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357章 登高一呼

  沐少晨站了起來,望著所有人,徐徐地說道:“既然鷹神也來了,也是人到齊了,我們也該開始了吧,該是審決的時候了。÷雜∫誌∫蟲÷”
  “可惜,李七夜沒有來。”趁著這個機會,有人說了這麼一句話,說得很是時候。
  沐少晨雙目一凝,徐徐地說道:“既然姓李的沒有來,那就是他做賊心虛,不敢麵對天下人,判他為魔,也不為之過。此等魔頭,人人誅之。”
  聽到這樣的話,不少人都相視了一眼,特別是那些還明哲保身的道統都一下子明白,這一場審判,沐少晨就是要讓整個萬統界與李七夜為敵,李七夜來不來都不重要了,沐少晨都會找出種種的原因,給李七夜扣上一個罪名。
  “沒錯,李七夜這個縮頭烏龜不敢來,那就是做賊心虛,他一定修練了血噬魔功,對於這等魔頭,還跟他談什麼仁心道義,誅之便是。”蟠龍道統的老祖立即附和。
  “我也支持,說不定李七夜已經打算逃回狂庭道統了,我們絕對不能給他逃回老巢的機會,現在就發兵剿滅李七夜這個魔頭。”劍塚、開天道統也都紛紛附和地說道。
  一時之間,不少道統的老祖都站在了沐少晨這一邊,至於那些沒有表態的道統,他們都不方便站出來反對,隻能是看著陽明散人了。
  如果說在這個時候他們站出來反對,那就意味著他們是與李七夜同流合汙,到時候他們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還未審決,便要給人扣一個罪名,此為不妥。”陽明散人端坐在那,徐徐地說道:“至少我們該給李七夜一個自證的機會。”
  “隻怕他是不會出現了。”沐少晨盯著陽明散人,徐徐地說道:“散人,如果李七夜一直不出現,難道我們就一直拖延下去嗎?大家在這等待得也足夠久了,既然李七夜還不敢出現,那就是心虛,他必定是修練了魔功。我們現在已經不需要去討論他是否是魔頭的問題了,我們要討論的是萬統界所有道統該如何聯合起來,剿滅李七夜這個魔頭!”
  沐少晨這一席話說出來,乃是咄咄逼人,這已經不僅僅是審決李七夜那麼簡單了,沐少晨要借著陽明教這一場盛會奪取,他這是撼動陽明教在萬統界的領袖地位,隻要在這個時候萬統界的多數道統站在他這一邊,他沐少晨將會領袖著整個萬統界。
  “沐少主過急了吧,大會才剛開始。”對於沐少晨的咄咄逼人,陽明散人也沒有動怒,隻是雙目一凝,徐徐地說道。
  “不是沐少主過急。”此時劍塚的老祖也沉聲地說道:“我們已經等了很久了,李七夜依然沒出現,隻怕他早就已經逃走了,散人,我們坐殆時機流失,就是等於給了這個魔頭機會。”
  “散人,姓李的遲遲未出現,也該是判決的時候了,對於這等魔頭,何需再講道義。若是散人以一念之仁殆失時機,那隻怕會讓無數無辜的生命喪生於這個魔頭手中,散人也不願承擔這樣的責任吧。”在這個時候端坐在那的朱襄武庭道老祖也開口說道。
  此時不僅僅是蟠龍道統他們,當朱襄武庭一表態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道統都紛紛表態了,一時之間站在沐少晨這一邊的道統超過了一半。
  像劍塚這樣得到過好處的道統,那絕對是力挺沐少晨的,沐少晨也在他們這些道統之中形成了領袖的地位了。
  事實上,對於朱襄武庭而言,也一樣樂意站在沐少晨這一邊,他們不僅僅是在沐少晨身上得到好處,更重要的是,沐少晨遲早要離開萬統界的,總有一天會回帝統界的。
  如果現在取消了陽明教的領袖地位,那怕由沐少晨站在領袖位置上,但當有一天沐少晨離開之後,那就意味著他們朱襄武庭取代陽明教的地位,成為萬統界的領袖。
  一時之間,新老勢力形成,這已經不僅僅是審決李七夜那麼簡單了,這也是萬統界的一場奪權盛會。
  以沐少晨為首,向陽明教發起了挑戰,很明顯,沐少晨是有備而來,此時劍塚他們是抱成一團,上下都力挺沐少晨,一下子就讓沐少晨他們占了先機,搶到了優勢。
  “既然李七夜不敢出現,那就是做賊心虛,一定是修練了魔功,我們應當鏟除這等魔頭。”在這個時候,已經有道統站出來宣布。
  一時之間,整個場麵為之沸騰,反而長生真人和陽明散人卻顯得冷靜了,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說。
  “沒錯,我們現在應該出兵剿滅這個魔頭。”立即有人大叫道。
  “好。”此時沐少晨開口,短短的時間之內,沐少晨就易客為主,他冷冷地說道:“李七夜不敢出現,那我們就派出人去搜索,絕對不會讓他逃走的。”
