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347章 巔毫

  李七夜帶著武冰凝和淩夕墨離開了,他們一路前行。*雜誌蟲*
  “你在那塊道骨之前參悟了什麼?”淩夕墨倒不敢亂問,而武冰凝就沒有什麼了,在路上的時候就忍不住問道了。
  武冰凝相信,像李七夜這樣的人,一旦他參悟了,肯定就有收拾。
  “與其說是參悟,不如說是整理了一下思路,理清了一下以前的一點想法。那的確是一塊了不得的道骨,它可以讓你去繁取簡,就宛如拔雲見日一樣。”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那你收獲了什麼呢?”武冰凝瞅著李七夜,十分的好奇,心麵甚至有點興奮,李七夜一旦有所悟,那必定是驚天。
  “一點小收獲而已,就是一點點的精確。”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入絲入毫的精確。”
  “精確?”連一直在旁邊聽著的淩夕墨都愕了一下,她還以為李七夜參悟了什麼驚天絕世的功法,畢竟李七夜這麼逆天的存在,隻要有所參悟,那必定是驚天動地的事情。
  但,現在李七夜卻說隻是參悟了一點點的“精確”,她心麵一下子就搞不明白了,一點點的精確,有什麼好參悟呢。
  “巔毫!”武冰凝一下子豁然,知道李七夜所要的是什麼。
  “對,巔毫。”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失之毫厘,謬之千。這就是巔毫,隻要一點點的精確,往往就是能做到很多事情。”
  “我隻怕還不可能去做到這一步,至少踏入始祖之後,才真正有資格去參悟這樣的領域。”武冰凝苦笑了一下,知道這麵的差距,雖然聽起來是一點點的精確,事實上,這個領域的鴻溝是大得嚇人的,是無法逾越的。
  “我,我,我聽不懂。”淩夕墨道行本來就很淺,又沒有名師指點,她聽得一頭霧水,她忙是請教,問道:“冰疑姐姐,這,這是什麼意思呢?”
  武冰凝也隻有望著李七夜了,這樣的領域她暫時也沒有資格去涉足。
  “就是巔毫。”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就好像你們劍聖留下一門劍法,你們後代去練,但,怎麼樣都練不到劍聖的那種威力,練不出劍聖那種韻味,難道僅僅是因為功力不夠嗎?甚至有些老祖的功力有可能比劍聖創造這門劍法的時候還要強大,但,就是超越不了你們的劍聖,這麵不是功力的差距,也不是有沒有參悟道的原因,而是在於巔毫。”
  “巔毫。”淩夕墨聽到這樣的話,依然是半懂半不懂,依然是一頭霧水。
  “一套劍法,後世人練起來,每一招一式,都會與當年的劍聖有所差別,可能這麵的差別,那僅僅是一點點,但,一套劍法下來,那差別就大了。所以曾經有很多絕世功法,一代又一代傳下去之後,變成了四不象,威力大減,甚至失傳。這就是失之毫厘,謬之千。”李七夜耐心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聽到這的時候,淩夕墨有所明白,喃喃地說道。
  “當然,真正的巔毫,要用上,這才是它存在的意義。”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用上巔毫?”淩夕墨喃喃地說道,她想不出怎麼樣去用上巔毫。
  “就比如,我站在你麵前,你右手握劍,一劍向我劈來,橫劈。但,我隻是移一步,躲過一劍,手指輕輕一點,劍勢不變,隻不過卻是力量失控,一劍之力過多,脫離了你的掌控,所以一劍就劈在了你的脖子上,把你的頭顱給砍下來了。”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淩夕墨呆了一下。
  “作為一個修士,你自己劈出的一劍,往往是在你的掌控之中,所以,你就算向自己脖子劈一劍,但,在劍刃觸到你的肌膚的時候,你也能在這那之間控製住,停下這一劍。因為力量在你的掌握之下。但,就在這那之間,隻是增那麼一點點的力量,它就會脫離你的掌控,劍勢就一下子停不下來,它就能一下子斬下你的頭顱。隻是一點點而已,就是一個重大的失誤。”李七夜認真地說道。
  “很多的失控,往往就在那麼一點而已。”李七夜徐徐地說道:“在這巔毫之差,你可以殺死一個真神,那怕你僅僅是輕輕彈一下手指而已。以最微弱的力量,卻打敗最強大的力量,這是需要精確到巔毫。這就是巔毫。”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淩夕墨久久回不過神來。
  在她的心麵,擁有最強大的功法,擁有無敵的兵器,這就將會奠定著一個修士的地位。
