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346章 死亡的恐懼

  死亡,此時大家看著李七夜的時候,大家心麵隻有這個詞,除了這個詞之外,再也想不出第二個詞來形容眼前的這一幕了。雜☆誌☆蟲
  或者,在這一刻“死亡”就是李七夜的代名詞,他就是死亡的化身。
  “真的是最高奧義嗎?”此時有道統老祖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心麵毛骨悚然,不知道有多少老祖活了一輩子,他們見過驚豔無比的真帝之術,也見過舉世無敵的始祖之法,但,像李七夜這樣的,他們從來沒有見過。
  不需要任何招式,任何功法,甚至不需要任何力量,死亡就籠罩著敵人,直接剝奪了敵人的性命,直接收割敵人的生命力。
  “或者,這就是最高奧義,就像蒼天創造生命一樣。”有老祖打了一個冷顫,喃喃地說道。
  或者李七夜說的都是真的,就如蒼天創造生命,又有誰親眼見過呢?或者蒼天它本身就不需要任何功法,任何招式,它就這樣直接創造了生命,這也就像李七夜這樣直接收割生命。
  “真期望能有一個像樣的對手。”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此時的李七夜沒有死亡氣息,此時的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像剛才那麼恐怖,在這個時候,那怕李七夜看起來是活生生的人,那怕他看起來平凡無比,一點都不起眼,但是,看到他,讓任何人都會打了一個冷顫,任何人都會為之毛骨悚然。
  李七夜輕輕地撣了撣衣領,然後看了看已經治療好傷勢的武冰凝,淡淡地笑著說道:“走吧,莫要耽擱了我的時間。”說著轉身就走。
  武冰凝和淩夕墨回過神來,立即跟了上去。
  武冰凝還好一些,在她心麵早就有準備,李七夜有什麼驚天之舉,她都不會震驚,而淩夕墨雖然心麵有所準備了,依然被剛才所發生的事情震撼了,這是她一輩子見過最強大最無敵的存在,如此的屠殺,這也是她一輩子看到最恐怖的一幕。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送李七夜離開,甚至可以說,在場沒有任何人敢哼一聲,巴不得李七夜早點離開。
  在李七夜離開之前,沒有任何人敢輕舉妄動,大家都害怕有絲毫不當之舉惹怒了李七夜,到時死亡就降臨在他們的頭頂上。
  一直看著李七夜他們三個人消失在遠處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不知道多少人如釋重負一般。
  當李七夜還在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感覺恐怖的陰影籠罩在他們的心頭之上,宛如死神的收割鐮刀一直高懸在他們的頭頂上一樣,害怕得他們都不敢動彈,怕一不小心,死神的鐮刀突然落了下來。
  “我的媽呀,太恐怖了。”當李七夜他們走了之後,終於有人打了一個冷顫,雙腿一軟,不爭氣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此時沒有人會嘲笑他的膽小,事實上,在場又有幾個人不是被李七夜的恐怖嚇得雙腿發軟的呢?
  當李七夜走遠之後,再也沒有人敢跟上去,那怕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條山脈麵絕對有很多的好東西,不論是道骨,還是獸蛋,在這絕對要比其他的地方要好上很多很多。
  但,現在李七夜進去了,其他的人再也不敢進去了,大家都怕招惹到了李七夜,死神在的地方,誰還敢去呢?
  “出大事了,三大道統怕是要抓狂了。”有大教掌門苦笑了一下,搖頭說道。
  大家也都不驚訝了,三大道統被屠殺了這麼多的老祖,他們能不抓狂嗎?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否則的話,隻怕他們三大道統無法立足於萬統界了。
  “隻怕是需要真正的不朽出手了。”有一位道統的老祖徐徐地說道:“不是不朽,根本就沒有資格與李七夜對決了,那怕是低位帝神,都沒資格與李七夜對決了。以我看,至少是四宮以上的真帝,才行了。否則,不管是誰去了,那都是送人頭的。”
  這位老祖的話,讓大家都損了一口冷氣,九重天真神已經不行了,那就意味著在真神這個領域,那就必須是不朽才能與李七夜一戰了,如果說,真帝這樣的一個領域,那都必須是四宮以上的真帝才能與李七夜一戰,那麼他就真的是太恐怖了。
  “隻怕他與龍象武神之間必有一戰,讓人期待呀。”也有真神咽了咽口水,喃喃地說道。
  在當今萬統界,是沒有真帝了,年輕一輩還沒有人封帝,而上一個時代的真帝早就離開了萬統界。
  現在真神領域的最高巔峰應該就是龍象武神了,萬統界第一強者。
  聽到這樣的話,不知道多少人心麵為之一震,又有些興奮,有強者忍不住說道:“和龍象武神一戰,那太讓人期待了,這可是萬統界第一強者呀,到時候就知道誰才是萬統界的第一強者了。”
  一時之間,有很多強者對於這樣的一戰都不由有所期待了,畢竟龍象武神象征戰當今萬統界最高的實力,如果李七夜真的向龍象武神發動起了挑戰,那就真的有好戲可看,這一戰絕對不會亞於真帝級別的戰爭了。
  “龍象武神,的確無敵,稱之為萬統界第一強者也不過。”此時有一位道統老祖徐徐地說道:“但,不要忘記了,沐少主身邊也有一位不朽,他是出自於沐家,從帝統界而來,專程為沐少主護道而來。”
  “沐少主身邊還有不朽!”很多人才知道這個消息,心麵為之一震,駭然地說道:“來自於帝統界的不朽!”