  在這個時候,沐少晨登高一呼,便是從者萬千。
  “誰說我們公子不敢出現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隻見兩個身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這個聲音一下子打破了氣氛,不少人放眼望去,隻見兩個女子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是女武神。”看到這兩個女子,立即有人認出來了。
  隻見武冰凝帶著淩夕墨來到了萬峰嶺,那怕此時有成千上萬的道統老祖在此,武冰凝也依然不會怯場,腰板挺直,冷傲地站在那。
  倒是淩夕墨有些怯場,站在那,都不敢看眾人,隻是低著頭顱,但不論什麼時候,她都會站在李七夜這一邊。
  “冰凝,你將是沐家的媳婦,應該注意自己的言辭。”看到武冰凝,沐少晨也不生氣,徐徐地說道。
  武冰凝隻是看了沐少晨一眼,冷冷地說道:“你太高抬自己了,憑你,我還看不上眼,沐家的媳婦,誰愛做,誰做去。”
  被武冰凝這句話一堵,沐少晨頓時臉色一變,臉色有些難看,他來到萬統界,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堪稱是不可一世,今天武冰凝竟然如此不給他麵子,他臉色能好看嗎?
  “放肆——”此時在座的朱襄武庭老祖冷喝一聲,冷冷地說道:“宗門大事,焉容得你任性,速跟我回宗門去。”
  “老祖,不用拿身份來壓我。”武冰凝搖頭,冷冷地說道:“你身份比追風老祖如何?追風老祖來了,我都沒有回去,更別談我會跟老祖回去了。”
  這位朱襄武庭的老祖頓時臉色一紅,作為強大的老祖,武冰凝一個晚輩說出這樣的話,那是挑釁他的權威。
  “你太放肆了,且待我抓你回去。”這個老祖臉色一冷,站了起來。
  “怎麼,朱襄武庭要以大欺小不成?”在這位老祖站起來要動手的時候,一直站在陽明散人身後的陽明須陀就一下子站出來了,徐徐地說道:“如果要動手,我陪你玩玩便是,何需跟小輩過不去。”
  “陽明教要幹涉我們朱襄武庭的內務嗎?”朱襄武庭這位老祖臉色一凝,沉聲地說道。
  “不敢,隻不過是我欠武姑娘一個人情而已。”陽明須陀大笑地說道:“如果你們朱襄武庭要動手,那就先問一問我這個老頭。”
  陽明須陀說出這話,也是十分的豪邁。當然,他所說他欠武冰凝一個人情,那是因為當年在攻打狂庭的時候,武冰凝作為人質才保全他們。
  “哼,姓武的賤人已經投靠魔頭,自甘墮落!”在這個時候,雲渡公主不屑地說道:“她已經沒有資格站在這……”
  “啪——”的一聲響起,當雲渡公主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一個耳光抽來,頓時把雲渡公主抽得噴了一口鮮血。
  “誰,滾出來——”雲渡公主被人當眾抽了一個耳光,頓時厲叫一聲。
  “沒斬你,那已經是我手下留情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一個人飄然而來,十分的隨意,十分的自在。
  “李七夜,是第一凶人來了。”這個飄然而來的人還很遠的時候,很多人一聽到這懶洋洋的聲音,就知道是誰了。
  “第一凶人來了。”一時之間,無數雙眼睛望天邊望去,向這個緩緩而來的人看去,果然是李七夜。
  此時李七夜依然是那麼的隨意,那麼的無所謂,完全是不在意的模樣。
  李七夜看起來走得很慢,但事實上是速度駭人無比,眨眼之間就登上了萬峰嶺。
  站在萬峰嶺上,李七夜是那麼的隨意,是那麼的自在,好像不是麵對千軍萬馬一樣,似乎他僅僅是站在自己後花園賞花一樣。
  此時李七夜身上沒有驚天的氣息,也沒有無敵的神威,但是他那平淡的神態就讓無數人打了一個冷顫,讓人為之毛骨懶然。
  因為在此之前他可是屠殺過三大道統成千上百老祖的人,絕對是一個凶人。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他的出現比沐少晨到來還要震懾人心,特別是見過李七夜大開殺戒的修士強者,更是感覺自己手掌心開始冷汗直冒。
  

Snap Time:2018-11-18 01:11:37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