  但,現在李七夜所談及的,已經是遠遠的脫離了這個範疇了,這個範疇之高,這是讓人無法企及的。
  “巔毫。”最後淩夕墨回過神來,不由苦笑了一下,這樣的領域,隻怕她一輩子都是無法企及的,而武冰凝至少還有這個機會,她連機會都沒有。
  淩夕墨沒有再出聲,跟在李七夜身後,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給她帶來了太大的震撼了,這簡直就是給她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讓她無法想象的世界。這也讓明白,當強大到一定程度,不僅僅說去擁有一件寶物,或去修練一門無敵功法,這就可以的,這是有著讓人仰望的領域。
  也不知道走了之久,李七夜停下腳步,望著前麵,徐徐地說道:“我是到了,該是我一個人進去了。你們也可以去走走,看看有什麼機緣,也可以四周溜達一下,看看風景什麼的。”
  “你一個人去嗎?”武冰凝不由說道。
  “是的,你們還是不要去。”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畢竟你們道心還不夠強,怕對你們留下影響。”
  武冰凝和淩夕墨都順從地點了點頭,她們聽從李七夜的安排。
  “丫頭,既然跟了我,我不會虧待你的。”李七夜輕輕地揉了揉武冰凝的秀發,淡淡地笑著說道:“等我了結金錢落地之事以後,傳你武祖十二式。”
  “武祖十二式!”聽到李七夜的話,武冰凝頓時為之一震,震撼,雖然她早就有心麵準備了,她也覺得李七夜絕對會武神十二式,但,李七夜沒有直接承認。
  但,現在李七夜說要傳授她“武神十二式”,武冰凝又怎麼能不震撼呢,這可是他們朱襄武庭的不傳之秘,現在連他們朱襄武庭都失傳了,隻擁有五式而已,但,李七夜卻要傳她“武神十二式”,這樣的事情太讓人震撼了。
  “其實你的三式練的不咋的。”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們武祖能看到你們這些晚輩把十二式練得如此的破爛,一定會把你們一腳全部踩死。”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震撼中的武冰凝哭笑不得,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練不好,你就教我呀。”這話有著七分撒嬌的味道。
  可以說,自從脫離朱襄武庭那一刻起,這是她最開心的一刻。
  “會的。”李七夜揉了揉她的秀發,難得溫柔地說道。
  此時淩夕墨也默默地站在一旁,也不由十分羨慕,畢竟修練了“武神十二式”,那就將讓一切變得不一樣。
  “小丫頭,放心吧。會幫你找到劍墳的。”李七夜看著發呆的淩夕墨,笑著說道。
  “真的”好不容易,淩夕墨回過神來,一雙秀目睜得大大的。
  “我的話,比珍珠還要珍。”李七夜笑了笑。
  “多謝公子”淩夕墨激動得無與倫比,久久難於說出話來,急忙伏拜於地。
  最後,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吩咐說道:“去走走,看看吧。”說完,便隻身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了山脈最深處。
  “沐少主要來了,沐少主駕臨金錢落地。”在這個時候,金錢落地一個震撼的消息一下子席卷了整個大地。
  “沐少主要來了?”聽到這個時候,很多人都被驚動了,那怕是道統的老祖。
  “千真萬確,此消息由沐少主新自傳出。”有人作為傳話筒,把消息一下子放了出去,短短的時間之內,金錢落地的所有修士強者都知道這個消息了。
  沐少主還沒有到,先用消息炸了一輪金錢落地,的確是夠囂張,也夠霸氣的。
  “沐少晨要來了。”有強大的道統聽到這個消息,也不由神態一凝,有老祖徐徐地說道:“這個天資無上的人,來金錢落地要幹什麼呢?”
  “大家放心,沐少主前來,並不是與大家爭寶物,沐家珍貴無數,不會貪圖落地金錢的寶物。”在有一些人對於沐少主要來金錢落地表示猜疑的時候,立即有人出麵澄清。
  畢竟,現在金錢落地到處都是人,萬統界的所有道統都來人了,所有人都想得寶物,再加一個沐少晨,竟爭就更加強烈了。
  “沐少主乃是為那個姓李的而來。”傳消息的人立即表明立場,說道:“沐少主心係萬統界,見姓李的為惡萬統界,所以願為萬統界鏟除此獠,衛道除魔,人人有責。”
  

Snap Time:2018-11-17 02:40:28  ExecTime: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