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356章 強者雲集

  長生真人此話一說出來,在場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麵麵相覷,這話實在是太霸氣了。雜√誌√蟲
  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道統的老祖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特別是蟠龍道統這些道統的老祖更是怒視長生真人。
  因為長生真人這樣的一席話是狠狠抽了他們一個耳光,這簡直就是等於指著他們這些道統的鼻子大罵他們是偽君子。
  但,長生真人霸道歸霸道,她這樣的一席話也的確是說得底氣十足。長生道統低調歸低調,但是底蘊還是十分的強大,任何道統都不敢小覷,如果長生穀真的是要從仙統界請下一尊真帝來,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畢竟曾經有過不少的真帝欠過長生穀的人情,甚至曾有始祖都欠過長生穀的人情,如果說長生穀真的是打算大幹一場,這一切皆有可能。
  “真人,話過了。”朱襄武庭的老祖徐徐地說道:“我們對於長生道統並沒有敵意,我們所針對的乃是李七夜這個魔頭,隻不過我們是擔憂真人和長生穀被李七夜這個魔頭的假象所蒙騙,隻是希望真人三思而行。我相信,若是李七夜一旦被判定為魔頭,隻怕天下人都會起而誅之,散人說是不是?”
  說到這,朱襄武庭的老祖望著陽明散人,朱襄武庭不僅僅是要把長生穀拉下水,也是要把陽明教拉下水,在這樣的一場風波之中誰都休想全身而退。
  一時之間,大家都望著陽明散人。
  陽明散人端坐在那,神態自然,高潔貴胄,徐徐地說道:“若李七夜真的修練了血噬,為害天下,當是人人誅之。這就意味著狂庭道統違背了協議,坐實魔教之名,我陽明教也是第一個不會坐視不理。”
  陽明散人這樣表態,這讓很多人都鬆了一口氣,也有一些人心麵是千回百轉。
  “真人也聽到了吧。”朱襄武庭的老祖這個時候才望著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若是李七夜是個魔頭,長生道統還依然庇護他嗎?長生道統依然要與天下為敵嗎?”
  “沒有如果。”長生真人打斷朱襄武庭老祖的話,說道:“我相信我們長生道統的弟子,他絕對不會修練什麼血噬功法,絕對不是什麼魔頭,我們長生道統可以為他作擔保。”
  “這隻怕不行。”在長生真人話說完之後,陽明散人輕輕搖頭,說道:“若是長生道統把李七夜當作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就不能為他作擔保,長生穀更應該要與之劃清界線,這也算是一個規則。”
  “怎麼,散人是存心跟我過不去嗎?”長生真人看著陽明散人,說道。
  陽明散人依然平靜,說道:“並非是我與真人過不去,我隻是陳述事實。若是長生穀要為他作保擔,那就應該把他從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名單中剔除。否則,這就是公私不分,這可是關係著我們整個萬統界的大事。”
  “我覺得此話有道理,此乃關係著我們萬統界的萬世興衰,焉因為一個道統的私心而耽擱。”一時之間,不少道統紛紛出言附和,都直接針對長生穀。
  陽明散人這樣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她這樣的話也並非是說針對李七夜,或者針對長生穀,她這樣的一席話,那也是公事公辦而已。
  “沐少主到”就在這些道統爭論不休的時候,突然響起了一聲大喝,大喝聲震得天空上的星辰簌簌發抖。
  聽到“轟、轟、轟”的聲音響起,隻見一輛神車駛來,碾碎了虛空,神車吞吐著烏光,青鳥拉車,氣勢威懾八荒。
  看到有四位登天真神親自護車,這樣的陣勢讓人看得都不由為之抽了一口冷氣。
  在神車之上,隻見沐少晨端坐在那,依然是左擁右抱,意氣風發,有著睥睨九天十地之勢。
  當沐少晨到來之時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紛紛望著他,也有一些人看到沐少晨如此大的架子,特別是左抱右擁,心麵特別的不痛快。
  “哼,這未免架子太大了吧。”有人輕輕地冷哼了一聲,心麵特別的不滿。
  但當沐少晨到來之時,蟠龍道統、劍塚、淨陽道統等等道統的老祖、強者都紛紛起身相迎,諸多的道統老祖都向沐少晨問好。
  就算朱襄武庭的老祖了,那怕他沒有去相迎了,他都依然站起身來向沐少晨致意。
