整個道統中最純粹最精華的天地元氣,這的天地元氣足可以讓人呼吸一口就感覺全身通泰,宛如是要羽化登仙一樣。
  更重要的是,在這彌漫著的濃濃天地精氣之中有著一股化不開的藥香味,似乎這股藥香味已經完全浸透在了這天地精氣之中,它已經成為了天地精氣很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隻要呼吸一口這的空氣,不僅僅是讓人通體舒泰,而且還能滌心洗體,讓人感覺一下子打通了全身經脈一樣。
  這空氣中的藥香味正是來自於這深穀之中生長著的一株株神藥,這可不是什麼形容詞,這是真正的一株株神藥。
  在這深穀之中,一株株神藥生長在那,每一枚的神藥的藥齡都是十分嚇死人。
  在這深穀的石縫中有紫草生長,紫草如煙,飄搖於微風之中,當微風輕輕吹拂而過的時候,宛如響起了鐺鐺鐺的紫金之聲。
  在深溪之旁,生有寒竹,寒竹隨伴於溪水而生,寒竹如玉,當露珠從竹葉上滴落下來,滴落於溪水之中,竟然化作了一顆顆的美玉,這樣的一顆顆美玉隨溪水而去。
  在石崖之下,有石芝生長在那,石芝之旁有金鸞相伴,石芝上有道紋浮現,隻見金鸞吞吐神息,與石芝相輔相成,石芝之上的道紋宛如是化作了仙圖一樣。
  ………………………………
  紫金神草、寒仙玉竹、天道鳳芝……生長在這深穀之中的一枚枚神藥都是舉世罕見,隨便采摘一株,放了出去,莫說是在萬統界,就算是在帝統界那也是價格不可估量。
  生長在這的神藥,不像長生穀外麵的其他靈藥丹草,那些靈藥丹草多數是一壟又一壟地種植。
  這深穀之中生長的神藥稱得上是舉世無雙,除了一些是移植而來的,不少是野生於此,更為驚人的是,這的一株株神藥,動輒是幾百萬年的藥齡,甚至有些是幾千萬年上億年的藥齡,可以說,這些神藥都是無價的。
  毫無疑問,這是長生穀最大的底蘊,長生穀以丹道著稱於世,有長生之稱,如果沒有這一穀絕世無雙的神藥,長生穀又拿什麼來為那些真帝甚至是始祖煉出長生丹呢?又拿什麼來為那些無敵的存在續壽呢?
  而且,這樣的底蘊不是一二天就能一揮而僦的,而是經曆了長生穀世世代代的積累、世世代代的經營以及長遠的規劃,才有今天這樣如此驚人的底蘊。
  看著這長生穀中的一株株神藥,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笑,如同閑庭觀花一樣,十分的自在,十分的愜意,漫步於這深穀之中。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與長生真人兩個人手拉著手,行走於深穀的小道之中,溪水潺潺流淌著,花飛花落,整個氣氛特別的寧靜,特別的安祥,特別的美麗。
  此時李七夜漫步之時自在欣賞,看著這一株株的神藥,宛如在欣賞著一朵朵美麗的鮮花奇卉一樣。
  李七夜如同賞花一般,輕鬆自在,愜意隨心,這也讓長生真人心麵不由為之感慨。
  能進入他們長生穀這的人,一旦看到這深穀中的神藥,那怕是真帝,都會為之震撼,因為眼前這一穀的神藥不是哪一個道統所能擁有的,這麵的東西連真帝都為之動容。
  但是,李七夜卻閑定自在,那怕再珍貴無比的神藥,他也一點都不吃驚,宛如是賞花一般,再絕世無雙的仙卉在他眼中都是一朵美麗的花卉而已,根本就無法震撼他。
  這就可以想象李七夜的底蘊是多麼的可怕了,這樣的底蘊,不是一位真帝所能與之相匹的。
  最終,長生真人與李七夜來到了長生穀最深處,這也是長生穀防衛最為森嚴的地方,讓人難於越雷池半步。
  在這個地方,不要說是外人,就算在長生穀地位崇高的老祖都不能進來,在整個長生穀能來這個地方的人那是寥寥無幾,用五根手指都能數得出來。
  可以說,李七夜這樣的算是半個外人的能來這,那對於長生穀來說的確也是一個例外了。
  這乃是渾然天成,不論是這的山穀溪流,還是天空乃至是天空上的星辰,都是渾然天成,似乎在天地誕生的那一刻就是如此,它就好像再也沒有人工打磨的痕跡。
  “傳言說,我們始祖也未曾動這的一草一木,是始祖把它嵌鑲在這,並沒有去打磨過它絲毫,也未並開發過。”來到這之後,長生真人說道。
  “這已經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寶地了,渾然天成,又何需去打磨,那怕是始祖出手去打磨它,那也隻不過是畫蛇添足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和長生真人站在了一株老樹之前,更準確地說,這是一株很小的老樹,這株老樹隻有三寸高,十分的矮小,但它的枝杈十分的蒼老,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歲月,已經讓人無法看出它的年齡了。