  “是的,這個不朽很神秘,具體實力不清楚,聽說很多人都忌憚。”這位老祖神態凝重地說道:“說不定可以比肩龍象武神!”
  “比肩龍象武神!”聽到這樣的消息,多少人心麵為之一駭,龍象武神已經是號稱萬統界第一強者了。
  “為什麼帝統界的不朽會來到萬統界,這可是折壽的事情呀。”有人完全不明白了,那怕是大教元老,都想不透了。
  像龍象武神這樣的存在,他的的確確有資格上帝統界了,說不定他還有可能有實力登上仙統界。
  但,龍象武神出身於朱襄武庭,他對於這片天地有著熱愛,他要守護著朱襄武庭,所以他才沒有離開萬統界,承受著歲月的侵蝕。
  然而,出身於帝統界的不朽,他不登仙統界也就罷了,竟然從帝統界降落到了萬統界,這讓人無法理解。
  如果說沐少主來萬統界,多多少少還能理解,畢竟他還年輕,充滿著各種可能。
  但是,作為年邁的不朽,從帝統界降到萬統界,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帝統界的壽命要遠比萬統界長,特別是出身於帝統界的人,活了那麼久了,突然要降到萬統界,那就意味著這是要折壽。
  至於折壽多少,每個人不一樣,但,對於不朽存在來說,壽命是無價的,少一天就是少一天。
  那怕承受著折壽的損失,一個來自於帝統界的不朽,依然降落到了萬統界,這完全讓人無法理解,大家都不知道這麵的意義是什麼。
  “如果說,沐少主來萬統界是一種磨礪,那麼,一個不朽來到萬統界,那簡直就是自甘墜落呀。”有世家的長老喃喃地說道:“誰願意承受著折受的風險呢?”
  “這就從一個側麵說明了沐少主的高貴。”這位道統老祖徐徐地說道:“試想一下,沐少主下萬統界了,不管是什麼原因,你說有真神陪著他下來,那還能理解,畢竟他是沐家少主,但,一位不朽竟然甘願承受著折壽的損失,陪他下萬統界,你覺得一般的人,有這個資格嗎?”
  這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一震,對於個道統的傳人來說,這並不算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因為一個道統的傳人雖然很珍貴,但,遠沒有一個老祖珍貴,也遠沒有一個老祖位高權重。
  更重要的是,一個傳人死了,那麼這個道統還有其他儲備人才,還有其他人會接任這個位置。
  而一個老祖,特別是一位不朽存在,如果他死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了,這就意味著一個道統損失了一個不朽,這樣的損失,是沒辦法去彌補的,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去接任的,畢竟,那怕是一個道統,想培養出一個不朽存在來,也是要一個時代甚至是好幾個時代的時間。
  但是,現在一個不朽存在,竟然甘願陪著沐少主來萬統界,這說明沐少主地位高貴得不可思議。
  “難怪有這麼多道統願意巴結他。”有人終於想明白了,不由失聲大叫,他又立即抿住了嘴巴。
  因為在場就有不少強者的道統曾巴結過沐少主。
  “或許,也隻有李七夜這樣的第一凶人才能收拾沐少主吧。”有一位道統老祖目光深邃,望著遠處,徐徐地說道:“一個帝統界的少主,在我們萬統界,一直呆著,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這樣的話,讓大家心麵一震,如果說沐少主呆在萬統界沒有什麼圖謀,這還真的讓人無法相信。
  

Snap Time:2018-11-14 10:51:29  ExecTime:0.397