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372章 一戰人膽顫

  沐少晨逃得很快,他不是說飛馳而去的那種逃跑,而是從一個坐標跳躍到另外一個坐標的逃跑,這就意味著在一開始的時候沐少晨已經準備了退路了。〞雜※誌※蟲〞
  他一開始就已經準備好了在兵敗的時刻可以從容逃走,保自己一條性命,不得不承認,沐少晨還真的可以稱得上是算無遺策。
  可惜,他偏偏遇到了李七夜這樣的存在,那怕他再算無遺策,那也是無濟於事。
  極熾的炎劍隻是遙遙一點而已,瞬間融化了虛空,洞穿了空間,這一劍並沒有跨越虛空斬殺向沐少晨,隻是那麼一縷的熾熱穿透了虛空。
  這就好像一點點的鐵水滴落到了積雪上一樣,一下子把積雪給融穿,再厚的積雪也擋不住這濺落的一小滴的鐵水。
  雖然在這那之間沐少晨已經跳躍了一個又一個的坐標了,跨越了空間,但是那麼一點的熾熱瞬間融穿了空間,瞬間洞穿了千萬的距離。
  那麼一點的極熾就像一點點的星火濺向了沐少晨一樣,沐少晨也頓時感受到了危險了,在這石火電光之間,他把那顆寶珠祭出,轟向了那麼一點的極熾,但是此時這顆半重器的寶珠沐少晨已經發揮不出它強大無匹的威力了。
  “砰——”的一聲巨響,那麼一點的極熾撞擊在了這顆寶珠之上,那怕這是半重器,但無法發揮它最強大的力量之時,那麼它的威力也是有限的,在這樣“砰”的一聲巨響之下,這顆寶珠一下子被炸飛了。
  極熾就像是一滴鐵水一樣濺到沐少晨的身上,此時沐少晨把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最極限也無濟於事,依然逃脫不了這麼一點的極熾。
  “啊——”淒厲的慘叫之聲響徹了天地,當極熾濺落在沐少晨的身上之時,沐少晨一聲慘叫,“滋——”的一聲響起,在如此極熾之下沐少晨整個人被焚化成了蒸汽,一下子蒸發了,連骨灰都沒有留下。
  在沐少晨的身體徹底蒸發的那麼一瞬間,隻見有一縷極為微弱的光芒瞬間飛逝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茫茫的天宇。
  看到這樣微弱的光芒瞬間飛逝而去,李七夜隻是淡淡地一笑,說道:“有點意思。”也沒有去追逐。
  看著沐少晨整個人瞬間被焚化成蒸汽的時候,整個天地就一下子寂靜,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
  雖然微風依然在輕輕地吹拂著,大地山河依然還在,但在這一刻整個金錢落地的氣氛都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整個金錢落地一下子變得寂靜無比。
  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這個時候整個金錢落地寂靜到連銀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在此之前,沐少晨是何等的顯赫,沐家的傳人,擁有著無數的寶物,背後更是有龐然大物撐腰,更重要的是他有著絕世無雙的天賦,不知道有多少道統有求於他。
  可以說,來到萬統界之後,沐少晨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要說是登天真神,就算是不朽真神都願意出來為他站台,為他撐腰。
  一時之間,沐少晨的風頭之健是無人能匹,更是不知道讓多少人談之色變,誰人敢不尊他一聲“沐少主”?
  但,今天李七夜這樣的凶人一出手,一切都煙消雲散,什麼沐家,什麼沐少晨,什麼登高一呼萬統景從,什麼絕世天才,什麼無敵手段!
  當這一切遇李七夜這樣的凶人之時,一切都灰飛煙滅,一切都那麼不足為道。
  就算是雲渡鷹神這樣的存在了,一尊不朽,最後那也是灰飛煙滅而已,甚至連骨灰都沒有留下,一下子被蒸發掉了,好像從來都沒有在世間出現過一樣。
  這可是一尊不朽呀,曾經橫掃整個萬統界,曾經是所向無敵,就算是無法與萬統界第一強者的龍象武神相比,但,放眼整個萬統界,又有幾人能敵呢?