  再看仔細一點,你會發現這株老樹並不完整,它是殘缺不全,似乎它是從某一株老樹上撕裂下來的,而它又獨自生根,從此生長起來。
  這樣的一株小小的老樹葉子並不多,但它的葉子顯得十分蒼翠,似乎每一片葉子都有幾十萬年甚至是幾百萬年,這麼長時間過去,它的每一片葉子都不顯得枯黃。
  這樣的一株小小的老樹,乍一看,似乎讓人看不出什麼端倪來,甚至可以說這樣的一株老樹看起來實在是太普通了。
  但是,你再仔細去看,或者你擁有一雙慧眼,慢慢琢磨之後,你才會發現,這樣的一株小小的老樹,它似乎擁有了磅無盡的生機,單是它那蒼老的樹幹體內就好像擁有了一個世界的生命力一樣,滔滔蕩蕩,無窮無盡。
  而且,如果你真的擁有一雙慧眼,再看仔細一點,你會發現,這樣的一株老樹它身體麵不僅僅蘊有磅無盡的生機,似乎它承受了無數歲月之後,它的體內甚至已經承載了時光的力量一樣。
  “這就是你要的那株長生草。”在這個時候,長生真人看著眼前這株老樹,說道:“或者我們稱它為長生樹,它沒有具體的名字,它稱得上是我們長生穀的根基,自從始祖建立長生穀起,它就一直在這。”
  “我知道,這也正是我想要找的。”李七夜看著眼著這一株老樹,淡淡地笑著說道。
  當然這株長生草,當然不是所謂的九大天寶之一的長生草了,它與九大天寶之一的長生草沒有絲毫的關係。
  “如果你能帶走,它就是你的了。”長生真人說道:“這並不是我們有意為難你,隻是一直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帶走過它。傳言說,當年我們始祖遇到它的時候,它就生長在這片天地之中,我們始祖也無法帶走它,隻能把這片天地嵌鑲在了這而已。”
  “這個我能理解。”李七夜看著這一株老樹,淡淡地笑著說道:“如果它不願意,就算是始祖也無法帶走它,它背後所蘊藏的能量,這是遠遠超出你們的想象,隻怕是遠遠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不過,隻要我想要的,沒有什麼帶不走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手掌落在了這株老樹之上。
  當李七夜的大手落在了這株老樹之上的時候,頓時聽到了一陣“沙、沙、沙”的聲音響起,隻見這株老樹搖晃起來,樹葉宛如被微風吹拂一樣,搖晃不定。
  看到這樣的一幕,長生真人大吃一驚,不由為之秀目睜得大大的,因為從來沒有人能讓這株長生樹如此的興奮,不要說是真帝,就算是始祖到來,這一株長生樹也沒有什麼反應,但李七夜手掌輕輕一撫,便讓這株長生樹如此興奮,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但是,仔細想一想,有什麼事情在李七夜身上不會發生呢?那怕是再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李七夜身上,那也是顯得再平常不過了。
  “該完整的時候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在這個時候他取出了一株老樹,這一株老樹比起長生穀的這株老樹來不知道大了多少了。
  李七夜取出來的這一株老樹正是在狂庭道統得到的那株長生樹,當此時李七夜取出了這株長生樹的時候,這一株長生樹散發出了一縷縷的光芒,長生樹也顯得興奮,搖曳起來,宛如有微風吹拂著它一片片的綠葉一樣。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把這一株長生樹放在了地下。
  “沙、沙、沙”的聲音響起,隻見這兩株長生樹碰在一起的時候,竟然開始合體,相互貫穿融合。
  在這個時候,看仔細一點就會發現,這兩株長生樹都是殘缺不全,隻不過李七夜的這株長生樹是一株主樹,而長生穀的這株長生樹隻不過是它的殘缺部分。
  

Snap Time:2018-11-18 05:21:29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