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993章 約定

  李七夜看著戰王世家的四位大帝,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這一次來,我也沒有什麼多大的事情,就是給你們送點好處,就不知道你們想不想發財。ω雜●誌●蟲ω”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戰王天帝四人相視了一眼,一時之間他們神態都顯得有點奇怪。
  先不說像陰鴉這樣的存在口中所說的“沒有什麼多大的事情”是多麼捅破天的事情,就是“想不想發財”,那都可以讓人浮想聯翩。
  要知道,成為了大帝,那是擁有著豐厚無比的資源,要寶物有寶物,要仙礦有仙礦,大帝仙王所擁有的東西不是其他強者所能相比的,就是一般上神也無法與之下比。
  可以說每一個大帝仙王都是富得流油,現在李七夜卻問他們想不想發財,這絕對是充滿誘惑的話。
  如果說別人問戰王天帝他們想不想發財,隻怕戰王天帝他們自己都想笑,但這話出自於陰鴉之口的時候,戰王天帝他們一點都不覺得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
  “不知道聖師所言的發財指的是何事?”戰王天帝徐徐地說道:“還請聖師指點迷津。”
  “沒什麼。”李七夜平淡地笑著說道:“也就是一個殘存紀元的寶藏而己,作為好古老世家的大帝,雖然說你們的寶庫是很豐富,但我相信你們的寶庫怎麼也比不上一個紀元的寶庫,那怕是一個殘存紀元的寶庫!”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戰王世家的四位大帝心神一震,那怕他們是無敵的大帝,依然心麵一震,他們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這絕對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聖師指的是遠荒嗎?”戰索天帝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除了遠荒,還有什麼地方呢?我相信你們心麵也一清二楚,多少年來,莫說是你們天族的大帝,神、魔、天以及百族,哪一族的大帝仙王沒有垂涎過遠荒的東西呢?”?李七夜這話讓戰王世家的四位大帝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遠荒,在別人眼中是凶險無比的地方,但在大帝仙王的眼中那是一個十分了不得的寶藏,是一個驚世的寶藏,就算是像他們這樣身為大帝仙王這樣的存在,都一樣對遠荒的寶藏心動。
  “聖師堪稱無雙,但是,遠荒如果那麼容易攻下來,那就不叫遠荒了,從亙古至今,曾有多少人攻過遠荒,但又有誰真正成功過?”此時鎮坐於北方的戰王世家大帝徐徐地說道。
  “是的,沒有人能把那巨頭拿下。”李七夜笑著說道:“但,我既然敢開口,就有把握他拿下,你們覺得我陰鴉是吹牛嗎?”?“這並非是我等質疑聖師的無敵。”戰索天帝徐徐地說道:“隻是說,此道不容易。若是明仁仙帝、啟真仙帝等等諸帝還在,聖師勝算更高,隻是現在大勢不一樣了。”
  “沒有什麼不一樣。”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以前是如此,現在也是如此。我要拿下遠荒,以前能拿得下,現在也一樣能拿得下,隻不過我願不願意去付出這個代價而己,隻不過是我願不願意去犧牲而己!”
  李七夜這話一出,讓戰王世家的四位大帝心麵震了一下,在這那之間,他們意識到了什麼東西。
  “聖師選上我們,這讓我們受寵若驚。”戰王世家的創始人戰王天帝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說來說去,你們還是不相信我,覺得這麵有蹺蹊,看來你們心麵對我還是抱有成見呀。”
  “成見就不敢。”戰王天帝說道:“我們能信得過聖師,雖然我們與聖師不同一個陣營,但是聖師乃是一言九鼎之人,聖師還不至於就此算計我們。我戰王世家並不入聖師法眼,若是聖師真的要滅我戰王世家,隻怕一張法旨足矣,無需如此算計。”
  “你們的擔憂,我倒想聽聽。”李七夜笑了笑,知道了戰王天帝心麵所想。
  “擔憂是有的。”戰王天帝徐徐地說道:“沒有人清楚這遠荒寶庫有什麼東西,在這寶庫之中,很有可能有一件紀元重器!”