  從始至終端坐在那沒有起身的,也就隻有長生真人、陽明散人之流了,也隻有他們這樣的道統才有如此的資格端坐不動了,就算其他的道統不去巴結沐少晨,也不敢多去得罪。
  特別是劍塚上下弟子,那怕是老祖,見到沐少晨,那是恭敬無比,簡直就像是在迎接自己的少主一樣。
  “為什麼劍塚對沐少晨如此的恭敬?”看到劍塚的恭敬實在是有些過份,有人不由低聲地說道。
  “聽說沐少晨來到金錢落地之後,為他們劍塚找到了他們劍塚失蹤已久的劍墳,沐少晨要把劍塚失傳的劍法傳回給他們劍塚,這對於他們劍塚來說恩重如山,劍塚上下都願意為沐少晨效力。”有一位老祖低聲地說道。
  “了不得,難怪天賦無雙。”聽到這樣的話,讓不少人為之心麵一震。
  此時,沐少晨緩緩地從神車上走了下來,神態自若,舉止之間有著高高在上的氣息,目無餘子。
  “諸位前輩,少晨臨時有事耽擱,實為抱歉。”沐少晨徐徐地說道,雖然話是這樣說,但,一點抱歉的意思都沒有。
  “沒關係,沒關係,姓李的這個魔頭都還沒來呢。”在這個時候立即有不少道統的老祖附和地說道。
  “按道理說,道統的老祖,好歹也是登天真神,為什麼要如此巴結姓沐的?”有些年輕人心麵對沐少晨就是不服氣,特別是對於寶旗門公主、歐陽世家玉女有愛慕之心的年輕一輩強者,更是把沐少晨視為敵人。
  “利益。”有老祖目光一凝,徐徐地說道:“不少道統,不僅僅是衝著沐家的威名而去的。單是沐少主無上的天賦,都值得無數的道統去拉攏。沐少主天賦無與倫比,堪稱是震古爍今。很多東西他隻要看一眼,便能參悟……”
  “……看一下,跟沐少主走得近的道統,都收獲豐厚,像寶旗門,被沐少主看了一下他們的祖碑,就找回了他們失傳的功法,歐陽世家的玉女被沐少主一指點,就是道行突飛猛進,修練了不世之術。可以說,不知道多少道統想仰仗一下沐少主的無上天賦,以尋回自己道統失傳的絕世功法。”
  說到這,這位老祖都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這樣的天賦,注定著絕世不凡。看一下劍塚,現在不也是心甘情願地為他效忠,因為沐少主找到了他們的劍墳,要把他們絕世無雙的劍道傳回劍塚,這對於劍塚來說,是多麼大的誘惑。”
  在這個時候,劍塚的老祖親自為沐少晨搬來了一張皇座,這張皇座還設在了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沐少晨也毫不客氣,一下就坐在了那,這樣的氣勢簡直就有與陽明散人平起平坐之勢。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氣,沐少晨的排場已經夠大了,現在一坐下來,就是這樣的高位,這樣的架勢,那是領袖整個萬統界一樣。
  “啾”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一聲鷹啼之聲響徹了天地,天空一黑,隻見一隻巨鷹遮住了天空。
  當這隻巨鷹一收翅之時,傲立於虛空中,淩駕在任何人之上,不論是陽明散人,還是其他道統,在這巨鷹前都低下了大半個頭顱。
  “雲渡鷹神”看到這隻巨鷹,很多人都嚇了一大跳,一尊不朽來了。
  但當大家看清楚的時候,隻見巨鷹上坐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從鷹背上跳了下來,這個女子美貌傾城,讓人看了都不由為之眼前一亮。
  “雲渡公主。”看到這個女子,不知道多少人為之雙眼發亮,特別是那些愛慕她的年輕修士,更是看得如癡如醉。
  雲渡公主高貴美麗,她從巨鷹上跳下來之後,諸人皆沒有理會,一看到沐少晨的時候,頓時笑靨如花,一下子被沐少晨所吸引住。
  “晨哥也到了。”雲渡公主滿臉笑容,上前,鞠了鞠身子。
  “也隻是剛到。”沐少晨伸手去牽起了雲渡公主,兩個人的舉止是無比的親昵。
  看到雲渡公主與沐少晨兩個人親昵無比,一時之間不知道讓多少人心麵宛如打翻了瓶子,五味雜呈。
  “鷹神到了?”沐少晨笑著說道。
  “老祖隨時皆在,一步便可出現。”雲渡公主看著沐少晨,一雙秀目充滿了愛慕。
  聽到這樣的話,也不少人望向巨鷹,巨鷹在這,也就是代表著雲渡鷹神在這了,他隨時都可以出現。
  一尊不朽親自坐鎮於此,這的確是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不由神態凝重。
  就算是陽明散人,也是神態鄭重。
  

Snap Time:2018-11-14 13:20:44  ExecTime:0.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