  但,當李七夜這樣的凶人出手的時候,一切都隻不過是浮雲而已,一切都灰飛煙滅,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一切都不複存在!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特別是那些本來站在沐少晨這一邊的道統強者、老祖,一下子臉色煞白,甚至有人直接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是冷汗涔涔,連說話的膽氣都沒有了。
  “沐少晨終於被幹掉了,我都說嘛,看他能威風到幾時。”許久之後,有年輕的天才不由為之興奮。
  “就是嘛,哼,姓沐的也太視我們萬統界無人了吧,這一下讓他見識到了我們萬統界的無敵了吧,叫他囂張,現在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特別是那些雲渡公主她們的愛慕者,他們見到沐少晨被殺,他們比任何人都要開心了。
  沐少晨一死,他們就少了一個最強大的情敵了,未來他們就有機會抱得美人歸了。
  “這才是我們萬統界最了不起的天才,最無敵的存在,什麼三公子,什麼刀劍雙絕,與李七夜相比起來,不值得一提。”也有一些人以李七夜為傲,驕傲地說道:“未來就算麵對帝統仙、仙統界的天才,我們萬統界的李七夜也一樣能把他們碾壓!哼,未來李七夜就像會高陽一樣驚才絕豔,那怕同一個時代有其他始祖,他也一樣鎮壓之!”
  “比肩高陽呀,看來李七夜的確是有這個機會呀。”連一些道統的老祖也不由喃喃地說道。
  始祖高陽,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稱呼,一般祖始,大家都會尊稱為某某始祖,但,高陽,他就叫高陽,有人對他尊稱的話就尊稱一聲始祖高陽,而不像其他始祖那樣被人尊稱為某某始祖。
  始祖高陽,曾是一個極為驚豔無雙的始祖,一般而言,一個時代很少說出兩個始祖的,甚至有些時代連一個始祖都沒有。
  像始祖高陽這樣的一個時代,就不僅僅隻有他一個始祖了,雲渡道統的雲渡始祖,就是與始祖高陽同一個時代的始祖。
  但,同樣是始祖,傳言說雲渡始祖在那個時代直接被高陽鎮壓了,不是雲渡始祖不夠強大,隻能說是高陽太過於驚豔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始祖高陽被後世認為最為驚豔的始祖之一。
  現在有人把李七夜比肩為始祖高陽,這可想而知在此時此刻萬統界有多少人是看好李七夜的了。
  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多少人把李七夜視為萬統界的驕傲。
  “哼,帝統界有什麼了不起的,像姓沐的,無非是就是仗著他們沐家強大唄,如果他真的是那麼了不起,早就成為真帝了,而不是一個準帝這樣的存在而已。跟我們萬統界的第一天才李七夜比起來,姓沐的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輩的修士開始崇拜起李七夜來了。
  特別是那些把沐少晨視為情敵的年輕一輩天才,見現在李七夜斬殺了沐少晨,為自己出了一口惡氣,此時他們一下子就成了李七夜的擁躉。
  這也不怪萬統界的修士如此的勢利,在修士的世界一直以來就是弱肉強食,尊崇強者,隻要你足夠強大,那怕你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也一樣有人崇拜你。
  “第一天才?”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第一天才,這樣的稱號實在是太俗了,我更喜歡叫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這個稱號很好,更彰顯霸氣。”李七夜這樣的話立即讓不少人為之喝采,一時之間不少的修士強者都成為了李七夜的擁躉,崇拜李七夜。
  對於這些事情,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他淡淡一笑,目光一掃,徐徐地說道:“還有人要討伐我嗎?趁現在我還在這,想討伐我至少還有一個機會,如果我不在這了,想討伐我,隻怕以後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李七夜話一落下,一時之間,在場的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此時誰都不敢吭一聲,就算剛才那些力挺沐少晨的道統也不敢吭一聲。
  此時這些力挺沐少晨的道統不要說是不敢吭一聲,此時他們早就被嚇壞了,甚至有人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此時莫說讓他們討伐李七夜,李七夜不找他們算帳,那就謝天謝地了。
  “沒有人要討伐我了嗎?”李七夜隻是悠閑地看了一眼,隨之目光落在陽明散人的身上,悠閑地說道:“陽明美人呢?”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陽明教的身上了,也有人不由苦笑了一下,隻怕當世間也隻有這個第一凶人才敢當著天下人的麵調戲陽明散人了。
  陽明散人冷漠,徐徐地說道:“隻要你修練了血噬魔功,陽明教依然有義務和責任為萬統界除魔。”
  “散人留在我身邊看看,不就能知道我有沒有修練魔功了。”李七夜隨意一笑,調侃地說道。
  此時長生真人則抿嘴輕笑,說道:“作為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你直接把散人娶回家算了,讓她呆在你身邊好好的揣摩你有沒有修練魔功。那我們長生穀豈不也是和陽明教成為了親家。”
  長生真人如此大膽奔放的話也讓不少人為之瞠目結舌。
  s:請關係蕭生的公眾號“蕭府軍團”,不定時更新番外。
  

Snap Time:2018-11-22 02:00:01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