  遠荒,這是個十分特別的地方,它是一個殘存的紀元。在探索之地,這樣的地方有好幾個,像佛野就是一個殘忍的紀元。
  但是像遠荒這種有著這個紀元的一尊尊巨頭能幸存下來的殘存紀元,那實在是不多,實在是罕見。
  也正是因為如此,一直以來很多人有垂涎遠荒,因為這藏著太多讓人怦然心動的東西了。隻是,遠荒殘存的巨頭太強大了,連擁有十一條天命的大帝仙王都能戰死,所以就算大帝仙王想攻打遠荒,都必須謹慎以待。
  盡管是如此,一直以來依然有很多大帝仙王在窺視著遠荒,因為有大帝仙王猜測,遠荒之中有可能藏著一件紀元重器!
  紀元重器,不論是任何一位大帝仙王都會為之怦然心動的東西。
  “然後呢?”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們是怕我得到紀元重器,心麵不免有所擔憂。”
  “沒錯。”戰王天帝也沒有什麼好隱瞞,點頭說道:“聖師已經足夠讓人忌憚了,若是聖師再擁有紀元重器,隻怕舉世之間更難有與聖師抗衡。若是聖師擁有紀元重器,他日必是對我天族大不利。”
  雖然說寶物動人心,但是戰王天帝他們更是願意站在大局上,如果說助李七夜得紀元重器,他們寧願錯過這一次機會。
  “你們擔憂也不是沒有道理。”李七夜笑著說道:“但,你們也知道,這樣的事情就算你們不幹,也依然有大帝仙王幹。你們也應該清楚,我能拉得到不比你們弱的大帝仙王。”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戰王天帝他們四位大帝都沉默了一下。
  “是的,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最終還是戰王天帝發話,他徐徐地說道:“但,我們並不願意去做天族的罪人,其他的大帝仙王願意助聖師一臂之力,那是其他大帝仙王的決定,我們所能做到的隻是盡力而為。”
  “天族的罪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戰王,我並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說到天族的罪人,輪得到你來做嗎?”
  “在墮入罪惡的這一條道路上,排資論輩,輪得到你們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這話十分的尖銳,也是十分的不客氣。
  這樣的話讓戰王天帝他們心麵一震。
  “戰王,我知道,你是得到淺老頭的器重,也是我一直以來的死對頭之一,你一直以來也是想滅掉我。這一點大家都不用否認的事情。”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我與淺老頭是世代為敵,他是恨不得要把我滅了,我也巴不得把他踢得遠遠的。但,仇恨歸仇恨,你能得淺老頭的信任,我相信一些秘聞淺老頭應該是跟你說過。”
  “所以,我想問問戰王。”此時李七夜神態鄭重,看著戰王天帝,說道:“在這世間,你捫心自問一下,誰才滅得了你們的天族呢?我相信,這不是我!”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戰王天帝沉默起來,在這個時候,戰索天帝他們都同時望向戰王天帝。
  他們同為戰王世家的天帝,但是他們之中能受世帝所信任的,也就隻有戰王天帝。
  戰王天帝能受世帝所信任,這不僅僅是因為他資格老,也不僅僅因為他幾次扛起天族的大旗,更重要的是在世帝年輕之時,他曾為世帝護道。
  還有一點最為重要,那就是戰王天帝對於天族的忠心是沒得挑剔,如果說天族有難,戰王天帝絕對會是第一批站出來的天族天帝!
  如果說,在天權之中有什麼決策、有什麼秘聞,世帝願意告訴的人中肯定有戰王天帝一個!
  戰王天帝一下子沉默起來,久久沒有回答李七夜的話。
  的確,比起戰王世家的大帝來,他知道更多的秘密,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活得更久,更是因為他能踏入天權這個圈子,在天權這個圈子麵有著更多的秘密不為外人所知。
  天權這樣的一個組織隻有十條天命以上的天帝才能加入,而且加入了天權不一定就能知曉所有的秘密,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戰王天帝能得知如此多的秘密,是因為世帝。
  “聖師又何嚐不是天族的一個威脅呢。”最終戰王天帝隻能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這樣的一個事實,我並不否認。”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戰王,你對天族的忠心,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你想過沒有,真的那一天到來了,你想過自保嗎?想過你們的戰王世家嗎?你認為你們的戰王世家現在的底蘊能撐得過那麼一天嗎?”?“……其實,你心麵也一樣沒底。”李七夜說道:“你不知道那麼一天到來的時候會是怎麼樣,所以說,寶物,誰會嫌多呢?資源,對於一個世家來說,永遠都不會滿足!你不是為自己而戰,你是為你的家族、為你們的天族而戰!”(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00:28:5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